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恶临城 言桄

第三百八十三章 骊珠宝穴

    冯科长不紧不慢地讲着,但林瑛和小余早就急死了。

    虽然夏天日长,但折腾到现在也已经五点多钟了,再耽误一会儿天就慢慢黑了,那即使能下到墓里,也得挑灯夜战。

    何况大家到现在还没有正经吃饭,裴老板之前就饿得要订外卖,但娘娘庙穷乡僻壤,根本就没有送餐员。

    好在民警找到了娘娘庙的厨房,正在那里热火朝天地给这些人做吃的,所谓鸠占鹊巢也不过如此。

    小余跟冯科长之前费过口舌,但冯科长显然是个有原则的学究,他仍然拒绝支持警方开挖墓穴。

    小余一急之下,就想找裴老板商量,让他鼓动鼓动大家,早点儿下墓找人。

    谁知道裴老板原来是最急着下墓的人,但他现在更愿意听冯科长讲风水的故事。

    这也是暴发户老板的两大爱好,第一包二奶,第二算风水。

    冯科长根本不管警察们的反应,他指着周围的山川体形,向人们一一介绍。

    “你们看,这后面的山峰相连,看起来团团簇簇,其实它们一脉相承,可以看作一条盘旋的睡龙。而这后山顶上,怪石嶙峋,悬崖突出,形态就是龙角和龙头。

    “娘娘庙所在的地方,是个圆整凸起的小丘陵,周围光秃秃不长草木,这里是龙下巴底下的明珠。这片山谷远离村庄、农田,有股清幽之感,但又不显得阴郁,从感觉上来说,就像所谓的深渊之水。

    “不过,这些东西还是次要的,最为关键的地方是龙头两侧,你们看,东西都有两条绵延低展的天然土陇,有句话叫‘龙头易找,龙须难求’,这两条土陇恰似两根龙须。在真正懂风水的人眼里,这里简直就是千年宝地啊!”

    林瑛看看山,又看看底下的坑道问:“我听说,天下没有不被盗的墓穴。这里风水位置如此重要,那这座陵墓肯定已经遭过盗窃了吧?”

    小余也在旁边附和着:“对,既然已经被盗了,那不正好进行抢救性发掘吗?”

    冯科长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而且是榆木疙瘩做的拨浪鼓。

    “不行,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这个墓穴被盗。况且,这种骊珠穴很难被发现!”

    “你怎么这么有把握?”

    “骊珠穴的确是千年宝地,但这种墓穴有另一个说法,它属于上九之地。

    “《易经》里说,‘上九潜龙勿用’。探骊得珠的典故,你们都听说过吧?

    “这还是《庄子》里的一个故事,说是黄河边有个织苇席的人,他儿子有天潜入深渊,捡到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珠。

    “这个人说,如此珍贵的宝珠,必定是在九渊之下,而且有黑龙看管,你今天能捡到它,肯定是遇到黑龙在打瞌睡。如果黑龙醒过来,你连命都没了,怎么会得到珠子?

    “所以这个人叫人拿来锤子,把这颗宝珠砸了个稀巴烂。”

    “这傻货,干啥要砸烂呢?把珠子卖了就成了啊!就算黑龙醒过来寻找珠子,那最多也就找到买家,跟捡珠子的没关系嘛。”裴老板听不下去了,忍不住说到。

    冯科长看他一眼,说:“织苇席的人做得其实很对,这颗宝珠是儿子铤而走险得到的,如果卖了大价钱,就等于鼓励儿子这种冒险行径,那么他以后肯定忍不住再次冒险。把小概率、高风险的事件当做日常行为,早晚会把命搭进去。”

    裴老板吐吐舌头,没在说话。

    冯科长继续说:“骊珠穴也是如此,这种穴位讲究低调,讲究不为人知。否则万一惊扰了黑龙,那么无论是葬者还是盗墓贼都会有危险。

    “所以这里虽然是郡王的陵墓,但却不封不树,没有任何地面建筑,甚至连‘宝顶(坟头)’都没有,就是为了不惊扰黑龙。

    “这么低调的墓穴,水平低的盗墓贼根本无法发现,水平高的呢,又怕惹来杀身之祸不敢倒斗。

    “所以,骊珠穴只要葬好,真是能得千年安稳这也是我判断此墓没有被盗的原因。”

    冯科长一口气讲完,众人都面面相觑。

    其实有时候,公安人员办案,根本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容易。

    首先,牵涉的方方面面太多,有一个地方不到位,有一个部门不同意,就会引起一堆麻烦。

    其次,查案和办案都需要经费,刑警不像交警,没有罚款收入,所以基本全部靠财政拨款。

    而查起案件来,人吃马喂,有时候还要卧底出差,处处都要花钱,但预算却很难增加。所以硬生生搞得刑警部门都成了财务,恨不能一块钱掰成两瓣儿花。

    现在遇到脑袋一根筋的冯科长,就面临着第一个问题。

    如果没有古墓被盗的铁证,那就说明这个大墓还在密封状态,里面也不会有人躲藏,所以林瑛他们也没必要揭开石板,进入古墓。

    但林瑛却有足够的信心,她判断这些人肯定没有逃走,就在地下。因为周围的几条路都有监控,民警们排查了一整天,如果有可疑车辆,早就报告过来了。

    他们也不可能躲进山里,因为下午的时候,李部长已经带着民兵上山搜索了,据说根本没有搜到任何人员逃亡和经过的痕迹。

    何况庙里只有四个常驻人口,他们跟义工、民工不是同伙同派,凭他们四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控制九个义工和十六个民工。

    这些人同时消失,最大的可能就是遭遇了危险,然后不约而同跑进了一个可以避难的场所。

    从今天的经历来看,外部危险就是来自于无脸男,而避难的场所,应该就是承圣殿下面的古墓。

    上午宗所长他们在承圣殿里勘察,还遇到了几桩离奇事件,说不定承圣殿里就有不为人知的机关,而这些机关正好连着通往地下的密道。

    可是,究竟应该怎么说服这个冯科长,让他同意尽快下墓勘察呢?

    林瑛给局长连打了两个电话,但局长听完汇报后沉吟半晌,只是吐出几句话。

    “按规矩办吧,等其他路线彻底排查完再说。文物局的人讲得也没错,要是这些人都躲进地下,那邪关镇姓鲁的民警哪里去了?总不能连汽车都开到地下去了吧?”

    林瑛一时间哑口无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十恶临城》,微信关注“”,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