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七只跳蚤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朱厚照的奢望

    眼眸之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燕帝看向楚毅的目光变得越发的凝重起来,其实在燕帝的心中,并没有将大明神朝放在心上的。

    毕竟按照他所获得的消息,大明神朝出现也不过是数百年而已,虽然说大明神朝有着十几尊的天尊强者,但是燕帝也并不是太过在意。

    毕竟天尊强者虽然说极其罕见,可是真正达到了天尊强者这一境界就会发现,其实天尊强者的存在并不稀少。

    毕竟实力达到天尊之境的存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不朽不灭的存在,这等存在寿元无尽,只要不是自己作死的去招惹那等无上存在,那么就不用担心会有覆灭之忧。

    这种情况下,天尊级别的强者只会越来越多,哪怕是数百万乃至数千万年才会有那么几人迈入天尊之境,可是漫漫时间长河当中,天尊强者的数量只会越来越多。就如他大燕神朝,如果说真的放开来招揽天尊级别的存在加入他们大燕神朝的话,燕帝敢保证,多了不说,大燕神朝天尊级别强者的数量便是再翻上一倍都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这种情况下,必然会大大的损耗一方神朝的气运,毕竟天尊级别的存在虽然说能够镇压气运,同样也会消耗气运。

    大燕神朝之所以只有九大天尊,便是因为九大天尊乃是他门下弟子,气运与其相连。

    大燕神朝几乎是不会接纳外来的天尊强者,这也是先前为什么燕帝会迟疑了一番才答应让镇南天尊接纳万化天尊、万合天尊他们。

    很明显,在燕帝看来,大明神朝之所以会有如此之多的天尊强者必然是大明神朝之主不顾一切的招揽天尊级别的存在,这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便会就如此之多的天尊强者。

    就像楚毅等人保下孟天尊的举动便让燕帝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只是这一交手,当两件镇压气运的无上宝物碰撞起来的时候,那种气运之间的碰撞让燕帝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是想差了,或者说是他太过小觑了大明神朝。

    大明神朝的气运并没有像他所想象的那样孱弱,甚至能够同他们大燕的国运相碰撞,这已经不是一方新生神朝所能够具有的气象了。

    心思转动之间,燕帝手中的大旗继续舞动,每一次碰撞都会有无形的波动弥漫开来,这会儿两人早已经出现在九天之上,二人放开手来厮杀,不用顾忌太多。

    而在下方观战的一众人看来,高天之上无尽的雷霆震动,每一次碰撞虽然说都没有什么惊人的异象呈现,但是那旗杆同祭坛之间的碰撞之声听在这些人的耳中却是如同惊雷一般。

    楚毅立足于祭坛之上,驾驭着身下的通天大祭坛,神色之间带着几分认真的神色。

    说实话对于燕帝,楚毅还是非常的钦佩的,其他不说,单单是这一身强悍无比的修为,楚毅自认为如果自己不借助气运祭坛的话,怕是都镇压不了对方。

    如果说这会儿燕帝知道楚毅心中竟然盘算着如何将其镇压的事情的话,怕是会非常的震惊吧。

    气运重宝同一朝之气运相连,所以说楚毅这边借助通天大祭坛同燕帝对抗,最先感受到气运波动的便是做为神朝之主的朱厚照。

    本来朱厚照正在闭关之中参悟那几枚人元道果碎片,可是冥冥之中的气运波动却是让朱厚照醒转了过来。

    感受到起运波动的朱厚照第一时间百年感应究竟是何等原因引得大明神朝气运震动,很快朱厚照便感应到了通天大祭坛以及封神榜单的异动。

    一步迈出,朱厚照的身影出现在白起、王阳明几人所在。

    当朱厚照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的时候,几人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朱厚照的气息,连忙上前向着朱厚照见礼。

    同样朱载基也见到了现身的朱厚照,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连忙拉着孟若惜的手大步向着朱厚照而来。

    行至近前,朱载基冲着朱厚照便是一礼道:“儿臣见过父皇。”

    孟若惜还是第一次见朱厚照,心中自然是无比的紧张,这会儿跟在朱载基的身旁,恭敬无比的随着朱载基向着朱厚照见礼。

    朱厚照目光扫过朱载基,同时将孟若惜打量了一番,耳边传来朱厚熜以及王阳明几人的传音,使得朱厚照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如果说是其他人擅自决定了朱载基的婚姻大事的话,做为一朝之主的朱厚照肯定会有意见。

    毕竟他做为朱载基的父皇,这等关系到朱载基终身大事,自然是要由他来决断,就算是皇后也要同他相商才可。

    但是谁让这件事情是由楚毅出面做出的决定了,朱厚照却是生不出一丝的不满,只是冲着朱载基二人微微点了点头道:“既然大伴已经为你们做主,那么父皇自是不会有什么意见,只是希望基儿你以后要好生照顾好孟姑娘才是。”

    朱厚照这么说便意味着朱厚照已经认可了孟若惜,所以原本心中还有些忐忑的朱载基闻言立刻脸上露出几分喜色向着朱厚照道:“儿臣拜谢父皇。”

    同样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孟若惜也随着朱载基向着朱厚照行礼。

    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必拘礼,朱厚照的目光则是投向了九天之上。

    以朱厚照的实力自然是能够看清楚楚毅同燕帝交手的情形,看着二人之间的碰撞,朱厚照不禁为之惊叹道:“这人竟然竟然能够同大伴斗个旗鼓相当,其实力之强,怕是我大明上下无人可敌。”

    倒不是朱厚照夸大燕帝的实力,而是道出一个事实,那就是大明神朝除了楚毅之外,没有人是燕帝的对手。

    王阳明这会儿开口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若是出手的话,未必拦不下此人。”

    朱厚照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是朕自灭自家的威风,朕单凭自身实力绝非此人对手,除非是借助传国玉玺这些宝物,方才又几分把握能够与之一战。”

    说话之间,朱厚照伸手一招,就见一枚印玺破空而来落入朱厚照的手中,正是那一枚镇压大明神朝气运的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在手,朱厚照身上气息为之一变,越发的神圣与磅礴起来。

    “待朕前去相助大伴一二!”

    显然这会儿朱厚照已经看出,如果说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楚毅同燕帝之间其实很难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来,当然前提是楚毅不去借助识海之中那气运祭坛的力量。

    “大伴,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伴随着朱厚照一声长笑,就见朱厚照手中印玺飞出,携着神朝气运宛若山岳一般向着燕帝狠狠的撞了过来。

    燕帝不由的一愣,当他看到朱厚照的时候眼睛忍不住为之一缩,甚至惊呼一声,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存在一般。

    蹬蹬后退了几步,燕帝第一次退后,脸上的震惊之色尚且没有淡去。

    而这会儿楚毅则是向着朱厚照点了点头道:“陛下怎么就出关了呢?”

    朱厚照同楚毅站在一处,笑着道:“大伴这里这么大的动静,朕要是都察觉不到前来看一看的话,那这神朝之主也太过不合格了吧。”

    就在朱厚照同楚毅叙话的时候,回过神来的燕帝忍不住冲着二人道:“你们二人究竟何人才是神朝之主?”

    这会儿燕帝有些迷糊起来,实在是他有些搞不明白,二人之中到底谁才是这大明神朝之主了。

    先前楚毅能够催动通天大祭坛,调动神朝气运与之碰撞,这自然而然的让燕帝认为楚毅便是这神朝之主。

    毕竟在燕帝的认知当中,也只有得到了神朝气运认可的神朝之主方才能够调动一朝之气运。

    毕竟神朝之主可以冒充,但是那一朝之气运却是不会作假,既然楚毅能够调动一朝之气运,那么楚毅便是百分之百的神朝之主。但凡是有人跳出来怀疑楚毅的身份,燕帝都会一巴掌将对方给拍死。

    可是这会儿燕帝却是彻底的迷糊起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人同样能够御使气运重宝,调动神朝气运,这根本就不符合他的认知啊。

    所以说身为一代强者,燕帝才会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

    楚毅同朱厚照对视一眼,就见朱厚照嘴角露出几分笑意道:“这大明神朝是朕的,同样也是大伴的,怎么?阁下莫非有什么意见不成?”

    听了朱厚照那一副理所当然的话,燕帝禁不住下意识的摇头道:“这不可能,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一方神朝只会有一位神朝之主,唯吾独尊的神朝之主又怎么可能会将权柄分于他人,你们二人肯定是在欺骗于我。”

    毕竟按照燕帝对于神朝之主的认知,一方神朝绝对不会同时出现两位神朝之主,这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人性。

    只是燕帝明显不知道楚毅同朱厚照之间的情分。

    区区大明神朝之主而已,说实话,无论是朱厚照还是楚毅都没有太过在意,如果说让他们在二人之间的情分同大明神朝之间做选择的话,二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二人之间的情分。

    正是这种令人难以想象的情谊,才让不可能的事情化为可能,一方神朝气运竟然能够同时为二人所调用,几乎是意味着大明神朝同时拥有两位神朝之主。

    朱厚照将手中的传国玉玺冲着燕帝砸了过去,轻飘飘的道::“你算什么东西,朕又何必欺瞒于你,朕同大伴平分天下,这点在我大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几乎是凭借着本能,燕帝舞动手中旗帜挡下朱厚照那一击,眼中依然是带着几分迷茫与不信之色。

    “竟然还有这种可能?”

    虽然说理智上不愿意相信这等事情,但是事实就在眼前,他只是一交手便明显感受到朱厚照砸过来的玉玺所蕴含的神朝气运同楚毅那通天大祭坛所蕴含的神朝气运同出一源,也就是说朱厚照并没有说谎欺骗于他。

    这大明神朝果真有两位神朝之主,二人都能够调用神朝气运。

    就在燕帝努力的让自己接受这等看上去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的时候,朱厚照则是带着几分期冀之色向着楚毅道:“大伴,今日就让你我二人联手会一会这位道友。”

    能够同楚毅并肩应敌,这可是朱厚照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毕竟从来都是楚毅替他遮风挡雨,他就算是想要帮楚毅都做不到。

    可是如今朱厚照自问自己实力大进,总算是能够帮楚毅承担一些压力,如今有同楚毅并肩作战的机会,朱厚照自然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楚毅仿佛是看穿了朱厚照的心思一番,微微一笑冲着朱厚照道:“陛下修行至今,鲜少与人交手,如今不妨同这位道友切磋一番,我便在一旁为大伴掠阵便是。”

    “啊!”

    能够同楚毅并肩应敌,这可是朱厚照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毕竟从来都是楚毅替他遮风挡雨,他就算是想要帮楚毅都做不到。

    可是如今朱厚照自问自己实力大进,总算是能够帮楚毅承担一些压力,如今有同楚毅并肩作战的机会,朱厚照自然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楚毅仿佛是看穿了朱厚照的心思一番,微微一笑冲着朱厚照道:“陛下修行至今,鲜少与人交手,如今不妨同这位道友切磋一番,我便在一旁为大伴掠阵便是。”

    “啊!”能够同楚毅并肩应敌,这可是朱厚照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毕竟从来都是楚毅替他遮风挡雨,他就算是想要帮楚毅都做不到。

    可是如今朱厚照自问自己实力大进,总算是能够帮楚毅承担一些压力,如今有同楚毅并肩作战的机会,朱厚照自然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楚毅仿佛是看穿了朱厚照的心思一番,微微一笑冲着朱厚照道:“陛下修行至今,鲜少与人交手,如今不妨同这位道友切磋一番,我便在一旁为大伴掠阵便是。”

    “啊!”

    【如有重复,请稍后刷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