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七只跳蚤

第五百四十章 赌气的天子【2更】

    “什么!”

    满朝文武闻言皆是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楚毅,似乎不敢相信楚毅竟然会说出这般的话来。

    几名文臣看向楚毅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看破了一切的睿智低声道:“好一个楚毅,真以为他这是要辞官吗,他这分明就是以退为进啊!”

    楚毅辞官,说实话,满朝文武真的没有几个人会相信,毕竟楚毅如今可是权倾天下,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以楚毅在朝中的权势,即便是天子都未必能够将楚毅如何。

    以楚毅为中心所聚集起来的所谓阉党,已然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在这个庞然大物当中,有以焦芳、王华等人为首的文官,武将方面则有杨一清、王守仁等新晋的勋贵。

    这些人同楚毅可以说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没有人会相信楚毅会在这种情况下辞官而去,毕竟换做任何人如果说处在楚毅的位置上的话,那也很难舍弃如今所拥有的权势、地位。

    所以说在经过了起初的震惊之后,差不多所有的官员都下意识的认为这是楚毅以退为进的一种手段。

    可是却有一些官员神色颇为凝重的看向了天子。

    譬如王守仁、焦芳几人,他们对于楚毅那是再了解不过了,别人或许以为楚毅这是以退为进,但是楚毅是什么性情,他们非常了解。

    楚毅从来不会弄虚作假,掩饰自己的心情,只要楚毅说得出口,那么必然做得到。

    如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楚毅既然开口向天子辞官,那就说明楚毅这是真的打算辞官了。

    正是因为如此,王守仁、焦芳等寥寥无几的几位官员都看向了天子。

    勋贵行列当中,一名老者猛然之间抬头看向楚毅,那浑浊的双眸当中愣是充斥着清明与睿智之色,这会儿却是带着几分不解。

    英国公张懋惊愕的看着楚毅。

    焦芳、王守仁都能够看出楚毅的性子,做为活了近百年,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等的张懋,却是能够听得出楚毅这是真的要辞官。

    也正是因为如此,张懋才会那么的吃惊,因为他搞不清楚毅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自认为看出楚毅的用意的官员眼睛一亮,这个时候不向楚毅表忠心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楚毅这是要以退为进啊,他们这些下属自然要配合楚毅将戏演好不是吗。

    被人视为阉党的不少官员对视一眼,就见几名官员齐齐冲着楚毅道:“大总管不可啊!”

    “大总管执掌司礼监、御马监,我大明方才有今日之兴盛,大总管若去,我大明将失一擎天白玉柱啊!”

    “若无大总管,岂有大明之盛世景象,还请大总管以万民为念,万万不可弃陛下,弃万民于不顾啊!”

    这几名官员可以说是说的情深意切,声泪俱下,让人看了真的认为朝堂之上少而来楚毅,大明江山危矣。

    那些看不惯楚毅的官员见状皆是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自以为看破了楚毅的算计。

    “哼,楚毅也不过如此,这般手段也不怕人笑话,还是说黔驴技穷了呢!”

    然而那么多人将注意力放在楚毅的身上,却是只有极少数人注意到了坐在那里的朱厚照神色是何等的阴沉。

    可以说自朱厚照登临帝位以来,哪怕是朱厚照再怎么的生气都从来没有露出过如今这般的神色。

    注意到朱厚照神色变化的王守仁、焦芳等官员心中不由的一紧。

    真的要说对于楚毅性情的了解的话,这天下间怕是除了朱厚照之外就不做第二人选了。

    朱厚照同楚毅之间那是何等的情分,两人之间一个眼神便能够明了对方的心意。

    楚毅开口请求辞官的时候,朱厚照便如遭雷击一般,心中泛起了无边波澜,因为他看的清楚,楚毅此举并不是什么以退为进,也不需要他来配合,而是真真切切的想要辞官。

    朱厚照看着楚毅,同样楚毅也看着朱厚照,两人目光相交,默默无言。

    从楚毅的目光之中,朱厚照感受到楚毅辞官的决心,然而朱厚照只是一想到楚毅辞官便不由的心中发慌,整个人感觉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看向楚毅的眼神当中,朱厚照的目光不由的流露出几分软弱与恳求,可是楚毅却是冲着朱厚照缓缓摇了摇头。

    朱厚照身子微微一颤,双目微闭,猛然之间睁开双眼,就听得朱厚照一声怒喝,长袖一挥道:“来人,传旨锦衣卫、东厂,即刻将吴康、元昌等人下入大牢,抄没家产,严查不待”

    一众官员不由一呆,下意识的看向朱厚照,心中生出几分莫名,陛下这是怎么了。

    哪怕是这些官员对于朱厚照宠信楚毅很是不满,可是有一点却是不得不承认,那就是朱厚照并非是那种暴虐之君主,准确的说,有明一朝,除了开国太祖、以及成祖朱棣之外,就没有哪位帝王大权在握,稳稳的压住满朝文武的,更没有出现什么桀纣一般的暴虐之君。

    像这般直接下令将官员下入大狱,抄没家产的旨意绝对是朱厚照自登基之后的第一遭。

    朱厚照这突然之间的圣旨一下子让一众文武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陛下……”

    “陛下三思啊!”

    朱厚照一脸的不耐烦,猛地一挥衣袖,转身便走道:“朕累了!”

    侍奉在一旁的谷大用眼中却是流露出几分喜色,挑衅似得看了楚毅一眼,连忙一甩手中拂尘,尖声道:“陛下有旨,退朝!”

    看着谷大用那挑衅的目光,楚毅却是微微一笑,只是看向朱厚照那负气而去的背影,楚毅禁不住微微一叹低喃道:“陛下啊,臣所做的这一切皆是为陛下考虑啊!”

    楚毅已经将离去提上了日程,那么在离开之前自然是要做好安排,否则的话,即便是走了,他心中也是不安。

    其他不说,他若然离去的话,那么朱厚照必然要学会独立,否则的话,哪怕是眼下的局面再怎么好,可是如果朱厚照自己不能够独立的话,只怕他走之后,他的一番心血也将随之付之流水。

    所以说辞官只是第一步,哪怕是朱厚照不愿,甚至为此负气离去,楚毅也不可能在这点上选择退让。

    在楚毅看来,眼下朱厚照就是一个已然长大,却尚未学会独立的孩子,他必须要让朱厚照学会独立,否则的话,有朝一日,他突然离去,对于朱厚照而言,却是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

    楚毅同朱厚照之间的眼神交流虽然说荫蔽,但是却瞒不过朝堂之中的极个别的有人信,譬如张懋,又如焦芳、王守仁几人。

    天子既然已经离去,朝堂之上一众文武对视一眼,大家各自散去。

    可是这一次,不少官员却是向着楚毅看了过来,楚毅摆了摆手道:“大家都散了吧。”

    满朝文武散去,王守仁、焦芳等几名阉党骨干却是行至楚毅近前。

    楚毅看了几人一眼,心中明白几人想要同自己说些什么,没有等几人开口,楚毅冲着几人微微一笑道:“几位,这里不是叙话的地方,不若随本王回府一叙!”

    听楚毅这么说,几人对视一眼,冲着楚毅抱拳一礼道:“固所愿不敢请尔!”

    却说天子朱厚照负气下朝而去,脚步轻盈,身后的几名内侍不禁一溜小跑这才跟上朱厚照的脚步。

    御书房当中,朱厚照猛然之间将桌案之上的一摞摞的奏章狠狠的摔了出去,顿时地上散落了一片。

    “陛下息怒啊!”

    侍奉在一旁的几名内侍哪里见过朱厚照这般生气的一面啊,一个个的吓得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瑟瑟发抖。

    朱厚照心中憋闷不已,满脑子想的都是楚毅要弃他而去了,这会儿看着趴在你来的内侍,顿时火气上涌,一脚将桌案踹倒,口中怒道:“滚,都给朕滚!”

    这些内侍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趴在御书房之外,只听得御书房当中传出砰砰的砸东西的声响。

    差不多盏茶功夫,谷大用行至御书房门前,听到御书房当中的动静,再看看趴在那里的几名内侍不禁皱了皱眉头道:“陛下这是……”

    一名内侍抬头看到谷大用,眼中闪过亮光道:“大总管,您快进去劝一劝陛下吧,陛下自下朝回到御书房便在房中砸东西,似乎是非常生气。”

    谷大用眼中带着几分得意之色,一副痛惜的模样道:“楚总管实在是太令陛下失望了,竟然让陛下发如此之雷霆怒火。”

    这些内侍闻言皆是不敢接话,无论是楚毅还是谷大用,任何一个都可以轻松的将他们给碾死,傻子都看得出,谷大用同楚毅这是闹翻了,他们这些小卒子躲都来不及,又怎么敢参与到其中呢。

    谷大用将这些低着脑袋的内侍的反应看在眼中,一挥衣袖,冷哼一声,伸手推开御书房的房门,张口便道:“陛下,奴婢来……”

    还没有等到谷大用将话说完,就听得一者破空声袭来,嘭的一声,就见一卷书卷狠狠的砸在了谷大用的脑袋上面。

    本来以谷大用的修为,正怒气冲天的朱厚照砸出的东西他完全可以轻易的避开,可是看清楚朱厚照砸来的东西的时候,谷大用却是没有闪避,而是选择生受了那一下。

    “滚,你们都给朕滚,走吧,都走吧,所有人都走了,朕也就清净了……”

    谷大用低着头走进御书房当中,听到朱厚照的那满是幽怨、赌气的话,心中不禁对楚毅嫉妒万分,楚毅何德何能,竟然得天子如此之恩宠。

    【第二更送上,求支持哈。票票,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