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昨夜大雨

第1649章:金鳞岂是盆中物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正文卷第1649章:金鳞岂是盆中物回到书院,今日没有学生显得很是安静,有几位老师,每人分到一间屋子,就像现代的单身宿舍,也就十几平米,摆设很是简陋,一张木板床,窗口一个书桌,上面摆着笔墨砚烛台等物,除此再无其他。

    从空间拿出鱼胶药材等物,手掌张开,药物被托在半空,灵力运转下,药材逐渐融化,江浩用上炼丹手法,空手熬制这些药材,很快手中多了一团乳白色的胶状物。

    控物术。

    胶团分成三块,其余两块收入空间,手中余留一团。

    这一团足以做一个面具了。

    要做成什么样貌呢?

    江浩想了想,心中很快有了主意,意念控制下,那团乳胶很快变成一张面具,然后敷在江浩脸上,江浩拿起铜镜照了照,里面出现一副盛世俊颜。

    江浩又一挥手,纯钧剑飞出,镜子里的人露出一个轻笑,“多情剑客无情剑。”

    回头看看房间,虽然江浩已经过了物欲阶段,简陋他不在乎,可这里是集体宿舍,他今后行事会多有不便,需要有一个宅子才好。

    需要钱啊。

    江浩会点石成金术,不过那个法术说白了就是幻术,骗人的障眼法,真要改变分子结构,让石头变成金子,恐怕要真正的仙人才能做到,而且太过得不偿失,仙力换金子,脑子有病。

    至于用骗人的障眼法,江浩现在不屑为之,除非用来惩治坏人,坑好人会损功德的。

    商业赚钱?

    一时半会儿做不到。

    此时江浩站在床边,窗外是杭州城内河道,不时有一条条乌篷船划过,看到河与船,江浩顿时有了主意。

    河道有沉船,其中必有金银,自己可以打捞,对了,河里还有珍珠,现在这个年代珍珠还是非常值钱的,也可以捞一些换钱。

    外面的小河道,太小。

    钱塘县紧挨着钱塘江,那里水大浪急沉船更多,所以他决定去钱塘江搜寻一番。

    此时时间还早,书院连个人都没有,闲来无事江浩准备现在就去,他也不着急,一路闲逛着来到江边。

    此时已经夕阳西斜,红红的太阳照在广阔的江面,显出粼粼金光,江浩准备寻个地方脱衣下河,他不会避水法术,下水就会湿身,这身衣服是刚换的新衣服,弄湿弄脏了很麻烦。

    又往前走了一段,忽然看到河堤边围着一群人,正在围观什么,江浩一开始没有在意,准备走过去,可就在路过时,他忽然间感觉到一股淡淡妖气,从那群围观者中间散发出来,虽然很淡很隐蔽,但因为离得近,江浩还是感受到了,他想了想走了过去。

    那群人中间围着一个渔夫,渔夫面前摆着一个木盆,木盆中有一条肥大的金色鲤鱼正在慢慢游动,不时张口吐水。

    那渔夫笑着吹嘘道:“我原本已经准备收网,忽然看到水下一阵浑浊,凭借我多年打鱼的经验,知道肯定有大货,随即一网撒出去,拽起来时那个沉啊,然后就打上来这个大家伙。”

    “你们看,这鲤鱼浑身的鳞片全都是金色的,鱼鳍尾巴也都是金色,以前我从未打到过如此金鲤,绝对是珍奇之物啊。”

    这时有围观的人问道:“你准备卖多少钱啊?”

    那渔夫咂咂嘴,“这条鱼差不多有十八斤,浑身金鳞极其少见难得,如果送给当官者,或者摆寿时端上来,绝对的大大有面子,所以这条鱼我准备卖2两银子。”

    听渔夫说要二两银子,周围很多人吸了一口凉气。

    “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一条鱼要二两银子,二两银子都能换两石米了。”

    “从没见过这么贵的鱼,大鱼也长见,就算有十七八斤,最多也不过一百多文而已,你这多要了20倍。”

    “太贵了,肯定不会有人买。”

    到了近前江浩看的更加真切,他已经看出,盆中这条金色鲤鱼来历不凡,身上散发出淡淡妖气和灵气,说明这条鱼绝对已经成妖,而且体内蕴含内丹。

    这是一条结了内丹的鱼妖。

    妖怪修炼,会一直修炼内丹,所以眼前这只妖,最少也有筑基期修为,甚至可能是金丹大妖,甚至更强。

    如今却被一个凡人打上来,为何会落到如此下场,江浩想到了一个可能。

    渡劫。

    道家有三灾九难十劫之说,妖精尤甚,虽然不知道白蛇世界规则如何,不过总也逃不过大道规定。

    当年孙悟空学艺时,菩提祖师要教他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变,就是为了躲避这三灾九难十劫之用。

    猴子‘愿多里捞摸’,选了七十二变。

    三灾为天灾、地劫、人祸。

    天灾就是雷灾、风灾、火灾等,其中雷劫最多,地劫就是法力消失,被天地之力囚禁,变成最原始状态,在此期间凶险异常,可能遭受劫难。人祸更好解释,就是被人嚯嚯了。

    比如现在,眼前这条金鲤就是在经历地劫,接下来,如果被人拿去炖了,那就是人祸。

    至于九难是修道路上的九道难关,比如衣食逼迫,尊长邀拦,恩爱牵缠,名利萦绊,灾祸横生,盲师约束,妄指傍门,志意懈怠,岁月蹉跎等,一共九种。

    十劫为十种劫数,如心魔劫、刀兵劫,生死劫,情劫。

    想到情劫,江浩忽然想到一首歌。

    “人生有许多难关要过,自古是情关最让人难受,也许我命中注定情海中颠簸。为你我付出这么的多,却让我痛到有苦不能说,因为我爱你就像那飞蛾扑向火。”

    其实想想,白蛇遇到许仙,或许就是在经历最难过的情劫。

    这些劫难凶险异常,所以很多妖精在渡劫时,就找福运加身或神灵附体的贵人托庇,期望能够帮助自己渡过难关。

    此时金鲤就是一条普通的鲤鱼,没有一丝法力,用不出任何能力,可他的灵智仍在,心中无比焦急,却只能任人宰割,心中只剩祈求,希望有人能够来救他。

    那渔夫看时间不早,说道:“既然你们不买,那我赶紧去城里,赶在晚饭前,或许在饭馆还能卖个好价钱。”

    就在这时,江浩开口了,“你说你这鱼卖多少?”

    渔夫抬头看是一个书生,立刻道:“二两银子。”

    “不能少了?”

    渔夫一看有戏,立刻道:“金鳞鲤鱼世间罕有,二两银子一点不贵。”

    “好,二两我要了。”江浩也不愿与他废话,拿出姐姐许娇容刚给的二两银子。

    那渔夫大喜,就在要伸手接银子时,远处一个声音响起,“且慢,那鱼我要了。”

    话音落间,一个黑壮汉子带着两个黑脸汉子大步走到近前,大声对渔夫道,“宋老五,这鱼我要了,过两天太爷过寿,养两天正好送过去祝寿用。”

    渔夫宋老五嘴角抽了抽,哈腰道:“魁爷,这位书生已经二两银子买下了。”

    这魁爷是钱塘县的黑帮恶霸,如果这鱼被他拿了去,那可一分也收不到,这趟算是白打了。

    黑壮汉子看向江浩,眼神中带着轻蔑,根本不理江浩,“来人,把鱼抬走,宋老五,魁爷过寿也算你一份。”

    一句话这鱼就没了,看着江浩手里的银子,渔夫心里滴血,却不敢有任何反驳。

    江浩心说,或许这就是金鲤的人祸劫到了。

    对方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一般人还真顶不住。

    江浩动了。

    把手里的银子直接甩给渔夫,渔夫慌忙接住,江浩轻声道:“银子给你了,交易达成,现在这鱼归我了,这里没你的事情,拿钱走人。”

    渔夫看了一眼江浩,心说看来这书生也不是普通人啊,他可不敢夹在中间,连忙抄起渔具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其他原本看热闹的人,也都躲得远远的,以免惹祸上身。

    黑壮汉子冷眼看向江浩,冷声道,“这位朋友,是哪条道上,这是给魁爷的寿礼,莫非不给魁爷面子。”

    魁你爹啊魁。

    江浩弯腰托起硕大的木盆就走,那黑壮汉心中大怒,平日横行乡里,没想到今日被一个书生无视了。

    管你是不是读书人,读书人也照打。

    “给我拦住他,把鱼抢回来。”黑壮汉子大声吩咐两个爪牙。

    那两个泼皮向着江浩冲去,江浩脚往地上一踢,地上顿时有几块土坷垃飞起,啪啪啪打在两个泼皮和黑壮汉子身上,三人立刻不能动了。

    简单的点穴手法,对付凡人却很管用。

    三个泼皮被定在原地,心中大惊,知道今天遇到了高人,江浩没再理他们,托着鱼盆离开,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那人不想要自己等人性命。

    不过被定在这里动也不能动,江风呼呼的吹着,这滋味也不好受啊。

    谁来救救咱们。

    江浩托着鱼盆,很快来到极远处的钱塘江边,这里已经是荒野,人迹罕至,江浩把木盆放下,有看了看木盆里的金鲤,笑着道:“都说‘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你到好,金鳞成了盆中物,差点变做锅中鱼。”

    “好了,今日放了你,希望你能渡过此劫。”说完抱起金鲤,远远丢入河中。

    扑通一下,金鲤没入水中,没溅起一点浪花。

    江浩刚准备离开,忽然感觉河水中灵气汹涌鼓荡,随后浪花翻滚起来,天上涌出如烟黑云,遮盖方圆几十里,狂风怒号江水翻涌,江浩也不惊惧,微微眯眼看着水中。

    “昂~!”

    忽然一道巨大的身影从河中窜出,鹿角、蛇身、蜥腿、鹰爪、蛇尾、金鳞,分明就是一条金龙,这条金龙长约七八丈,直飞天际,在乌云中来回穿梭几次,最后向着下方飞来。

    在接近地面时猛一个翻身,周身云雾水汽遮掩,落到地面时却已经变成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人方鼻阔口,长相坚毅,一身金纹长袍,快步走到近前,对着江浩深深躬身一礼。

    “得君封正,今日正式化龙,谢恩公渡劫救命大恩,李麟见过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