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七只跳蚤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吕布的心思

    楚毅淡淡的看了何苗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道:“济阳侯客气了,一切皆是为了陛下,为了大汉!”

    说话之间,楚毅的目光投向何氏道:“还请太后请出陛下诏书,楚某也好同济阳侯携天子诏书前去捉拿大将军之余党。”

    谁都清楚大将军何进身死并不代表者以何进为首的外戚集团就此烟消云散了。

    许多聚集在何进身边的人员与势力如果说知晓了何进身死的消息,只怕是不可能坐以待毙,最大的可能反倒是站出来反抗。

    如果说是在大汉威势隆重的时代的话,倒是没有谁敢激烈的反抗皇权,但是不要忘了,当今天天下大乱,别看黄巾之乱被镇压了下去,可是在一定程度上为了镇压黄巾,大汉皇朝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皇权被大大的削弱,而地方上的势力却是借着平定黄巾叛乱而迅速膨胀,这就使得一部分人有了对抗皇权的底气。

    其他不说,就像董卓,如果说不是他在平定黄巾叛乱的过程当中一点点的掌控军权,在手下聚集了数万精锐大军的话,他又怎么可能敢无视天子旨意,拒不交出手中兵马前往并州上任。

    可以说如今大汉天下名义上的确还属于大汉,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朝廷已经很难有效的掌控地方。

    何苗好歹也曾亲自率领兵马前去平定黄巾之乱,所以比之何进来,何苗更加的清楚地方上的势力到底膨胀到了何等恐怖的程度。

    就听得何苗向着何氏道:“太后,平泽乡侯言之有理,必须要以雷霆万钧之势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大将军手下的那些余孽拿下,否则的话,搞不好就是一场大乱。”

    何氏讶异的看了何苗还有楚毅二人一眼,在她看来,想要收拾何进手下的那些人那是再简单不过了,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但是现在看楚毅还有何苗的反应,似乎她将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

    不过何氏倒也没有多想,既然楚毅还有何苗都这么说了,她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将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天子诏书取出,然后将之交给二人道:“天子诏书在此,你们二人速速持诏书前去吧。”

    何苗、楚毅二人领了诏书,出了皇宫,对视一眼,何苗冲着楚毅拱了拱手道:“平泽乡侯,何某先行一步。”

    不提何苗、楚毅二人携诏书出了皇宫回转军营,准备调遣兵马开始捉拿何进余党。

    却说袁氏为了搞清楚何进、何苗入宫的缘由,想方设法联系到了袁氏早些年安插在皇宫当中的暗子。

    哪怕是以袁术的狂妄,当他接到自皇宫当中传出来的消息的时候,也是脸色为之大变。

    几乎是第一时间,袁术便带着消息求见袁槐。

    袁槐、袁绍几人看着面色不对的袁术,心中不禁生出几分好奇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会让一向狂妄的袁术这般反应。

    袁术看了袁绍还有袁槐几人一眼,颤声道:“大事不好了,大将军何进他……他被害了!”

    “什么,这不可能!”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袁绍惊呼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袁术。

    袁绍做为何进的臂膀之一,对于何进自然是极为了解,况且根据他所得到的消息,不久之前何进在被太后召进了皇宫之中。

    其他不敢说,有何氏在,再加上何进在皇宫当中的势力,在十常侍被斩杀殆尽的情况下,谁又能够在皇宫当中对大将军何进不利呢。

    袁术冷冷的道:“我们安插的暗子传来消息说,大将军何进被太后毒杀!”

    听得袁术这么说,袁绍顿时面色大变,惊呼一声道:“太后,太后她竟然毒杀了大将军!”

    说实话,这消息实在是太惊人了,要不是这消息是他们安插在皇宫当中的暗子传出的话,他们都要以为这是谣传了。

    太后何氏同大将军何进那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啊,甚至就是当今天子能够顺利登基,其中也是多亏了大将军何进的鼎力相助。

    可以说如果没有大将军何进的话,何氏在皇宫当中的地位绝对不会那么的稳,按说两者之间应该是非常的和谐才对,却是不曾想这才没有多久,太后竟然对何进痛下杀手。

    袁槐捋着胡须微微一叹道:“自古皇家无亲情,不曾想太后竟然也有这般狠辣的一面,可惜,真是可惜了,为了将何进扶持上位,我们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精力和代价,何进真是废物啊!”

    话是如此说,可是仔细想一想的话,如果说何进当真是一个心思深沉的枭雄的话,恐怕袁槐他们也不敢暗中操控何进了。

    正是因为何进没有那么的心机,所以才会被他们选做傀儡,然后推其出头,同宦官集团相争。

    袁绍这会儿已经冷静了下来,面色凝重的向着袁槐道:“如果说大将军何进真的被太后毒杀了的话,那么接下来只怕朝堂之上要面临一场大清洗了。”

    既然做为外戚核心的何进被太后诛杀,那么太后要是不清洗何进余党的话那才是怪事一件呢。

    而他们袁氏同何进走的太近,一直以来都被视为何进的重要臂助,可想而知如果说太后清洗何进余党的话,他袁家树大根深,可能不会伤及根本,但是如他袁绍以及一部分袁氏子弟门生故吏只怕是要受到牵连。

    袁槐做为老狐狸,比之袁绍看的还要透彻,微微点了点头道:“本初,你与公路即刻悄悄离京观望京师之变故。”

    袁绍同袁术对视了一眼,二人没有多说,当即冲着袁槐拜了拜,转身离去。

    袁槐贵为三公之一,再加上他们袁氏的影响力,就算是发生天大的变故,袁槐的安危暂时还是不用担心的。

    可是他们二人做为袁家新生代的子弟,却极有可能会成为朝廷立威的对象,此时不走,恐怕就真的走不了了。

    就在袁术、袁绍二人离去没有多久,府邸大门轰然被撞开,一队兵马直接闯入府中,为首的赫然是楚毅。

    袁术几次三番的试图行刺于他,楚毅自然是第一个找上门来,而且他对于袁家的印象也非常深刻,这样一个盘根错节,势力庞大的袁氏,若是不已雷霆万钧之势下手的话,只怕再想要对袁氏动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袁槐一副平静的模样看着大步走过来的楚毅,脸上甚至还打着几分笑容道:“老夫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平泽乡侯啊,不知平泽乡侯带兵擅闯老夫府邸,是何道理啊。”

    楚毅微微一笑道:“袁绍、袁术勾结反贼何进,谋害天子,楚某特奉太后之命,前来捉拿反贼袁术、袁绍二人。”

    面色微微一变,袁槐深吸一口气看着楚毅道:“平泽乡侯真是说笑了,大将军又怎么可能会造反呢,这其中莫非是有什么误会。”

    就在楚毅应付袁槐的时候,一队队的士卒在府邸当中搜查,很快小将方悦行至楚毅身边低声道:“侯爷,没有搜到袁绍、袁术二人,不过据府上下人交代,差不多在盏茶功夫之前看到二人匆匆离去,只怕是有人走漏了消息……”

    楚毅神色平静的点了点头道:“传我令,收兵。”

    好在楚毅对于此有着一定的心理准备,这些世家尤其是像袁家这样出了四世三公的豪门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看来何氏毒杀何进的消息一定是被袁氏知晓了,所以袁绍、袁术他们才能够提前一步离去。

    不过像袁氏一般手眼通天的家族还真的没有几家,所以走了袁绍、袁术,并不代表其他何进的同党就能够走脱。

    何苗的动作一点都不慢,眼见楚毅将最难对付的袁家给拿下,剩下的这些人,何苗还真的一点都不客气,直接率领人马上门拿人。

    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大牢之中已经是人满为患,足足数十名朝廷重臣被抓,与此同时,大将军何进图谋不轨,为太后所杀的消息也传了开来。

    一时之间京师之中人心惶惶,各种谣言四处流传,有传言说太后何氏欲效仿吕后专权,大肆屠杀大汉之忠良。

    同样也有传言说十常侍余孽楚毅蛊惑当今天太后,坑害了大将军何进。

    不用说,消息能够传播的如此之快,要说这其中没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的话,恐怕也不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传遍京师。

    一名名大汉老臣,诸如王允、杨彪等自认为是大汉之忠良,对于大量官员被抓自是极为愤怒。

    皇宫宫门之前,数十名老臣聚集在宫门之外,叩响宫门求见当今太后。

    小黄门一脸慌乱的趴在那里,颤声向着太后何氏叙说着宫门前的情形。

    这会儿太后得知宫外的情形不由的神色为之大变,说到底何氏毕竟常年处在深宫之中,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风浪。

    这会儿得知数十名老臣,尤其是像皇甫嵩、王允、杨彪这些在大汉朝朝堂之上位高而权重的老臣聚集在一起求见于她,这如何不让何氏感到心慌不已。

    下意识的何氏向着一身锦服的楚毅看了过去道:“平泽乡侯,本宫……本宫该如何是好。”

    看着何氏那一副紧张的模样,楚毅微微一笑道:“太后大可不必担心,不要忘了,他们是臣,而太后您才是君上。就算是他们要来寻太后理论,难道他们还敢对太后您不利不成?”

    听得楚毅这么一说,至少何氏没有方才那么紧张了,可是心中仍然是有些慌乱道:可是……可是这些人皆是先帝时期的重臣,一个两个倒也罢了,一下子这么多人,本宫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抚这些人啊。”

    楚毅眼中闪过一抹精芒道:“其实非常容易,这些人自认为是大汉之忠良,先帝之死,本就充满了疑点,谁不知道十常侍不过是替人背锅,到时候娘娘只需要将毒杀先帝的罪名扣在大将军一党的人身上便可,到时候谁要是再为大将军喊冤的话,那便是大将军的余党,毒杀先帝的一份子……”

    何氏不禁惊愕的看着楚毅,就算是她都不禁为楚毅的计策暗赞一声,毒杀先帝的罪名没有一个人能够扛得住,她相信只要这罪名一抛出来,保管这些前来逼宫的大臣,还敢开口的绝对没有几个。

    长出一口气,何氏脸上露出几分笑意道:“来人,请众卿家入宫。”

    西园八校大营之中,吕布一脸郁闷的坐在营帐之中,魏续几名将领陪着他一同坐在那里,独独少了高顺。

    看着吕布那一副郁闷的模样,魏续几人对视一眼,就听得魏续开口道:“将军,高顺深得侯爷看重,被侯爷调走那也正常,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此乃常情也。”

    吕布看了几人一眼,手中酒杯砸在桌案之上,一声冷哼道:“说到底无非就是楚毅他不信我吕奉先罢了,若说黄忠那倒也罢了,吕某武力不如他,可是阎行、徐晃这些人又凭什么比吕某更得他楚毅看重。”

    听得吕布在这里发牢骚,魏续几人不由的一个个面色大变,下意识的向着营帐之外看去,魏续更是吓得面色苍白的道:“将军慎言啊,若是被人听了去,岂不是一场祸事!”

    看着吕布那一副郁闷的模样,魏续几人对视一眼,就听得魏续开口道:“将军,高顺深得侯爷看重,被侯爷调走那也正常,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此乃常情也。”

    吕布看了几人一眼,手中酒杯砸在桌案之上,一声冷哼道:“说到底无非就是楚毅他不信我吕奉先罢了,若说黄忠那倒也罢了,吕某武力不如他,可是阎行、徐晃这些人又凭什么比吕某更得他楚毅看重。”

    听得吕布在这里发牢骚,魏续几人不由的一个个面色大变,下意识的向着营帐之外看去,魏续更是吓得面色苍白的道:“将军慎言啊,若是被人听了去,岂不是一场祸事!”

    【如有重复,稍后刷新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