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拜师九叔 西瓜有皮不好吃

第七百五十九章:心绪不宁

    刹那之间,月华失色,气流震荡,一道流光,似自九天而来,凝星月之光,由天而落,向着濼压下。

    似虚空都在一瞬间炸开,流光从天而降,一开始因为距离太远,看的不是很真切,待流光落下靠近,才让人看着真切,却是一根巨大的由无数光芒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指,大如山岳,碾压而下,所过之处,气流道道炸开,在空中形成肉眼可见的气浪,似空间都要破碎般。

    轰隆隆!

    山崩地裂般的轰隆之音响起。

    濼脚下,周围地面直接崩裂塌陷,手指还没有完全落下,地面就已经有些承受不住。

    山丘之上,濼也是在这个时候有所动作,眼睛猛地一台,看向头顶上落下来的巨大手指,紫瞳中紫光绽放。

    唰!!

    下一刻,两道肉眼可见的紫色光芒从濼眼中飞出,如流光般射向头顶上落下来的巨大手指。

    轰!

    下一刻,巨大的光芒炸开,如同天穹崩裂一般,紫色的光芒与巨大的手指碰撞在一起,轰然炸开。

    “如果你只有这点实力,想要对付我,可还不够。”

    一击抵挡住府君的攻击,濼嘴角微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府君,淡淡道,显得从容自若。

    地面上,府君也是目光看着濼,开口道。

    “果然,主动在这里等我,你心中已经有了底气和把握。”

    说完,府君又收回右手,没有再出手,因为刚刚那一击,已经让他知道,濼的实力已经不见得弱于他,继续出手,生死相搏的话,他未必能讨到好,刚刚那一击,他心中的本意其实也就是试探,试探濼的实力。

    濼闻言则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她敢在这里主动等府君,自然也是有足够的把握才这般,不过她也没有动手,府君忌惮她的实力没有再出手,但是同样的,她现在虽然突破达到了蜕凡第三境,但是也只是刚刚突破不久,真要对付眼前的府君,却也不见得能讨到好。

    “如此看来,今天想请道友随我去地府做客看来是不行了。”

    府君又淡淡开口道,语气平静,神色坦然,看上去倒是显得十分礼貌客气。

    “做客?地府的客人,我可不敢当。”

    濼闻言则是讥讽一笑道。

    “看样子,道友似乎对我地府并不怎么喜欢?”

    府君道。

    “我想诸天万界中,恐怕没什么人会喜欢你们地府。”

    濼继续道,毫不掩饰心中的反感。

    府君闻言则是微微一笑,似乎不以为意,继续问道。

    “不知道友来自何方?”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濼则是手一挥,不耐道:“我对你们地府没什么好感,但也不是为你们地府而来,只要你们地府不来惹我,我也没兴趣管你们的地府的事。”

    府君闻言神色不变,一笑道。

    “如此最好不过,我也不希望有朝一日真的与道友成为敌人。”

    “哼。”

    濼闻言一声冷哼,自然不会相信府君的话,什么不想与她为敌,还不是看实力,今天要不是自己实力足够,恐怕直接就被镇压了,不过虽然心中对地府不爽,但是眼前的地府之人实力不比她弱多少,真的斗起来她也未必能讨到好,所以也不想这般贸然拼个你死我活。

    轻哼一声,濼便没有再多言,转身一步踏出,直接离开,转身的瞬间。

    看着濼转身离开,府君也是没有再动手,虽然他此行原本的目的是想抓住濼逼问出濼的具体身份和来这片天地的目的,但是现在濼突破到蜕凡第三境,实力与他相当,那自然的,原本的计划就要作废,他没有和濼生死相拼的想法,而是若有所思的神色动了动。

    “这股气息,是魔吗?”

    府君的眉头皱起,他有些不敢完全确定,但是不管濼的身份具体是什么,一个和他们一样不属于这片天地的外来者,对他们地府而言都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最麻烦的是对方的实力如今还踏足了蜕凡第三境,对他们而言,就算要清除都不是简单的事。

    “看来,此事只能先放一放了,当务之急,建好黄泉才是首要任务。”

    神色微微沉吟思索了片刻,最后府君低语道,看着濼离开的方向,心中作出决定。

    濼已经踏足蜕凡第三境,就算是他现在都没有把握对付,已经不是轻易可以解决的问题,而且濼现在也没有展现出要与他们地府为敌的意思,也暂时没有对他们产生阻碍,所以也不急着就一定要清除濼。

    而且对他们地府而言,刚刚来到这片天地,首要的任务还是先把黄泉建立出来。

    一想到建立黄泉的事情,府君不由又想到之前白判传来的消息。

    陆判身死!

    收集的十多万阴魂也全部付诸东流。

    一个判官加上十多万阴魂的损失,对于他们刚刚来到这片世界的地府而言,也是不小的代价。

    念及至此,府君当即又是屈指一弹,一道光芒飞出,遁入夜空。

    数千里之外,山崖石壁下,白判突然睁开眼睛,看着身前的石壁,只见石壁上,巨大的人脸再次浮现。

    “府君!”

    看到人脸,白判赶紧一拱手行礼道。

    “速来见我。”

    巨大的人脸开口,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四个字道,说罢,一道流光飞出,没入白判眉心。

    白判当即再次身体一弓。

    “是”

    夜,北地,深山,竹林小苑。

    院子中,白姬负手而立,一身月白古代女子长衫,粉带束腰,一头乌黑亮丽的顺直长发直直披洒垂落到腰间。

    “姐姐,怎么了?”

    张倩从方将里面走出来,看着白姬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出神,开口问道。

    这已经是第八次,她发现,这两三天以来,白姬似乎有什么心思,不时的会独自一个人发带出神。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一直有些心绪不宁。”

    白姬微微摇了摇头道,陷入沉思。

    “是因为快要突破了吗?”

    张倩问道。

    白姬闻言神色一动,只觉像是突然间有一种醒悟,张倩的话给她提了一个醒。

    这段时间,她确实快要突破了,阳体早已凝聚到最后一步,积蓄也已经足够,濒临突破,但也正是这几日濒临突破,让她时不时的生出一种心血来潮的感觉,让她有一种心绪不宁。

    而这种感觉,她以往也有过一次,那一次是几百年前,那次她面临突凝聚鬼体踏足蜕凡的时候,在即将突破的前几天也是时不时的生出一种心血来潮心虚不宁的感觉,后面等到她突破的时候,就遭遇到了劫难,仇敌上门,那一次她差点丢掉性命。

    瞬间,白姬不由想到一些关于修行的说话,修行之途,本位逆天而行,为天妒,因此往往在突破大境界的时候,会冥冥中招来各种危险,这种危险,在修行中成为道劫,寓意成道之劫。

    “难道我这次突破,有劫。”

    白姬心头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