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七只跳蚤

第八百零五章 登门问罪乎!

    自己堂堂半步天人级别的存在,竟然要死在素日里被他视作蝼蚁一般的人手中,黄灌整个人疯了一般的咆哮不已。

    只可惜林冲就像是没有听到黄灌的咆哮声一般,只是神色平静的看着黄灌就像是看着一个小丑一般。

    黄灌的咆哮声丝毫影响不到他的心神,在他做出决定杀了皇城司的那些人的时候,林冲便已经没了退路,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们同楚毅根本就是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只有楚毅安然无恙,他们才能够安然,若然楚毅出了什么意外,他们这些属下要是能够有什么好下场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尊驾怎么说也是半步天人级别的存在,这般大呼小叫岂不是显得太过有失身份吗?”

    行至黄灌近前,林冲居高临下看着撒泼一般的黄灌,眼中禁不住带着几分不屑之色。

    黄灌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口中猛然之间吐出一口浴血,身上竟然迸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

    只见黄灌缓缓的站了起来,一身可怕的气息弥漫开来,瞬间将林冲几人给震飞了出去。

    就见黄灌七窍之中鲜血流淌,双目却是明亮无比,给人的感觉非常古怪,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样。

    重重的撞在墙壁之上跌落在地的林冲、关胜几人口中剧烈咳嗽爬起身来惊骇的看着黄灌。

    “你……你竟然冲破了禁制。”

    显然黄灌必然是施展了什么禁忌手段这才冲破了被施加在身上的禁制。

    黄灌哈哈大笑,疯子一般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们一起。”

    说话之间,黄灌一步一步的向着林冲几人走了过来,每一步走过,地上都会出现一个血色的脚印,鲜血自黄灌七窍之中流淌而出,照这般的速度,恐怕要不了几个呼吸,黄灌就要气绝而亡了。

    虽然说明知道黄灌这般的情形根本坚持不了许久,可是在其气息压迫之下,林冲几人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毕竟黄灌这属于拼命状态,完全燃烧了自己,林冲几人要是能够应付得来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同样被关押在这里的其他几人看到这般的情形不禁冲着黄灌大叫道:“黄灌,快解开我们身上的禁制……”

    这几人正是皇城司的那几名半步天人以及无上大宗师级别的存在,眼见黄灌恢复了行动能力,自然是希望黄灌能够帮他们将身上的禁制解除了。

    只要他们几名半步天人有那么一人恢复实力,便足可以横扫东厂了。

    然而黄灌就像是没有听到几人的呼喊声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向林冲几人。

    “黄灌,你……”

    黄灌猛然之间挥手口中喝道:“真是聒噪。”

    嘭的一声,就见那名白发老者一下子被黄灌挥手拍碎了脑袋,同样是半步天人级别的存在,如果说二人真的交手的话,只怕就是数百上千招之内都未必能够分出胜负来,更不要说是分出生死了。

    结果那白发老者一点防备都没有便被黄灌给拍碎了脑袋,直到死的那一刻,白发老者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是这般的死法。

    如此疯狂的一幕顿时让其他几人闭上了嘴巴,满是惊惧的看着状若疯狂的黄灌,甚至下意识的将身子缩在角落里,生怕黄灌将他们给拍死了。

    林冲几人看到这一幕也是呆了一下,不过黄灌杀的是皇城司的强者,本来就是要杀的,死在黄灌手中也没有什么区别。

    就见黄灌嘴角露出几分狞笑道:“大家一起死吧。”

    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黄灌翻手就向着林冲几人拍了下去,这一掌可以说是倾尽了他全部的力量,一旦拍在了林冲几人身上的话,几人绝对没有活命的可能。

    “我命休矣!”

    眼看着黄灌那一掌拍下来,林冲几人不禁生出命不保矣的念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咳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身前。

    那一道身影并不是那么的挺拔,可是这一刻看在他们的眼中却是如同山岳一般。

    楚毅略带惊讶的看着七窍流血的黄灌,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伸手轻轻的向着黄灌眉心点了过去。

    黄灌看到楚毅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以及失望,最终化作了无尽的疯狂。

    可怕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但是还没有等到黄灌有什么动作,就见黄灌身子一颤,一点嫣红自眉心洇染开来。

    噗通一声,黄灌的尸身重重的摔落在地,林冲几人这时也回神过来连忙向着楚毅拜谢。

    楚毅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角落里所剩下的那几人身上。

    林冲上前一步道:“提督大人,皇城司除了这几人之外,其余之人已然伏诛!”

    微微点了点头,楚毅道:“本督已经见过陛下,尔等以后尽管安心办事便是,一切皆由本督在。”

    听的楚毅这么说,林冲几人顿时眼睛一亮,他们最怕的就是楚毅过不了天子那一关,却是没有想到自家提督就算是几乎毁了皇城司,天子都没有将其怎么样。

    深吸一口气,林冲几人恭敬无比的冲着楚毅一礼道:“属下等愿为提督效死。”

    看着楚毅离去,林冲几人这才起身,目光落在了那最后几名皇城司的强者身上。

    这几名皇城司的强者这会儿一个个失魂落魄,他们可是听到了楚毅的一番话,本来他们还抱着那么一丝希望,却是没有想到天子竟然没有追究楚毅的意思。

    上前一步,林冲、关胜几人果断出手当即便送了几人上路。

    一夜过去,东厂衙门的大门如同以往一般照常开启,反倒是皇城司这会儿人心惶惶,内部乱糟糟的一片。

    李彦还有黄灌等一并高层进了东厂就再也没有能够出来,甚至都过去了一夜的时间,也不见什么动静。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傻子都能够猜到,李彦等人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毕竟楚毅当时入宫的情形那可是亲眼所见的,而且楚毅自宫中回来这么久了都不见宫中有任何的动静,显然天子默认了楚毅的举动。

    天子的态度才是所有人所关注的重点,皇城司之中的某些人一直等到了天亮都没有见到宫中有任何的旨意传出。

    “陛下这是舍弃了皇城司吗?”

    “怎么可能,就算是陛下再如何的信宠楚毅也不可能纵容楚毅毁了皇城司啊。”

    许多人从天子的举动看出天子有舍弃皇城司的架势,一个个的充满了惊讶。

    皇城司那可是皇家的眼睛与爪牙,但凡是天子不是昏庸无道之辈绝对不会做出自断臂膀之事。

    但是天子的举动确实让许多人看不明白了。

    蔡京府上。

    从皇宫归来的蔡京此刻正在府中,做为朝中一大派系的核心,蔡京此刻正同几名朝中高官叙话。

    其中一名官员看着蔡京道:“蔡相,陛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要纵容那楚毅做大吗?”

    这位官员显然是问出了在场一众人的心声,大家皆是看向蔡京。

    蔡京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的茶水缓缓放下,目光扫过一众人,这才开口道:“诸位,你们谁可以告诉我,楚毅他如今究竟是何修为?”

    众人先是一愣,紧接着有人反应过来,一脸惊骇的盯着蔡京道:“蔡相,你的意思是说楚毅他已经突破之天人之境了?”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一时之间几位官员皆是露出不信的神色,楚毅看上去也就是二十许,就算是因为修行功法的缘故,可是这世间似乎也没有听说过哪位在二三十的年纪便达到天人之境啊。

    但是蔡京的话所隐含的意思就是在指楚毅已经突破至天人之境,所以就连天子都不得不有所忌惮。

    蔡京淡淡道:“是不是觉得非常难以置信,蔡某也是不信,就是楚毅自己也直言他没有达到天人之境,但是陛下却相信楚毅已经达到了天人之境。”

    一名官员这会儿点头道:“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的话,楚毅还真的有可能已经突破至天人之境了,倒也难怪陛下会认为楚毅乃是天人大能。”

    众人皆沉没下来,天人与非天人,这两者之间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一旦达到了天人之境,只要不是行那造反之事,朝廷一般情况下都会以礼相待,地位之尊崇即便是天子都愿意平等对待。

    如果楚毅真的是天人大能的话,莫说此番乃是皇城司主动送上门去的,就算是楚毅带人打进皇城司,天子都不会对楚毅有所责罚。

    有人相信楚毅已经达到了天人之境,但是同样也有人不信,就见一名官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痛的直咧嘴道:“老夫不信,他楚毅何德何能,小小年纪又怎么有这般深厚的福缘?”

    世间修行之人众多,然而真正能够达到天人之境的存在却是屈指可数,遍数天下,恐怕也就那么一手之数,甚至还会更少。

    蔡京看向那官员道:“诸位当知天人大能的地位,纵然是陛下也不愿意恶了一位天人,所以说,想要对付楚毅的话,除非是能够证明他并非是天人大能。”

    一众官员当中,一道身影坐在那里沉没不言,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参合到其中,只是坐在那里。

    蔡京的目光落在其身上,开口道:“高太尉,何以发愣?”

    高俅回神过来,目光扫过众人,轻叹一声道:“不怕诸位笑话,高某那位义子如今却是落入东厂之手,如今也不知是生是死!”

    高强同陆谦两人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事情早已经传开来,先前高俅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大家自然不会去寻高俅的晦气,万一哪一句话说差了,岂不是要被高俅给记恨上。

    现在高俅主动提及高强的事情,一众人不禁看向高俅,其中一位官员冲着高俅道:“那楚毅连皇城司的人都杀了个精光,只怕太尉的那位义子……”

    就算是没有明说,可是什么意思高俅又不是分辨不出。只不过是没有直接说出口罢了。

    高俅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高某的义子不能白死,吾定向楚毅讨一个说法不可。”

    几名同高俅交好的官员不禁关切的道:“太尉莫要冲动啊,万一楚毅那鸟厮发狂,若是伤及太尉的话,岂不是大大的不妙吗?”

    高俅身上一股气息弥漫开来,冷冷的道:“别人怕他楚毅,本太尉又岂会惧他。”

    怕是没有几个人知晓高俅竟然有着一身高深莫测的修为,此刻高俅修为显露出来,只看的一众人目瞪口呆。

    不少人难以置信的看着高俅,显然是没想到高俅竟然有着这般的修为。

    其实也不想一想,高俅若是没有点手段和修为的话,又怎么可能坐得稳那太尉之职。

    要知道太尉可是位高而权重,执掌京师禁军之兵马大权,要是连一点修为都没有的话,说不得早就被对手给干掉了。

    蔡京看着高俅,沉吟一番道:“就让本相陪太尉一起前往东厂走上一遭吧。”

    高俅讶异的看着蔡京,似乎是没想到蔡京竟然准备陪他一起前往东厂。

    不过高俅很快就反应过来,显然蔡京这是想要前往东厂再次确认楚毅的修为。

    东厂一下子成为了京师最为瞩目的存在,不知多少双眼睛就那么死死的盯着东厂。

    这一日两顶轿子就那么的停在了东厂门前,两名番子上前拦下道:“东厂禁地,请留步。”

    高俅、蔡京两人从轿子当中走了出来,二人联袂而来却是让不少人睁大了眼睛。

    谁不知道皇城司可以算得上是蔡京一系,而高俅就更不要说了,高衙内进入东厂同样没有走出来。

    如今两人联袂前来东厂,一下子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高俅淡淡的看了两名番子一眼道:“还不快去通秉你家提督,就说高某同蔡相前来拜访。”

    那两名番子自然是认得高俅同蔡京,心中震撼的同时,难道这两位是前来登门问罪的吗?

    心中闪过这些念头,不过两人却是不忘尽职尽责的将之给拦下,而其中一人在高俅开口之后快步奔着衙门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