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恐怖复苏(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第一千两百六十四章新的月莲

    “你这家伙,为了自己的计划成功居然拿所有人的性命做要挟,幸亏我们阻拦了你,让你失败了,不然的话所有人都会被你害死。”

    何银儿此刻咬牙切齿的盯着张羡光恨不得立刻就将其杀死。

    张羡光却道:“灵异事件层出不穷,以后死的人只会更多,不会变少,我的桃源计划成功的概率并不小,或许会有一些风险,但是我觉得这是值得的,而且为了这个计划的成功,连我自己都可以牺牲,你们又怎么能够理解我的心情。”

    “我是在救所有人,不是害人,只是为了确保计划的成功,必要的时候用必要的手段,心慈手软是成不了大事的。”

    “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何月莲驾驭鬼画失败了呢?双桥镇以及附近的村庄,还有大汉市的所有人,难道都要为你的失误买单?”杨间冷冷的问道。

    张羡光道:“真到了那一步的话,我会联合聂英平,张先,陈桥羊还有宋新海等几个人联手处理鬼画事件,以我这一只队伍的实力关押鬼画不难做到,只可惜,我的这些志同道合的队友在和你们的对战之后死了。”

    “所以严格的说起来,不是我在搞破坏,而是你们在干扰阻止我,毕竟按照之前正常的计划,鬼画的影响我会控制在双桥镇,而不是这个样子”

    “我一开始就在避开和你们交手,为的就是不想节外生枝,只是没想到你们能够这么快找到双桥镇,为此我只能在双桥镇和你们交手。”

    他现在被围困,失去了对抗的手段,关于计划的前因后果他也不再隐瞒,一一说出。

    随后他又叹了口气道:“说到底还是我时运不济罢了,各种时机都把握好了,唯一失误的就是遇到了你们这么一群总部的队长,如果我能早一年动手的话相信阻力绝对没有这么大,可是若是我早一年的话,那个秦老又还在”

    张羡光不是不想早点动手,而是在秦老还活着的时候没办法动手,好不容易熬到秦老退场了,总部的十二队长又冒了出来,中间虽然存在一小段时间的真空期。

    但是秦老的消失是机密,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所以等张羡光调查清楚的时候总部的那段真空期已经过了。

    十二队长计划的成形,执法队长的设立。

    一切的一切都意味着总部只会越来越好,而不是越来越差,再等下去的话,十二队长继续成长下去,张羡光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所以没办法。

    他只能挑在这个时候动手。

    “老秦么?我以前送信的时候认识他,那个时候他在开一辆灵异公交车,是一个很神秘的家伙。”杨孝开口道。

    “你说那个老头?我也见过他,送信的时候有过交集,也是在那辆公交车上,不过他似乎是一个很普通的老头,没想到这么厉害,活着的时候你居然都不敢有所行动。”

    也有其他的亡魂记起来了这个神秘人。

    张羡光自嘲一笑:“普通老头?他可不普通,我调查过他,这家伙自打娘胎生下来就是顶尖的驭鬼者,而且他的出生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产物,是民国时期的那些老东西弄出来的,其目的是在他们那一批人消退之后,下次灵异复苏之前,引导新一批驭鬼者的出现。”

    “当然,秦老开了那么久的灵异公交车,也有维护灵异之地平衡的意思。”

    “所以他的人生是早就安排好了的,正如今天的何月莲一样,也是安排好了的,等的就是这一天。”

    何银儿懒得听他继续废话,她对过去的事情不感兴趣,对秦老的存在也不感兴趣,她只是想要解决这次的事情之后返回大原市继续重建她的太平古镇。

    “杨间,现在这个何月莲不杀,一旦等她驾驭了鬼画之后或许真会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她一个普通人一旦拥有了这种级别的灵异力量,就等于一个定时炸弹,我建议还是用你的那根棺材钉将其直接钉死。”

    “她现在没有反抗的力量是动手的最好机会。”

    “何银儿的建议似乎没毛病,杨队,我也觉得现在连人带鬼一起钉死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样一来鬼画事件就等于结束了。”周登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一旁的陆志文开口道:“事情不是如你们想象中的那样,这里是鬼画的世界,在鬼画内是关押不住厉鬼的,想要关押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袭击厉鬼,让厉鬼重启,而重启后的鬼会重新回到鬼画之中,那个时候再找到真正鬼画的位置,在其重启回到鬼画的那一刻就是关押的最好时机。”

    “但是真正的鬼画已经被张羡光隐藏了起来,位置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看这样子他是不打算说了,就算是利用灵异力量入侵他的记忆也难做到,毕竟现在的他还是邮局的管理者。而要想在这么大的鬼画世界里找到那幅画,难度非常大,需要大量的时间。”

    “有这寻找的时间,何月莲和厉鬼之间的灵异冲突多半也已经结束了。”

    “所以张羡光连这点都考虑清楚了,除非我们真鱼死网破,干掉何月莲,让鬼画彻底失控,然后再解决失控的鬼画,否则的话只能等这件事情结束。”

    “在干掉何月莲和等待何月莲完成灵异冲突的选择上,显然后者的风险更小,毕竟何月莲只要驾驭了鬼画那么失控就不存在,甚至我们可以争取说服何月莲放弃张羡光的计划,相反我们一旦动手,鬼画一定会失控。”

    陆志文不但说出了鬼画的一些规律,还分析出了利弊,只要不蠢的人都明白,与其直接让鬼画失控,还不如陪着张羡光赌一把,赌何月莲可以成功。

    万一失败了,结果也不会变的更坏。

    “靠,听你这么一说,这个张羡光可真他娘的够阴险啊,自己打不过我们就想了这么这一招。”周登又忍不住骂骂咧咧起来。

    何银儿也沉默了。

    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刚才杨间要阻止自己干掉何月莲。

    不是不想杀,而是不能杀。

    “你也是一个聪明人,比其他的队长想的要透彻的多。”张羡光看了陆志文一眼,微微笑道。

    “杨队,那现在怎么办?”孙瑞一瘸一拐的杵着手杖走过来问道。

    其他人也都看着杨间。

    现在,他才是做决定的人。

    “等。”

    杨间此刻缓缓闭上了鬼眼:“何月莲只要成功了,她绝对不会走张羡光的老路。”

    “杨间,你这么自信么?何月莲的存在可是我一手缔造的。”张羡光说道。

    “你能失败一次就能失败第二次,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会亲自送你上路,虽然你是邮局的管理者,但是管理者也是可以被干掉的,你可是亲自给我演示了一次怎么干掉一个管理者的方法。”

    杨间冷冷道。

    “那我等着。”张羡光笑了笑。

    一番讨论之下,事情敲定了。

    他们要等待灵异冲突的结束,然后通过不同的结果来决定接下来的行动。

    杨间此刻为了以防万一,从脚下的积水之中拿出了一个麻绳编制而成的绳圈,有点像是卫景手中的鬼绳。

    “这是什么玩意?以前没见过。”周登立刻凑了过来,打量着。

    “总部的灵异道具,可以困住厉鬼,虽然厉害的鬼困不住,但是困住现在的张羡光应该没什么问题。”

    杨间拿着绳圈丢到了张羡光的脚下。

    “你是自己走进去还是我请你进去?”

    张羡光摇了摇头,没有抗拒,而是很配合的走进了这个草绳圈内。

    形势比人强,他这一刻也算是体会了之前何月莲的那种无奈了。

    “大家都准备一下吧,如果何月莲失败,我们就要和鬼画对抗了,这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杨间又道。

    其他人点了点头。

    他们开始准备起来,清空这里的场地,商量好对策,制定方案准备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而在这段时间内。

    宛如一位红衣新娘的何月莲在僵在原地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她发出了一些痛苦的声音,好似在遭受某种痛苦的折磨,而与此同时,那牵手何月莲的厉鬼原本就模糊的身形这个时候竟开始逐渐的透明起来。

    仿佛就要消散了一般。

    “嗯?”

    这样的变化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在场的不管是驭鬼者也好还是鬼邮局内的亡魂也好,都是实打实拼杀出来的存在,对灵异的敏感程度都很高,此刻发生这种情况毫无疑问是鬼画的灵异正在消散。

    而消散的灵异不是真的凭空消失了,而是转移到了何月莲的身上。

    这说明第一阶段的灵异冲突已经结束了,现在已经是第二阶段了,灵异开始融合。

    这种融合之后有可能会让何月莲成为新的驭鬼者,也有可能会出现一只难以想象的恐怖厉鬼。

    此刻。

    何月莲虽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她的意识却在遭受可怕的灵异侵蚀。

    在她的意识里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那个女子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完美无瑕,漂亮的不像话,但是这种相貌却不是正常的活人拥有的,像是一个死人,亦或者是像是灵异的产物,让人感到不真实。

    这个诡异的女子此刻从远处一步步走来,不断的朝着她靠近。

    她无法动弹只能待在原地,看着这个对方的靠近。

    而随着这个女子的靠近,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开始在脑海里出现了,这些记忆犹如碎片一般零散。

    “我的名字是何月莲,不,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她是谁,我又是谁?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么?不,我只是回忆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那些不是我的记忆,是鬼,是鬼在侵蚀我,我必须得对抗它,不然我会死。”

    何月莲的意识在灵异的冲突之下被污染和影响。

    如果她不能在这种灵异影响之下保持清醒和自我,那么等灵异融合结束之后,她就不再是活人了,而是一具尸体。

    驭鬼者和鬼之间最明显的特征就在于驭鬼者有自己的意识,而鬼没有只凭借规律杀人,凶险而又恐怖。

    随着时间的过去,何月莲感受到自身意识遭受侵蚀越来越严重,有些时候她甚至都感觉自己已经消失了。

    可是每当她的意识陷入沉睡的时候,有另外的一股灵异力量将其拉扯了回来。

    如此反复许多遍,何月莲在生死边缘不断的徘徊,她心中的恐惧已经消失了很多,剩下的就是一股执念。

    她不想死。

    这是最基本的求生欲,不夹带任何的东西。

    何月莲开始试图掌控一些什么,哪怕是最细微的东西她都不想放过。

    在灵异的碰撞之中,何月莲这个最弱小的第三方是可以窃取到一些力量的,一旦她获取了一份微弱的灵异力量,那么就能以此为起点,不断平衡这种灵异冲突,从而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之下生存下来。

    所以这不但需要运气,还需要意志和手段。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一个合格驭鬼者的。

    很多人虽然运气使然,意外的驾驭了厉鬼,但是能力不足很快就会被淘汰,成为厉鬼的载体。

    灵异复苏的时代注定是会赛选出一批顶尖的驭鬼者。

    何月莲一个普通人此刻拥有了这样的机会,能否抓住的看她自己,就算是张羡光把一切都计算好,他也不肯定何月莲就一定会成功,所以也做好失败后方案。

    此刻。

    意识之中的那个完美无瑕的女子此刻已经来到了何月莲的面前,她身形不再模糊,而是清晰可见。

    两个人彼此相对,一模一样,犹如在看镜中之人。

    何月莲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人,不,应该说是鬼。

    她感觉自己现在可以动了,不再是提线木偶,但是面对这个情况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何月莲没有处理这件事情的经验。

    “不该逃避。”

    何月莲咬着牙,试图去触碰意识中的鬼,如果可以的话她不介意在这里和它打一架,反正自己是绝对不能认输的。

    然而就在触碰眼前厉鬼的一瞬间。

    也许是生前的拼图集齐了,灵异在某个瞬间达到了平衡,又或者一份记忆的碎片在灵异的触碰下苏醒了。

    这一刻,鬼画之中的女子竟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笑,不诡异,反而带着一种和善。

    “我是的前生,你是我的今世,好好活下去”

    话一说完,意识之中的诡异女子此刻立刻如脆弱的瓷器一般开始破碎,凋零,同时一份更加完整的记忆开始在何月莲的脑海里出现。

    她在这一瞬间仿佛回忆起了前世的种种。

    自己就是鬼画之中的这个女子,经历了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何月莲明白,根本没有什么前世今生,这个鬼画之中的女子说出这样的话是在代表着自己将要继承她的一切,包括记忆。

    那个时候,何月莲或许自己都会认为她和鬼画之中的女子会是同一个人。

    如同前世今生一般。

    “原来她真正的名字也叫月莲。”

    这一刻,她知道了鬼画之中女子的生前的一些信息,虽然这些信息破碎,不全面,但是还是让她了解到了很多事情。

    与此同时。

    正在观察这里情况的众人也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牵手何月莲的那鬼画之中的厉鬼此刻身形彻底的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何月莲的双手变的格外的白皙起来,身上的气息也开始阴冷诡异,同时她痛苦挣扎的声音也消失。

    一切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没有人知道眼前这个盖着红色的头盖,穿着红色的嫁衣,只有一双白皙的手掌露在外面的女子到底是人,还是鬼。

    但是所有人可以肯定。

    这玩意不管是人,还是鬼,都会极其的恐怖,

    “差不多要结束了。”杨间目光微动,可以感受到灵异的变化。

    张羡光此刻也是死死的盯着何月莲,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这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哪怕不是他继承这一切,可只要看到何月莲活下来,他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希望她能活下来,不然又是一件大麻烦,这种程度的厉鬼想要对抗的话难度的确很大。”何银儿说道。

    周登道:“杨队,等你一句话,我随时都可以动手。”

    他摩拳擦掌,似乎准备大干一场。

    有过了一会儿。

    灵异的冲突和融合彻底的结束了。

    此刻红色的头盖下,何月莲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活了下来,同时也清醒了过来。

    可是她却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两种记忆的融合,让她发生了很多的改变,无论是意识的改变还是身体上的改变。

    但是醒来的她没有任何的行动,她在思考,也在适应新的灵异力量。

    此刻通过鬼域何月莲已经知道了周围的情况。

    十几个亡魂,好几个驭鬼者,连同那个张羡光在内都盯着自己看。

    他们既好奇,又有几分紧张,甚至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是在防范我么?不,他们在担心我会变成厉鬼,所以才做好了出手的准备,那么现在我应该怎么办?是动用灵异力量凭空离开这里,把他们彻底的甩开,还是和他们见一面,表明情况?”

    何月莲心中思忖了起来,同时也在考虑自己未来的路。

    “逃走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必须得面对,更何况杨间他们并不是坏人。”

    想到这里,她那白皙的手掌微微动了一下。

    这一个动作,瞬间就让所有人做好了动手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