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皇叔 剪水II

46.三个阎王和一只小白兔

    暮色时分。

    西行的四人在一处山坳的避风岩石下,升起了篝火,决定暂过一晚,次日登五指山。

    吕家千金蓬头垢面,抱着长腿坐在火焰边,夏广则是靠着一串串的肉,油脂发出轻轻地爆响,虽然未曾加香料,也会令人食指大动。

    男子沉默的递出手中的一把刚烤好的肉,吕铃愣了愣,她最近是无比自闭,无论那老仆,还是猛汉,都令她心悸无比,幸好还有这一个男人,她才能支撑着而没有发疯。

    “谢谢谢。”吕铃接过烤老虎肉,上面还有老虎油,裹着整个肉身,咬了一口,热度把控的刚刚好。

    少女悄悄瞧了一眼男子的侧脸,半边映照着火光,半边则是在黑暗里,胡渣满脸,久未梳理,像是街头落魄沧桑的浪子。

    察觉到男子动了下,吕玲急忙收回目光,像是受了惊的小白兔,低头开始啃着老虎肉。

    “明天公子打算如何处理?”

    老仆忽的问,他自然明白公子也已经臻至五品高手之境,这般自己一行人,加上那一位自称三四品,但若是真打起来,连五品高手都能招架的住的李吃藕。

    这样的阵容,已经对那只有四品高手的五指山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喧宾夺主,这宴无好宴。

    唔直接屠杀,这是很好的办法,但是以公子的仁义肯定不同意。

    那么若是不杀,自己等人就要打起十万分精神,正面对战固然不怕,但是天下奇毒,暗器机关也是防不胜防,若是在阴沟里翻船,那就太可笑了。

    所以,老仆决定先听听公子的想法。

    夏广沉思道:“我们这边有一个五品高手,吃藕”

    猛汉举手道:“大哥,你知道我的,我只是个三品,顶了天四品。”

    夏广:“唔,不错,吃藕就算三品吧,老黄你几品?”

    老仆道:“算五品吧。”

    李吃藕一听,立刻肃然起敬,五品高手,恐怖如斯啊!

    夏广又问:“对方怎么样?”

    老仆道:“就一个四品,再加上一个阵法高手,正面对战,能够挡下我。”

    几人沉默下来。

    吕玲跳着喊:“还有我呢,我也是三品高手。”

    然后,这位长腿美艳的吕家千金,就看到了一双铜铃般恐怖的眼睛瞪了过来,李吃藕瓮声道:“你是说,俺们一样?来比划比划?”

    吕玲咽了口口水,急忙改口:“不,我只有一品”

    夏广沉思片刻:“从阵容来看,我们完全占据优势,明天见机行事吧,多打探点情报,取些干粮,便是继续深入太行山。”

    次日。

    一行四人,继续西行。

    攀登上五指山主峰,在半山腰即被拦截下来。

    老仆表明了来意,而那看门的喽啰们显然也是提前得到过照会,于是便通报去了。

    没多久,一个身形壮实,额上缠着一条绿布带的强壮男子,便是笑着大步迎接过来,看着老仆热情道:“上次一别,我可是天天在等你再回来啊。”

    老黄这一瞬间闪过了,不如直接把人拿下来的想法,但很快打消了,只是微微笑着回应道:“大当家的客气了。”

    那强壮男子拍拍胸脯道:“鄙人姓尹,单名一个熊字,这位想必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公子吧?果然有几分绿林好汉的风范,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入伙?第二把交椅就留给你了。”

    尹熊笑看着夏广,开门见山说。

    这些事儿就是要挑明了说,若是谈不拢,那吃个毛的饭。

    夏广抱了抱拳道:“多谢大当家的好意了,心领了,我们四人赶路,只是经过此地。”

    尹熊哈哈道:“我五指山虽依然还算在太行山外围,但是整体实力也不差,何况交通方便,若是要下山抢掠,快得很,小兄弟不妨考虑一下?”

    说着,这位壮汉目光又撇向他身后,一个三米高的如铁塔的壮汉出现在他眼前,周身气势令他竟然有些慌。

    再一看,居然还有一位水嫩的少女,虽然头发有些蓬乱,但若是梳理好了,也是个美人儿,加上那一双显眼的大长腿,若是丢到床上可是有得玩了。

    尹熊笑道:“小兄弟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考虑自家娘子嘛,做女人的哪个不想安定下来,太行山内里大盗很多,凶险的很,这女人跟着进去,可不安全呐。”

    吕铃脸一红,便是要反驳。

    但夏广已经提前说了,“这和大当家无关了。”

    他并不反驳,只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反驳,为什么要解释给这初次见面的人听?

    吕玲脸更红了。

    她娇生惯养,又是武侯之女,气质独特自是世上少有,尹熊这等草莽那曾见过这若是桃花儿低头显出的那一刹那娇羞风情,便是瞪圆了眼。

    只是这公子如此说话,大当家也明白了对方的心思,所以故作豪爽地笑笑:“人各有志,既然路过了,那就入我寨中休息一晚在走吧。”

    夏广抱抱拳:“那就有劳了。”

    那尹熊一转身,却是满脸的厉色,神色也阴冷了下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

    有老黄这般的高手在,这五指山盗寇也不敢下普通蒙汗药,而是直接动用了高级货,掺杂入了酒水之中。

    第一坛酒不放药,第二坛或是第三坛看现场进度。

    盗寇们精明的很,虽然对于这名为“水灵光”的无色无味的蒙汗药充满了信心,但是却依然以一贯保险的手段进行操作。

    四人被请入了大堂,便是开始了闲聊,而一道道粗犷的大肉很快被搬上了木桌。

    老黄眯着眼。

    这种架势,这种节奏,他见的多了

    明明公子是拒绝了,可是这些盗寇却是再不提留下四人的事情,其中必有蹊跷。

    不如都杀了吧?

    老仆果断的很。

    于是老黄传音入密,直接看向夏广道:“公子,这些人不怀好意,我先去寨子外面,从外杀起,你在这里稳着。”

    老仆的想法很简单,他觉得你不怀好意,那你就是不怀好意。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说罢,他担心公子仁慈,出声挽留,便是悄悄起身出了这五指山盗寇的大堂。

    夏广也没阻拦,这群盗寇若是不怀好意,顶多就是下药,或是四处设下机关,他个人倾向前一种。

    在明白老仆实力的情况下,对方拿出来的药至少不会是低等货色,如此也能调节一下自己的胃口,给自己一个惊喜,挺好。

    所以,从他个人的角度,还是希望这宴会进行下去的。

    吕铃什么时候来过这种地方,发抖,不停地发抖,坐在夏广身侧,不敢动,而时不时还有一些盗寇将目光投来,扫过她的脸庞,其中带着某种饥.渴的神色,这让吕铃发誓一会一定一滴酒都不碰。

    李吃藕闷声坐着,看着坐在主桌上高谈阔论的大当家,在嘈杂里发出轻声的低吼。

    那沉默似乎是压抑到了巅峰。

    猛然,李吃藕一拍桌子,抬手就指着坐在正中的大当家,怒道:“他娘的,你那位置该给俺大哥坐!你算个什么东西?”

    全场鸦雀无声。

    老黄要悄悄从外杀起。

    夏广想先喝一喝酒,看看对方准备给自己什么惊喜。

    李吃藕竟然直接发难,不言不合就要开打。

    除了瑟瑟发抖的吕玲,这三人,竟是一个比一个急。

    若是这五指山盗寇,知道这三人的想法,不知会不会觉得自己下蒙汗药的套路,简直是滑稽至极。

    简直就是小鬼不识阎王。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