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民武道 鱼儿小小

第二百一十九章 谁更头铁

    全民武道正文卷第二百一十九章谁更头铁岳银瓶来到杨家院子里的一些小心思暂且不提,她其实最主要,还是想要告诉杨再兴如今的战局变化。

    说起来,岳银瓶与原来的杨再兴性格颇为有些相似,都是酷爱舞刀弄枪,并且以上阵为乐的战争疯子,一听到有仗打,那就象过年一样。

    好在她的实力很是不弱,因为身份原因,手下也有一帮人听命,势力算是可以,也不太象杨再兴这般总是盯着人家金兵主帅下手,所以并没有遇到太多危险。

    李万还没有打听清楚战局详情,萧南就从二小姐这里得知了。

    “其实你前天遇到的金兵主力,是完颜宗弼想毕功于一役,突袭偃城。

    他想得很美,只要打下偃城,败了父帅主力大军,朝廷六路大军就会土崩瓦解,对他再也造不成什么威胁了。”

    岳银瓶眉采飞扬的分析两家谋略。

    “两边都想到一块去了。”萧南点头称是,这个战略其实很有可行性。

    金国那边除了完颜宗弼能力够强,野心够大,掌了军权之外,在任金熙宗完颜合刺其实就是木胎泥偶,不足为虑。

    他此时正学着汉家法度,重用儒生,设三师、三省等汉家官制。

    怎么说呢,这个皇帝也是喜爱汉文作赋作诗,喜欢雅歌儒服,并不喜欢骑马打仗。

    然后,金国宫廷矛盾就激发,贵族大臣竞相攻伐,他也管不了。

    反正这时候的金国皇帝跟南宋皇帝其实是在互相比烂,全都把一副好端端的牌打成了一锅稀粥。

    金兀术这种野心勃勃之辈如果一死,在金国,基本上就很难找得出厉害领兵人物了。

    即算是有,也没那么大的权力。

    所以,岳家军这边,总想把这位金军统帅干掉。

    而金国那面呢,当然是时时刻刻想着把岳飞干掉。

    倒不因为岳元帅打仗厉害的原因,而是他的威望太高了,做人头又铁。

    其他人嘛,如刘光世、韩世忠、张俊等人,打仗也厉害,但他们听皇帝的。

    只要宋高宗赵构不想打了,想要撤兵或者分兵,他们即算心中十分不愿,也只能埋在心里,毕竟皇帝的意思最大。

    再一个,那些将领只是方面军,在全国的影响力并不是十分巨大。

    不象岳少保这么横。

    对,只能用横字来形容这个时候的岳飞。

    若说一腔碧血忠君爱国,当然无人敢说半个不对。

    但是这时候的岳元帅经营的是全国一盘棋,江南江北军民全都发动起来,为了收复河山,迎回二圣而努力,这并不是喊口号,他有这个能力做到。

    等到后来,因为宋高宗赵构的原因,他再不叫唤着迎回二圣,但是他不知怎么想的,又接二连三的上书请皇上早立太子。

    说到太子,就有些坑了,赵眘本是宋太祖那一脉的子弟,是赵构收的养子。

    为什么要收养子呢,因为赵构是阳痿,他早年生的儿子病死了,妃嫔和几个女儿全被金兵捉去了,如今还有没有活着都不知道。

    他没有后人了啊,又生不出来,怎么办?

    自然就只有收养两个了。

    自己的亲侄子,那是不敢收养的。

    等到自己一蹬腿,太宗一脉的子嗣登基之后,到时候铁定会让他名声臭大街。

    当了这么久的皇帝,连父亲和哥哥都救不回来,还厚颜无耻的北面称臣,讨好金国仇人,实在是枉为人君。

    但是,收养了太祖一脉的后代,以后若真继位,就只会为赵构本人大唱赞歌。

    徵钦二宗接不回来更好,接回来了,重新是太宗一脉后人当权,哪还有太祖后代什么事啊。

    这里面的种种小心思,别人看在眼里,也不会从肮脏的方向去想。谁吃了没事干把皇帝这种至高无上的生物想得如此龌龊呢。

    岳飞也不会,他只是从国家利益方面出发,而提出的建议。

    皇帝年纪较大了啊,如今又兵凶战危的,国家还不安定,自然要先立太子。

    免了后顾之忧,才能让皇朝绵延千秋万代。

    这是老成谋国的主意……

    但是,又所皇帝放到哪里去了。

    我还在呢,你就想着辅佐我的养子登基了吗?

    从岳飞上书请立太子开始,求一求宋高宗赵构的心理阴影面积到底有多大?

    还有,宋高宗其实挺矛盾的。

    他倒不是真心想低人一等,能当个一言九鼎,龙御四海的皇帝谁不愿意啊。

    但是,事实并不允许,这场宋金两国的交战,他是败又败不得,胜又不能胜,纠结得简直要死。

    败了呢,那不用说了,亡国灭种,自己步上父亲和哥哥的后尘,被金国捉去做牛做马,生不如死。

    胜了呢,那也不好受,迎回了前面两个皇帝,他的处境就会十分尴尬。

    金熙宗几次三番要把两个被捉去的皇帝送返宋廷,以做为和谈的条件,宋高宗赵构根本就不敢接这茬。

    那两个皇帝回来了之后,他赵构站哪里啊?

    让位吗?那是自寻死路。

    不让位呢?

    那也不行,名不正言不顺了。

    总不能把父亲和哥哥干掉吧……真这么做,自己的皇位都坐不稳。

    所以,如今的宋朝皇帝既要倚重岳飞的军事才能,又忌惮万分,心里实在是复杂得很。

    在萧南想来,这位岳元帅不知是真的弄不清楚情况,还是故做不知。

    或许他是知道了其中隐藏的意思,却偏偏头铁不愿回头,反正他操控着全国的民心军心,一门心思想要来个一统河山,更是连皇帝的家事也想一并管了。

    至于皇帝会不会难做,岳元帅应该是懒是多想的。

    在他心里,驱除金人,还我河山最重要。

    他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想过皇帝不高兴的可能。

    在岳家军之中,谁若敢说皇帝的半句不敬之词,都不用别人动手,岳元帅本人就会一枪捅死他。

    从岳银瓶那里得来的消息,萧南得知了接下来的战局细节。

    金兀术也就是完颜宗弼想要到偃城把岳飞干掉,而岳飞呢,集结了六路大军从各个方向进攻,就想把金兵包了饺子。

    同时,主力两路大军挺进开封,寻求决战的机会。

    杨再兴带领着三百精骑撞上金兵,其实就是前锋试探。

    只不过,他把试探打成了攻坚战,不但手下尽没,自己也差点死在了乱军之中而已。

    但是,这一战也是很有作用的,至少拖住了金兵的行程。

    大雨一停,岳家军齐齐出动,把金兵堵在了平原野地之中……先是以背嵬军一万步卒,破了金兵的铁浮屠拐子马。

    再以铁骑穿插,四方合围追击,打得金兵后撤百里,差点就退回了开封去。

    金兀术更是几次三番的差点死在阵中。

    这一仗,杀的金兵虽然不多,但是却彻底打出了南宋兵马的威风,让人看到了金兵的虚弱。

    也看到了一统山河的希望。

    “可惜这一次决战,你没有上阵,否则咱们就可以比一比谁杀的金兵更多了,运气好的话,更可以帮你报仇,杀得完颜宗弼。”

    岳银瓶的话里既有着如少的豪情,还有着丝丝心疼。

    怎么说呢,这要从杨再兴的身世说起。

    萧南从记忆中早就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杨再兴家老子,其实就是隐居的杨家将后人。

    因为心中隐隐的愤懑,他老子不学武,只学文,后来考上了进士,外放一任县令。

    金兵攻进来的时候,其他官员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而他家老子杨邦乂头铁得简直没法形容。

    金兵捉到他的时候,他血染征袍,豪气冲天,血书一幅“宁做赵氏鬼,不为他邦臣。”

    金兀术敬其英雄了得,就许他仍然担任溧阳知县,却被喷了个狗血淋头。

    然后,杨邦乂又拿头去碰柱子,没碰死,被救回来了……

    金兀术又亲自劝降,杨邦乂说,你这女真狗子,也敢侵略中原,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地。

    然后,金兀术就凶残的把杨邦乂割舌剖腹剜心,弃尸荒野。

    父亲死后,家人星散逃逸,母亲病故……

    在这种情况下,杨再兴流落草莽,最后被地方豪强曹成裹挟成为贼军,称霸一方。

    后来这支贼寇又被岳家军扫平……

    在那次战斗之中,杨再兴身为大寇曹成麾下的武力担当,自然是纵横杀伐,勇猛难挡。

    不但是杀了岳家军几员大将,更是干掉了岳飞的亲弟弟岳翻……

    最后被张宪领着大军追得走投无路,束手就擒。

    他后来能够不死,关键还是因为他的身份。

    他是世代忠良。

    北宋一朝,若说谁家最惨,谁人最是忠君爱国,那自然非杨家将莫属了。

    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朝堂,其实都是有着鼎鼎大名的。

    杨家后人,如今落魄到这种情况,虽然为贼,又虽然与己有仇,但岳飞还真的不能杀他。

    其中也有着爱才的意思吧。

    他想要杨再兴跟着自己一起杀金狗,兴汉统。

    从这之后,杨再兴就一直象个疯狗一般的盯着金兀术攻击,不斩下他的头颅,那是誓不罢休。种种行为其情可悯,倒不全是莽撞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