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恐怖复苏(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第八百六十七章手中的大厦

    “古宅内的钟声停了?是李军和王察灵的行动有了效果么?”

    古宅附近。

    一栋高楼的楼顶上。

    杨间带着熊文文和鬼童站在这里,居高临下,留意着这栋古宅的情景,虽然在外面看不到什么,但是通过一些变化多少还是能判断出形势好坏的。

    之前。

    他看见古宅整个燃烧了起来,一片阴森绿色的火光包裹着这栋无人的老宅,那应该是李军的鬼火。

    但随后这点燃的古宅伴随着钟声的响起又消失了。

    杨间猜测。

    这是古宅重启了一次。

    但那次之后,古宅的钟声却再也没有响起过。

    “现在古宅内多半是已经交上手了,只是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钟声没有响起就意味着拨动摆钟的人还没有逼迫到重启的地步,对方还留有余力,如果钟声反复响起,古宅内不断重启的话,那才能说明对方已经无计可施了。”

    杨间目光微动,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他们要危险了。”

    处于自身的经验判断,杨间得出了一个不太妙的结论。

    此刻。

    古宅内的交锋的确还在继续,凶险和恐怖汇聚,一件难以想象的诡异事件正在出来。

    空荡荡的昏暗大厅内。

    那位穿着红色衣服,五官模糊的诡异女子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身形显得有些不真实,仿佛不属于这栋古宅一样,而是从另外一个未知的灵异之地入侵到了这里。

    但静静只是出现。

    古宅内却开始发生了某种无法理解的变化。

    头顶之上灰蒙蒙的宛如纸灰一样的东西簌簌的飘落下来,这些东西覆盖在地上,像是染料一样正在侵蚀着每一片地方。

    然而与此同时。

    古宅内的黑暗加剧,这黑暗凝聚不善,像是粘稠的浓雾一样,汇聚成一个清晰的轮廓,这个轮廓咋一看去犹如一口巨大的棺材摆放在古宅之中。

    不。

    亦或者整栋古宅就像是一口棺材一样,将这里的一切都装了进去。

    陈桥羊此刻脸色都变了,他死死的盯着大厅之中的那个女子。

    不会有错的。

    是那副恐怖的凶画。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幅凶画之中的女子会出现在这里,这东西不是当初被人带到国外去了么?就算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保管不当,凶画之中的厉鬼再次浮现了出来,那么也应该在国外闹事才对。

    怎么会跑到王家古宅里来。

    而且来的还这么突兀。

    还有那口黑色的棺材。

    当初因为这口棺材听说死了很多人,陈桥羊虽然没有参与,但也听说过。

    后来这口棺材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在哪,本以为这件灵异事件会彻底消失在世界上,不曾想到,自己才刚刚脱困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事情。

    “这些东西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一定是因为这个李军的缘故,他身上有古怪。”

    陈桥羊那略显枯瘦的脸庞微动,一咬牙,他撩开衣服,然后用指甲硬生生的划过胸膛。

    他的指甲似乎有些锋利,竟将胸膛上的皮肤给硬生生的划卡了一道口子。

    一层皮肤裂开之后,里面竟没有内脏,只有粘稠发黑的鲜血,但这一种尸体腐烂的恶臭。

    这粘稠发黑的血液之中有绿色的火光跳动。

    陈桥羊伸手进去,在肚子里一淘,随后黑色的血液翻滚,一团燃烧着的鬼火被他取了出来。

    连带着的还有一个人。

    李军整个人被挤压变形,身体像是空荡荡的,没有骨肉,血肉支撑,只剩下一张诡异的人皮,而在这人皮的头颅位置,鬼火跳动,诡异而又恐怖。

    “我要看看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桥羊捏着李军的脖子,感受不到骨骼的硬度。

    脖子凹陷,软绵绵的,根本不像是掐住了一个人,只是掐住了一张死人皮。

    李军此刻还活着,他墨镜掉落,眼眶里面没有眼珠子,焦黑空荡,只有鬼火跳动。

    “真正的我早就已经死了,现在我只是维持着一种特殊的状态,但是这种状态能保持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若是这次能够解决你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倒是值了。”李军嘴唇动了动,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他还活着。

    干瘪的皮肤渐渐又充盈起来,像是一个热气球一样,里面燃烧着的是鬼火。

    鬼火没办法烧毁李军的这张人皮。

    那是因为这不是一张普通的人皮,而是一只厉鬼身上的皮。

    这鬼皮并不属于李军驾驭的鬼,是上次鬼画行动之中,陈义身上的鬼。

    鬼皮陈义。

    大J市三位负责人之一,因为鬼画行动而死亡。

    如今这张鬼皮披在了李军身上,阻止了鬼火的复苏,然而情况似乎并不止如此。

    陈桥羊伸手摸了摸李军的脸庞,他的手指上多了一些油膏,染料,颜色很鲜艳,像是殡仪馆中的入殓师给死人画的妆一样。

    “你不是人,你是一张鬼皮上画出来的人,你说的对,真正的你早就死了,有人用这种鬼妆画出了你,让你替代了李军,只要把你脸上的妆容涂抹掉,你就会消失,到时候属于人皮上的厉鬼就会复苏。”

    “你敢让我在这里消失么?”李军没有畏惧死亡,他死死的盯着陈桥羊。

    充盈起来的人皮变成了一双手,他反而抓着陈桥养的胳膊死死的放不放手。

    现在的李军已经不是真正的李军了,是总部一位叫阿红的负责人画出来的,那个阿红代号鬼妆,能将一个人化妆成其他人的样子,从而彻底变成那个人的模样。

    这种鬼妆甚至能画妆成厉鬼。

    在妆容没有卸掉之前甚至能让一个普通人拥有那个厉鬼的能力。

    然而化妆成厉鬼所维持的时间非常有限,但如果是画活人的话却可以维持相当长的时间。

    所以代号鬼妆的阿红在陈义的人皮上画出了李军。

    于是李军复活了。

    这是复活是一种禁忌,甚至阿红自己都不知道,她画出来的是和李军长相一样的厉鬼,还是一个虚假的李军。

    总之不重要。

    人皮画上的李军取代了死去的李军,并且拥有了李军记忆。

    唯一的缺陷就是,每隔一段时间需要阿红补妆,避免妆容花掉之后消失。

    陈桥羊手一僵,没有去涂抹掉李军脸上的鬼妆,他也怕失控,一旦失控的话他就要面对鬼画和那口棺材,这对他而言是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你正是够疯狂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副画就在你身上。”

    他有些恼怒的,一把抓住李军的上衣,直接撕扯下来。

    李军的人皮上除了那张脸是画出来的之外,还有一副诡异的画拓印在上面,画中的背景是一片昏暗的世界,像是一座城市,但城市的其他地方却是模糊的,只有一栋倒塌了好几层的大厦。

    那大厦上面还挂着名字,清晰的写着四个字:平安大厦。

    如果杨间在这里的话就会认识,这是朋友圈的总部,也是他和方世明交手的那栋楼。

    然而此刻人去楼空,一栋大厦只成了画中背景而已。

    按理说,这背景前面还有一个人物图像才对,但是画中的人物却消失了。

    不,也不能说是消失了。

    而是画中的那个诡异女子离开了李军人皮上的那副画,站在了古宅的大厅里。

    很显然。

    李军身上还有一副鬼画,但这幅鬼画似乎不是鬼画的源头,而是一副延伸出来的灵异画像。

    可是别忘记了。

    鬼画和鬼画之间是相通的。

    真正的鬼画就在这幅画的背景大楼里面。

    也就是那栋已经废弃了的平安大厦内。

    “真是晦气。”陈桥羊又惊又怒,他直接将李军丢了出去。

    这家伙现在还不能死。

    一死。

    凶画失控,那口棺材弄不好也要出来,到时候王家古宅将成为真正的禁地,连他都不敢待下去。

    自己计划还没有完成,王家古宅还不能失去。

    李军从三楼掉落下来,但是随后火光再次冒起,他鬼域覆盖,再次稳稳的站在了大厅中间。

    “陈桥羊,你这样可怕的家伙,太危险了,我绝对不允许你继续为非作歹下去,今天我就关了你,让你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他声音嘶哑着低吼。

    “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得寸进尺了年轻人,你身上关联着无比凶险之物,我只是不想沾染晦气,你要知道如果刚才我不留手,你已经完蛋了,那鬼火也好,还有那人皮也好都对我造成不了威胁。”

    陈桥羊冷着脸道。

    “而且你是被画出来的,只要把你脸上的妆弄花你就要消失了,如此脆弱,还想和我拼命不成?”

    “我知道我自己的能力有限,所以单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对付不了你的,但是这东西可就不一样了。”李军微微吸了口气,身上的火光收敛,随后他张开了手掌。

    一团阴森的鬼火熊熊燃烧。

    鬼火之中,一栋昏暗,废弃的大厦在里面浮现,像是幻觉一样。

    而与此同时。

    他身上的人皮上,那副鬼画之中的背景大厦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似乎刚才被李军取了出来。

    鬼火的鬼域连接着鬼画,鬼画连接着画中的大厦,李军跳过了中间那个步骤,直接用鬼火截取了鬼画之中的背景大厦。

    那栋平安大厦内外都缠绕着很多黄色的封条,立着很多红色的禁止标志,危险标志。

    在大厦的入口处。

    一个老旧的木质楼梯,连接着大厦的内外,显得诡异而又特殊。

    而在大厦的某个楼层,还挂着一个奇怪的牌子,上面写着:黄岗村三个字。

    透过大厦的玻璃,窗户,隐约可以看见一些恐怖的诡异现象。

    李军心中很清楚,这栋大厦关押着真正的鬼画,也关押着无比恐怖的鬼差。

    他身上的鬼画只不过是源头鬼画衍生出来的罢了。

    类似于一个通往真正鬼画的窗口,如今被他掌控。

    这也是唯一的一个窗口。

    是秦老特意留给他的。

    除此之外,所有的窗口都被抹除了。

    也就是说,李军人皮上的那副画,是流落在外的最后一幅鬼画。

    “这是?”陈桥羊盯着那鬼火之中宛如幻觉一样的大楼。

    他没见过这种手段。

    这是一种新的利用厉鬼的方式。

    但是经验告诉他,那栋大楼很危险,不,是凶险异常。

    一旦进去了的话这辈子肯定出不来了,一定是会死在里面的。

    “涉及到那口棺材和凶画的源头,这可碰不得。”陈桥羊倒退了几步。

    李军此刻手掌上的鬼火陡然膨胀,火光笼罩,那栋大厦也骤然跟着一起碰撞,仿佛覆盖整栋古宅。

    那通往真正恐怖之地的路,被李军亲自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