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回80当大佬 浙东匹夫

第724章 只有永远的利益

    顾骜对小沃森说的“瓶子里放出来的魔鬼”,毫无疑问是指被IB一手给机会扶持起来的微软了。

    (再次强调一下,小沃森是个70多岁的老头儿,之所以一辈子都要在称呼前面加个小,是为了区别于他爹。哪怕他爹已经死好多年也一样,就像哪怕老布虚死了,小布虚还是要加小。)

    小沃森这么多年的阅历见识,听听弦外之音当然毫无难度,一秒钟就反应过来了。

    “你是说比尔.盖茨那小子?你觉得他算是瓶子里的魔鬼?连IB都驾驭不住他?”小沃森面无表情地反问。

    他内心当然是略微有些不屑的。

    微软这家公司,虽然不是小沃森本人当总裁任期内引入的战略合作伙伴,但他也是一直有在了解行情的,毕竟他始终还是IB的董事长。

    两年前微软上市的时候,按照发行价的市值是4亿美元,但是日就窜高到5亿3千万美元市值。(微软是1986年3月份上市,刚好两周年。)

    当时沃森就觉得这个有点虚高了,区区一个配合IB的个人电脑计划做D系统的公司,怎么能值这么多?

    当然了,如果当时只有个早期版本D的话,微软确实不值这么多。

    但就在上市之前几个月,微软还刚刚推出了基于D系统系统的WRD和EXEL,都是最初始的版本。(后世FFIE家族里的其他软体都还没做出来,只有WRD和EXEL)

    这两个办公软体当时小有起色,被一些敏锐地华尔街人士看好,觉得可以抢抢王安的生意,所以撑起了刚上市时微软小半壁的市值

    微软上市的那个时间点,王安已经被查出癌症了,而且癌症的消息还被华尔街情报人士打探到了。那之后两个月,就是王安想带儿子一起来中国访问、想为儿子刷声望、回国后就传位,只是这一世,从那个节点开始,他被顾骜截胡了。

    可以说,微软跟顾骜,都是从王安的衰败中得到了好处的,至少是得到了华尔街的信心好处。

    如果王安没有得癌症、露出后继无人无法继续强力执掌公司的颓势,华尔街是不认为比尔.盖茨的两款办公软体能抢到多少市场的。

    这个信心的溢价,估计能有一倍吧。

    天下实在是很小,有钱到了一定程度,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稍微有点竞争上的新动态,结果一看,嘿,还是老熟人。

    不过,微软后面两年的持续表现也不错,这不得不让小沃森后来稍微收回了一点觉得微软被高估的轻视上市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微软赶上了87年的大牛市,市值最高时涨了4倍多,在去年暑期泡沫最大的时候,巅峰时突破了20亿美元,达到22亿。

    不过随后的科技股引领的大股灾里,多多少少有点波及。

    只是因为比尔.盖茨当时也跟传统硬体公司划清了界限,躲过了顾骜写《创新者的窘境》时试图戳破的那些泡沫门类,所以波及不大就很快回升,去年股灾中稳住在了市值12~15亿美元区间内。

    88年年初这三个月,微软表现不错又涨回来一两成,总市值达到了17亿美元。不过依然没达到87年股灾前泡沫最大的时候历史上,微软还需要再奋斗一年半,才能超过那波泡沫。然后进入1990年才开始继续爆发式增长,几乎每年翻一倍地往上狂沖。

    沃森怎么都不相信,四五百亿美元的公司,会驾驭不住十七八亿美元的合作伙伴。

    “现在勉强还驾驭得住吧,不过提前找些备胎,对抗新的潜在对手,总不会错的。我想您应该足够长寿,可以亲自看到那一天的。”

    顾骜也知道小沃森不会立刻意识到微软的威胁,所以也不指望一下子就说服对方如何。但先埋一个种子,拉拉交情表示自己人畜无害,总归是不会错的。

    反正本来就是邻居走访一下,喝喝下午茶,你还指望这种社交活动能起多大作用。

    顾骜并不知道小沃森能活多久,他才不在乎这些历史细节。但此刻坐下来面对面谈话喝茶、看对方的健康状况,顾骜估计对方撑个三五年没问题

    王安这种已经确诊了癌症中晚期了,就凭着有钱人优异的医疗条件,都能撑那么久。

    有钱到沃森和王安这个级别,只要不是意外暴毙,医疗资源灌下去总能拖住。

    而历史上IB公司后来转向联合苹果,也就是在1992年前后当时微软的市值比现在每年翻一倍翻了三年,所以总市值已经超过150亿美元了。

    而1990年代初的IB却处在一个低谷中。因为微软越来越自立门户、IB一手创立起来的“开放式作业系统个人电脑联盟”在硬体上绕开了IB。IB的市值比1988年居然还跌掉了一小半(历史最低谷出现在1993年9月,当时市值只剩200亿美元,一个重要的利空消息是当年小沃森去世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大势所趋,IB后来不得不联合曾经的对手苹果公司,以及提供P架构的摩托罗拉公司(为了不用英特尔-微软系力推的X86架构),成立了一个新的针对封闭式作业系统电脑的联盟,各方高度相互技术授权,以谋取竞争优势。毕竟当时微软的市值规模已经超过了IB的一半,有资格跟IB正面竞争了。

    只是,这一波操作,后来似乎证明对IB好处并不大,反而是苹果公司获益更多。

    当然苹果也就稍微缓了没三四年,也就是从1993到1996,然后就因为微软的WI95系统爆发式发力、快速洗了市场,重新变得颓势。

    不得不承认,IB这种公司,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看看从1988到后面的30年,人家微软从17亿市值涨到万亿,涨了六百倍,而IB公司,在30年的时间里只涨了4倍。

    不过这也是大公司病的通例,一家已经存在了好几十年的老态龙钟公司,你还能指望他大象坐火箭一样爆发是不可能的。

    其实如果把微软的30年发展史拆开成两段看,也是一样的: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最狂热的时候,微软就突破过4000亿美元市值,相当于前12年内涨了两百倍。然后也开始陷入平稳和大公司病,后面18年内只涨了3倍。

    扫盲少说,微软和IB会如何,以后自有分晓,而顾骜现在要布局的,就是争取几年之后,取代历史上苹果公司的位置,跟IB貌合神离地合作几年,吃够IB方面的好处。

    对此顾骜还是挺有把握的,因为他会在1992年之前把苹果公司干挺。

    到时候苹果都是一具尸体了,IB再想找一家封闭式系统个人电脑大厂,总不可能跟死人合作,不就只有找顾骜了么。

    (嗯,理论上到时候还能找TT和Digitl Reer,都是有自研作业系统的。只不过这些公司中国人不熟,不提也罢。它们在90年代的时候在该领域以比苹果还弱的备胎姿态存在,WI95出现后基本上就完全式微了。

    至于前文提到的dre和peTr这些,如今就已经开始式微了,到90年就该死了,所以到时候连做底层备胎的资格都没有。底层备胎都是要活得到95年的,另外澄清一下,TT这种大公司当然一直存在下去了,上文说的式微只是针对其个人电脑这个细分业务。)

    ……

    上述这些推演,顾骜当然是不可能全部作为推演的,何况他自己也不是全都清楚。

    但他讲的那些泛泛的原则性推演,确实听不出什么毛病。

    只是他的用辞确实过于直白,着实让小沃森一时之间心理不爽。却也同时也有利于对方印象深刻,将来被历史验证的时候才会想起顾骜。

    这本来就是长线交情伏笔的最好状态。

    “顾,我想你刚才一定是在预祝我长寿,好让我看到IB需要正视微软竞争的那一天。”

    “不需要太长寿命的,短则四五年,长则六七年,不可能更久。”

    “我有些累了,那就先回了,你家的水上乐园不错,回去后我会让人把我那儿的也改装一下,我孙子会喜欢的。”小沃森礼貌地喝完下午茶杯中的最后两口,才冷声告辞。

    他这番话俨然是不经意表现了一下自己的不满, w 暗示他孙子的爱好跟顾骜相似。

    顾骜不想跟70多岁的老头儿计较,只当没听懂,笑着送客出门,毕竟他刚才也有用辞比较激烈。

    送了客人出门后,米娜诚恳地问:“老公,你真觉得微软将来会反噬IB、让IB不得不找老对手合作的么?”

    顾骜:“只是旧时代的老对手而已,不是永远的老对手。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而且,到时候就算小沃森还没死,有点拉不下脸来,但王安肯定已经死了。虽然我掌握了王安的遗产和公司,但我跟王安毕竟没有任何关係。IB的领袖会放下这层心结和面子的。”

    米娜似懂非懂地追问:“可是,如果到时候情况真如你预言的那样发展,微软成了你和IB都无法遏制的巨兽,你们又能如何联合呢?到时候,IB似乎提供不了什么你没有的东西。”

    顾骜自信地说:“还是有的,到时候的机会,就在于抓住计算机的小型化趋势。微软要全面佔领市场,光靠品牌厂家们发力是没用的,关键在于让这个世界出现‘相容机’,也就是一个机箱尺寸做得有很多冗余的余量,消费者可以自由地往里插主板、P、内存、硬碟。

    这种模式出现后,开放式系统的品牌厂家都会撑不住相容机的成本优势的。但只要用户对尺寸小型化还有追求,相容机就抢不走这部分市场。而我们在硬体的很多小型化黑科技方面,未来肯定还有仰仗IB成熟硬体技术和经验的地方,不过那是下一代产品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