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恶临城 言桄

第六百二十九章 国际刑警

    十恶临城正文卷第六百二十九章国际刑警林瑛注视着我,她眼神中流露出来的神情,是极少对我显现出的那种威严。

    “你不用多管,这件事,我来办。”她简洁地说完就走。

    “她只是车祸后有点精神分裂……”我追上她,试图解释。

    林瑛猛地停住脚步,气势汹汹地看着我。

    “言桩,你真拿我当三岁小孩儿吗?!那请你解释一下,精神分裂的人能像无脸男似的跃上云霄吗?能让一个心脏破碎的人活蹦乱跳吗?”

    她转过身,快步离开。我愣在那里,一时间头脑嗡嗡,瞠目结舌。

    自己过于大意了!

    林瑛说得没错,我太小看她了一个年少有为的市刑警代队长,怎么会看不出身边人状态异常?

    她直接朝审讯室走去,我心头一凛,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要直接跟沈喻摊牌?

    还没等我追上阻止她,审讯室的门吱扭一声就开了,沈喻正好走出来,跟林瑛撞个对脸。我额头上的汗哗地就流了下来。

    我真怕林瑛突然掏出一副手铐,咔嚓一声就把沈喻给锁了。

    结果林瑛像变戏法儿似的一伸手,马上就从沈喻背着的手里揪出一副手铐来。

    “沈老师,刑警有规定,审问嫌疑犯的时候,至少要两个人在场。如今是特殊情况,所以才让您一个人审讯,不过,我倒想问问,您怎么把聂晴的刑具给开了呢?”

    我此时已经跑到近前,正要给沈喻递眼色,不料她却咯咯一笑,拿出一个证件递给林瑛说:“这是聂晴给我的东西,你看看这是什么?”

    林瑛接过来一看,不禁脸色大变。

    “国际刑警组织?她是国际刑警组织的人?”

    “应该是吧,我刚给里昂打电话询问过,那里承认了她的身份这是他们发来的邮件,你们最好再官方验证一下。”

    林瑛急忙叫来小余,把证件和邮件发过去,让她赶紧再去跟ICPO的中国国家中心局核实人员信息。

    “她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自己是ICPO特别行动小组成员,任务就是打入莫罗教内部,摸清这些人的意图和目的她用手机转给我一份加密文档,也可以查一下真伪。”

    林瑛愣在那里。

    “所以,你就把手铐帮她卸了?”

    沈喻一笑:“是她自己打开的,她随身就带着开手铐的工具她说自己只是不愿意跑,要跑早就跑了。”

    林瑛冷笑一声。

    “就算是ICPO的工作人员在我国境内犯法,也一样要受到中国法律的制裁把她继续关起来,直到弄清楚身份为止!”

    这句话话中有话,沈喻可能还不清楚,但我已经听出了林瑛的弦外之音无论是谁,无论你是不是警察自己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我心里不禁捏了把汗,最近林瑛的压力太大了,重压之下的她难免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举动来,比如急于求成,直接把所有值得怀疑的人抓起来审讯……

    但她的表现显然出乎我的意料,她笑呵呵地对着沈喻说:“沈老师,真是辛苦您了。局里还要开个会,最近您两位也过于劳累,现在已经深更半夜,要不回家先休息一下,天亮等我的消息?”

    这话听起来没问题,但摆明了就是让我和沈喻权且回避的意思。

    沈喻何等聪明,她立刻就听出了弦外之音。她点点头,上前一步挽住我的胳膊说:“是啊,最近马不停蹄上天入地的,也该回家休整一下了。”

    我俩于是就坡下驴,向林瑛告辞。林瑛也不含糊,她非要叫人送我们不可,我费尽唇舌才推辞掉。结果刚一到家,沈喻就跑到窗户那里,指着大门那边说:“你看,咱门口多了两个斥候。”

    我凑过去一看,果然望见路灯下面有两个特别组的人在小区门口徘徊着不用说也知道,我们俩已经被特别监视了。

    “林瑛已经知道华鬘的事儿了吧?”沈喻问我。

    我只好如实告诉她,沈喻呵呵一笑,说:“等着看吧,咱们的林队长肯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人到了极限的时候,每每就是先拿自己人开刀。”

    “可她这转变也太突然了吧?”

    “事发突然,但酝酿已久。”沈喻伸伸懒腰,靠在沙发上面,朝我招招手说,“虽然现在咱俩都成了嫌疑人,还被看管了起来,但你可别忘了,今天上午还有科学会的芦桥公园大集会。咱们要想去参加的话,还得好好想个主意。”

    “这个放心,山人自有妙计。”我毫不谦虚地说,然后又问,“聂晴那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如何让她开口的?她那个人看上去简直就是滚刀肉,软硬都不吃。”

    沈喻半闭上眼睛,透过新换的玻璃,望着灯火阑珊的都市说:“因为我跟她做了信息交换。”

    “你们俩?什么信息?”

    “讲了不要怪我我把华鬘来到这世界上的事情告诉她了。”

    “什么?!!”我大吃一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连林瑛都不信任,怎么会信任一个野路子来的国际刑警?况且她跟无脸男关系那么密切,谁能保证她不是双面间谍?”

    沈喻盯着我,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她使劲朝我摆着手:“不不不,我笑的不是现在严峻的形势,我笑的是你的脑子。”

    “我的脑子?你在嘲讽我是个笨蛋吗?”我恼羞成怒地问。

    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站起身来,立在我的面前,就在我还没明白她的意思的时候,她忽然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我。

    我心头一动,也不由得把一切抛在脑后,紧紧将她柔软的身体拥在怀中。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诧异地问。

    她抬起头,在一个近似四十五度的角度望着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问这种问题?”

    “那……我应该问什么?”我其实明知道该怎么做,但毕竟二十多年没有碰过女生,尤其被心爱的女人一抱,我早就失去了一切的主动能力,别说做动作,现在就连想法都惊得飞到爪哇国去了。

    “你应该问在科学无法解释的情况下,我们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找到所有事物的因果关系。”她咯咯笑着,本来该谈情说爱的时候,没想到她依然满嘴都是案情分析。

    姑奶奶,你要分析案情就分析案情,抱我特么做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