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民武道 鱼儿小小

第一百七十九章 背刺

    两人紧走几步,就来到矮松林旁边,见到连绵一片屋舍,连成一片。

    屋前宽阔场地上面正有人影闪动着。

    呼喝之声,兵器挥舞破风之声,还有临死惨嚎之声响成一片。

    许是听到这里的呼喊杀伐声音,更远处的一些房屋灯光一片片的熄灭。

    应该是本地居民胆小,就算是离得远远的,也生怕惹祸上身,假装不在家的样子。

    只是看了一眼,萧南就明白了,先前为什么自己被两个用九黎剑的年轻男女袭击了。

    场地中虽然打得十分热闹,但其实所有人都被一个人牵着鼻子在跑。

    这人身形不胖不瘦,不高不矮,也看不出面容。

    因为他的头上也戴着一个可笑的黑色头套,只有眼睛处,隐隐闪着寒光。

    他手中的剑没有反光,似乎是涂了一层黑漆,出剑之时没有什么声响,只在别人意响不到的角度,刺入要害之中。

    粗略估计,约有三十多个汉子,挥动武器,追逐着那个若隐若现的影子在攻击。

    而那道飘忽不定的人影,只要一现出身形,就有人死去。

    “原来如此,同样的黑衣黑裤,戴着黑色头套,姜玉你真跟他想一块去了。”

    姜玉也是傻眼,似乎知道先前被人伏击的罪魁祸首,看了一眼手中捏成一团的头套,有些羞恼的扔开。

    想了想,她又走过两步捡起来,应该是觉得随便扔东西不太好。

    自己两人偷偷摸摸的出来察探敌情,还是不要留下什么东西为好。

    萧南看着这一幕,微不可查的笑了笑,心想这的确是千金大小姐,确定是很少到处闯荡。

    很多知识可能是在书本上学到的。

    也不知她是怎么把元江四季剑馆撑下来?

    “我们就这么看着吗?要不要做点什么?”

    看着场地中杀得血腥,姜玉眉头微皱,有些不忍的说道。

    猜到是一回事,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她平日里应该很少见到这种大肆杀伐情况。

    “只是看看就行,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都不知道,我们出去,很可能被两方当成敌人。再说,你看那林冬的身法,很古怪啊。”

    萧南一点也没有主动现身的想法。

    神情反倒有些慎重。

    他自问就算自己在场,面对那种飘忽诡异的身法,也会很难办。

    黑衣蒙面的身影,速度并不算太快,萧南认为只比自己稍稍快上一点。

    但是,那人似乎能够借助光线和四周环境隐藏身形……

    一不小心,就在人影错落间,失去他的踪迹。

    就算以萧南如今这种敏锐的五感,隔着数十米都能看清蚊子脚的眼神,也时不时的就跟丢对方身影。

    而且,在他的感应之中,那黑衣人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并不是那落叶萧萧、冰封冷寂的秋冬二剑,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余波。

    青铜镜在脑海里微微震动一下,萧南立刻知道了那种力量是什么。

    有神力波动。

    他的眼神变得凛冽,直直盯着林冬的飘忽身影。

    心想幸好自己前来察探,否则的话,贸然与这家伙比剑,恐怕会出问题。

    只过了一会时间,三十多个壮汉,已经倒下十余个。

    渐渐的这些人脚步就显得迟疑,不知不觉的就跑到一起,把最前方的一个身材魁梧的皮衣大汉露了出来。

    这人应该就是朝阳帮老大邓朝阳了。

    邓朝阳双手各持一柄鹅卵粗细短柄锐矛,舞得劲急。

    矛尖之上微微发红,出手刺击之时,恍如鞭炮炸响。

    他的每一矛刺出,都会激起音爆。

    身周空气波纹一圈圈散开,血气蒸腾着,威势惊人。

    可是没用,这一位就遇到了萧南经常出现的尴尬情况,他追不上对手。

    就算有着天大力气,打不着,就什么办法也没有。

    那黑衣人影明明实力绝对不弱,却一点也不想跟他硬碰,只是东窜西窜的在人群之中钻来钻去。

    身形时隐时现,收割人命。

    气得邓朝阳怒声狂骂。

    “林冬,你还是这般胆小,有本事正面上啊,既然敢下贴子,就别躲……”

    “我呸,还死剑?我看你就是一个没卵蛋的懦夫。还记得你那小女朋友吗?哈哈,没想到竟然还是个雏……

    那天你把她扔下逃跑之后,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我折腾了她三天三夜,都没断气,临死之时还想着她的冬哥呢。”

    邓朝阳声音带着嘲讽,双矛舞动之间,左右呼应,震开一圈圈空气涟漪,似乎是在蓄力。

    “人渣!”姜玉身体伏低躲在树后,听到这里,低声啐了一口,轻声骂道。

    “这是在激怒对手,他显然已经是没办法了……林冬出手阴险的很,不与他正面交手,先杀其手下,用温水煮青蛙的打法消其锐气,再伺机偷袭,邓朝阳完了。”

    萧南倒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对这种纠集众人结社的小帮派,他从来不会高看对方的道德品质,这也是他在一旁观看得心安理得的原因。

    他又不是什么大侠,随便见着什么事情,都要出手,那岂非得忙死。

    “我记得你那小女朋友叫小如吧,这名字好啊。林冬,你也算是个极品了,遇到危险就把女人扔下。这一年过得很开心吧,会不会后悔没有带着她一起跑?”

    邓朝阳说得开心,怎么恶毒怎么来。

    他发现,对方出手仍然狠厉,剑剑夺命,身周的手下又死了五六个。

    但是,那诡异飘忽的身形,却渐渐的慢了下来。

    “这是,中计了?”他眼中闪动精芒,手中合金双钢矛,也缓了一缓,做戏就要做足。

    他有把握,以自己四品中期武者层次,只要对方被近身双矛圈住,以自己烈火朝阳枪法的细密狂烈,一定可以留下对手。

    林冬出手无情,一剑刺死正乱逃乱躲的西装大汉,平淡说道:“小如,我已经帮她报仇了啊……你还不知道吧,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去了一趟青芙园,把你两个老婆,三个儿子全都宰了。”

    他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喜怒,出手仍然不紧不慢,“你那小儿子应该还不会叫爸爸,死的时候,正在吃奶……

    你猜怎么着,他被一剑刺穿,连哭都不会,估计长大了也是个傻子。邓朝阳,我这是帮了你大忙了。”

    “畜生……”

    邓朝阳没有激怒对手,自己反而被激怒了。

    他双矛一摆,身形疾窜冲前,身上血光大盛,形成烈焰形状。

    显然先前还留了一部分力量,正准备引林冬近身,然后阴对方一把。

    “追得到吗?”

    林冬冷笑一声,身形往侧一闪,就消失在光影之中。

    正象先前许多次一样,只要邓朝阳一靠近,他立即就闪开,顺手还杀一个朝阳帮众。

    “有胆你别跑……”

    邓朝阳快要疯了,眼珠惺红就象要吃人,气息一涨一落之间,就要顺势再行爆发。

    正在这时,他的身后如同水波涌动,一道身影出现。

    电光火石间,锐啸响起。

    一点锐光狂猛刺穿邓朝阳后背,血光有如喷泉溅射。

    “不好。”邓朝阳双矛狂舞,舞成一团红浪,向后急旋。

    脚步却是不停,直往前冲。

    却什么也没有格挡住。

    “嘿嘿,你以为我还是一年前的我吗?”

    林冬一剑攻出得手,立即又再次远离,站在远处冷笑着道。

    刚刚邓朝阳只是怒极爆发,气息稍加回落,立刻被他抓住机会,不知怎么的,就到了身后。

    这是林冬第一次攻击邓朝阳,出手狠辣狂猛,跟他先前的剑势完全不一样。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全面超过了他先前展现出来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