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真愚老人

第六百七十一章 斯坦娜的隐秘朋友

    大爆炸造成的破坏已被修复的图书塔第四层,工作台前,默念完毕的莎莉重新睁开双目,被她白皙手掌握着的粗糙铁片,正以某种固定的频率闪烁着幽光。

    单向铁片作为一件等级极低的奇物,传递消息有着范围限制,对于一些实力弱小的超凡者来说,是不错的工具。

    但对于唐奇、莎莉这种等级的超凡者,已经不能用鸡肋来形容。

    即便借助了莎莉真言咒的力量,它也只能以类似“发邮件”的形式,将信息传递给唐奇,中间产生的延迟,除了遥远距离外,还有着梦幻国度的过滤。

    不过好处也有,这旧物的安全性、私密性都极高,内里传递的信息,唯有唐奇可以接收。

    莎莉看着工作中的铁片,面上的慌乱之色渐渐缓和下来,但她的眉头依旧皱着。

    “我有所遗漏,有一些命运之线逃离了我的注视……那恶心东西背后的存在,不止瞄准了我,还有其他的人,有可能将危险带给他。”

    呢喃低语时,莎莉身上迸发出难以言喻的气息,那是一种极高等级,仿佛触及某种“本源”的力量,那是命运。

    整个人被无形伟力笼罩着,莎莉仿佛完全脱离了这个世界,处于另一种维度。

    她那浮现出灰光的眼眸里面,一道犹豫之色泛出,但很快被驱散。

    她一直在考虑中的某个重要决定,此时有了答案。

    “我需要变得更加强大,才能帮助他。”

    随着莎莉的声音响起,图书塔第四层似乎直接被切割了下来,无形无质的“线”,密密麻麻的笼罩着一切,不知从哪里开始,也不知从哪里结束。

    莎莉的手掌,微微往前一探,似在虚无中拨弄着什么。

    随着她的动作,眼前的空间变得有些扭曲,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灰扑扑的色彩。

    下一刻,灰色维度内,一根根断裂的“线”汇聚,组成一个个怪异的符号,不论多么精通神秘学、符号学的博学者,也无法知悉这些符号代表的意义。

    要理解它们,需要拥有命运相关的力量。

    如莎莉,她如今修行的职业,并非美拉达女巫,她在“树秘境”中便选定了另外一条道路,她是一位命运女巫。

    那一个个符号,代表的是一场交易。

    她,与冥冥之中一道恐怖又伟大意志的交易。

    根本没有让她等待多久,面对她的“询问”,那藏匿于无穷维度深处,似乎处境有些艰难的伟大意志,直接给出了回应。

    却见一丝一缕灰黑雾气涌出,内里蕴着与莎莉体内极为相似的神性力量,这些雾气快速缠绕上来,将那些怪异符号一个个污染,让它们崩解,最终凝聚一副画面。

    血红的背景中,一双灰黑色的弯曲鹿角。

    鹿角下方,一双仿佛可以带来无穷厄运的眼眸浮现。

    对视的一刹那,维度崩溃。

    “呼”

    工作台前,莎莉似刚从噩梦中醒来,呼吸不由自主变得急促。

    但她的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意。

    脑海中,是她接收到的回应:

    “交易达成!”

    ……

    密凰州边缘处的苏特隆山脉深处,一片由风蚀石柱和巨大沟壑组成的区域,这里残存着一支唤做“苏特隆”的远古文明留下的遗迹,大多是一些神庙,或是奇特构造的山洞。

    此刻,就在那一根根石柱间,斯坦娜正以极快速度奔逃,她身上镌刻着神秘符号的甲胄,已被某种攻击腐蚀的千疮百孔。

    包括她手中的盾牌,拎着的骑士剑,也都是坑坑洼洼。

    就在她即将脱离这区域时,变故倏然发生。

    她的眼前,或者说四面八方,同时陷入黑暗。

    嗤!嗤!嗤!

    毫无预兆的,一根根如同“黑针”般的粘稠液体,自头顶、脚下、四周,不存在任何死角,将斯坦娜完全笼罩。

    躯体还凝滞在空中的斯坦娜,红发激荡,一双眼眸内依旧满是坚韧,仿佛永不屈服。

    尽管她已经知晓,她即将遭遇不测。

    作为密凰州如今公认的最强光明骑士,她在光明教会内部,已经拥有了不俗声名,也拥有许多追随者,狂热些的甚至认为她迟早会超越未来的骑士王特里斯坦·索菲亚。

    理由很简单,斯坦娜进入超凡世界的时间并不长,但战力已脱离职业级,朝着“传奇级”发起冲击。

    不过这些都是不可预测的未来,如今她面临的,却是她无法抵抗的攻击。

    就在半小时之前,正在探索“遗迹”的骑士小队,忽然遭遇这些来历不明的黑色液体攻击,眨眼间几乎“团灭”了她的属下们。

    十几位光明骑士为她争取了逃遁的时间,斯坦娜在确信属下们被攻击,只是陷入一种昏迷状态之后,释放所有战力,试图先离开险地,去密凰总部求援。

    现在看来,她的实力仍旧不够。

    感受着体内还剩下的力量,斯坦娜忽然松开手中已濒临极限的光明剑与盾牌,无视朝着她激射而来,没有任何躲避空间的“黑针”,目光直视下方,不知何时起已铺满大地的一大块丑陋黑斑。

    由黑色液体构成,凝聚成一张空洞、虚无的脸,大嘴以夸张的弧度张开、扭曲,似乎正在发出让人无比厌恶的狞笑。

    “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嘭!”

    斯坦娜这句话未曾说完,她整个人已是化作一颗陨石般,自那空中硬生生的砸了下来。

    她任凭那些黑针加快速度,刺入她的体内,只是一颗白皙拳头中,酝酿许久,难以想象的力量,这一刻尽数爆发。

    怪力术!

    曾是唐奇前期常用的手段之一,在落入斯坦娜的手中之后,绽放出了非同一般的光辉。

    仿佛就是一颗“光之太阳”,砸落了下来。

    那些黑针,还未完全入侵斯坦娜的躯体,便被融化蒸发。

    而地面那丑陋的,让人厌恶的空洞黑脸,这一刻就如同那些与斯坦娜切磋却不小心被她一拳击中的骑士们一样,本就张大的嘴,瞬息咧开到极致,空洞的眼眶刹那扭曲、圆睁。

    轰隆!

    地面破碎的大坑中,白茫茫的蒸汽混杂着灰尘,在爆炸气流席卷下,向着四面八方吹拂。

    斯坦娜身上铠甲几乎完全碎裂,半跪在坑底,她全身上下的力气都消失了,释放出积累许久力量的代价,是她身上的肌肉大面积撕裂,殷红的鲜血从铠甲缝隙间溢出。

    斯坦娜艰难维持着清醒,目光穿透灰尘,即刻的,她的瞳孔剧烈收缩。

    这片几乎被毁去的遗迹各处,缝隙、角落,都开始涌出黑色液体,它们如同一只只蚂蟥般,涌动汇聚,又一次形成一张空洞、保持着狞笑的脸庞,只是缩小了许多倍。

    它无视仍在喷薄的灼热蒸汽,朝着斯坦娜游移过来。

    它的边缘处,细碎的毛边渐渐异化为怪异的触手,如同一张黑色的,丑陋的皮囊,将要把斯坦娜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与此前袭击她属下们时不同,斯坦娜从中感受到了一种毫不掩饰的恶意。

    “这死法太憋屈了!”

    就在斯坦娜心底,掠过这念头时。

    忽然,那“黑脸”凝滞在半空,边缘处再度异化成一张张嘴,与夸张狞笑的大嘴一起,发现极为尖锐的嘶鸣,音波涌动间,它萎缩成一团,而后化作一道黑箭,朝着前方虚无处莫名出现的裂缝激射而去。

    它要逃?

    为什么……?

    斯坦娜脑海刚腾起疑惑,忽然她似感应到了什么,面上飞扬出难掩的欣喜,她的眼眸内,一道苍老、矮小的身影一点一点,凝聚出来。

    这是一位修女!

    她穿着灰白色有些破旧的修女袍,她的躯体似因为过于苍老,佝偻了下来,她满是皱纹的脸上仿佛一直有着慈祥的笑容,她的眼眸之中,却似在悲悯苍生。

    “老师!”

    在斯坦娜惊呼出声时,这位刚刚现身的老修女无言看了那即将逃走的黑斑液体。

    无声无息,一团无比柔和的光,出现在那裂缝和液体上空。

    光辉照耀下来,二者都开始消失。

    任凭那液体进行各种“异化”,发出多么尖锐的嘶鸣,也无法阻止它被抹去。

    目睹这一幕的斯坦娜却没有露出惊讶之色,她的老师亲自出手,即便对方是“传奇级”的超凡生物,结局也不会出现什么差别。

    下一秒,她感觉到老师粗糙的手掌放在自己头顶。

    同样柔和的光辉洒落,斯坦娜只觉消失的力气正在快速回归。

    “老师,那是什么东西?”

    斯坦娜的眼中,除了疑惑之外,还有毫不掩饰的报复欲望。

    她原以为可以即刻从自己老师口中获得答案,光明教会内部任何一人都知晓,她的老师除了是一位恐怖强者之外,也是一位知识渊博的智者。

    只是她即刻看到的,却是老修女思索了一下之后,皱眉摇了摇头。

    “它想要做什么?”

    斯坦娜又想起那诡异的黑斑液体明明可以杀死她的属下们,却并未那样做,她的目标似乎是……。

    老修女仿佛完全洞悉斯坦娜心底的念头,在她脑海中那个“我”字还未吐出之前,老修女又摇了摇头,以苍老柔和的声音道:“不,那异物真正的目标,恐怕是你那个隐秘朋友。”

    “轰!”

    仿佛听到了让她无比震惊的话,斯坦娜起身的动作出现明显凝滞,红唇微张,陷入无言惊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