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七只跳蚤

第八百四十七章 无耻之尤

    邓元觉虽然说心中已经有所预料,可是在听到方肥的一番话之后却是禁不住的破口大骂道:“天杀的牛鼻子,天杀的昏君,佛门何辜,竟遭此劫数。”

    邓元觉毕竟不同于鲁达,鲁达是迫于无奈,托身于佛门,要说他对佛门有什么感情的话,那肯定是瞎话。

    可是邓元觉一身所学却是出自佛门,自然是对自己的出身有着极强的认知,如今得知赵佶以及林灵素二人竟然要化佛为道,这自然是深深的刺激到了邓元觉这位佛门弟子。

    坐在首位的方腊眼中闪烁着精芒,看了众人一眼道:“诸位,今日本王召集大家前来便是要同大家商议一番,接下来该如何行事,毕竟楚毅率领大军南下,我们不可大意。”

    在场的除了摩尼教的众人之外,两道身影却是极为醒目,正是加入了摩尼教的宋江以及吴用。

    宋江、吴用他们起初的时候南下江南之地,打的是借助摩尼教的势力来恢复梁山,可是宋江的打算的确是不差,但是也要看看方腊愿意不愿意啊。

    方腊在稳住了宋江、吴用之后,没有多久便拉拢了随同宋江、吴用南下的那一批梁山旧部,生生的吞了梁山最后一股力量。

    至此宋江、吴用二人就算是有千般的算计,可是没有了支持者,单凭石秀、杨雄这几位尚且还对宋江保持着足够的忠诚的头领,还真的很难泛起什么风浪。

    衡量了一番之后,面临着臣服或者死亡,宋江、吴用二人自然是做出了选择。

    吴用捋着胡须,脸上带着几分恭维之色向着方腊道:“臣恭贺大王,大王千秋,昏君无道,竟做下此等荒唐之事,如此看以看出,必然是苍天庇佑大王啊。”

    众人看了吴用一眼,不少人看着吴用那一副谄媚的模样,眼中禁不住流露出几分不屑之色。

    方杰更是冷哼一声道:“吴学究,你此话何意。”

    方肥却是捋着胡须,一脸笑意的看着吴用,显然是早已经看破了吴用的心思。

    只听得吴用开口道:“诸位不妨想一想,赵佶这昏君竟然下达这样荒唐的旨意,那么天下之间,佛门之人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道门的确会为此而欢欣鼓舞,但是佛门难道就会这么甘心被道门所压制,甚至还要化佛为道吗?”

    方杰眼睛一眯道:“佛门比之道门来也不差多少,自然不可能会那么乖乖的看着道门压自己一头,即便是明面上不敢直接同朝廷对抗,但是私底下的小动作绝对不会少。”

    吴用道:“少将军说的不错,佛门大能可不在少数,往日他们虽然说对朝廷没有什么忠诚可言,但是倒也不会去同朝廷作对,但是现在却是不同了,昏君下达这般的旨意,想来肯定会有不少佛门大能心生怒火吧。如果说这个时候大王能够登高一呼,昭告天下,在大王的治下,非但不会打压佛门,还会帮助佛门传法……”

    毕竟能够想到这一点的人终究是少数,至少在场在接触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能够联想到其中的利害关系的也只有寥寥几人而已。

    所以说当吴用的一番话过后,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朝廷势大,这一点就算是他们心中也非常之清楚,朝廷如果说真的认真起来的话,所能够动用的力量远远不是他们摩尼教可比的。

    其他不说,如果天子下旨召集道门、佛门的强者的话,多了不说,哪怕是给天子一个面子,佛道两家也必然不会让天子失望。

    可是他们摩尼教却是没有这般的威望和能力,说到底,大宋朝廷到底是天下之正统,而他们在天下人的眼中,到底是反贼。

    就像楚毅此来,身边足足带了数尊天人,这数量几乎可以媲美摩尼教所能够拿得出手的所有的天人了。

    然而这还只是朝廷下属的一个东厂机构罢了,若是算上皇城司、军伍之中的话,天人大能的数量甚至还要翻倍,只是想一想就让人心生莫大的压力。

    邓元觉做为在场唯一一位出自于佛门的强者,不久之前邓元觉便突破至天人之境,可以说在佛门之中,地位也猛然拔高了许多。

    只听得邓元觉带着几分兴奋向着方腊道:“大王,贫僧愿意为大王奔走一番,游说几位佛门高僧,或许可以为大王求来一些助力。”

    方腊同方肥对视了一眼,可以说在得到消息之后,方腊便已经同方肥私底下达成了共识,那就是趁着大宋天子昏庸无道,做出这般荒唐之举尽可能的去拉拢佛门。

    他们不敢奢求能够得到佛门各大宗派的支持,只需要这些宗派不针对他们,极少一部分能够相助他们的话,方腊他们便已经是非常的满足了。

    而邓元觉恰恰就是一个突破口,一尊出身于佛门的天人强者,在佛门当中那可是有着极高的地位的,只要邓元觉愿意的话,的确是可以说动佛门一部分人相助他们。

    只是这样的事情最好是由邓元觉自己主动开口,否则的话,倒是有几分以势压人的感觉。

    方腊脸上露出几分喜色向着邓元觉道:“若是如此的话,本王在这里便多谢大师了,本王可以向大师承诺,只要佛门能够支持本王,他日本王若然可以登临大宝,必然不会令佛门失望。”

    嘉兴

    做为江南之地颇为繁华的嘉兴城,城中的知县陈祖此刻在城中却是满脸的惴惴不安。

    自数日之前,嘉兴城便被摩尼教叛军所包围了起来,嘉兴位于苏州以及杭州两大重镇之间,如今江南动乱,杭州城破,苏州同样陷入到了危机当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攻破。

    因为摩尼教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这两座江南大城上面,所以如嘉兴、绍兴。湖州这些州县一时之间倒是没有被攻破。

    当然也有一部分州县因为官府的不作为而被揭竿而起的摩尼教教众所攻陷以至于落入了叛军之手。

    做为一县父母官,陈祖所作所为可绝对当不起父母二字,陈祖自任嘉兴知县不过三年时间罢了,便将陈家的家产翻了数十倍之多,名下的良田更是多达数千顷,一个个的的村落的佃户尽皆是陈家的仆从。

    可以说陈祖就是嘉兴之地的天,地方官员结成一体,相互勾结,只要陈祖这些人不愿意的话,就算是朝廷的旨意都休想下达到地方。

    可是如今随着摩尼教起事,江南之地顿时陷入到了一片风雨飘摇之中,不久之前陈祖才得到消息,如绍兴城,因为距离杭州太近的缘故,已然被腾出手来的摩尼教给攻破,至于说绍兴知县,自己的那位好友,这会儿已经被叛军给扒皮抽筋,斩首示众了。

    不单单是绍兴知县,就连城中许多豪绅、富商也都没有能够逃过一劫,城中被杀的大富大贵之家不下于数十家之多,可以说城中豪绅被一扫而空。

    得到这消息的陈祖那可是被吓坏了,他是真的担心自己会步了自己那位好友的后尘。

    一名身材挺拔的大汉走进客厅之中,身上披挂着甲胄,看上去倒是颇为勇武,上前冲着陈祖拜了下去道:“末将吴猛拜见知县大人。”

    吴猛身为指挥使,论及品阶的话,甚至比之陈祖来还要高,可是大宋的重文抑武,明明是身份地位高过陈祖,可是吴猛却因为身份的缘故不得不向着陈祖行礼。

    陈祖习以为常,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正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身为读书人,那自然是高过这些武夫一头。

    看了吴猛一眼,陈祖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几分平静道:“吴猛,城外的摩尼教反贼可有什么动静?”

    吴猛道:“陈知县大可不必忧心,城外的反贼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有一点还需要知县尽快安排。”

    陈祖开口道:“何事?”

    吴猛看着陈祖道:“还请知县尽快兑现先前的承诺,否则的话在下无法同一众手下交代,”

    陈祖闻言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道:“承诺?什么承诺?”

    吴猛呆了呆道:陈知县莫非忘了先前曾言,若是能够打退叛军便会赏银每一位将士银钱十贯吗?

    陈祖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盯着吴猛道:“吴猛,本知县真的这么说过吗?”

    吴猛看着陈知县,哪里看不出陈知县这是想要食言啊,顿时握紧了拳头,恨不得一拳狠狠的砸过去,将这一张令他厌恶至极的老脸给砸碎了。

    深吸一口气,吴猛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冲动,他若是真的一拳砸下去的话,那他这一生的仕途也就就此毁了,甚至还有可能会遭受来自于士大夫的算计以及暗害。

    想到自己手下那些将士,许多将士受伤的受伤,战死的战死,可是急需银钱抚恤,若是此刻得罪了陈知县的话,除了害处,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好处。

    咬了咬牙,吴猛冲着陈祖一记大礼道:“还请陈知县念在众兄弟浴血奋战,死伤惨重急需抚恤的份上,兑现承诺吧!若是不然,士气只怕会暴跌,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乱子的话,在下也难以安抚……”

    嘭的一声,陈祖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之上,满脸的怒色盯着吴猛道:“吴猛,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是在威胁本官不成?”

    说着陈祖根本就不管吴猛的脸色如何的难看,指着吴猛破口大骂道:“尔等身为朝廷士卒,素日里朝廷花钱供养尔等,为的就是让你们在有需要的时候保护家国,你们不感恩也就罢了,竟然妄想什么赏银,本官说了,赏银没有……”

    吴猛双手紧握,拳头嘎吱嘎吱直响,一双虎目之中露出几分悲色,猛然之间转身离去。

    看着吴猛如此无礼的离去,陈祖不禁咒骂道:“莽夫就是莽夫,当真是一点礼数都没有。”

    不过很快陈祖便皱了皱眉头轻声嘀咕道:“吴猛虽然说忠心耿耿,本官失信于他,倒也不用担心他会有什么二心,可是他手下的那一干莽夫可就不好说了,若是出了什么乱子,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嘀咕之间,陈祖不禁道:“来人。”

    很快一名仆从上前来冲着陈祖一礼道:“小的见过老爷,不知老爷可有什么吩咐。”

    陈祖看了那仆从一眼道:“你且去派人暗中监视吴猛手下的那些人,若是有人有什么异常的举动的话,务必第一时间告知于我。”

    那名仆从点了点头离去,很快又有一名仆从走了进来冲着陈祖道:“老爷,按照您的吩咐,城中众多豪绅之家全都接到了老爷的邀请,此刻正在花园之中恭候老爷前去。”

    听到这点,陈祖心中所有的担忧与不快全都消失不见,脸上露出了几分兴奋之色冲着那名仆从道:“快随老爷我前去。”

    陈府花园之中,十几道身影此刻正聚在一处,如果说有嘉兴城的百姓见到这些人的话一定能够认出这些人尽皆是城中豪绅之间,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是身家最差的也至少有着数万贯的家财。

    眼见陈祖走了过来,一众人冲着陈祖一礼道:“见过陈知县。”

    陈祖摆了摆手,目光扫过众人,眼中闪过一道贪婪之色,捋着胡须微微一笑道:“诸位,今日本县召大家前来的目的,想来诸位应该已经知晓。”

    其中一人大腹便便,一身的员外服,微微一笑道:“晓得,我等自是晓得,陈知县却是费心了,犒赏大军的银钱,我等自然愿意出的。”

    说着这人便道:“我杜家愿意出钱八百贯,以助知县。”

    “我卢家愿出钱一千贯……”

    “我毛氏愿出钱一千五百贯……”

    不过是转眼功夫而已,十几家便足足凑出了三万贯之多的银钱出来,要知道这些已经是陈祖所邀请来的城中豪绅、富户第四波了,前三波加起来,陈祖已经足足得到了有十几万贯之多的银钱。

    捋着胡须,陈祖眉开眼笑的看着众人道:“好,好,本县便代一众将士多谢诸位大官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