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剑书香 东门飞雪

第十四章 音乐力量

    慕嫣容望着易少天宛然笑道:“楚楚妹妹,你的眼睛好像我一个朋友。”

    易少天一惊,难道她看出了些端倪?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哦?是谁?”

    慕嫣容叹道:“是一个负心人。”

    “莫不是容儿姐姐的意中人?”

    慕嫣容眼框含泪的点点头长叹了口气。

    易少天借机问道:“容儿姐姐,听说你之前有婚约在身,后来却悔婚了,是不是另有了意中人?”

    慕嫣容摇摇头伤心道:“不是,是他们先悔的婚约。”

    易少天一愣,讶道:“为?为何?容儿姐姐才貌天下无双,谁这么没有眼识?”

    慕嫣容拭拭泪,幽幽的道:“楚楚妹妹真会说话,你要是男儿身,我就嫁给你好了,好过那个负人心。”

    她叹口气,然后破涕为笑:“不说这负心人了,楚楚,你洗好了就上来换上这肚兜吧。”

    “谢谢容儿姐姐。”

    易少天故意将脖子缩在水中,因为他戴着的玉环项链慕嫣容定能识出,所以在她面前,他也不敢立即上岸,何况他还是男儿身。

    慕嫣容柔声道:“妹妹可有意中人?”

    易少天含糊答道:“有啊,姐姐呢?”

    见她走向屏风后,易少天一跃上岸,眨眼间便更衣完毕。

    听得轻微的声响,慕嫣容探出头来,见他穿着厚实的长袍,便讶色道:“你这么快就好了?怎么穿这么多衣服?”

    易少天立即笑道:“我……我怕冷,姐姐我来帮你梳妆吧。”

    易少天望着铜镜里的慕嫣容,实在太美了,那吹弹可破的玉肌,楚楚动人的双眸,娇俏迷人的身段,幸好他常年修炼道家功,才能心静自若。

    “姐姐,你说的负心人可是易公子?”

    慕嫣容咬咬朱唇,轻声道:“嗯,表面上是我们慕家悔婚,实际上是他们悔婚在先。”

    易少天大为吃惊道:“哦?不可能吧,怎么这样?”

    慕嫣容轻声道:“我爹说易老爷主动与我们慕家断绝关系,从此不相往来,而且说……说他已有意中人。”

    易少天闻言失声道:“这两老头子搞什么鬼呢?”

    慕嫣容讶道:“你……你说什么?”

    “我是想问姐姐,这是易公子亲口与你说的退婚?”

    慕嫣容哦了一声,接着叹道:“这倒没有,只是我悄悄前去找过他多次,他都不肯出来见我。”

    易少天顿时恍然大悟,心中苦道:“那时我被爹娘赶出去游山玩水散心去了,一去二月,如何见你啊。”

    易少天问道:“姐姐,那你是否还喜欢他?可又为何要再招亲?”

    慕嫣容道:“我在想,如果招亲时他都不愿出现,说明他真的不在乎我了,你说呢,妹妹?”

    易少天哑口无言,停了片刻道:“会不会易公子也与你一样,以为是你抛弃了他并主动悔婚?”

    慕嫣容道:“这?可我爹爹不会说谎的。”

    易少天苦笑道:“听说慕家与易家几十年的交情,慕老爷与易老爷都是通情达理之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令他们的反目成仇的。”

    “我爹说,易老爷有一日约他在太白楼相见,将他羞辱了一翻,然后说要退了这桩婚约,说他儿子是玉州第一才子,慕家的女儿岂能相配,因此两人还打大出手……”

    “耶?”易少天大为不解,这说的怎么和他爹说的完全相反,这两老头子究竟在搞什么鬼?

    不知不觉,已近深夜,两人纷纷打了个呵欠。

    慕嫣容嫩滑的玉手拉着他走向闺房。

    房间香气弥漫,沁人心扉。

    易少天心跳加速怀里的九真图砰砰直跳,他便道:“容儿姐姐,你先睡,我……我还不想困。”

    “这么晚了,妹妹也早些休息吧,明早御使王大人还要前来收画,是福利祸,也只能看天意了。”

    她轻轻哀叹了一声。

    易少天安慰道:“容儿姐姐,吉人自有天相,你别想多了,早些歇息吧。”

    “谢谢妹妹!”

    慕嫣容拉着他钻进被褥相偎而眠,易少天心中既欢喜又兴奋,这样好吗?还没有成亲呢,等哪天知道了你可别砍我。

    窗外一阵夜风,呼呼作响,不知不觉两人进入梦乡。

    忽然他感觉到一股凉意,便惊醒了过来,门窗已掩,并无异样。

    他觉的手臂有些发麻,这慕嫣容就像一个熟睡的孩子般枕着他的手臂,嘴中说着呓语,那香甜模样可人至极。

    他伸出手将她一搂,当手指触碰在慕嫣容的肌肤上时,只觉体内一股热血上冲,便连忙将她轻轻推开一旁,心中默念心经,体内运转归神功法。

    这时,他眼前一亮,心中顿觉诧异,只见一道狐影从慕嫣容的体内飘出。

    那狐影张开血口朝着易少天道:“好强的气息,让我吞噬了你。”

    “果然有妖狐!”易少天大惊失色,久久未能平静,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妖怪。

    不男不女的声音笑道:“哈哈!好一个美男子,可惜今日你将成为吾嘴中美食。”

    “哼,妖狐,拿命来。”易少天见妖狐毫无防备,手中九真图一抖,图画展开从中喷射发出一道金光,风雷作响。

    妖狐不以为然的笑道:“想与我斗,真是自不量力!”

    但她立即神色大变,九真图中的光华似乎充满了克制她的魔力。

    “啊……,这是什么,不要……”妖狐凄厉,毫无防备的被吞噬入图画之中。

    易少天讶道:“这样就收伏了?”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原本第一张只有轮廓的画像,已变得更加清晰。

    易少天回头看看正在熟睡的慕嫣容,喃喃道:“真是太神奇了,师父果然没骗人,这也太容易了吧?”

    慕嫣容睡的很香很甜,易少天伸手一探也就放下心来,他无意亵渎,他收了九真图,便抱着她沉沉睡去。

    天还未亮,院中就传来凄凉幽怨的琴音。

    易少天惊醒,一跃而起,厢房内不见慕嫣容的身影。

    “难道被发现了。”他的胸口湿漉漉,竟是泪水。

    他急忙穿好女装大步寻去,只见后院竹亭里,慕嫣容正在弹凑古筝,她的脸上泪水盈眶,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心碎。

    易少天正要说话,忽然一柄冰冷的剑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看剑!”

    易少天大惊失色道:“盈盈姐姐,是你?”

    黄盈盈讪然一笑,英姿飒爽的收回长剑,说道:“嘻嘻,逗你玩呢?”

    易少天拍拍胸口:“真是吓死小妹了。”

    黄盈盈道:“陪容儿睡了一晚,她就成了个泪人儿,不会是你欺负她了吧?”

    易少天道:“我哪敢呀?”

    黄盈盈纵身一跃,在池中连点,轻巧的落入亭中,“容儿,怎么弹这么伤心的曲子,有人欺负你了吗?”

    易少天心惊肉跳,暗叫好险,还以为被她们识出了身份。

    琴音戛然而止,慕嫣容别过头去拭了拭泪珠,很难为情的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

    易少天快速步了过去,拉着慕嫣容的纤纤玉手安慰道:“容儿姐姐没事就好,楚儿可担心坏了。”

    慕嫣容破涕为笑道:“楚楚妹妹,是姐姐让你担忧了。”

    黄盈盈剑眉一挑笑道:“以后我保护你们两,谁要胆敢欺负你们,我定不饶他。”

    易少天感动道:“能与二位姐姐相识,小生……咳小女子真是三生有幸。”差点就说漏了嘴,他连忙提高声音。

    黄盈盈笑道:“楚楚,你说话有些怪哦,不会是春心荡漾,想男人了吧?”

    易少天急忙道:“没有啊,天下的好男人太少,不如姐姐给介绍一个?”

    慕嫣容不语,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望向后院一处围墙。

    易少天也抬头望去,心中竟有股莫名悲伤,曾经自已多少次从这翻墙而入,每次进来容儿都在里面等他,难道她还在一直等着自己?

    这竹亭中,有着他们许许多多的回忆,他们从小青梅竹马,在这院中嬉戏追逐,直到三年前,慕家搬去了京城,两人匆匆一别再无相见,没想到最近慕家才搬回玉州,两家就突然闹的一发不可收拾,这其间易少天与慕嫣容也仅见过一面。

    离别中的三年,也是他们情窦初开的年纪,他们时常书信,何况两人还有婚约在身,心中更是坚定不移只有彼此。

    往日历历在目,易少天心中暗叹,想不到曾经一直追着他跑的小女娃,此刻已长成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少女。

    易少天找了个话题道:“容儿姐姐,你怎么弹莫离这么凄凉的曲子?”

    慕嫣容道:“楚楚竟也懂音律,你会弹琴吗?”

    易少天点点头道:“略懂。”

    黄盈盈道:“都怪这易少天,老是欺负我们家容儿,下次见到他,我定饶不他,让他做不成男人。”

    “耶?”易少天张大嘴,心中暗道我又得罪你们了吗?女人生气真是不需要理由的。

    易少天抚了抚琴,然后略调了音色,便弹凑起来。

    一首悠扬悦耳的凤求凰仿佛天外来音,声悦嘹亮,时而奔放,时而情意绵绵,弹凑间文道之气自然流动,久久不散,令人听得琴音心中无比舒畅,无限遐想。

    池中金鱼闻音而起,欢快的在水中畅游跳跃,仿佛在一同欢歌。

    一曲完毕,慕嫣容与黄盈盈纷纷鼓掌喝彩,两个脸上都洋溢着莫名的快乐,这就是音乐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