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恐怖复苏(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第七百九十章信纸

    在邮局再次待了一晚。

    早上六点,很准时,邮局内黑暗迅速的散去,微弱发黄的灯光打开,这里再次恢复到了平时那阴沉,昏暗的状态。

    确定外面一切正常之后杨间等人才从31号房间里走了出来。

    “昨天晚上,外面有一个诡异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游荡,最后打开了其中某一扇房门,进入了里面。”李阳立刻就提起了昨天他留意的异常情况。

    说完,他指了指前面:“大概就是在那个方向。”

    35,36,37。

    那方位有三个房间,此刻房门紧闭,没有信使走出来。

    “你认为那是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是一只厉鬼?”

    杨间皱了皱眉,略微看了一眼,随后问道。

    李阳说道:“队长,难道你觉得晚上邮局内黑漆漆的可能是普通人在活动么?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少,大概率是一只游荡在三楼的厉鬼。”

    “不要这么武断,晚上邮局熄灯后十分危险不假,但是你进入了一个误区,那就是熄灯后在房间外不是必死无疑的,虽然凶险,但只要不遇到我们在一楼时候碰到的那开门鬼,应该是不会死的。”

    “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我对此还是保持怀疑的态度,毕竟还没有得到证实。”

    杨间说着,他往李阳所指的房间走了过去:“如果有鬼的话进去看看一切就清楚了,你守夜之后应该没有听到外面有开门离开的动静吧。”

    “没有。”

    “那就说明那高跟鞋的主人就留在这里的其中某个房间里,我找找看。”杨间来到了35号房间的门口,他伸手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你不要进来,我一个人就行了。”

    他根本不怕,似乎根本不在意房间里会不会有危险。

    实际上以现在杨间的这种状态,很多事情已经不值得自己忌惮了,他唯一忌惮的就是自身鬼眼复苏。

    杨小花,蔡玉,王善,刘明新四个人站在远处看着,他们不敢靠近那几间疑是存在问题的房间。

    杨间敢这样做是因为他艺高人大胆,他们不行。

    从一楼,二楼混上来的信使在这个楼层简直比新人还要新,任何的异常都可能要了他们的性命。

    很快。

    杨间从35号房间里走出来了。

    “没有情况,里面一切正常,布局和我们昨晚入住的31号房间是一样的。”

    说完,他又陆续去了36,37号房间。

    里面一切正常,没有厉鬼徘徊,也没有信使入住,房间是空荡荡的。

    “这怎么可能。”

    李阳感觉有些匪夷所思:“我昨晚明明听到了动静。”

    “这鬼邮局很多地方我们都没有摸清楚,有些异常是正常的,不要大惊小怪的,之前我们上楼的时候还在楼梯上看见了一具尸体,这会儿晚上听到了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也不足为奇。”

    “鬼邮局存在至少五十年已上,而且运作一直没有停过,谁知道这鬼地方这么久以来发生过什么事情,也许就是我们现在站的这地方,可能就死了上百个人,经历的多了,自然古怪就多了。”

    杨间查探情况主要是让李阳,让其他人安心。

    实际上这地方哪天突然有一只鬼出现在房间的床头边他都不足为奇。

    “杨间,信出现了。”

    忽的,在这个时候那个一楼跟上来的王善发现了什么突然喊道。

    “信?在哪?”杨间立刻大步走了过来。

    他之前已经在房间里找过了,没有信件出现,认为昨天撕碎信件之后还没到送信的时间,进入了一个安全期,所以想着等三楼的其他信使出现再想办法。

    王善指着三楼天井中间。

    在那里居然摆放着一个信箱,信箱上面插着一封信件。

    “是黄色的信封,这是一封正常的信件。”杨小花见此微微松了口气。

    她生怕又是红色信件出现,这样一来杨间又要撕信了。

    “三楼的信件都是出现在这个信箱上的么?”杨间略显迟疑。

    这和之前的情况不一样。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决定先取下来这封信看看再说。

    按照之前的情况,信使一旦和信件有了接触就意味着接下了送信的任务,不过介于前两次红色信件的特殊情况,让杨间带了不少人上来了三楼,他们都没按部就班的正常送信,所以会不会对后续产生影响,谁也不知道。

    “邮箱上的信不属于你,你们这么急着送信,很快就会死的,刚刚从二楼上来应该有三个月的安全时期吧,好好的渡过这三个月不好么?”

    忽的,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

    34号房间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

    一位穿着棉袄,有点颓废的男子一边叼着烟,一边拿起打火机点着火。

    “三楼的信使?”

    杨小花,王善,蔡玉等人齐刷刷的巡声看去。

    他们以为这个楼层已经没有人了,没想到34号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信使入住了。

    “34号也值得怀疑,那个高跟鞋的声音有进入其中的可能。”李阳立刻压着声音在杨间旁边说道。

    “很高兴认识新的朋友,我叫李易,三楼的信使。”

    这个颓废的男子似乎比较礼貌,他自报家门,没有展现敌意的样子。

    其实严格上说信使之间是不存在冲突的,只是之前在二楼信使的数量多,再加上信使戾气重,彼此排斥,为了抢占房间才会发生火拼的事情。

    但是三楼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三楼内的房间似乎可以无限容纳信使,算是直接解决了信使入住的问题。

    没有了生存冲突,信使的脾气和性格也似乎有了很大的改善。

    “昨晚似乎没有见到你。”杨间走过来问道。

    “我是刚来的,听到外面的动静所以出来看看。”

    李易抽着烟有些惆怅道:“在邮局外也无聊,所以就进来坐坐。”

    “进来坐坐?这地方可以随时随地进来?不需要等到送信的时间?”杨间留意到了一个信息。

    李易笑道:“三楼信使的特权,可以随时出入鬼邮局,哪怕是不送信的时候也可以进来,只是大部分人不愿意这样做而已,所以这地方就显得空空荡荡。”

    “这个特权怎么用?”杨间问道。

    “信纸。”

    李易说着拿出了一张脏旧发黑的纸张:“把这东西烧掉一部分,邮局的路就会出现,进入邮局之后如果想出去再烧掉一点,出去的楼梯就会出现了,但只有烧信纸的人可以进出,其他人不行,哪怕你们是一个房间的。”

    “信纸?怎么来的?”杨间又问道。

    李易笑了笑:“想让我告诉你也可以,那你也得告诉我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一起上楼,足足六个。”

    “我在楼下撕碎了一封红色的信件,然后楼梯出现了。”杨间不介意做这种信息上的交换。

    红色的信件?

    这个叫李易的信使闻言顿时有些错愕。

    随后他连忙摇头道:“不,这不可能,红色的信件是邮局内难度最高的信件,几乎能团灭一层的信使,只有邮局内出现了异常,或者某些特殊的原因这红色的信件才会出现,你们不但没有去送那封红色的信件,还将其撕碎了,这是在和我开玩笑么?”

    他可不是新人了,身为三楼的信使经历的已经很多了,对于红色信件多少是了解一点的。

    “事实就是如此,信不信由你。”杨间只是说出了真实情况,没有撒谎。

    “他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见,并且红色信件带来的厉鬼入侵了二层,二楼的信使本来是有十几人了,但是就在昨天几乎死光了,就只剩下我们几个。”杨小花认真道。

    “不可思议,红色信件我也只是听说过,并未看过,看来你们当中存在着某些超乎邮局掌控的存在。”

    李易略微凝重的看了一眼杨间。

    刚才应该是没有看错。

    这个人双眼一直散发着淡淡的红光,瞳孔甚至不像是活人的。

    那是被厉鬼入侵的痕迹。

    被厉鬼入侵还没有死,多半是已经窃取了一部分厉鬼的能力。

    二楼信使之中混进来这么一个家伙,红色的信件出现似乎又能够解释的通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信纸是怎么来的。”杨间问道。

    李易收回思绪,忽的笑道:“这简单,晚上你从房间里出来,在外面转转,应该能够捡的到,不过这要冒一点危险,毕竟夜晚的邮局内可是有厉鬼游荡的,要是不相信碰到了那可就死定了。”

    “什么?这东西是晚上出门捡的?”刘明新吓的脸色都变了。

    “不然你以为呢?这玩意用好了关键时刻能保命,点燃这信纸,邮局的路出现之后可以让你迅速的在灵异事件当中脱身离开,三楼的很多信使晚上都会冒险去捡,也有人运气好捡的比较多,愿意拿出一点来卖。”

    “你需要么?我可以便宜点卖给你,十万一张,这已经是成本价了。”李易说道。

    “你有多少?”杨间开口道。

    李易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叠:“很多。”

    “”

    杨间觉得自己似乎被忽悠了,那么厚一叠,至少也有几十,上百张,这个人是怎么弄来的。

    除非,这玩意很好弄,很不值钱,这个人故意说成稀有的样子。

    “你不要以为这东西很好弄,这是要承担风险的,当然,几位有胆量晚上熄灯之后开门出来捡这信纸那就当我没说。”

    李易似乎猜到了杨间的想法立刻解释道。

    “这东西二楼,一楼没有么?”杨间问道。

    李易说道;“有,只是一楼二楼的人晚上不敢出门,而且死的比较快,发现信纸之后也不知道怎么用,就算是知道了怎么用,这种情报也不会随便泄露出来吧,三楼的信使活的比较长,很多信息是公开的,我也是刚来三楼的时候被其他人告知的。”

    “原来如此。”杨间之前的猜测没有错。

    三楼的信使对鬼邮局的了解才比较多。

    杨间说道:“你这信纸的生意暂时放一放,你既然在三楼呆了这么久,那么你知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在最快的时间上楼,我不想在三楼久待,我要去四楼,不,最好是去五楼。”

    “你迫不及待的想要脱离邮局的诅咒么?”

    李易愣了一下,随后道:“最好还是冷静一点,信使的任务没那么简单,你这种焦急的心态很容易出事的。”

    “这是我的事情,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就直说,如果你知道的话我可以加钱。”杨间说道。

    李易神色一动:“加多少?”

    “你开个价。”杨间说道。

    “一百万怎么样?”李易说道。

    毕竟看他们这样子不像是有钱人,每个人都很普通,一百万已经很贵了,说不定得卖车卖房。

    “好,我给你三百万,你再给我二十张信纸。”杨间说道。

    “草率了。”李易心中暗骂一声。

    这个人真土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