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真愚老人

第五百九十八章 被污染的主

    联邦神秘侧的印象中,美拉达特殊教育学校并不能被归入“大型组织”的名单,一支由“特里斯坦·索菲亚”带领的大军,按说有足够的实力摧毁这座女巫学校。

    但事实却是,他们遭受巨大挫折。

    包括特里斯坦本人,尽管已进入为了信仰而战的状态,却依旧没能杀死任何一个孩子,甚至是任何一头怪异。

    而在他们分出的目光注视下,当那十几位学生站出来反击时,这支所向披靡的先锋军简直要覆灭在那绿龙脊湖上。

    窥视着的“大人物们”纷纷又看向荆棘通天塔,奉献自我的查尔斯一世,也被“圣忏悔者”阻拦。

    “光明教会,变得这么脆弱了么?”

    众人心底,这念头刚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也自动浮现。

    “或许是因为旧大陆的教会无法参与?”

    “也或者,只有‘光明之主’的信徒,有些势单力孤,碍于是荆棘与光明的内战,秩序女神、救世之子这些同阵营的神灵信徒,都未参与进来。”

    ……

    唐奇身前,魔法门户一直维持着,他看着荆棘通天塔之上,也看着秘境内,一切似乎都在朝着美好结局前进。

    “学校首次展现出自己的实力,能与光明教会先锋军对抗的实力……马丁·西姆斯阻止查尔斯一世,使得拉斐尔顺利回归神国,荆棘复生,祂将分割‘光明’的权柄,将国度内的神灵一一恢复,建立全新的强大神系……我选对了阵营,本次大事件躺赢?”

    这些思绪快速闪过,立时被他自我否决。

    他身处图书塔,看着下方的战斗画面,正在展现出强大战力的诺亚、雪伊、阿耶莎、奥斯汀、泰特……视线往上挪移,落在那漆黑夜幕之上,联邦各处正在进行着的画面。

    遍布联邦数十个州,不知多少城市,一座座“光明教堂”之内。

    虔诚的吟唱,衍生出一道道粗壮的、圣洁的光柱,它们强行在“神秘”的壁障上破开缝隙,真正的光明天国,不断打开着,“主”的气息渐渐开始回应每一位信徒。

    密凰市,光明大教堂。

    祈祷大厅内,牧师、修女们汇聚在一起,他们在一位戴着眼镜,气质偏向于学者的高瘦主教带领下高声祈祷着,一丝一缕浓郁的圣光自他们躯体内溢出,汇聚到最前方的光柱内。

    大厅一侧,数十位浑身血污的骑士、战士、重甲士,同样低垂头颅,半跪着吟唱。

    努力维持着“表面”的斯坦娜,眼角余光看着一位位战友们,不远处的牧师修女们,他们满脸的泪水流淌下来,闭着双目聆听着“主”的教诲。

    “这是神迹!”

    “主,从未抛弃我们,祂即将苏醒!”

    “亵渎者,背叛者,终将在圣光之下,化作尘土。”

    当这些意念交织出时,斯坦娜眼中不由露出一抹担忧之色,她身侧不远圣光内,正浮现出湖心岛秘境内的景象。

    唐奇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战场,无比肯定道:

    “即便只是‘光明’的信徒,也不可能如此孱弱,他们应该是阵营中最强的。”

    “黑暗纪联邦建国阶段,皮勒斯的光芒太盛,以至于遮盖了教会中其他‘先知’的声名,马丁·西姆斯也是如此,在二人之下,还存在着其他的先知,或是强者,而他们大多都是‘光明’的信徒。”

    “兰斯洛特可以转化为‘不死英灵’,其他的强者,或许……”

    “轰!”

    在唐奇的自语中,教会终于在这一刻展现出了真正的力量。

    联邦各处轰入“神秘”的圣光柱毫无预兆暴涨,那一个个“裂缝”有种要融合在一起的迹象,整个联邦似乎即将被“光明国度”所笼罩,圣洁的光辉即将洒落每一个角落。

    正在“战斗”着的光明信徒,不论是查尔斯一世,正在攀爬荆棘通天塔的圣裁骑士和主教们,或是攻打美拉达特殊教育学校,试图屠戮孩子的光明骑士们,他们的头顶都有圣光穿透虚空,照耀下来。

    “主的回应!”

    每一位信徒,都泪流满面。

    龙心堡之前的沙滩上,未来的骑士王特里斯坦·索菲亚,她原本冰冷、美丽的一张脸,因为与“颓废者”进行战斗,那愁眉苦脸的中年人散发出的气息对她形成强烈污染。

    渐渐的,这位骑士王也开始变得颓废。

    直到这一刻,圣光洒落她清醒过来,冷冷的看了颓废者一眼,特里斯坦忽而自甲胄内取出一块沾染了血迹的“破布”,那斑驳的血迹,释放出一种难以想象的疯狂与杀戮,但又保持着诡异的圣洁。

    她拿着破布,抹过手中骑士剑。

    轰隆!

    圣洁的血光爆发,一道模糊的“英灵”自特里斯坦头顶的圣光中浮现,随着祂与未来的骑士王融合在一起,一个难以想象的世界在“颓废者”的面前爆出,里面是奔腾的血海,人间的生灵、地狱的魔鬼、异域的邪种……

    它们都在其中哀嚎,在头顶圣光加持下,颓废者没来得及反抗,它被扯入了那个世界。

    同一时刻,秘境各处,类似的景象不断发生。

    即将被击败的先锋军,几乎每一人都取出了各类“圣物”,借助头顶圣辉,召唤英灵降临。

    瞬息“逆转”的还有荆棘通天塔处,上方原本势均力敌的两道“光”,其中一道星光渐渐被压制,他在变得微弱,下方不断滋生、蔓延的圣荆棘,正在被一位位强大信徒毁去。

    圣裁骑士兰斯特洛、疯狂的红袍主教、暴走的光明骑士……信徒们获得了近乎无穷无尽的圣光加持,他们无所畏惧。

    巨变降临!

    悲剧即将降临!

    嘭!

    星空下的两道光,倏然分出胜负。

    他们从纠缠中分离,完全由圣光构成的查尔斯一世几乎毫无伤痕的走出虚空,另一侧是一道苍老、濒死的身影,他身上不存在任何完整之处,殷红的、真实的血迹遍布,荆棘之衣碎裂,冠冕只剩一半,手中的“忏悔之剑”断折……

    忏悔者,输了。

    所有窥视着的大人物们,此刻表情都凝固住了。

    此刻,他们目中的画面:

    神鹰联邦不再被“黑夜”笼罩,仿佛有一颗巨大无比的光球出现在联邦上空,圣洁的光辉穿透夜幕,洒落下来,每一位光明信徒都跪伏着,泪流满面的吟唱着。他们高昂着头,看向那不断被毁去的圣荆棘之巅,那里有一道纯粹的,由光明神性构成的人影,祂站在高处,祂是“主”的化身。

    所有生灵,都应该在“祂”身前跪下,向祂献上信仰。

    但此时,祂首先收到的,却是一声嘲笑。

    来自忏悔者,马丁·西姆斯。

    这位被称为“最强圣者”的老人,此刻跌坐在荆棘中,他那老迈的一张脸上,满是嘲讽笑意,初始还很微弱,但很快他的笑声便响彻云霄,响彻整个密凰市。

    众人仿佛都在看一幕荒诞戏剧,或是一幅唤做“嘲笑‘主’的老人”的史诗油画。

    查尔斯一世早已失去自我,祂不理会嘲笑,祂径直要越过西姆斯,要走向被束缚的“拉斐尔”,手中的罪罚之剑,即将斩下拉斐尔的头颅。

    当祂走动时,所有目光也便看到祂的背后。

    一小块“剑尖”从伤口中跌落下来,极为短暂的,让所有人窥视到了那圣光之下,那难以想象、无法置信的画面。

    纯粹由神性、圣光构成的“人皮”内,仿佛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里面是无穷无尽,漆黑的、不断蠕动着的血肉,它们化作一张张人类的面孔,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每一张面孔无比扭曲,无比痛苦。

    轰!轰!轰!

    惨叫声,又一次在起源星各处响起,且这一次更加严重。

    图书塔第四层,唐奇发出一道闷哼,双手不由自主的捂住双眼,躯体无法遏制的颤抖,浑浊、漆黑的血泪又一次流淌下来,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不管是手臂还是脸上,都出现了一张张小脸,它们似乎想要挣脱“束缚”,从唐奇体内钻出来。

    虚无之书再次颤抖,当一缕缕特殊的“圣光”被吞噬出来之后,封面上,两朵混沌蘑菇诞生。

    唐奇,与此刻窥视战场的所有“大人物”的脑海中,他们从未想过的恐怖思绪激荡、翻腾。

    “光明之主,也被污染了?”

    “不,不不,这或许就是大灾变最后一战,荆棘反叛‘光明’的原因。”

    “这就是真相?现在即将苏醒的光明之主,祂已经被污染,祂不再是一位秩序主宰,祂即将滑向混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