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七只跳蚤

第四百一十二章 长子长孙【1更】

    地窖之中,陈钟同样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

    陈钟不过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罢了,能有如今的日子,一切都是拜苗远所赐,所以他听到动静,几乎是本能的以为朝廷发现了他窝藏苗远的事情,整个人几乎要吓得昏过去。

    可是当他看到被拖进地窖当中的陈坎的时候不由的惊呼一声:“坎儿!”

    苗远看了看地上的陈坎,再看看陈钟,他当年选择陈钟,就是因为他看出陈钟老实巴交,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所以才会将这么一处秘密的藏身所在交给陈钟来打理。

    他们几人悄悄进入陈家,可以说除了陈钟之外,包括陈钟的家人都不知道,就连每日的吃食,那也是陈钟悄悄的送来。

    陈家几口之家,只有陈钟一人知晓他们藏在这地窖当中。

    只是没想到的是陈钟的举动仍然是被其子察觉到,毕竟陈钟本人老实巴交,完全就是一个心中藏不住什么事的人。

    让他天天小心翼翼的给苗远等人送饭,那真的是难为他了,要是不被察觉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陈钟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苗远面前向着苗远道:“老爷,这是老奴的儿子,陈坎,老奴一时疏忽大意,不过老奴可以保证,坎儿他一定不会泄露老爷的行踪的,还请老爷能够饶恕坎儿。”

    陈钟虽然说是老实,但是并不意味着他是傻子啊,他对苗远的为人非常之清楚,如果说真的让苗远认为陈坎会威胁到他的安危的话,苗远绝对不会放过陈坎的。

    一边是自己的主人,一边是自己的儿子,陈钟本能的为陈坎求情。

    苗远淡淡的看了陈钟一眼,走到躺在地上的陈坎的面前,抬脚在陈坎身上踢了一下,顿时就见陈坎身子微微一动,缓缓的醒转了过来。

    陈坎迷迷糊糊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身边跪在那里的陈钟,本能的惊呼一声道:“父亲!”

    陈钟见到陈坎醒过来,脸上带着几分担忧之色向着陈坎道:“坎儿,你怎么会跟来!”

    这会儿陈坎也看到了苗远几人,苗远几人虽然说有些狼狈,但是陈坎心中却明白,苗远等人便是朝廷所通缉的重犯。

    看了陈坎一眼,苗远开口道:“陈坎,想来方才你在外面也都听到了,你父亲乃是我苗家的家仆,你们陈家所居的这一处宅院那也是属于我们苗家的,可以说你们陈家的一切,都是老夫给予的……”

    陈坎翻身而起,咕噜一下跪在苗远的面前道:“陈坎见过老爷!”

    一旁的陈钟见状不禁松了一口气,向着苗远道:“老爷,坎儿是个好孩子,他一定会替老爷保守秘密的!”

    淡淡的看了陈坎一眼,苗远道:“我们苗家被朝廷所通缉,一旦被抓,必然难逃一死,可是你们陈家也是属于我们苗家的,只要老夫被抓,你们陈家也一样在劫难逃,所以说我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可明白?”

    陈坎连连点头道:“明白,明白,小的明白,就算是为了我们陈家,小的也一定会死死的保守秘密,不会让任何人寻到老爷几人的踪迹!”

    满意的点了点头,苗远上前一步将陈家父子扶了起来道:“孺子可教啊,老夫可以保证,只要我们苗家能够顺利的度过此劫,那么到时候老夫定然会有重谢!”

    安抚了陈钟父子一番,苗远目送陈钟父子离开了地窖,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色。

    边上的管家乃是苗远的心腹,就算是逃命之时,也是紧随苗远,不离不弃,那几名忠仆也都是练家子,虽然说比不得江湖中人,但是比之一般的士卒还是要强那么一些的。

    能够被苗远在逃命的时候还带在身边,可见这几人无论哪一个都是苗远所信重的心腹。

    只听得管家苗榆道:“老爷,就这么的放过那小子吗?老爷不怕他泄露了我们的行踪?”

    苗远捋着胡须,看了管家一眼道:“那依管家你之见,老夫该如何处置他们才是呢?”

    苗榆眼睛一眯道:“陈钟此人老实巴交,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当年老爷之所以选中他,那也是看重他这一点,所以陈钟还是能够信任的,但是这陈坎,一看就不是安分之人,老奴是怕陈坎他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啊!”

    边上站着的一名忠仆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老爷,不如就让我出去将那陈坎给杀了吧,以免得……”

    摆了摆手,苗远摇头道:“杀陈坎的确是简单,可是你们考虑过杀了陈坎的后果没有,一旦杀了陈坎,陈钟会怎么样,他们可是父子情深,我们是不是也要将陈钟也一起杀了呢,否则的话,陈钟的儿子被我们杀死,难保他心中不会记恨,向朝廷告发我们!”

    苗榆脸上露出几分苦笑之色。

    就如苗远所说的那般,如果真的要杀的话,那就只能杀了陈钟父子二人,但是陈钟父子二人如果就这么死在地窖当中话,陈家一下子失踪了两人,可以肯定,陈家的老弱妇孺那还不疯了一般的到处寻找啊。

    一旦消息传出去,必然会惹来朝廷的注意。

    两个大活人在自己家里突然之间失踪,只要负责搜寻他们的朝廷中人不是傻子的话,一定会察觉到这其中有古怪,到时候等着他们的只怕就是朝廷兵马了。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我们的安危却是要交给陈家父子来决定,这也太被动了!”

    苗远眼睛一眯点头道:“不错,我们不能去赌他们父子是否会守信,如果守信的话,那倒也罢了,一旦他们不守信,那么我们的行踪必然会暴露,老夫从来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说话之间,苗远看向苗榆道:“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先前陈钟曾说过,他们陈家爷孙三代,若是不出意外,陈钟那新添不足一年的长孙便是陈坎之子吧!”

    苗榆立刻便眼睛一亮看着苗远道:“老爷的意思是……”

    捋着胡须,苗远淡淡道:“为了他们父子不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老夫也只能如此了。”

    苗榆微微点头道:“老爷尽管放心,老奴这便带人将陈钟的孙子带来,相信有陈家的长孙在手,陈家父子一定会老老实实的守口如瓶!”

    陈家父子二人出了地窖,离开地窖足够远之后,陈钟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瞪了陈坎一眼道:“你实在是太冒失了,方才要不是老爷大发慈悲的话,只怕你我父子就真的走不出那地窖了!”

    陈钟只是老实而已,并不傻,他自然也知道,方才他们父子的生死真的是在苗远一念之间。

    陈坎后背湿透了一片,咬牙道:“父亲,他们可是朝廷重犯啊,我们这般窝藏朝廷重犯,一旦被发现,那可是死罪啊!”

    陈钟深吸一口气道:“陈家从一开始就是苗家的附庸,这一点无从改变,就像苗老爷所说的那般,我们陈家同苗家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如果苗老爷落入朝廷之手,我们陈家一样是难逃一劫。”

    陈坎冷哼一声道:“那可未必,虽然我们陈家曾经是苗家的附庸,可是父亲你已经脱离苗家数十年之久,再说了,就算是我们陈家是苗家的附庸那又如何,有举报之大功,我们陈家这点问题又算的了什么呢!”

    “不行,不行!”

    陈钟连连摇头,盯着陈坎道:“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你从来没有见过苗老爷,否则我们陈家会被你给害死的!”

    脸上带着几分不情愿,陈坎点了点头。

    陈家父子心中有心事,所幸父子二人做为陈家的顶梁柱,主心骨,身为女人,就算是有所疑惑,倒也不会开口询问。

    用过晚饭,陈坎媳妇正逗弄着刚刚学会走路的儿子,也就回屋取一件衣服的功夫,再回到院子,原本在那里咯咯直笑的儿子就不见了。

    “老天爷啊,我的儿子……”

    陈坎媳妇找遍了院子都没有发现自己孩子的踪影,顿时忍不住一声哀嚎,转眼功夫,陈钟、陈坎几人全都跑了出来。

    陈坎抓着媳妇的肩膀道:“秀娘,怎么回事,儿子呢?我们的孩子呢?”

    陈坎媳妇哭着道:“就一转眼的功夫,石头就不见了,我就回房间给石头取一件衣服啊……”

    一家人将家里找了一遍,结果仍然是没有找到孩子的踪影。

    陈钟的夫人道:“后院,对了,还有后院没有去找,石头他会不会跑到后院去了?”

    几人眼睛一亮,同时陈钟、陈坎心中咯噔一声。

    他们方才只当是孩子藏了起来,下意识的忘记了后院,可是这会儿听到后院,父子二人登时对视一眼,两人想到了一个可能。

    正是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两人眼中才带着几分惊骇之色。

    身子微微一晃,陈钟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来,沉声道:“你们再院子里再找一找,坎儿,你随我去后院去找,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将石头给找到!”

    陈钟一直以来都是老实巴交的模样,就算是一家子大小都极少见过陈钟这么认真的一面,下意识的顺从了陈钟的安排。

    陈钟、陈坎父子二人出现在地窖入口处,紧接着就听得一个声音道:“既然来了,便下来吧!”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缓缓走进地窖当中,陈坎一眼就看到躺在苗远身边一动不动的儿子,几乎是本能的惊呼一声:“石头!”

    苗远轻轻的抚摸着石头的脑袋,脸上带着几分慈和道:“真是个好孩子啊,陈钟,陈坎,你们陈家香火不旺,这孩子倒是虎头虎脑的,老夫看了都心中甚为喜欢啊!”

    看着苗远抚摸着石头,陈钟、陈坎父子二人却是心中紧张不已,不得不说苗远真的是抓住了父子二人的软肋。

    长子长孙,就像苗远所说的一般,陈家香火不旺,陈钟也就只有陈坎这一个儿子,女儿倒是生了三四个之多。

    到了陈坎这一代,也是一般,生了两个女儿,好不容易才生下了石头这么一个孙子来,一家人几乎是当做宝贝儿一般。

    陈钟颤声道:“老爷,石头他还是个孩子啊!您大发慈悲,不要伤害石头……”

    苗远看着陈钟,摇了摇头道:“你看看,你都想到哪里去了,你们陈家可是我苗家的忠仆,老夫又怎么可能会伤害这么可爱的小娃娃呢,看到这孩子,老夫就忍不住想念我那孙儿啊,也是这般大小,也不知道眼下是不是安好……”

    陈钟连忙道:“老爷,小少爷肯定一切安好……”

    抬头看了陈钟父子二人一眼道:“行了,这些时日就让这小石头陪在这里陪老夫吧,你们放心,老夫会待他如同亲孙子一般的。”

    陈坎面色一暗,虽然说苗远没有明说,但是他们心中也清楚,这是苗远在拿石头牵制他们父子。

    可是他们又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如果说真的刺激到了苗远,他们陈家可就真的完了。

    脸上露出几分苦笑,陈钟带着几分疼惜看了昏睡过去的石头一眼道:“石头能得老爷厚爱,那是石头的福分,既然如此,这些时日就让石头陪着老爷吧!”

    边上的陈坎闻言不禁大急道:“父亲……”

    陈钟瞪了陈坎一眼道:“行了,为父主意已定,就这么说定了,石头得老爷看重,那是石头的福分!”

    说着陈钟向着陈坎道:“去安抚还你那婆娘还是你娘,就说石头找到了,让她们不用担心,也不要声张!我就在这里陪着老爷还有石头”

    陈坎一脸的犹豫之色,陈钟不禁推了陈坎一把,然后狠狠的拧了陈坎一眼道:“还不快去!”

    陈坎一愣,反应过来,看了陈钟一眼,再看看自己那儿子一眼,深吸一口气向着苗远一礼道:“苗老爷,地窖里阴凉了一些,我去给石头取来几件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