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丰碑杨门 圣诞稻草人

第0937章 长江边上

    “哎……”

    杨七长叹了一声,让宫娥们搀扶着曹琳下去休息。

    曹琳的心思碎成了碎片,像是被人抽去了灵魂,变成了行尸走肉。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儿子。

    她夹在中间很为难。

    无论任何一方获胜,她都会受到伤害。

    她不可能为了曹家阻止这一场战争,让燕国频频退让,损害国朝利益。

    她更不可能阻止有称霸之心的曹彬。

    杨宗卫不知道何时出现在的御书房门口。

    看到了曹琳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离开,他心里也不好受。

    他微微上前两步,走到杨七身边,担忧的道:“母后她……”

    杨七悠悠道:“这就是皇家,一切以利益为先,亲情在它面前不值一提。所以,当皇帝,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杨宗卫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即见杨七的目光看向他,赶忙摇摇头。

    杨七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

    数百万的兵马汇聚在边陲。

    他们的力量足以打的九州沉沦,天翻地覆。

    所以统御大军的帅位,除了皇帝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资格。

    御驾亲征在燕国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杨七统兵出征,没有一个官员反对。

    燕国有完善的官员体系,杨七在出征以后的朝征问题,百官会依照自己的职权处理。

    除了一些特殊的事情外,其他的朝征都不需要杨七处理。

    三阁分立下。

    皇帝紧紧抓着财权、兵权、立法权、监督权。

    政权,杨七很大方的放了下去。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杨七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

    政权交出去,随着百官折腾。

    但是杨七手里的权力,却能轻而易举的铲平他们,这就够了。

    一旦朝廷的治理出现了问题。

    出错的一定不是皇帝,肯定是那些官员。

    民愤也会从皇帝身上,转移到官员们身上。

    民间生起了民愤,杀一批官员足以平息。

    然后再稳抓一两个善政,足以得到天下百姓的拥护和信赖。

    在这种制度下。

    不论何时,皇帝都是好人,都是善人。

    有错的都是那些官员。

    杨家后世继任的子孙只要不太昏庸,搞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那么杨家的皇室地位就不可动摇。

    ……

    乾元十八年,四月十五日。

    百万大军在燕京城外誓师。

    在百姓们的欢送下,轰轰烈烈的赶赴战场。

    杨七作为统兵元帅,他的龙撵在队伍中很显眼。

    在他龙撵四周,没有那些华丽的罗盖、屏扇之类的华而不实的东西。

    有的只有那些背着枪,穿着军装的黑衣悍卒。

    龙撵不大,仅有两丈方圆,里面坐着的只有杨家父子。

    陈琳抱着一柄长剑,蹲在龙撵外的车辕上。

    龙撵内。

    杨家父子相对而坐。

    杨七手里捏着一封长信在读,杨宗卫跪服在软软的熊皮毯上,在帮他烹茶。

    龙撵行进在水泥路上,稳稳当当的,一点儿颠簸也没有。

    所以杨宗卫可以放心的点燃红泥小火炉。

    太子监国之类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燕国。

    有老杨坐镇在燕京城,有杨三固守在燕京城,有苏易简、寇准、王延龄三人总摄国政。

    纵然杨家父子不在燕京城,依然稳如泰山。

    造反之类的事情没有人会担心。

    杨七又没有老迈,他正值春秋鼎盛,手里又握着数百万大军,没人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找死。

    更何况,在燕国有能力造反的几位,皆是杨家兄弟。

    如今不是在战场上,就是在去战场的路上。

    要么就在异国他乡的战场上。

    杨七之所以带着杨宗卫,就是为了让他更清楚的认识到燕国的国力。

    也想让他通过这一场大战,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也唯有如此大战,才能让杨宗卫看清,什么叫做大局观。

    战场上的大局观。

    似赵光义那种不懂大局观,只知道凭借着自己脑子瞎猜,瞎智慧的皇帝,要不得。

    “瞧瞧!”

    杨七看完了手里的长信,递给了杨宗卫。

    杨宗卫递上了一杯烹好的香茶给杨七,然后顺手接过了长信。

    仔细阅读以后,缓缓抬起头。

    杨七晃着手里的茶杯,笑道:“看出了什么?”

    杨宗卫脸色古怪的道:“皇叔跟曹家舅舅这是在……”

    杨七放下茶杯,示意杨宗卫斟茶,笑道:“两个人之前在南国征战多年,感情深厚。后来有在孔雀王朝征战多年,友谊更是牢不可破。

    但是这一场大战,又不得不打。

    所以两个人在演戏。”

    杨宗卫帮杨七盏茶以后,沉吟道:“国家大事,岂能儿戏。”

    杨七侧躺在了软软的白熊皮上,摇头笑道:“有时候,国家大事,就是这么儿戏。你曹家舅舅,在孔雀王朝的土著里面,挑几千人,派到你两位皇叔面前送死。

    你两位皇叔再挑几千人,派到你曹家舅舅面前送死。

    如此往复。

    他们就能写奏折给朕和你外公,报捷,说杀敌多少。”

    “提前商量好的?”

    杨宗卫意外的问。

    杨七苦笑着摇头,“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商量。他们都是战场上的宿将,只要露出一点苗头,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杨宗卫沉吟道:“有用吗?”

    杨七摇摇头,“一点用处也没有……朕能看清楚的事情,你外公又怎么可能看不清。你外公得知了此事以后,一定会下旨训斥你舅舅,然后再派人去督促他作战。

    所以这种办法,除了拖一拖时间外,没有其他用处。”

    杨宗卫疑惑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那些土著互相送死。”

    杨七解释道:“不愿意战,跟不战,是两种概念。这是一种态度问题。皇命已下,不战,就是违背皇命,有造反的嫌疑。战了,没出力,就是另一回事。

    这就是你皇叔和你舅舅的聪明之处。”

    杨宗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曹彬在得知了孔雀王朝的战事以后,不出杨七所料的,下旨斥责了曹玮,同时派遣了曹家族中的一位长辈,赶去孔雀王朝督战。

    然而,从蜀国到孔雀王朝去,只有两条路。

    一条是通过汉城借道,另外一条就是顺着大雪山的缝隙走过。

    曹家族中的长辈不敢去汉城冒险,所以只能走大雪山中的那一条夹缝。

    然后……雪崩了。

    曹家族中的长辈被活埋了。

    找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冰疙瘩。

    曹家再次派人,又遇到了一群野狼,损失惨重。

    天灾兽祸连连。

    曹家派出去的人都折戟了。

    这里面要是没有人作怪,那就奇怪了。

    恼怒的曹彬,派出了曹家六子曹环,去孔雀王朝的战场上接替曹玮的位置。

    曹玮被调回了蜀国都城。

    ……

    杨七率领着大军到达燕蜀边境的时候。

    蜀国兵马在曹彬带领下,已经率先发动了战争。

    两百多万兵马,如同虎狼而下。

    一路上勇猛的攻城拔寨。

    狄青、穆桂英二人,在孟良、杨星等人配合下,踞城而守。

    蜀想要南下一路攻破金陵,切断燕国对孔雀王朝、汉城、邕州、福州等地的控制,却被拦在了长江北岸。

    狄青守着汉中、穆桂英守着巴县。

    一南一北,抵御住了蜀国两条前进的道路。

    数百万大军对持在长江两岸,分外壮观。

    杨七率领着兵马到达巴县的时候,已经到了六月中旬。

    ……

    长江之上,波涛汹涌,

    长江两岸,人山人海,兵甲林立。

    四周的草木早已被清扫一空,留下的只有一片片连营。

    一身火红的穆桂英,像是鸡窝里的火凤凰,分外显眼。

    她穿着军服的样子,英姿飒爽,浑身散发着别样的魅力。

    所以杨宗卫在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都挪不开。

    时隔数年。

    二人再次相见,没有欢呼雀跃的拥抱场面出现。

    并不是二人的感情淡了,而是在百万大军面前,在杨七的注视下,他们没那么厚的脸皮。

    “红巾军统领将军穆桂英,参见元帅!”

    穆桂英单膝跪地,跟在她身后的那些女兵们也纷纷单膝跪地。

    红巾军,是燕国独特的兵种。

    全军一万人,皆是女子。

    女子从军在燕国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杜金娥、呼延赤金皆是军伍出身。

    如今却贵为皇贵妃。

    当朝太后佘赛花,亦是军伍出身。

    有她们三个人做靠山,没人敢歧视女兵。

    这还不算穆桂英本身储妃的身份。

    杜金娥、呼延赤金退伍以后。

    她们所带领的女兵归属,一直是个尴尬的问题。

    穆桂英掌兵以后,杨七就一起划拨到了她的麾下,成立了一个特殊的军。

    当然了,穆桂英手里如今统领的不仅仅只有红巾军,不然也不可能抵挡得住蜀国百万虎贲。

    “不必多礼!”

    杨七站在龙撵上,摆摆手,继续道:“朕初临战场,大军又远道来,需要修整一番。先扫清四围,让大军安营扎寨,召军中团正以上将官,到中军大帐议事。”

    “喏”

    大军安营扎寨的速度很快。

    穆桂英早就命人清理出了大军安营扎寨的场地。

    杨七带来的兵马,只需要就地扎下帐篷即可。

    而杨七的中军大帐,自然是第一个搭起来的。

    那绣着龙纹的燕字大旗,在帐篷的顶部随风飘荡。

    一个个军中将官,在得到了诏令以后,迅速的集合到了中军大帐前。

    数百万兵马中的团级将官,加起来足有数百位。

    杨七的中军大帐坐不下。

    杨七索性直接在大帐外,清理出了一片空土,铺上了皮草布匹以后,众人席地而坐。

    陈琳搬来了一张低矮的软榻,让杨七坐在上面。

    杨七没有过多客套,以他的地位和威望,在座的这些人,还没资格让他客套。

    他开门见山的问道:“战事如何?”

    穆桂英拱手道:“两个月前,蜀国开始侵入我大燕,从蜀都,一路挺进,兵分两路而行。一路由曹彬亲自坐镇,南下意图攻破金陵,被臣阻拦在长江北岸一路由蜀国太子曹璨率领,往东北去,意图攻占凤翔府、长安等地,被狄青拦在了汉中门外。”

    孟良拱了拱手,补充道:“依照您的命令,在蜀国兵马出蜀之前,已经撤离了巴县、汉中附近一代的百姓,清空了整个战场。

    虽说被蜀国占去了几座城池,可百姓没有伤亡。”

    杨星苦着脸道:“陛下啊!您是不知道,臣跟手下的兄弟们开战以后有多委屈。明明有一战之力,却只能憋着,放任那些蜀国的杂碎们羞辱。”

    “对对对,杨将军说的对,兄弟们太憋屈了。只能守,不能打,别提多憋屈了。”

    “……”

    杨星一席话,可以说道出了所有人心声。

    杨七瞥了他们一眼,淡淡道:“这么说……你们是怪朕不让你们出击咯?”

    将官们闻言一愣,连连摇头说不敢。

    抱怨是抱怨,但是战略战术他们还是知道的。

    毕竟,在杨七科普下,以及各武院教导下,如今的军中可没有文盲。

    高级将官中不乏学问高深者。

    所以他们对战略战术这些学过的东西,还是很懂行的。

    杨七道:“朕之所以让你们只守不攻,为的就是让蜀国帮咱们建立战场。蜀地多山路,山深林密,道路曲折。我们要是攻入蜀地,地形不熟的话,很有可能会被蜀军拖死在蜀地。

    唯有将他们引出来,引到相较比较平缓的地方,进行对战,才能发挥我们的优势。

    这个兵法,你们其中一些人在上武院的时候应该学过。

    学习战术战略的目的,就是为了活学活用。

    我们要发挥自己的长处。”

    “臣等谨遵教诲。”

    杨七满意的点点头,“经过一个半月的折腾,战场蜀军已经帮我们开辟出来了。咱们也就不需要在守下去了。刚好朕率领大军而来,诸军齐聚,最好能一举击溃蜀军。”

    穆桂英冷峻的脸上,眉头紧锁,沉声道:“陛下,如今两军对战在长江沿线。水火两道,乃是兵家大忌。长江滔滔,水流湍急,得防止蜀军借用水攻。

    当年曹操率领八十万大军南下,就是败在了水里。”

    杨七瞥向她,似笑非笑道:“这不是朕考虑的问题,而是你所要考虑的问题。”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