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民武道 鱼儿小小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有恃无恐

    萧南嘴角带起一抹嘲讽,笑道:“敢问武学长,你是怎么受的伤,死在谁的手里?又是什么时间?不妨说一说。

    若真是我做的事情,万万没有不承认的道理,若是血口喷人,胡乱攀咬,那我可得向岳副校长好好求个公道了。”

    公道的意思,那就是赔偿。

    死鸭子嘴硬吧。

    本来,所有人都认为萧南无可抵赖了,因为这心力剑术,只要一出手就能辨认出来的。

    所有人也都知道他得了心剑传承。

    上次在选拔赛上还见他用过呢,熟悉得很。

    没想到,他不但不承认,反而开始咄咄逼人了。

    “你是不认帐了。”武振国灵魂归窍,愤怒的望过来,声音嘶哑问道。

    萧南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低头捏着自己的手指,淡然道:“没做过,认什么帐?你说说看,我怎么出手的?你又是怎么死回来的?”

    “你……”这事不太好说啊,武振国当然不想说。

    岳琅眉头微皱,他觉得里面似乎有着蹊跷,跟自己想象中有点不一样。

    先前,自己看重的徒孙伤成这般,听说还是同校学生下的手,他只是随意看了看,发现是心剑术所伤,当时就怒气勃发了。

    正逢赵半城也来争夺名额,他当然要坐实剑院萧南的错处。

    目的并不是为了惩罚一个学生,而是想要把萧南退出留下的名额占据。

    毕竟,他也没信心争得过赵半城,对方的人脉很广。

    这里有一个问题,现在连山秘境情况明朗,想要进入其中获取资源的大宗师有点多。

    比如,在清宁学园,赵晋死回来,空出的名额,赵半城就没抢到,被唐三采的师父炎阳刀卫昭阳抢去了,人家资格更老,实力更强。

    没办法啊,赵半城就过来东海大学要名额,说实在的,岳琅是抢不过他的,也抢不过剑院,黎校长那尊大神坐着,谁敢从他嘴里抢食。

    但是,第一波进入的大宗师,真的优势很大很大。他舍不得,就推波助澜让武振国告吧,把剑院告倒,赔偿起来就好办了……

    黎山民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笑意,目光扫过在座几人,心中洞若观火,他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同时,他也明白萧南此时的依仗是什么。

    为什么会拒不认帐,还如此针锋相对。

    他五指一弹,扔出一个白瓷小瓶,笑骂道:“萧南你退出秘境了,也不说来拜见我这个师父。喝了这瓶水吧,对你蕴养灵魂,修复伤势很有帮助。”

    “谢谢师父。”萧南伸手接过,打开一看,就见到里面金黄液体,淡淡清香溢出,光是闻着,就让人精神大振。

    他也不客气,在所有人眼光中,一口就饮了下去。

    然后闭上眼睛,默默存思一会,就发现自己的精神力急速狂涨,灵魂伤势一瞬间就恢复了三分之一有多。

    果然是好东西。

    萧南睁开眼睛,闪过一丝精光。

    “金黄色的,那是原剂,一瓶至少五千万以上吧。”

    “不止,没有一亿,问都不要问,而且,就算有钱,你也买不到,人家得到自己就喝了。”

    关键还是资源稀缺,这要到异界危险地带才能得到,你家里有钱,买不到怎么办。

    四周学生全都议论纷纷,会议室里岳琅和赵半城刚刚还在义正词严,此时脸色就有些难看。

    完全不知道是发作好呢,还是不发作呢?

    黎山民已经在不要脸的摆明车马替自家弟子撑腰了,自己真要撕破脸皮吗?到时会不会鸡飞蛋打一场空。

    赵半城面上阴郁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又是笑容满脸,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

    岳琅眼神中却是阴沉得要滴出水来,厉声斥道:“武振国,有什么不好说的,说……”

    武振国咬了咬牙,只得从头说起。

    他不敢撒谎,大宗师在场,精神力场笼罩之下,比什么样的测谎仪都要准确。

    除非他的精神境界跟大宗师差不多,才能逃脱感应。

    “我当日杀得为富不仁的富户之后,就得到七杀刀秘籍,然后一路修练,也打出了一点小名气,建了个帮派……

    因为帮派之中一名护法被路过的两个女人杀死,我就想着去讨个公道。结果正要得手,就被突然出现的一道剑光杀死。

    那一剑极其锋锐,有苍莽剑意,更是有心力加持。以我当时六品换血的实力,都没有挡住。”

    武振国一边说一边眼睛布满血丝,盯着萧南,声声控诉,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他说的不是假话。

    “呵呵……”萧南突然笑了起来:“武学长你当时出面找场子的时候,难道没问一声,到底是怎么起的冲突吗?你那手下见色起意,撞到了硬茬子上了,那是他蠢,不带眼识人。

    武学长你倒是看得清楚那两个女人的实力了,就没问一句是非曲直?这样不太好吧?”

    “别拿高帽子压我,在秘境之中行事,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弱肉强食而已。不管怎么说,那一剑是你斩出来的吧?”

    “我要是说,那一剑不是我斩出来的,你肯定不信,那我们不妨再验证一下。”萧南转头看向外面,招了招手,笑道:“小竹,过来。”

    小竹怯生生的走了过来,这里好多大佬,她看得眼晕。

    不过少爷既然叫到自己,那硬着头皮也要撑着。

    “别怕,他们都是讲道理的,再说,你是我的侍女,跟妹妹一样,无需害怕任何人。”萧南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反手一拍,就在她的手背上拍出一个剑形印迹……

    白森森的光芒上面有着波光鳞鳞。

    “武振国,你打她一下试试,不要留手。”

    “你是说,在那女人身上留下了个印迹,她自己就会出剑?你在说笑话,肯定是说笑话……”武振国茫然转头,若真是如此,自己的指控岂不是在扯蛋。

    但是,他发现,几位大宗师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只是定定的看着堂中小女孩手背上的剑形印记。

    学校几位院长眼也不眨的看着那印记,咋咋连声。

    “万物有灵,我原来还是小看他的精神境界了,这都已经超过我了吧,后生可畏啊。”陈子昂赞道:“难怪能一统初级秘境,不是因为他有着独特窍门,而是根基浑厚,远超旁人。”

    器院院长差点没捶胸顿足:“有这等精神力境界,如果专心祭炼兵器,很可能突破凡兵,达到灵兵境界,可惜,可惜。”

    也难怪他们震惊,普遍认为,精神境界达到万物境是大宗师的标配,能牵引天地万物灵气杀敌。

    至于门外的学生,完全是有看没有懂。

    萧南只是看着武振国,伸手邀请,没有说话。

    但他眼神里的戏谑,谁都能看得清楚。

    我也不跟你打,我只是留个印迹,有本事你试试看。

    这种轻视,比当面打他嘴巴还要难堪,武振国立即骑虎难下了,不可能试都不试一下,那自己的指控岂非无疾而终。

    “好,好。打伤了你家侍女,别说我这做学长不讲道理。”武振国抽出腰间长刀来,眼神冰冷。

    “尽管出手就是,我绝不阻拦。”

    小竹见着这一幕,小胸脯微微一挺,直直盯着武振国,她是想告诉别人,自己不怕。

    “断水……”

    室内波光一闪,刀影留痕,武振国一刀斩落,出手就是碧波刀的拿手绝技,分波断水刀意,抽刀断水水更流。

    这一刀快到极处,也雄浑到了极处。

    刀光只是一闪,任谁也不会觉得小侍女可以抵挡得住。

    哗……

    一股巨浪拍岸的声音突兀响起。

    那一刀刚刚斩到小竹的胸前,就突然崩碎,一道迷迷蒙蒙的森白浪涛轰然出现,闷雷声中,如惊涛拍岸。

    剑浪如山如海,明明是虚幻,武振国却像是真的沉入大海之中,从灵魂到肉身,就要被扯得破碎。

    “不好。”他心中狂叫,对方说的竟然是真的,那道剑印惹不得。

    可是,此时他是想退也退不了,剑光涟漪超过了思维转动。

    或者说,自己被那剑光一闪,锁定了精神,动弹不得。

    “到此为止吧。”刀院院长纪荣华一声长叹,身形一动就到了武振国身前,把他拔拉到一旁。

    剑光斩在他的身上,层层涟漪出现,溅起层层碧波……

    他脚下微退半步,眼神诧异的看了萧南一眼。

    自己八品罡元宗师,竟然被剑浪震退半步,一道剑印就有宗师战力了?

    对了,黎校长之所以如此不遗余力的支持萧南,想必是看出了他这无穷潜力,修练的速度太快了啊。

    沉默了几个呼吸时间,纪荣华才说道:“如果我感受得没错,刚刚那道心剑印记是心力第二层次,心海无量吧?”

    “纪院长好眼力。”萧南笑道:“其实,要想知道在秘境之中那一剑到底是不是我亲自出手,只要问一问心像院院长陈子昂就明白了。”

    萧南自顾自说道:“心像院应该有纪录,我回归的时间,应该远远早于武振国,又谈何亲手杀他?

    至于我留下剑印在别人身上,那只是顺手而为,保护朋友而已。

    试问,我又怎么会想到武学长会拦路打劫,欺辱妇女呢。或许,我应该交待那朋友一声,等遇到用刀的歹人,就别出手,任他欺辱就是了。”

    轰……

    门外学生实在没忍住,有几人笑出声来。

    更有些学生小声议论着,声音传来,纪荣华脸都黑了。

    这一次,武振国实在丢人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