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血色复兴 云中漫步的牛

第四百零三章 我们要救他

    第四百零三章我们要救他

    红衣女含情脉脉地看着方剑:“方郎,你怎么不吃呢?”

    方剑扫了一眼满桌的菜肴,漫不经心地说道:“不饿,我没有胃口”

    红衣女皱起了眉头:“哦,那我们就喝点茶吧!”

    红衣女一拍手,出来几个中年妇女,桌子上的东西被迅速撤了下去,随即端出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来。

    方剑盯着眼前漂浮在热水中的茶叶,心不在焉地喝了一小口,装着漫不经心地问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都在做些什么?”

    红衣女笑盈盈的走到了方剑身边:“哦!你说这些贱民啊?我这里可有两百多个呢!”

    “这个大院里有他们所谓的工程师,研究人员,清洁工,花匠,还有她们”红衣女指着几位白衣美女说道。

    “对了,方郎没有胃口,哼,这几个做饭的不合格,我把他们换了”红衣女突然变了脸色。

    “呵呵,不怪他们,是我自己的问题,头痛,有点不舒服”

    方剑赶紧说道,他知道如果换掉这些厨师,天知道他们会面临怎样的处罚。

    “哎呦!方郎,是我昨天手重了,我来给你揉揉”

    说着红衣女靠了上来,伸手就要摘去方剑的头盔。

    方剑轻轻一闪躲了过去,随口说道:“这里太闷了,我想出去走走”

    五星级酒店的后花园非常漂亮,弯曲的水池,参天的大树,盛开的鲜花散发着阵阵青香,方剑走在碎石铺就的小路上,装着欣赏美景东张西望,红衣女紧紧依偎在他身旁,两人如同情侣一样,几位白衣女郎前后簇拥,真的好似在园子里赏春一般。

    方剑的眼光瞧着东边的围墙,围墙并不太高,墙角里生长着茂盛的三角梅,此刻正开着红灿灿的花朵,方剑快步朝着墙角直奔过去。

    “方郎,怎么啦,去那去干什么嘛?”红衣女娇嗔道。

    “那儿的花开的好漂亮,我去看看”

    方剑说着加快了脚步,转眼间奔跑起来,红衣女一呆没有反应过来,方剑已经跑出去老远,同她拉开了一大截距离。

    “方郎,等等我!”

    红衣女急了,前面的白衣女郎听见叫声赶忙伸开双臂来拦阻方剑,方剑不好意思直撞过去,轻轻一拨把女郎拨到一旁,人蹿到了墙边,一提气就欲纵过围墙。

    突然间周围空气变得粘稠,仿佛前面有堵无形的气墙让他无法越过,方剑心中大惊一个转折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空气越来越粘稠,好像有千斤重担压在肩上,让他行动困难。

    啊…

    方剑一声怒吼,从后背抽出火龙战刀,白色刀芒闪过,粘稠的空气被劈开一个大的缺口,方剑心喜,朝着缺口钻去。

    突然大脑一痛,方剑栽到在地,朦胧中脑海里出现一颗巨大的蓝色光点,蓝的那么深邃,仿佛要把他的识海吞没了一般。

    看着昏倒在地的方剑,红衣女脸色铁青,脸上爬满了恐怖的红色血丝,嘴角溢出了殷红的鲜血,看来方剑的一刀怒砍让她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红衣女冷冷地看着委顿在地的方剑,冰冷的眼光又在几位白衣美女脸上扫过,花园温度仿佛降到了冰点,当目光停留在方剑拨开的女子脸上时,女子脸色惨白,身子不住地颤抖,一下瘫在了地上。

    红衣女人冷哼一声,伸手一抓提过了瘫倒的女子,女子面如死灰,空洞的眼神望着天空,红衣女伸出手指,闪着金属光泽的指甲轻轻在女子脖子上划过,颈动脉被无声的切开,鲜血喷射出一米多高,红衣女一声长嚎,张开涂成血红的大嘴,喷洒在空中的鲜血一滴不剩,都被她吸入了口中。

    其余的白衣女子已经花容失色,身子瑟瑟发抖,无人敢抬头看这残忍的一幕。

    死掉的白衣女子身体瘫软,皮肤没有一丝血色,尸体跌落在草丛里,灰白的脸上却有着一丝安详,或许她心中真的是得到了解脱。

    吸完鲜血的红衣女更加狰狞,胸前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味,脸上的血丝更盛,仿佛是一个从血池里爬出的恶鬼。

    “大人,你怎么了?”

    餐厅里离去的德古拉来到红衣女身边,压低着嗓音关切地问道。

    “我受伤了,需要调养,让疗养室做好准备”

    红衣女情绪已经稳定,缓缓地说道。

    “什么,谁伤了你,是他吗?”

    德古拉恶狠狠地指着地上的方剑,气急败坏地说道。

    “你别管,下去安排”

    红衣女脸色不愉地说道,其实是方剑破开气墙的一刀给她造成了巨大伤害,她也没估计到这看似普通的长刀,居然能破掉她自傲的力场,对她正在全力发动的大脑造成很大的伤害。

    红衣女看着方剑冷笑道:“嘿嘿,还小看你了,正合我胃口,你是我的菜”

    红衣**冷的目光扫过:“还看着干什么?把他关进地牢一号,再出问题把你们全部送到实验室去”

    所谓地牢一号房间是大厦地下室里的消防控制室,嘉州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非常大,五星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当初按照防空输散要求设计修建的,混凝土墙体,顶板厚度非同一般,再加上消防控制室的金属防火门,这是再坚固不过的牢房了。

    方剑蜷缩在金属床上,双手和双脚被捆上了拇指粗的铁链,此刻的他双面紧闭,脸色乌青,身体如同一块寒冰,空气在他身体表面凝结成了薄薄的一层白雾。

    “茹姐,他该不会死了吧?”

    守在方剑身边的是两位白衣侍女,瘦弱一点的女子问道。

    “应该没有”

    圆脸女子伸出手指在方剑的鼻翼处试了试说道,就是方剑刚清醒时见到的那位姑娘。

    “茹姐,我们怎么办啊?小芳已经死了,我们会被送到实验室吗?呜呜…”

    瘦弱一些的女子低声抽泣起来,不知道实验室里到底是怎样的恐怖?

    “小雅,别哭,我们要救他”园脸姑娘坚定地说道。

    “救他?”

    “对,你在这守着,我去叫德古拉”圆脸姑娘想了想说道。

    此刻的方剑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痛苦,这痛苦来自大脑,他能清楚地感知却又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