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恶临城 言桄

尾声

    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年了。

    信息时代,新闻事件的热度总是骤然升起,然后又转瞬即逝。

    魏阳事件也是如此,它在网上被足足炒了半年,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解答,但大家都不知道事件的真相。

    沈喻曾经说过,按照测不准原理,真相是不可知的。

    即使当事人也是如此。

    因为一件事情发生时,周围的世界有着无数的细节。

    比如两人打斗,打得难解难分,捎带踩到了路边的草坪,有一百五十二株小草被殃及。

    这一百五十二株小草,别说围观者,打架的人都不会记得。

    不过,即使我们不知道所有的真相,但我们却能还原主要事件的原貌。

    这种原貌,就是解答。

    但解答并非终点,因为人还活着,事情还在继续,说一说几个人物后面的故事吧。

    沈喻和我都重归生活,她现在是我女朋友,我们俩讨论过五十六次结婚,但现在还没领证。因为她每次到了最后,总会纠结一件事。

    “你眼里的人是我,还是华鬘?”

    这是个两难问题如果我回答“是你”,她就立刻骂我薄情寡义;如果我回答是“华鬘”,那更不用说了,大嘴巴伺候都是轻的。

    我只好不作回答,但这样她就会批评我“老奸巨猾”。

    麻丹,千万别跟搞逻辑的女人谈恋爱。

    林瑛辞职了,她说自己还需要深造,她去了北京,现在在读研究生。听说老冯一直在追求她,她也从来不置可否。

    麻丹,都是跟沈喻学的。

    小余和施鲢的墓挨在一起,只要过节,我们都会去墓前拜祭。

    闻廷绪跟我绝交了,他卖了公司,去了杭州,开了一间培训学校,据说学校里最差的老师就是他满腹才华却不能表达,简直就是废物。

    堂兄带着小鑫、扛着红莲走了,他号称要隐居山林,但没过一年他就复出了。

    他拿着魏阳事件当摇钱树,隔段时间就跳出来爆料,爆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啥,后来基本上形成了条件反射,只要麦克风伸到下巴那里,顿时张嘴就来,胡说八道都不带喝水的。

    我曾经逼问过他小鑫的事儿, w他说那孩子抱着红莲进了地下,至于藏在哪里,打死他也不说我怀疑依照他的人品,把小鑫卖给人贩子都有可能。

    所以大家看吧,这个世界拯不拯救,都是一如既往、一成不变,哪里有什么圆满美好的大结局啊。

    其实大部分的人生,都是站在原地,就能一眼望到尽头的,只是你想不想去望,愿不愿意承认结果罢了。

    只是,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会偷偷想起华鬘来,也不知道她最后怎么样了,是回到了修罗界,还有永远湮灭在了高空之上?

    每每想到这里,我就会觉得心脏一阵阵剧痛。

    没错,这毕竟是被她捏碎过的心脏啊。

    不过,我有时也会觉得自己足够幸运,毕竟千百万亿劫里,我曾经与一个阿修罗短暂相遇,然后又永远离别。

    挺好,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