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昨夜大雨

第893章:听君之名纷纷来投

    吕雉坐在江浩怀里,两人相对拥抱,江浩温柔的轻抚着女人光洁的后背。

    “郎君,雉儿发现你好坏!”吕雉微微喘息着说道。

    江浩轻笑着问道:“以前不都说江大哥最好的吗,怎么现在又坏了。”

    “雉儿就要被你捉弄死了!”

    “这是为了练功,等他日你修炼有成时,就知道感谢我了。”江浩道。

    “雉儿还发现你是个心狠的人儿。”吕雉忽然道。

    江浩一愣,“我心狠,从哪里看出来的。”

    吕雉道:“路上你教导雉儿时,曾经说过一句话,“静则含威不露,动则雷霆万钧,立则蓄势欲发,卧则雄风犹存”。

    雉儿如今这般模样,任君采撷,一般男人哪个把控得住,早就为所欲为了,可郎君却心不动意不动,一般人谁能做到,把心性控制到这种程度,雉儿都不知道您的心有多狠!”

    有吗?

    江浩自己都没觉得,他只是想着看看能否激发出吕雉的潜能,让她自己修炼出灵力,好试验一下在那种程度下的双修会是什么效果。

    “我不是说了只给你一月时间吗,雉儿如此美,江大哥也快把控不住了。”江浩道。

    “一个月,一般人只怕一天,一个时辰,一炷香,一盏茶,一个呼吸都忍不住吧。”吕雉道。

    江浩轻轻一笑,“或许是我经历的事情太多吧,有时候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吕雉非常好奇,“郎君之前不是在山中修炼吗,又经历了什么?”

    江浩心说,我经历的可多了。

    之前经历的那些世界,哪一个不是刀光剑影腥风血雨的,想到这里,江浩忽然想到了刘邦,刘邦是个泼皮混混,自己在其他几个世界做混混头,这里面是不是有联系呢。

    江浩忽然抬手,在吕雉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稍微用了些力,疼得吕雉啊呀轻叫一声,“郎君,干嘛打人家。”

    “给你个教训,哪来那么多胡思乱想的心思,今后好好修炼,好好学习,我希望你今后做一个能帮我的贤内助,而不是妒心婆、猜疑鬼,明白吗?”

    听江浩说让自己做贤内助,吕雉心里感觉那个甜啊。

    “哦雉儿明白。”

    “现在我给你输入灵力,帮你引导,安下心思修炼。”江浩道。

    “是,郎君。”

    江浩把手放在吕雉胸口,输入一股灵力,吕雉赶紧把心念放在钻进自己身体的这道灵气上,跟着一起在全身经脉穴道运转起来。

    主人在修炼,杂事自然由仆人来做,季布让鲁信先看着马,他则自己出了客栈,去城东寻找自己的朋友。

    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里面一阵嘈杂声,季布笑笑直接推门进去,屋内所有人都是一愣,全部转头看过来,当看到是季布后,屋内的十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

    “哎呀,是季布大哥,已经有年余没有见你,真是想死兄弟了。”一个汉子站起来高兴说道。

    “哥哥找你们有事。”季布说道。

    木桌上放着几个陶盆,盆里是煮好的羊肉,季布不客气的坐下,拿起一块羊排肉就啃,吃了两口,端起旁边不知道是谁的碗,咕咚咕咚一口气把碗里的酒水喝干。

    放下碗,季布道:“我手里有15匹健马,今晚就要全部换钱,你们可吃的下。”

    屋里的人一听,第一个汉子立刻说道,“15匹马自然能吃下,只是季布大哥何时做起贩马生意来了,怎么提前也不和兄弟们说一声,兄弟们做这一行日久,也好有个照应。”

    季布又啃了几块肉,感觉肚子有了打底的,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什么贩马,也不瞒你们,这是马匹是我杀了黑鸦山的盗匪得来的,你们现在还敢收吗?”

    屋里众人大惊,“季布大哥,您真的去和那些盗匪厮杀了,还杀了这么多人?”

    “十几匹马,总要杀了十几个人吧,我的乖乖,黑鸦山的那些盗匪可都不是什么善与之辈!”

    季布又灌了一碗酒,吧酒碗重重放在木桌上,说道:“这次老子差一点就栽了,被他们砍了几剑,还被一箭射穿了肩膀,被十几个盗匪追杀了一夜啊,

    还好遇到了我家公子,哦,就是我刚认的主人,要不是主人我哪还有机会坐在这里喝酒,至于黑鸦山的盗匪,已经全交代了,就连他们的头目都被公子一箭射穿,你们根本想象不到,那一箭足足有两三百步。”

    众人听的好奇,有人赶紧催促:“季布大哥是遇到哪家公子?给兄弟们详细讲讲,莫要漏了细节。”

    季布呵呵一笑,“哪家公子,说出来怕要吓到你们,你们常在街面跑,救命天君都听说过吧。”

    “救命天君,就是那个治疗此次瘟疫,会请仙画符的救命天君?”有一个人惊讶说道,说着还从自己钱袋子里掏出一张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平安符。

    “你怎么会有这个?”季布好奇问道。

    “前些日子我贩马路过泗水郡,那边有人在宣扬救命天君的事迹,我从一人手中高价买到的。”这人说道。

    季布自傲一笑,“我现在跟的主人就是救命天君江浩公子。”

    众人齐齐惊讶,“那可是神仙中人啊!”

    季布扒开衣服,露出胸口,现在上面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痕,长约一尺,又露出肩头,季布拍了拍说道:“这道剑伤一尺长,我肩头中箭直接被卡在骨头里,主人用了灵符,只是几个呼吸间就痊愈了,你们可曾见过如此神奇之事。”

    这些马贩子一个个瞪大眼睛。

    对季布的说法他们很难相信,可是季布平时为人豁达信诺,从不说夸大之语。

    “难道传言是真的,真有那么神奇的灵符?”有人问道。

    季布收拢衣服,又喝了一碗酒,呵呵笑道,“自然是真的,从今往后某就跟着公子了,好了,不和你们多说,我要金币,快快去准备,莫要弄一堆铜钱来,我可扛不动。”

    秦统一中国后也统一了货币,就有了金币,单位叫“镒”,人们一般称之为金,铜币叫钱。

    众人跟着一起来到客栈,看过马匹后给了合适的价格,这些人都是贩马的,大概有十一二个人一分就消化了,季布得到了一包金币,沉甸甸很是坠手。

    要分别时,那些马贩子忽然说道:“季布大哥,你看我们可以跟着救命天君江浩公子吗?”

    季布一愣,“你们跟着公子,做什么,公子有不缺马。”

    “跟着如此神人,日后我们或许也能跟着出人头地也说不定,您给说说。”为首的汉子说道。

    季布想了想,说道:“明早你们在外等候,我和公子说说,收不收你们自然由公子做主。”

    几人大喜,一个个给季布躬身行礼,“谢谢季布大哥,我们明天一早就过来在外面等着。”

    翌日,

    吕雉早起穿好衣服,出去打了水来,这才叫江浩起身,伺候穿衣洗脸,江浩站在那里什么也不用动,洗脸都是吕雉拿着布巾细心擦拭。

    下楼吃早饭,季布和鲁信已经在楼下等待,见江浩下来立刻站起来行礼。

    吃饭时,季布瞅了一眼客栈外面站在属下的十几个马贩子,来到江浩跟前,“公子,布有事和您禀报。”

    “卖马的事情?”

    “是,昨晚马匹已经卖出去了,剩下三匹自用,卖马的钱在这里。”季布说着把钱袋放在桌上,江浩拿起来掂量一下,“做的非常好,雉儿,这些钱就交给你掌管吧。”说着把钱袋递给吕雉。

    交完钱季布并没走,说道:“公子,布还有一事。”

    “哦,还有什么事?”

    “昨晚我和我的那些贩马的朋友说了您的事情,他们都想着跟您,我说这事需要您做主,他们如今就等在店外,不知道您还要不要护卫仆人?”季布问道。

    江浩扫眼看向外面,那些人一个个穿着短衫,却都是二三十岁的壮汉,马贩子在这个时代一般也不会是普通人,因为他们要经常应对劫匪,所以个个都有武力。

    江浩想了想,说道:“一会儿吃完饭我去见他们。”

    季布心里一喜,看来这事有希望了。

    吃过早饭,江浩带着季布、鲁信来到店外,那群马贩子一看中间的英俊年轻人,立刻知道这位就是传闻中的‘救命天君’江浩了,十几个人立刻一起行礼。

    “我等见过江浩公子!”

    江浩扫过这些人,含笑说道:“你们为何想要跟我?”

    这些人对视几眼,其中一个打头的汉子说道:“公子,世道艰难,我们虽然挂在官府名下贩马,可也只是糊口营生,恐怕一辈子也没有出息,我们知道您是救命天君,身有仙术,跟着您或可有一个前程。”

    这绝对是大实话。

    很多人说‘希望’激人奋进,可江浩知道,往往最初的原因只是因为‘利益’。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简单而直白。

    “你们都叫什么?”江浩问道。

    众人立刻报名,

    “公子,某叫梁冀。”

    “我叫高娄。”

    “某叫李拥。”

    众人各自报上名字,江浩都记下了,点点头说道,“这样吧,我现在有鲁信和季布做护卫足以,你们不必跟在身边,我给你们写一个条子,你们去联络泗水郡沛县萧何,看他有何安排。”

    有人主动来拜,这绝对是好事,在古代只有非常有名望的人才有这等待遇,江浩第一次碰到,怎么也不能放过啊。

    再说道观想要发展,也需要大量人手和教徒,有这些人在,在这颍川开一个分堂或许都可以了。

    这些马贩子一听,脸上露出喜色,一个个再次躬身行礼。

    江浩又叮嘱几句,一行人再次上路,这些马贩子骑马送出十几里才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