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启全盛时代 喷火萌

第一百七十八章、一个机会

    “虽然呢,我和囧晶当时走的比较近。”

    “但是我和她保持距离,什么都没有,我们都是很礼貌的。”

    “就算有什么,也是成年之后的事情。”王太卡说道:“那这样,这件事等你成年了再说,行吗?”

    程体操摇摇头:“不行,现在说不行吗?为什么要拖延那么久?”

    王太卡无奈道:“那我直说了,未成年少女说的话,在我眼里就是一时新鲜感上头,根本不可信。所以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当真。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就把一切交给时间。时间会验证一切,等到你成年的时候。”

    程体操点点头:“行,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信了。反正我成年也快了,不差那些时间。”

    王太卡心累。

    总感觉类似的承诺,好像和其他人说过呢?

    唉!什么脑子啊,当初和囧晶也是约定成年之后再说,结果最后还是

    程体操啊程体操,我们是同胞,我是真的不想害你。王太卡自认没有那么优秀,但是这种把别人生活轻易搞的一团糟的能力,确实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行吧,拖延一天是一天吧。

    王太卡正这么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着,一旁的电话响了。

    号码是金鱼的,倒是稀奇。

    王太卡示意接电话,然后带一旁接通了。

    “金鱼,什么事?”

    “阿爸,今天我们放假,所以我带着欧尼来你店里了。”

    王太卡问道:“所以是什么事?”

    “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吗?”金鱼现在胆子大了很多,说道:“其实我本来想回去休息的,是欧尼想找你欧尼,干嘛抢我手机。”

    随后声音换成了智秀,急忙说道:“那个,不是的。今天是自由活动的时候,所以想出来逛逛。想着阿爸,欧巴,额,想着还不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想去拜访。金鱼说你现在开了店,所以想去捧场。我是这个意思,没有别的意思。”

    王太卡笑了:“这个好说,如果可以的话,那就一起吃点吧。我把地址发过去,你们先过来。”

    “那就麻烦了。”

    电话挂断。

    王太卡回头,就看到程体操在盯着自己。

    “大叔的女人很多,刚刚接电话的时候很开心啊。”

    王太卡把地址发过去,说道:“算是一个朋友吧。我告诉你,我朋友很多的。”

    “都是女朋友吧!”程体操吐槽。

    “你乱脑补什么啊?”王太卡说道:“好了,你也来一趟,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正好也见见我的‘女朋友’怎么样。”

    程体操撇撇嘴,说道:“那我去你的店里等,大叔你先把这几组运动做完,要不然没有效果的。”

    “知道了。”王太卡继续挥汗如雨的运动。

    程体操心中不服,倒是想知道来人到底是谁。

    来到了烧烤店里,程体操就坐在王太卡平时做的地方等,忽然有一种守擂台的既视感。

    另一边,其实金鱼早就知道王太卡店门的地址了,甚至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距离这边没多远了。

    本来是想突然袭击的,但是智秀觉得这样不礼貌,这才打了一个电话。

    “金鱼,下次别这么忽然提我。”智秀有些埋怨道。

    金鱼笑嘻嘻的说道:“怕什么,你们可是欢喜冤家。”

    智秀有点扛不住了:“金鱼,你总是喜欢胡说,让别人听到多不好,还以为有什么事呢。”

    金鱼反问道:“之前你和他一起上了顶楼,那是多少人都看到的。那个时候,我可没有见欧尼有什么娇羞的,反而跟的很近呢。夫唱妇随,是这个意思吧?”

    “不是,才不是。”智秀完全说不过金鱼,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当时真的像是鬼迷心窍,就跟着王太卡走了。

    不得不说,在那个时候下,王太卡真的也一种难以言说,让人顺从的魅力。智秀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反差的人,真的有些被震撼到了。

    “不对,你怎么知道这些?”智秀反问道:“你不是说你当时是有事情吗?”

    金鱼笑道:“我撒谎了。其实我很早就回来了,但是看到当时的局面,就感觉不太对。很多人似乎在围攻他,但我没有过去的原因,是因为你在他身边。”

    智秀诧异:“什么意思?”

    “欧尼,我见过他更恐怖的一面,那是你无法理解的。所以我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没有什么底气和把握,他不会露出那种高高在上看热闹的表情。所以我看到他被围攻,只有你去维护他的时候,我知道,欧尼你的机会来了。”

    智秀傻眼了:“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那时候我们两个都在,效果就不会那么好了。我的心机,他是看得出来的。但是欧尼你是真的没有心机,只是因为善良才站出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对你的好感度大增。所以我没有出现,就是想把这个机会留给欧尼你一个人啊。”

    智秀不能理解:“我要这样的机会做什么?”

    金鱼笑道:“欧尼,你忘了咱们公司那位理事了?”

    自从那次聚会结束没多久,当初试图迫害过智秀几个人的那个Y.G理事就鼻青脸肿的找来,跪着求原谅。后来更是直接被公司清除掉了,了无音讯。这样的大仇得报,到底源于谁,智秀是明白的。

    “那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站在他身边可以狂刷好感度。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我怎么回去打搅呢?”

    金鱼说道:“欧尼,别怪我有心计。只是这样的结果,对你最好。我不想看到有谁能伤害你,我把你当我亲的欧尼看待。可是我怎么保护你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王太卡护住你。”

    顿了顿,金鱼说出了一个真相:“其实那天珍妮的表现不出我的意外。因为我早就察觉到,每次我们谈论起阿爸的时候,她的表现就不太对。我太懂人性了,那是嫉妒和愤愤不平。”

    “其实我从始至终,都知道珍妮想的是什么。但是我没有阻拦。因为在我眼里,欧尼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欧尼可以得到这样一个机会的话,那就让珍妮做那个背景板吧。”

    智秀惊呆了,看向金鱼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份心机太深了。

    “这一切值得吗?”智秀说道:“珍妮是无辜的,而且我对王先生只是有些佩服,没有你认为的那种想法。”

    “那是欧尼的自由,我不会干涉。”金鱼笑道:“我只知道,欧尼才是我最亲近的人。别人我可管不了。如果非要有一个坏人,那就让我当那个坏人好了。欧尼,你会怪我吗?”

    智秀叹了口气,拉着金鱼的手:“你是我妹妹啊,我怪你做什么?只是怕你的这一番苦心,我要辜负了。”

    “辜负就辜负吧,我只是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不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