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剑书香 东门飞雪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星辰陨落

    (今天早上第一更,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易少天点头叹道:“容儿,你已吞噬过九莲花,从今以后,盈儿传你武功,如若遇到坏人也可自保。”

    慕嫣容咯咯笑道:“易哥哥,容儿这段时间一直在学习无兽剑法,还有轻功,你要不要考考我的成绩?”

    易少天大喜,眼神露出光彩。

    黄盈盈含笑点头,易少天喜道:“既然如此,容儿,我便打通你的任督二脉,助你一臂之力。”

    慕嫣容欣然接受,如今世道黑暗,当盈盈与她讲了许多易少天的事迹,也在想着如若能学习些武艺便能助易哥哥一臂之力。

    他如今已达到金丹之境,打通容儿的任督二脉手到擒来。

    当他运功完毕,黄盈盈忽地眉头轻蹙,指着穿外惊道:“少天,容儿,你们看窗外!”

    他抬头向窗外望去,只见天上星辰大片陨落,满天的流星飞雨以及成片的空间崩塌。

    “不好!这可是大凶之兆。”易少天运转星盘诀功法,一块明亮的星盘从天而降,他的神魂顿时翱翔于天,只见日月无光,星云惨淡。

    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不过他感觉到定然是发生了大事,也许又有什么上古大妖或者恶魔降临。

    他叹了口气,便不再观星,他凝望着她们说道:“容儿,盈儿,此时此刻才是最重要的,纵然天地毁灭,我也要娶你们为妻!”

    两人同时冷哼了一声:“想得美!”

    黄盈盈娇嗔了一声,便满脸羞涩的转过身去,她的脑海里又想起当日在奔雷山洞的情景,不禁面红耳赤。

    易少天轻咳了一声,说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盈儿、容儿,不如我们一起练功如何?”

    两人以为他要做些什么,异口同声道:“练功?”

    “我传你们归神功法,此功法能够快速修炼内力,并能够吸收与净化外来药力。”

    三人一同打坐在床榻上,聚精会神的修炼起来。

    不知不觉,天色大亮,在易少天与慕嫣容的劝说,黄盈盈同意前去龙府。

    他们刚踏出房门,便见一丫环匆匆而来,原来是容儿的贴身丫环,她神色焦急的道:“小姐,小姐,老爷找你呢。”

    易少天讶色道:“慕伯父也来了?”

    慕嫣容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阿紫,我爹有说什么事情?”

    “小姐,昨夜桃花镇发生了大事,老爷觉得此地不可久留,便四处找你,说是要立即打道回府。”

    易少天道:“容儿,我昨晚夜观天象,恐怕桃花镇将发生大事,要不然你与慕伯父先返回玉州?”

    慕嫣容坚定的道:“不要,我要留下来陪你们,咱们同生共死。”

    黄盈盈劝道:“容儿,你境界尚未突破先天,留在此地的确凶险无比,你就放心与伯父回去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慕嫣容依依不舍的道:“易哥哥,盈盈,那你们可千万要小心,有什么消知通一定要知我,别让我担心,好吗?”

    易少天何尝又舍得她独自离去,但他昨夜观相,桃花镇必有大难,他摸着她的脸道:“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此地的确凶险,回到玉州你可要好好修炼我教你的功法。”

    匆匆一见,匆匆一别,易少天内心无比感慨,望着容儿的背影消失在长廊尽头,他才与黄盈盈离开酒馆。

    两人来到龙府,在龙战天的灵前鞠了三躬。

    龙云飞见过易少天,拱手有礼道:“想不到前辈竟然如此年轻,多谢前辈相救了。”

    易少天笑道:“龙兄弟无须客气,我乃是盈盈的未婚夫,前来主要是想见见刘娘,确定盈儿的身世,你就叫我易大哥便好。”

    龙云飞的姑姑赞道:“真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龙云飞立即命人前去唤刘娘前来相认。

    “姐姐,易大哥,这边有请。”

    两人跟随龙云飞来到客厅,龙云飞命人砌了好茶,不一会就见一名老妪缓缓前来。

    刘娘叹道:“哎,老太婆腿脚有些不便,两位久候了。”

    龙云飞急忙问道:“刘娘,你可认得盈儿姐姐?”

    刘娘仔细打量着黄盈盈,说道:“当年知道龙家大小姐出生的人甚多……,小姐是我接生,可刚接生没有几天啊,老爷与夫人便称小姐突然半夜失踪,还吩咐府里上下不要对外张扬,当时我就觉的奇怪,现在想来就有点巧合了,没几天就传出叶夫人生了一个女娃……”

    龙云飞道:“刘娘,你请坐,慢慢说。”

    易少天疑问道:“刘娘,当年叶夫人是否真怀有身孕?”

    刘娘回忆道:“我想想……,听说是有怀孕的,不过我悄悄听到老爷与夫人谈话说,说叶夫人肚中孩子因先天不足,在腹中早已夭折……”

    刘娘上前来拉着黄盈盈道:“小姐当年出生时,有一个特征,只有我与她娘才知道此事,只要看看盈盈小姐的背上是否有梅花胎记便一清二楚。”

    黄盈盈吃惊道:“梅花胎记?我……我的确背心上有一块梅花印的胎记……”

    刘娘闻言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抖着手道:“小……小姐,可否让老奴看看?少爷,这位公子,还请你们回避。”

    龙云飞闻言与易少天一同出了客厅。

    龙府上下披麻戴孝,都沉痛在主人惨死的悲伤当中。

    易少天道:“龙公子,不知提督大人曾经与东卫府有何过节?”

    龙云飞闻言色变,叹道:“我父亲是朝廷所封的水门提督,虽然属东卫实力所控,可从未替他们干伤天害理之事,前不久他收到一封密函,之后便一直心事重重……,没想到他们追杀到了这里。”

    客厅内忽然传来刘娘大喜的声音。

    “小姐,你真的是小姐。”

    黄盈盈的声音泣道:“不……不……,一定是巧合,一家是巧合。”

    “小姐,你就是小姐,这胎记天下无一,不可能再有人。”

    如果刘娘所说是真,那么龙战天所说的定然就是真的,这如何能让她能够接受这些?

    记恨了一辈子的大仇人突然成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而自己的父亲却是背叛了兄弟,背叛了家庭,而且所有一切最终都是因为母亲与东卫勾结所至,她又如何能接受。

    黄盈盈泪流满面的奔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