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回80当大佬 浙东匹夫

第740章 入吾彀中

    媒体报道上,当然不可能把天鲲热销游戏的内部竞争内幕披露出来。

    80年代的业界杂志还不至于跟后世的所谓“行业揭秘”公众号那么八卦。

    所以山内溥看了那个所谓的“《宠物小精灵》热销,或将得到天鲲支援漫改”的报道后,直接让上村雅之给他提供进一步的乾货。

    幸好上村雅之对于这种谘询可能性显然是早有准备:“社长,把那叠材料翻到倒数第二份就有。”

    山内溥一愣,然后刷刷往下翻,果然看到了一份调研部门自己做的内幕调查。

    原来,按照截止到目前的初步竞赛结果,《宠物小精灵》首月在曰本市场卖出的卡带居然达到45万张,在参赛品类中荣获冠军。《最终幻想》首月在曰本卖出42万张,区居第二。

    不过在全球市场上,《最终幻想》的表现比《宠物小精灵》强了不止一倍。

    主要是因为宠物小精灵的人物角色人设都是亚洲人为主,日系的卖萌Q版造型,眼下国际化普及程度还不够,美国人也不太欣赏。

    所以在全球範围内,《最终幻想》的首月发售量居然达到了惊人的190万套,而《宠物小精灵》只有80万套。

    要知道PS的游戏机,第一个月也才卖出了470万台,这就相当于有40%的PS游戏机买家,几乎是在买机器的同时,就买了《最终幻想》。

    可以想象,作为一个完全新的系列,能夺得这个成绩,后续的销量比例再翻一倍都是稀鬆平常的。

    当然了,天鲲的《三国志2》和《信长野望3》全球首月销量也分别有110万和95万,都是超过《宠物小精灵》的,但这些游戏都是用的历史背景和古典公版名着,并没有自创虚拟世界架构,所以参加不了争夺官方奖励漫改投资的比赛。

    同理,《机器人大战》销量比那些历史类的更高,但也不能漫改,是因为它用了一堆的蹭热度IP,就是个IP大杂烩。

    至于那些更热销的格斗游戏,暂时完全没有宏大的故事,所以没有参赛。比如《街头霸王》就是首月热销300多万套的,几乎成了PS游戏机的必备,比《最终幻想》还牛逼了一大半。但官方把那些动作游戏都认定为“没有剧情”而排除在外了,只让RPG游戏参赛。

    而通过那些被天鲲或多或少入股的参赛独立工作室(区别于完全控股的第一方亲儿子工作室)中的某些知情人士暗中透露,天鲲方面当初举办这个活动,就是给了一个格式条款:

    将来动漫如果有广告分成或者直接销售放映权,给游戏IP持有方2%的改编费。其余么,就当是天鲲投钱拍动漫、承担风险所应得的了。

    毕竟天鲲打出来的旗号是“为了宣传你这个游戏,才给你拍漫改。不是因为你游戏已经大火了,想蹭游戏热度在动漫上赚钱”。

    何况,后世的经验也证明了,以游戏作为第一方IP逆向改编影视动漫的,多半没多大销量,连《魔兽世界》这样的招牌,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顾骜出这个条件,虽然看似霸王条款,其实也是应该的。

    至于那些小的工作室,人家如今求着天鲲爸爸赏点推荐位都来不及呢,天鲲说销量PK赢了的有漫改,那些工作室屁颠屁颠就接受了,心悦诚服完全没有一丝一毫会去想自己有没有被剥削了。

    举个贴切的例子,那些工作室感动得就跟后世网站上的写手,被通知说“你的作品限免两天”时一样激动,觉得两天稿费换取这么大的推广简直是赚翻了。

    “这个行业的规则制定权,包括整个内容生态的供需关係、签约模式,都被天鲲垄断了呀,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了解完这一切,山内溥内心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作为任天堂的老闆,山内溥从对方的强势中,看到的不仅仅是天鲲通过这些小打小闹的操作能多赚多少钱。

    关键是“游戏这类新生事物,将来往其他传统文化内容类型改编时,改编权的钱该怎么算,合同怎么签,模式怎么运作”,都被天鲲一家说了算了。

    以后大家要操作,都以天鲲的行规为参考。

    这就比上一代游戏机时各家厂家各自为政更进了一步。

    山内溥让上村雅之先退下,他想一个人静静。

    随后,他吩咐下去,让全公司加快SFC的研发进度,一定要确保新的CPU下来后,第一时间把SFC投放市场。

    不过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研发工作和游戏阵容的搭建,怎么也得一年时间。等到量产发货,可能都是1990年年初的事情了。

    最多也就比另一个时空的SFC早上三五个月吧,毕竟CPU的进度不是任天堂自己能决定的。

    ……

    山内溥自以为任天堂的节节败退,肯定让顾骜内心乐开了花。

    说不定此时此刻,顾骜正在为游戏机行业的江山变得更加稳固,而沾沾自喜。

    然而,山内溥的预料却大错特错了。

    首月470万台、8月份眼看也能有300万台的出货,如此惊人的成绩,只是让顾骜高兴了不到一个星期,然后他就像是习惯了一样,变得贤者了。

    在任天堂看来,如同海潮一样汹涌而来的敌人,在敌人自己的视角里,不过是一波佯攻。

    天鲲的PS游戏机,取得了远超一开始市场预期的销量成绩、把与竞争对手的出货倍数比例,再次拉大数倍。这一切,不过是顾骜为了让舒尔霍夫能够把借口说得更有底气,要求包圆张仲谋的香积电未来小半年的摩托罗拉最新版68000型CPU产能。

    至于任天堂满地找牙的惨状究竟有多惨,顾骜根本没时间亲自多看一眼。

    8月15日,星期一。就在山内溥意志消沉的同时,天鲲总裁舒尔霍夫在电话会议里,远程跟香积电的张仲谋摊牌了:

    “张,PS游戏机的销量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预估首月也就两三百万台的出货,结果是470万。8月份目前来看也要300万。

    你们前两个月量产的CPU,我们卖一个月游戏机就卖完了。我现在要求你们保障供货合同,优先独佔后续产能,提前把所有库存一出厂就拉走我不相信你们的扩产速度。”

    舒尔霍夫选择的是公对公的电话会议,而不是私下里两个人打电话。

    区别就在于会议室里放的是电话会议专用的多路扬声器接听,同时双方都有董秘级别的人做正式的会议纪要。

    这样的会议,过程中说过的话,都跟法庭辩论一样有书记员确认的,将来不怕翻旧账。哪怕有社会公众和第三方质疑,只要泄露出去一些盖公司章的会议纪要出去,就能堵悠悠众口了。

    当然了,天鲲和香积电都是有社会责任感,也很有商业机密保密意识的公司,它们肯定是不可能故意泄露的,如果真有泄露,也是某些不法之徒偷偷背着领导乾的。

    面对客户的要求,张仲谋亲自在电话里反驳:

    “舒尔霍夫先生,你的担心是毫无道理的,我们第一年转产10MHZ主频的摩托罗拉68000型CPU,预估产能就有四千万片!前两个月的产能只够500多万,那是因为试流期还没有进入全速。

    磨合好了之后,每月350万片是肯定有的,绝对可以保证你们天鲲PS游戏机业务的全部需求!甚至你要是能有更多业务量,我们还能继续扩产!我是怕再多根本卖不出去。

    因为我们跟摩托罗拉方面签订的独佔授权要求,就是确保每年四千万到五千万的产量,摩托罗拉才答应把所有生产工艺环节外包给香积电,包括他们自己第一方的厂子都放弃建设,我们怎么可能做不到呢?”

    舒尔霍夫显然不会满足于这样的官腔:“我们说三季度剩余月份的销量,也只是预估你要知道7月份销量,我们一开始也只是预估了300万,可结果呢?我们要充分考虑到消费者热情在短时间内的爆发!

    一年卖1000万台也好,1500万台也好,不等于平摊到下半年的六个月里。我们要的是应对阶跃峰值的保障!这样吧,我们要求也不高,改一改,请贵公司立刻在香江保税区设置三方监控的成品库,由天鲲的代工方汉乐电子监管。

    反正目前用到贵公司代工摩托罗拉68000型CPU制造电子消费成品的客户,整机基本上都是找汉乐电子生产的吧?我觉得这样大家都放心一些,都不用担心被对方恶意质押。如果我们天鲲真的用不掉这么多CPU,汉乐电子也不希望看着自己的原料库堆着、其他客户的单子却因为没有CPU而产线停线吧?”

    舒尔霍夫提到的香江保税区,历史上是没有的,而如今则是设在了香江沙角工业区和对岸深县的沙角开发区共管,解决的就是跨境加工的高精尖保税物料的进出。毕竟香积电和汉乐电子一个在中布街的南面一个在街北面,没有个物料无障碍流通区的话,做事儿也不方便。

    “这个折衷倒是可以考虑……不过汉乐电子只是提供保税库的,我们三方都要有代表到场监督。”张仲谋想了想之后,还是各退一步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