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兵者 七品

400 我的家庭跟你不一样

    葛震走过去,走到霍鹰扬面前,狠狠的盯着对方。

    霍鹰扬没有回避,迎着他的目光,跟其对视,瞳孔中散发出一抹鹰一样的桀骜,充斥着冷厉。

    “呼……”

    重重吐一口气,葛震冲对方伸出右手。

    霍鹰扬猛地扭头要躲开,但在看到眼前的男人凶狠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之后,下意识的没有避。

    “你怎么这么倔呢?”葛震用充满心疼的责怪斥道:“把事跟我说了不就行了?你说你这个小女孩怎么就能跟一头犟驴似的?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一声还不行?我是那种人吗?”

    他算是明白过来了,霍鹰扬找他的目的就是要避开这一劫,等她在葛震身边的时候,怕是谁也做不了什么。

    但同时拥有桀骜与骄傲的她不肯说,在葛震让她滚蛋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离开。

    这,就是霍鹰扬,她的这个名字就已经决定其性如鹰扬万米,绝不低头。

    “行了,一切都没事了。”葛震咧嘴笑笑道:“我从来没怪过你,那只是一个意外。别人不清楚,我们这些懂得战斗的人清楚,那只是意外,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

    霍鹰扬眼中的桀骜与冷厉变淡了,眼睛里浮现出一抹压抑住的委屈。

    她不是故意的,那是她的正常反应,她也不想戳废葛震的眼睛,当已经成为事实之后,很后悔很后悔,后悔到要去弥补,要去做葛震的眼睛。

    说真的,霍鹰扬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葛震,毕竟这个男人给她带来无尽的屈辱。

    “啪!”

    突然,葛震一拳砸在旁边的黑色尖兵脸上。

    “噗!”

    这名黑色尖兵口吐血水,面部肌肉因为遭到击打呈现出短暂的变形,整个人朝一边飞去。

    “啪!”

    葛震反手一肘砸在另一名黑色尖兵胸口。

    “嘭!”

    黑色尖兵如同枯木桩一样应声倒地,身体在落地的那一瞬呈现出佝偻,张嘴喷出鲜血。

    “噗!”

    突然攻击,没有任何征兆,葛震的一张脸黑沉入墨,右眼中散发着浓浓的嗜血杀气。

    旁边几名黑色尖兵没有任何犹豫,马上攻向他,拳如闪电,腿如暴风。

    “啪!啪!啪!啪!……”

    拳脚与身体接触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些黑色尖兵的反应快的无以复加,招招致命,可问题是所有的攻击都没有对葛震造成任何伤害。

    防御!防御!!防御!!!

    在几个人的围攻下,葛震呈现出完美的绝对防御,变成一个铁桶,点滴不漏。

    “嘭!”

    “啊!”

    一声惨叫,围攻他的一名黑色尖兵向后倒飞出去,重重砸倒在地,捂着胸口来回翻滚,嘴巴向外流淌鲜血。

    这是绝对防御下的攻击,论近身战斗,葛震谁都不鸟。

    “嘭!嘭!嘭!”

    转眼间,围攻他的黑色尖兵全部被撂倒在地,全部口吐鲜血,躺在地上抽搐不已,彻底失去战斗力。

    看到这突然的一幕,军官的瞳孔狠狠收缩,火速拔出手枪。

    “唰!”

    一把小巧的手术刀飞来,撞在他的手枪上。

    “铿!”

    手枪被击落。

    “吼!”

    葛震冲到对方面前,恍若雄狮一样对其发出吼声,一把揪住军官的衣领。

    “敢打老子的人,我就得让你们十倍百倍偿还!现在我给你一个打电话叫人的机会,最好给我把整个黑色尖兵拉过来,让我消了这口气再说”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军官怒道,丝毫不惧。

    “当然知道,跟你们黑色尖兵宣战而已。”葛震一脸不屑道:“你们不是谁都敢抓谁都能审讯吗?我把你们黑色尖兵的人全都废掉,我看你们怎么审讯。我葛震一直以来都很懂得进退,但不代表我得被欺负。别说你们黑色尖兵了,就算把特甲类部队拉过来,老子也照样为所欲为!”

    他压根就不鸟黑色尖兵,甚至说连特甲类部队也不鸟,这个家伙平时真的不惹事,可真要惹气事,天王老子他也不管。

    在国内,没有他不敢打的人,没有他不敢招惹的事,正如他所说,懂得进退不代表得受欺负。

    “记住我的名字兵者葛震。”

    “什么?你是兵者葛震?!”军官瞪着他,指着霍鹰扬叫道:“被她戳瞎一只眼的唯一兵者?”

    “没错,是我。”葛震扬扬头:“你们把霍鹰扬打成那样,我没有杀你们已经是看在大家都穿军装的份上了。这件事不需要审讯,不需要调查,我说没事就没事。如果不服,带着你们的所有人马,拉上特甲类部队的龙巢来咬我。”

    “葛震,不是他们打的我。”霍鹰扬大声说道:“你快住手,别发疯。”

    “不是吗?”葛震转头问道。

    “不是,不是他们。”霍鹰扬解释道:“真不是他们,我没骗你。”

    “不是也不行,老子现在把人都打了,这个梁子结下了。”葛震嚣张道:“带着你的人滚蛋,还是那句话,不服就来咬我,我葛震在兵者驻地恭候。”

    军官怒不可遏,眼睛里燃烧着火焰,但最终压住,扶起自己的人上车离去。

    没法抓去审讯了,兵者葛震都来了,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正主都出来保了。

    再说了,他们打不过葛震,今天想把人带走压根不可能。

    “葛震,你要为今天做的事负责。”军官狠狠扔下这句话,开车离去。

    葛震笑了,他倒希望这些家伙带着人找上门,那样就可以在国内证明自己一个眼睛依旧可以战群雄。

    “葛震,你到底想怎样?”霍鹰扬质问。

    “我想怎么样?我问你想怎样才对!”葛震瞪着她叫道:“你把我的眼睛戳废了,现在还来质问我?我当然知道不是他们打的你,可我一口气憋在心里不舒服,总不能打你解气吧?霍鹰扬,你犟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至于犟成这样吧?都找到我了,跟我说一嘴不就没事了吗?要是老子不跟来,你这辈就完了!你知道谁想搞你吗?是我妈!我要不护着你,我妈玩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懂吗?”

    这是胡清澜给他儿子讨说法,否则不会本来没事变成有事,葛震是她的命根子,现在眼睛都废了一个,绝对会弄死作俑者。

    “咯咯咯……”

    霍鹰扬突然笑了,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张扬着她从未有过的明媚烂漫。

    但这只是一瞬,稍纵即逝。

    “是我妈打的我。”霍鹰扬收起笑容,自嘲的说道:“否则又有谁能把我吊起来用鞭子抽呢?葛震,我的家庭跟你不一样……”

    她妈打的?吊起来用鞭子抽的?

    葛震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世界上没有哪个母亲会这样毒打自己的女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