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民武道 鱼儿小小

第三百七十章 龙虎斗……嘴

    临山靠水处,是一座巨大营盘。

    这里与对面主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没有大量的合金钢建筑,也没有炮管和发射井架。

    有的只是圆木巨大构建出来的粗犷房屋。

    来来往往的也大多是身着兽皮,手持刀剑,脸上身上充满悍野之气的战士。

    远远传来喧哗叫喊声,轰隆隆声音传来……

    有人大笑,有人喝彩。

    一行人验过身份任务石,走过长长的崖林狭道,眼前就是一阔。

    数百身着战甲,背着刀剑的男女,三三两两的从粗糙的营房之中行出,高声谈笑着,往声音发出的广场中央走去。

    那里正有两位上身的汉子在搏头。

    左边一人体型高大,身上疤痕密布,身上紫铜肌肉鼓起。

    黑色青筋如同细蛇一般,狰狞密布全身。

    他手持大锤,一锤挥出,就有狂风卷过,发出呜呜沉闷响声。

    右边的汉子身材矮壮,像个一个水桶一般。

    扎着马步半蹲下来,就是一只巨大的蛤蟆……

    他手持一根腕口粗的沉重黑棍,在身前身后舞出一团扇形弧光。

    见着高大汉子持锤攻击,他不退不让,反倒是棍影一翻,暴喝一声直撞过去。

    轰……

    大棍被舞成半弧形,与铁锤冲击在一起,一股白色波纹向着四方冲击……两人身上血光一闪,精气直直冲出顶门三尺,幻出龙虎形状。

    萧南看着眼前景象,有点意外。

    跟印象中的军队有所不同,这里并不是那种森严无趣一板一眼的风格,反倒是有些点像作风散漫的佣兵。

    他看得出来,这两人决非打着玩玩,并没有多少留手的意思。

    更有意思的是,两人身上结出的龙虎形状,那是丹气幻形。

    换句话说,两个奇形怪貌的家伙,是七品凝丹的宗师级高手。

    之所以不是八品,因为他们打起来,并没有凝练出煞气,结成护体罡气。

    “萧南同学,你慢慢的就习惯了……主世界那边讲纪律,蛮荒世界这边的营房讲的是血性。

    大家都是拿性命在拼,没有敌人的日子里,军中并不阻止比武……高层认为,平日里打打架、吵吵嘴。只要不死人,那是打得越凶越好,大节不亏就是好汉子。”

    张震不愧是在蛮荒混的日子很长,对这边的风气十分了解,顺嘴解释了一句。

    带队走着的曾明耀上校眼眉都不抬一下的走在最前,他显然对于这种情况也是司空见惯,感觉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

    萧南四处望了一眼,发现许多人眼中全都带着兴奋狂热的神态。

    还有一些人已经在旁聚赌押注。

    一个身着上校制服的军官,高举着红票黑票喊道:“买定离手!张铁,两颗魔石,要不要下这么大的注?输了的话,你这一个月白忙了,可不要事后后悔。”

    “我就赌魏虎赢,不后悔……一赔三,也不知你怎么开的赔率?到时别赔不起。”

    另一人撑着脖子说道。

    周小恪看得愣住,这是在赌博吗?难道不是军营。

    她都差点都忘了场中还有两人打得狂热,并且已经开始挂彩了,忍不住问道:“难道这些人平时比武都打这么凶吗?我怎么看着象是在生死拼杀……”

    “也不是,只不过这两人一直有着私怨而已。他们是塞北龙虎门的兽形武者,因为专修兽形,性格也多了一些凶性。打起仗来,自然是好手,但平日里脾气就火爆了一些。

    这一次争端原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为了清宁学园带队前来的绮玉老师。”

    张震淡淡说道:“你们初来乍到,不要太过好奇,要少说多看……尤其是做任务,决不可自作主张,跟着就是了。”

    萧南诧异的瞄了他一眼,发现这位毕业的学长,此时气度跟先前有了一些不同。

    怎么说呢?

    多了一种优越感,似乎回到了主场一般的自在。

    “哦。”周小恪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乖巧的应了一声。

    她的性子本就柔和,只要不是在战斗中,还是很好说话的。

    至于杨光,这一位更是没什么存在感。

    他只是跟在身后,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默默的做事。

    不得不说,谷良教徒弟的水平不见得很厉害,收弟子的眼光,还算是挺不错的。

    他门下的一些弟子,包括杜修和厉风在内,都是心眼不坏,比较好相处。

    例如杜修,有时候虽然会认不清自己的实力,平日里相处起来却是十分真诚,让人如沐春风。

    而厉风,一副谁也不服气的模样……待到萧南打服他之后,就立刻诚心拜服,鞍前马后的十分恭敬。

    那也是个直爽性子。

    周小恪更不用说了,她简直是知心大姐的典范,虽然看起来象个小萝莉就是了。

    杨光,就是天生的弟弟。

    你再挑剔,也不能说这样的人不好,只管使唤就是了。

    他没有脾气。

    反而是同行的两个刀院弟子,与九黎门下的几人性格就完全不同。

    那两人论实力,跟周小恪和杨光可能相差无几,其人的行事,萧南就不怎么看得上眼。

    太圆滑了,滑得跟猪油似。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这不,那两人此时已经与曾明耀上校攀谈上了,一副狗腿模样。

    别说,两人言谈还比较风趣,并不太惹人讨厌。

    或许,这种人才最适合走入社会,会过得更好。

    但是让萧南来评论,他却觉得,还是周小恪这一类的性格会走得更远一些。

    毕竟是一个武道的世界,什么能力都不如自我实力的增长重要。

    委屈了心意,让本心蒙尘……到最后,可能看不清自己需要的到底是什么,从而望不见前路。

    思索着一些有的没的,萧南摇摇头,不再多想。

    沿着广场过道,一边侧头观看着场内两人比武,一边向着前方巨树之下的五层木楼走去。

    那里有着浓香飘出,似乎是个酒馆,也象是个食堂。

    场中两人打出了真火,也顾不得虎口肌肉被震裂,鲜血滴落。

    高壮汉子嘴里嘶吼着:“死矮子,绮玉是我的,你让不让?”

    “马不知脸长,也不看看你那一嘴的龅牙,长得那么难看还敢追求绮玉,你想恶心死她吗?”

    “再怎么样也比你这矮挫子要强……你想想,两个人如果搂在一起,你只能亲到人家的大腿根。除了舔,你还能干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