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老魔童

第350章 仇怨

    地狱的中心,是地狱城。

    而地狱城的中心,是被忘川河环绕的轮回广场。

    轮回广场的八十一座奈何桥,分别连接着八十一座小地狱,诸位狱王镇守各自的小地狱,不过也只有其中的二十二座小地狱有主,其他五十九座小地狱尚且处于无主状态,要么原本的狱王已经陨落,要么还没有狱王驻守。

    董家,作为十大天生勾魂使家族中的上四家之一,势力之强毋容置疑,单单狱王就有三位之多!

    而董家的老祖宗‘东帝’,虽然不是无敌存在,但论声势、威名丝毫不弱于那几位无敌存在。

    毕竟,公认的无敌存在,也就那么几位而已。

    ‘东帝’镇守的三生小地狱内。

    苦海中央那座小岛上的狱王殿之中,一个人影正坐在大殿正上方的王座上,他浑身被朦胧的淡淡金色光辉所笼罩,看不清面容,但散发的压迫感却是足以令大殿内的所有人都为之臣服。

    而王座之下,正跪伏着两个身影。

    一个是青衫剑客装扮的青年,另一个则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俊美男子。

    赫然是萧北羽和莫轻尘这两人。

    “萧北羽,解释吧。”

    那笼罩在金辉内的东帝俯瞰着下方的两人,恍若雷鸣般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昨日,本帝嘱咐你们了吧?让你们尽可能地邀请林雾来我麾下,而你是怎么做的?演戏失手,想让林雾被那火妖抓走吗?嗯?”

    他的声音中蕴含着一丝怒意,震得整个大殿都在微微颤抖,仿佛在瑟瑟发抖一般。

    萧北羽的额头顶着地面,慌忙说道:“东帝大人,我岂敢违背您的意愿?我之所以那么做,是为了您啊。”

    “为了我?”东帝淡漠道。

    萧北羽立刻说道:“东帝大人,您可知道那火妖为何没有试图越狱,而是去找那林雾吗?”

    他也不敢卖关子,继续说道:“因为那林雾的手上,有吕愁的灵魂!”

    “吕愁……”

    东帝轻声道:“你是说,千年前那个被火妖夺舍的使者‘吕愁’?万劫情皇麾下的使者?”

    “是她。”萧北羽连忙点头道:“当年,魔君尚未成为狱王的时候,千面小地狱还是无主的小地狱,吕愁进入其中的无底牢狱之后,被一个囚徒夺舍了,而且那囚徒很快就突破到了伪终极,连洛登拉姆也束手无策,那囚徒也就是如今的火妖,后来,魔君发现吕愁的灵魂从无底牢狱中出来了,就将其封印了起来。”

    “萧秦为什么要封印吕愁的灵魂?”东帝问道。

    萧北羽说道:“东帝大人,您知道当年魔君和情皇有过一段仇怨吗?”

    东帝问道:“仇怨?”

    萧北羽说道:“这就要说起魔君唯一的亲人了……大人,您应该知道,魔君与当年那十大天生勾魂使家族之一的吕家,有过血海深仇吧?”

    东帝淡淡道:“当然知道,那萧秦的父亲‘萧浮云’,实际上是当年吕家的嫡系子弟‘吕天河’。”

    “对,十大家族为了保持血脉的纯正,严禁与外人通婚,而吕天河虽然是勾魂使,但勾魂使其实也只是凡人而已,他对于家族安排的婚姻并不满意,厌恶自己那个毁了容的妻子,就化名‘萧浮云’在外偷腥。”

    萧北羽说道:“魔君的母亲‘秦若兮’是当年有名的美人,吕天河原本也只是想玩玩,但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会动了真情,就带着秦若汐远离家族的势力范围,隐姓埋名,还和秦若汐生下了魔君。”

    “但吕家身为十大家族之一,超乎凡人想象的手段不知凡几。”

    “所以,仅仅躲了数年时间,秦若汐才生下魔君没多久,吕家就找到了吕天河。”

    “当年的吕家,对于血脉最为看重,不允许血脉有丝毫的泄露,一旦发现后代与外人通婚,势必会斩草除根。”

    “吕天河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当初被发现之后,就立刻将当时还是婴儿的魔君,与家中佣人的女儿调换了一下,让魔君逃过了一劫。”

    “魔君孤身一人生活了十几年,长大成人之后,还是被吕家的人认了出来,被当场杀死。”

    说到这里,萧北羽露出一丝疑惑,说道:“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魔君的灵魂竟然逃了出来,还重新作为僵尸活了下来。”

    东帝若有所思,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萧北羽又说道:“后来,数百年过去,当年的吕天河早已化为一坯黄土,不过他在逃离家族之前,还有一个女儿‘吕九月’,则是变成了僵尸,一直在地狱城生活,而魔君已经登顶成了无敌存在,设计灭掉了吕家,并且收养了我和萧璇,让我和吕家的人通婚,夺走了吕家的天生勾魂使血脉,所以吕家才变成了萧家。”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冷汗直冒。

    据传,东帝的夫人就是吕家的人,当初伴随着吕家的灭亡,她也被萧秦灭杀了。

    所以,东帝对萧秦恨之入骨。

    东帝淡漠道:“你说的这些,与情皇又有何干?”

    萧北羽连说道:“东帝大人,既然您找到了‘吕九月’,那您应该知道,她是与魔君同父异母的姐姐,也是唯一与魔君有血脉联系的亲人。”

    东帝淡淡道:“当然知道,否则我也不会用四千年的极致阴气为代价,让你说出她的藏身之处了。”

    萧北羽干笑一声,继续说道:“当年,魔君虽然灭了吕家,但她也知道父亲没有错,错的是家族,所以放过了一部分人,其中吕九月,魔君很珍惜这个唯一的亲人,就特意请人消除了吕九月的记忆,不让她知道实情,吕九月与她的关系也很好,像是亲姐妹一样。”

    “但当年情皇出世,吕九月见到情皇之后,就和世间的大多数女子一样,一遇便误了终身,完全迷上了情皇,还求魔君帮她认识情皇。”

    “但魔君认为情皇不可能对任何女子动心,不仅没有答应吕九月,反而一直在阻止她。”

    “吕九月失望之下,就独自去找情皇,但当年的情皇如日中天,乃是地狱公认的最强狱王,而吕九月只是一个小小的黄泉路使者,情皇又岂会看上她?”

    萧北羽顿了顿,说道:“不过,东帝大人您也知道,情皇的大执念是与世间众生的情爱有关,生平最痛恨虚情假意之人,而且情皇也与吕家有旧,那‘吕愁’就是情皇的手下,所以情皇见到吕九月之后,发现吕九月的记忆被消除过,认为她的感情是建立在虚假的记忆上,就将她的记忆恢复了。”

    东帝饶有兴趣地轻轻叩了一下王座的扶手,忽然有些明白了。

    “而吕九月记忆恢复之后,发现魔君是她的灭族仇人,就自杀一般孤身闯进了一个小地狱的无底牢狱内,魔君派人进去,也只是找到了她的灵魂,不过吕九月对魔君的仇恨已经不可化解,魔君只好将吕九月送到了外界,让她安静生活,为了不让外人打扰她,只告诉了我和萧璇而已。”

    萧北羽说道:“正因如此,魔君才与情皇有仇怨,所以魔君发现吕愁的灵魂之后,并没有还给情皇,不过因为吕九月的缘故,也没有灭掉吕愁的灵魂,而是将她的灵魂封印起来,放在狱王宝库,等以后有机会再帮她找回身躯。”

    东帝轻轻颔首,终于明白了原委,随即沉吟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那吕愁的灵魂原本是放在狱王宝库?但是被林雾带了出来?”

    “是的,大人。”

    萧北羽点头道:“那狱王宝库,唯有魔君本人,或者拥有魔君的信物,才能进入其中,别说是我了,就算是魔君最信任的义女‘萧璇’也没有进入宝库的信物,而那林雾却能进得去,他与魔君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

    东帝沉默了一下,说道:“怪不得,心君和隐帝给了那般离谱的待遇,那林雾还是没有答应,反而加入了无人问津的千面小地狱……”

    “是啊。”萧北羽连连点头,说道:“大人,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属下认为那林雾不可能为大人效力,才想着为大人除掉林雾的。”

    东帝淡淡道:“这么说,林雾与萧秦在外界早就有过多次接触?”

    萧北羽小心翼翼地说道:“大人,要不我们带那林雾来您这里,您亲自问问?说不定他知道魔君的下落,相信以您的手段,他也不敢不说。”

    “我亲自问那林雾又有什么用?”东帝冷漠道:“那萧秦最擅长隐匿伪装,如今还断绝了因果,连寒蝉天机都找不到她,就算林雾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又如何找得到她?”

    萧北羽微微一怔,又说道:“那林雾与魔君的关系一定很好,否则魔君也不会这般信任他,如果用那林雾作为人质,说不定魔君就会现身呢?”

    “愚蠢!”

    东帝冷冷道:“如今的林雾,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媲美洛登拉姆的最强使者,各方狱王都在盯着他,我在私下里弄些小动作就罢了,敢这般明目张胆的针对他,那些狱王岂会不趁机找我的事情?”

    萧北羽愣了一下,忍不住说道:“东帝大人,那林雾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封公级,不及封王,又岂会被真正重视?”

    “你懂什么?”东帝瞥了他一眼,漠然道:“其他狱王也就罢了,那心君和隐帝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对那林雾重视无比,特别是隐帝,那老狐狸一向吝啬,就算是他亲儿子,也没有被他这么重视过!”

    “隐帝?”

    “心君?”

    萧北羽和莫轻尘忍不住暗惊。

    隐帝,是池家的老祖宗,在一千年多前还是那个时代的第一阎罗,成为无敌存在之后,更是将原本‘罗家’天生勾魂使的血脉变成了池家。

    而心君,更是上四家之中余家的老祖宗,镇守心之小地狱上千年,其大执念形成的灵魂合约遍布天下,同样是无敌存在,其实力之强,就连隐帝都隐隐逊色一筹!

    这样的两位无敌存在,居然对林雾重视无比?

    能够让东帝用‘重视无比’来形容,那恐怕是真的极其重视了。

    一时间,萧北羽和莫轻尘都有些懵了。

    林雾再强,也不过是一个封公级而已,怎么就能够让两位无敌存在重视无比了?

    “那林雾的身上,一定有什么大秘密,值得心君和隐帝重视的大秘密。”

    东帝轻轻说着,又瞥了一眼下方的萧北羽和莫轻尘,冷漠道:“不过,既然那林雾和萧秦的关系非同一般,那就注定是我的敌人,反正我也查不出那林雾有什么秘密,那就让他死吧,正好断了心君和隐帝的念想,倒也不错。”

    萧北羽不由得心中大喜。

    莫轻尘不由得说道:“东帝大人,可是,在这地狱城和小地狱之内,就算是您亲自出手,也杀不了他吧?”

    东帝淡然道:“本帝当然不可能亲自出手,否则被地狱之主知道了,也是不小的麻烦,隐帝和心君那边再施压的话,就更麻烦了。”

    “那……难道大人是让我们出手?”莫轻尘愕然道:“可是……那林雾拥有伪终极灵魂,如今就有第一阶梯的实力了,就算能把他引到地狱城之外,没有禁锢的地方,我们也杀不了他啊。”

    “真是愚蠢。”

    东帝厌恶地瞥了他一眼,冷漠道:“真不知道你这么多年活到哪里去了,除了用你那张脸骗骗女人之外,你还有别的优点吗?若非我女儿痴迷你,我真是不想招揽你这等草包,还浪费我那么多极致阴气。”

    莫轻尘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随即强笑道:“大人教训的是。”

    换了其他狱王这般侮辱他,他就算不敢当场翻脸,也绝对不会赔笑,但眼前这位东帝号称是诸位狱王中最富有的存在,曾经发现了一个混乱时期的古国宝藏。

    关键是,东帝的女儿,那位第四使者‘董胜男’极度迷恋他。

    虽然那董胜男的体型好似一座肉山,除了让人恶心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美感,但他还是忍耐了下来。

    在其他小地狱,想得到万年的极致阴气,那根本就是遥遥无期。

    而东帝却耐不住女儿的哀求,答应只要他愿意娶董胜男为妻,就用九千年的极致阴气作为嫁妆,给他冲击终极觉醒的机会。

    相比之下,终极觉醒给他的诱惑,还是压过了对董胜男的恶心。

    不过,东帝还要看情况考察他对董胜男是否真心。

    所以,每次董胜男找他亲热的时候,他都要佯装癖好特殊,强忍着这座肉山压在身上的恶心感,去极力迎合对方,事后再狠狠地洗干净。

    那等屈辱都忍受过了,更何况现在这点辱骂?

    “你们将来迟早是我三生小地狱的使者,所以不能通过你们的手来杀林雾。”

    东帝淡淡道:“当然,你们也没有杀那林雾的实力,所以……只能借刀杀人了。”

    “借刀杀人?”

    萧北羽和莫轻尘连忙洗耳恭听。

    东帝说道:“千面小地狱的无底牢狱中,不是有那火妖吗?那火妖想要吕愁的灵魂,恐怕是因为在吕愁身体的记忆碎片中发现了什么秘密,所以想要吞掉吕愁的灵魂,得到完整的记忆吧,你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萧北羽不由得说道:“东帝大人,可是那火妖也不是林雾的对手啊。”

    东帝瞥了他一眼,说道:“按照你们说的,林雾的完全觉醒还未达到极限,本身只是第二阶梯的实力,只是借助地狱意志的加持,再加上伪终极灵魂,不惧怕火妖的灵魂攻击,又克制对方,所以才能战胜那火妖。”

    “是。”莫轻尘连点头。

    “也就是说,那林雾本身并不是火妖的对手。”

    东帝淡然道:“如果没有地狱之力的加持,那林雾只是第二阶梯的实力,自然就敌不过那火妖了,到时候,只要你们不要阻拦,让那火妖将林雾抓到无底牢狱的九层之下,没有禁锢的影响,那火妖就能将其杀死了。”

    莫轻尘微微一怔,说道:“可是,除非林雾进入苦海之下,否则地狱意志怎么会不加持他?”

    “蠢。”

    东帝冷声道:“地狱意志,是优先选择弱者,同等基础的情况下,纯血僵尸的序列延后,多种王者天赋的纯血僵尸再延后,林雾虽然只是完全觉醒,但他不仅是纯血僵尸,还拥有三种王者天赋,地狱意志对他的加持序列,自然比你这个伪终极还要高。”

    “你们千面小地狱,如今是有十一位奈何桥使者,对吧?”

    东帝淡漠道:“地狱意志,最多加持十二名封公级强者,并且优先加持弱者,林雾在地狱意志看来,必然是你们当中的最高序列,一旦千面小地狱的封公级强者超过十二名,那么地狱意志优先放弃的,必然是林雾。”

    莫轻尘和萧北羽不由得眼睛一亮,完全明白东帝的方法了。

    地狱意志加持的人是有上限,最多只能加持十二名封公级强者,108名封侯级强者,以及3000名封伯级强者。

    小地狱内的封公级强者一旦超过十二名,那地狱意志就会优先加持其中排名最弱的十二名。

    这是一种平衡。

    犹如木桶原理一样,优先弥补弱点,防止被囚徒找到突破口。

    “林雾失去地狱意志的加持后,他就只有第二阶梯的实力,又没有你们的帮忙,那么他必然不是火妖的对手,一旦被火妖抓到无底牢狱内,就必死无疑。”

    东帝说着,思忖了半晌,又说道:“不过,既然那火妖不是林雾的对手,也不知道我们的计划,恐怕短时间内也不会尝试越狱了,时间一旦长了,那林雾说不定就能得到足够的极致阴气,一旦让他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他本身就有第一阶梯的实力之后,那就麻烦了……”

    这时,萧北羽不由得开口道:“东帝大人,那林雾拥有魔君的宝库信物,魔君的宝库内还有至少上千年的极阴宝物,他恐怕已经得到足够的极致阴气了。”

    东帝不由得微微皱眉道:“那就必须抓紧了,纯血僵尸吸收极致阴气,恐怕三五天的时间,就能达到极限了。”

    “既然如此,那就在今晚除掉林雾吧。”

    东帝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必须将这个消息告诉火妖,她才会配合计划,在今晚就出现……这样,我让胜男陪你们回千面小地狱,去找那火妖,她也是第一阶梯的实力,又擅长保命,那火妖拿她也没办法,足以将消息传递给那火妖了。”

    “是。”萧北羽和莫轻尘立刻应道。

    东帝冷漠道:“那林雾恐怕就是萧秦派来打探情况的吧,虽然我不知道她在躲什么,但她连因果都要断绝,不用想也知道,她不是在躲我东方的生死簿,就是西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过即便她躲得了因果……也躲不了自己。”

    “萧秦……你死定了。”

    他孤独地坐在王座上,右手轻轻抚着王座旁边的那颗宝石,轻声道:“夫人……很快,我就会为你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