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回80当大佬 浙东匹夫

第664章 白云苍狗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86年的最后两个月,事业和爱情上的一切进展,都没有出乎顾骜的计划,推进得很平稳。

    爆竹声中一岁除,历史的车轮,倏忽转进到了1987年正月。

    这一年的过年特别的早,2月12就已经是元宵节了,居然比情人节还早了两天。

    寒冬还未过去,米娜也没能赶上元宵节回国,在中东那边被生意暂时牵绊住了。不过好歹紧赶慢赶,说好了凑上情人节回国的档期。

    躲在钱塘安安稳稳享受了好一阵子閑暇的顾骜,每天白天料理生意、听取下属彙报;晚上由萧穗红袖添香、着书立说。

    元宵节前后,他的生活终于迎来了一些阶段性的进展。

    “终于完稿了,这个总结很有力,文笔也中外共赏。可以拿给麦克纳玛斯总编,安排出版了。”

    这一天,在钱塘的大观园住处,萧穗把最后一稿的《创新者的窘境》修改稿交给顾骜。顾骜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揣摩通读了一遍,细细体味,觉得萧穗代笔的火候已经到了,便如是评价。

    这两个月,除了过年走亲戚的日子之外,顾骜基本上都在大观园“闭关”。反正《红楼梦》的拍摄工作,早在去年国庆之前就彻底拍完了,后面几个月都是后期製作的事儿。

    大观园这座造景,从86年国庆之后就空了下来。因为是摩纳哥外资捐建的,产权跟剧组没有任何关係。

    园子閑置了个把月后,赶上顾骜从京城回来,就让人重新整顿收拾了一番,去年年底就住了进去。

    如今整整400亩的仿古贵族园林,就彻底成了顾骜的别业私宅、个人会所。坐落在西子湖畔东岸,隔着数百步宽的湖面,就可以尽揽苏堤景緻。背后,则是靠着如今还淤积的杨公堤湖区。堪称古今文人雅集的高端逼格会所。

    在这里红袖添香着书立说的日子,真是神仙不换。

    “终于过关了,写一本商业分析着作,可比写小说剧本累人多了。”得到通过的结论后,萧穗也鬆了口气,几个月来郁结的压力也忍不住吐槽而出。

    为了帮顾骜写书,萧穗这几个月不得不恶补看了很多商业领域的管理、营销着作,以及着名企业家的传记、战略访谈。

    最苦手的还在于,自从去年以来,萧穗已经彻底不用安眠药和镇定剂了,算算日子,到如今已经有18个月停药期。

    要在摆脱依赖的过程中创作,就更感觉痛苦了。

    萧穗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和艺术揣摩敏感度,都在下降。幸好商业写作更需要的是理性分析和逻辑性文字,比较客观,只要集中专注,灵感不是很重要。

    毕竟灵感都是顾骜提供给她的,她只负责文字艺术加工。

    跟顾骜聊了一会儿之后,萧穗探讨性地表白:“我觉得被你这么调教历练下去,以后我说不定会转型、兼做商业专栏作家、财经评论了。你会不会觉得我便俗了?”

    顾骜宠爱地宽慰:“怎么可能?财经评论、商业专栏,就比文学艺术卑贱不成?那也是我事业需要的臂助。你能做得到,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呐,以后我还会再给你命题的,你就帮我写这些预言书。”

    写商业财经、科技产业战略书的人,也可以被认为是有逼格的作家,这一点80年代的中国人或许不接受,但顾骜有后世的见识,就不会这么狭隘了。

    说难听点儿,后世那些产业评论人,无论是罗胖子还是吴小波,社会地位也是不错的。

    从纯文学创作转向科技战略财经评论,难度无非是在眼界和观点上。但是有顾骜点拨,配合萧穗本身就是顶级文学奖级别的文字素养,稍微努力一下,跨圈完全不是问题。

    顾骜顺势胡思乱想道:要是过几年,他安排马风布局的那事儿有眉目了,是不是能让萧穗帮他把《长尾理论》这本着作也用新素材写一下、为新商业模式造造势呢?

    如果这条路可行,未来互联网时代展望的《失控》、《必然》什么的,也都能用顾骜的素材和顾骜的视角重构。

    当然了,顾骜是不屑于干剽窃这种事儿的,他要写,例子和分析角度,肯定都是自己的。要论证的结论观点,倒是有可能跟历史上的克里斯坦森、克里斯.安德森、凯文凯利一样。

    但是,在着作权保护领域里,思想,演算法,观点,这些本来都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不同的人得出了相同的看法,“英雄所见略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后世《连线》三杰着作会引用的案例,如今都没发生呢,顾骜当然要用自己亲身经历的案例。这样写出来的书,也会更加厚重,不再是行业前沿观察员的预言,而是真.产业界大佬的布局。

    换言之,这种书到时候给世人的感觉,不再是一个局外人在先知先觉预言什么事儿会发生。而是一个超级富豪、行业领头人说,我要把这个世界这个行业改造成什么样子,然后他真的说到做到了。

    这比预言的威慑力还要强,能让顾骜的行业威望形成滚雪球的飞轮效应,一次两次三次言必信、行必果、诺必践之后,顾骜再说什么,就没人敢不按照这个发展了。

    好比巴菲特说某个股票牛逼,哪怕他自己不买,散户都有可能追上去接盘,直接把股价推高到巴菲特要的高度。

    ……

    顾骜当天就把书稿整理好,然后给马风打了个电话,让他亲自来一趟大观园,把稿子取走。

    顾骜的安排是这样的:萧穗的初稿毕竟是中文版,所以,先让马风去年刚拿下的那家出版社把中文的出了。

    然后一边同时再让萧穗亲自仔细翻译成英文,弄好后送去美国,让麦克纳马斯找时代系的出版社搞定英文版。

    马风那家新出版社,本来也是定位为做小众专业的科技/商业专着的众筹出版,面对客户都是企业级客户和科研单位,初创期也急需专业度和畅销度兼顾的书来撑开门面。

    这种情况下,打着顾骜署名、萧穗校对/翻译的产业展望型着作,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马风拿到书稿后还对顾骜说了好多感谢的话,自觉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真是太走运了。

    按照这个进度,马风跟顾骜彙报说,3月份就可以看到书在国内。

    而美国那边,因为翻译的拖延,大概要4月初愚人节了。

    相信这些重磅作品出现后,迟早会让华尔街和广大投资人反应过来,重新调整对科技行业的信心评估模式的。

    即使一开始的时候,有些人会以为这是愚人节玩笑而放鬆警惕。可等王安系的表现进一步重挫后,那种戏剧性的反转,只会让顾骜博取到更高的社会关注度。

    到时候在美国,可就不仅仅是美国的投资界人士和产业界人士关注顾骜了,连美国的普通人都会被捲入对他的传说中。

    说句题外话,从去年11月份以来,到今年2月份,美国那边王安电脑公司的股价和业务,都出现了不少的颓势。

    1986财年的全年营销额统计下来,比上年度有不小的衰退。王安系的主力办公电脑、文字处理机产品失去新颖性的问题,所导致的业务颓势,每一年都会逐渐加重,这是自然的发展趋势。

    而王列接班之后,其父王安病症进一步加重、完全不管公司事务,进一步导致了研发工作的停滞。王安电脑如今对于推出下一代产品的规划,完全是淩乱到遥遥无期。

    公司的股票的总股值,去年11月份的时候还在35亿美元以上。1月份财报出来之前,已经缓缓跌到30亿美元了。财报出来之后,更是短短一周多又跌去两成,目前已经跌破25亿美元大关。

    这还没到股灾呢。

    这期间,其实顾骜并没有做什么,这一切都是按照历史原本的惯性发展的。在IBM加微软联盟的压力下,就算没有顾骜,王安和苹果的模式,也都会各自受到打压。

    相信4月份顾骜的行业分析着作出炉后,王安公司还会受到进一步的打击。

    ……

    顾骜出的书,还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投放市场,这事儿不用顾骜亲自每天盯着,所以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书稿交掉后两天,情人节,米娜行色匆匆从西北赶了回来。

    她总算是料理完了因为去年美国佬的“波斯门”破罐子破摔后、在中东敞开了供应军火,所导致的相关行业被连累的后遗症。

    跟露西亚人的渠道,总算是全部维护好了。到今年冬天再来临的时候、也就是87年四季度,她就不用再费事儿亲自去斡旋了,也算是一劳永逸。(再往后随着那些战争都结束了,那块也就没生意可做了,收手上岸)

    小别胜重追,米娜自然是一见面就非常热情倾诉衷肠,顾骜也对她安抚有加。

    两人在蘅芜苑里谈论了一天别来之情、倾听这几个月的辛苦见闻,啸傲风月,琴瑟和谐。

    面前的电视机里,播放着元宵节刚刚开始首播的国产年度最火剧目《红楼梦》,顺便製造点噪音。

    眼下的《红楼梦》,那是真的火,满足了全国数以亿计爱看言情女性的需求。连带着,坊间也多有传说八卦,说拍《红楼梦》的大观园,就是顾老闆按照原着1比1还原建造的,在钱塘,富丽华贵到了极点。

    米娜虽然见过大世面了,毕竟也是个喜欢言情的女生。她居然还挺喜欢看的,或许是荧幕上的经典爱情,也让她感觉更有氛围。

    电视里的剧情,此刻正放到一段小高潮,是林黛玉唱《葬花吟》。或许是因为这一世的林黛玉是任雨琴演的,她天生音律乐器造诣不错,所以导演也给了她更多的表现机会。不仅用了她本身的原声古吴语唱腔,还加入了好几组黛玉抚琴的回闪镜头,而且都是同期声录製的琴音。

    “回来了就好,这次也算是一劳永逸了,以后我不会让你再吃苦的。咱就为自己的生活努力,谁也不能勉强给你安排任务了,相信我。”顾骜看米娜看得入神,怜香惜玉地宠爱道,并且在妹子的额头上送上祝福的吻。

    米娜回过神来,幽幽问道:“对了,琴姐和小莉她们呢?拍完《红楼梦》就走了?如今这大观园里空落落的,这么冷的天,也怪凄风冷雨的。”

    顾骜倒是没想到,米娜还关心那些生命中过客级别的妹子,想了想:“小琴不是回去姑苏大学教书了么,小莉好像是出国留学了。”

    这些妹子的决定,顾骜没有丝毫干预,都是任从她们自行决定自己的人生髮展的。

    小莉虽然去了加拿大留学,顾骜也不至于看不起她,最多只是以后也不会罩着她就是。知道她这是条件不够,没得选其他国家。

    毕竟顾骜在加拿大是“不受欢迎的人”嘛。

    80年代的中国留学生,要去美日德,都是对成绩有极高要求的。章莉是高中念了一半就被选进《红楼梦》剧组了,当时才17岁,培训拍摄总共耽误了两年,如今也才19。

    所以她要留学也只能是去外国读本科,而不是跟当时其他大多数人那样本科在国内读完、因为成绩优异而出国读研。这样一来,她就只能去认钱就能上、毫无含金量的英系国家了。后世懂行的都知道,如果你有钱没成绩,英加澳新随便上。美日德的话,2010年代之前根本别想。当然2010年代之后,美国的堕落捞钱野鸡大学也逐渐盯上中国有钱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小莉这妹子的人品,在87版《红楼梦》的诸多演员里,还算是不错的了。历史上虽然本科阶段去了加拿大留学,可毕竟还是想自食其力的,最终也没嫁给外国人。所以顾骜也不至于戴着有色眼镜看别人。

    当然了,这一世的剧组里,人品最好最洁身自好的女演员,肯定是任雨琴了,人家拍完戏还回去低调地大学教书。

    米娜听了这些来龙去脉,感慨了一番,也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她只是顺势又转换了话题:“穗子姐这几个月过得好么?听说你逼着她帮你写书,可没累到她吧?她这一年可是在停安眠药,很容易才思枯竭、神经衰弱的,你可别太过分了。”

    听到米娜这么关心萧穗,顾骜心里一暖,也产生了一丝幻觉。

    米娜和萧穗,终于彻底看开了么?她们都能这么豁达地相互关心了?

    顾骜一喜,便带着几分不由自主邀功请赏地说:“我哪能这么作践她!写商业书籍,没那么需要灵感的。我都劝她休息调养好为先,管着她一颗安眠药都没吃。”

    “原来是这样,那就好。”米娜沉吟自言自语,听不出悲喜。

    她自己内心,也没想好这次回来,如何实施计划。一度想过随遇而安,看环境而决定。

    要是萧穗真的不珍惜自己的身体,米娜也想过,给老公再换一个妹子代替孕育。

    毕竟,短期内吃安眠药的女生,可是不仅不能供卵,连作为孕育的母体,都有质量风险的。米娜如果为了自己而决策,她内心多少有些负担,但如果可以找到“我是为了和老公的孩子”这个伟大的借口,她就可以不顾那些。

    至于顾骜身边的女人,那肯定是不缺的。只要米娜愿意安排,找借口小聚庆祝、喝个小酒、营造氛围,那都不叫个事儿。

    顾骜身边女神级相貌的女秘书、旗下玉女掌门的清白女艺人,甚至去找米娜知根知底的师大小学妹任雨琴,都是勾勾手妹子就自然而然愿意的。

    顾骜的魅力还用怀疑么?

    所以,几个月不问老公身边的事儿后,一回来米娜就想儘快掌握全部情况。

    然而任雨琴并没有逗留,去年国庆之后拍完《红楼梦》就低调回去大学教书了。萧穗也很配合,这让米娜完全狠不下心来改变现状。

    她为自己争取的心,终究是盖不过为了顾骜好的。如果她找不到“我这是为了和老公的孩子好”的借口来心理暗示自己,她是坚定不起来的。

    那就再看看吧。

    米娜跟顾骜琴瑟和谐地吟诗作对了几天。

    萧穗也知道她的辛苦,所以留了几天窗口期没来打扰,只是住在顾骜的别墅里,没来大观园。

    大约是米娜回国后的第五天,萧穗把一部分稿子翻译完了,才跑来大观园给顾骜看看,顺便关心一下。

    米娜跟顾骜、萧穗这样默契共处了许久,也渐渐淡泊起来了。

    趁着老公看英文书稿的时候,米娜拉着萧穗一起坐下来,烹茶观赏园中雪景,顺便聊聊米娜不在这几个月的八卦,倒也很满足文艺女青年们的小清新。

    男人和女人的视角终究是不同的,顾骜是直男,跟米娜腻在一起的时候,并不会说那些观察入微的事情,最多只会直来直去多说几遍多爱你。所以有些东西,米娜还是要跟萧穗聊了,才会注意到。

    萧穗当然是毫无目的性的,只是米娜想知道啥就说啥,全部是无心之语。

    两个妹子烹了一下午茶后,米娜不经意问到了一些爆料:

    “什么?穗子你是说老公去年底在京城的时候,为了生意上的事儿打压王安电脑时,特地得罪了王家的王列?那个王列之前还稍稍对叶姐有过表示、但是被叶姐拒绝、随后被老公撵走了?”

    “对呀,不过这是两码事,有什么关係吗?”萧穗很自然而然地答应,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虽然,米娜确实去年四季度的时候,就因为美国人、波斯人、露西亚人那些骚操作,而一直繁忙,没有关注顾骜身边的事儿,所以一直没注意到这些小八卦。

    米娜对顾骜情况的掌握,只停留在大事层面,以至于对细节的掌握落后了整整三四个月。

    然而,米娜比萧穗敏感得多了,她觉得这里面有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