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剑书香 东门飞雪

第三百七十八章 紫翼魔龙

    月影弯刀破碎虚空,连连炸响,冰封崩裂.

    周成海咆哮道:“动用女娲卷轴的力量吧,否则你必死!!!”

    势不可挡的力量将易少天震飞,他所发出的真道剑法第四式万通剑,完全被对方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击溃。

    月影弯刀斩杀而来,易少天黯然失色,凤凰战甲刹那间闪现,他手中的冰龙枪换成了八卦炉,两股大道之力汹涌澎湃的汇集一体,雷霆之力涌入他的手中。

    八卦炉猛然砸出,重重的撞击在攻来的月影弯刀之上。

    轰!虚空破碎,天崩地裂。

    周成海没有想到易少天用这破炉竟然抵御住了他的致命一击。

    然而,他并未收手,月影弯刀刹那间升空,化为漫天刀光,再次笼罩而来。

    “万通剑!”易少天刹那间失去身影,虚空颤动起来,一道道剑气争鸣。

    强大的剑道之气仿佛驾驭一切灵剑,大量的灵剑出现在了易少天身前,闪烁着耀眼的剑芒。

    易少天脑后三道璀璨的彩虹光环闪耀起来,熠熠生辉大道无边,他的衣袍被一股磅礴的力量膨胀,长发飘动,他的双指之间涌现出一道道雷电冰雪般的白光,寒风呼啸,天地间的力量向他急涌。

    赫然,一道独一无二的霸道剑气涌现了出来,这股力量竟化为一柄白色光剑,光剑的出现令所有的灵剑一颤,仿佛遇见了至高无上的仙剑那般。

    易少天吟着剑诀,大道之势笼罩虚空,剑气切空发出激烈争鸣,似要斩天灭地。

    漫天刀光与无数灵剑交击,一柄巨大的白光剑划破虚空与漫天刀光中的月影弯刀重重一击,剑气切空,虚空碎裂,两股力量竟不相上下,纷纷化为虚无。

    周成海没有想到易少天没有动用女娲卷轴之力便能接下他的这一招,顿时老羞成怒。

    恶魔卷轴激烈震荡,发出奇异的光华,只见从卷轴当中飞出五页魔灵之书,这五页魔图分别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力量,最终一同涌出不凡的力量,全部汇聚在了周成海的体内。

    周成海再次魔化,灵鱼吐镜,再次让他的力量翻升,魔光重重之中变化成一条更巨大无比的紫翼魔龙,四条彩虹光环竟如同四条巨大的光圈套在了他的脖子上,比起之前的黑翼魔龙更加恐怖与凶猛。

    “哈哈!!!哈哈哈哈!!!”他胜券在握的发出咆哮,如同地狱深渊的恶魔。

    他张开了嘴,从他的体内传出惊天动地的雷鸣,易少天暗呼不好,这次他恐怕要喷发的不是恶魔火焰,而是雷电,他的嘴中充满了雷电的能量,身上开始笼罩出一层层闪电。

    虚空嗤嗤作响,黑暗与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大地。

    无上的威压与仙府结界之力将血窟封锁,上空陨落的巨石夹着烈焰虽然不断的砸下,但撞击在仙府结界之上,顿时速度变慢,甚至有些烈焰铁石被结界的威力震碎。

    “给我死!”他腹部发出的地狱咆哮,随之雷光电影喷射而出,铺天盖地的电链比起那只血河中的杌凶兽不知强上多少倍,力量粉碎虚空,天上坠落的焰石触及便化为灰烬。

    但他动此化身,也必将元气大损,他脸上的恶魔血纹便是动用恶魔卷轴的结果,只是这一次的血纹更加明显,紫翼魔兽附体乃是恶魔卷轴中的魔级力量,虽然能给他带来爆发式的力量增涨,但也会带来强大的负面效果。

    就如同易少天动用女娲卷轴之力,便会导致三界崩塌,万物皆有因果,外力终究并非自身之力量。

    易少天无力反击,雷霆之力太过强横,他凤凰神甲在身,全力运转两股内丹之力,寒风呼啸冰雪交集,他使出降龙神掌中的游龙护体,龙啸声声,一道道龙印化成坚不可摧的冰封,层层将他包裹。

    紫级电链封锁天地,其中一条刺目的电链破碎虚空,长空被撕裂出深邃的裂痕,重重的撞击在易少天体外的九层冰封之上。

    轰!!!

    易少天的身躯被撞击在血窟的石壁上,被撞进去了数十丈之深,天崩地裂,天摇地晃,登天楼整个塌陷了,不断的崩裂,落入血窟深渊。

    “这下你还不死!!!”周成海恢复成黑袍青年,他想追去看看,可惜刚刚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他感应不到对方的气息,脸上露出难掩的笑意,易少天死定了。

    “小主子,这里就要塌陷了,咱们快走!”鬼公公的身影穿过重重火陨,飘了过来,他扶起周成海快速的从上空缝隙里飞掠了出去。

    玄京城外,越王大军兵临城下,统帅乃是越王长子朱待天,原本越王就想为他长子取名为朱代天,因此名太过招摇,便改为朱待天。

    登天楼是玄京城的象征,亦是南玄帝国的威严与神话。

    此时已化为火柱,最终落入地底黑渊,仅仅数个时辰便已消失不见。

    玄京城外的大营内,朱待天已收到了父帝死亡的消失,如欢衣着铠甲,英姿飒爽的站在他的身旁,说道:“公子,小姐她被关押在东卫府的天牢当中,我已派人前去相救,你且勿太过担忧。”

    朱待天年约三十,长的高大魁梧,他五官端正,算不上特别帅气,但却有着独特的魅力,他目光如电望着长空,脸上尽是悲哀与愤恨之色。

    他仰天长喝:“爹,孩儿定要为您报仇,血洗玄京!”

    天色刚亮,玄京的百姓一夜未睡,他们看见登天楼的坠毁,冥冥之中感觉到这个天下将要大变,这登天楼可是南玄帝国的象征啊,如此突然坠毁,谁不震惊。

    登天楼附近的大量楼阁也随之被摧毁,这一夜死伤不计其数,许多百姓都陷入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而帝宫靠近天机楼的那片区域,几乎完全化为废墟。

    突然,城外传来号角长鸣,擂鼓大震,朱待天率领千军万马开始对玄京城发动攻击。

    炮台、凶兽、铁骑,杀喊声震耳欲聋,百姓从沉痛之中又陷入到了新的悲痛与无助当中。

    玄京的守卫军根本抵御不住越王的精兵,只见城楼之下,特别是越王的狂兽之军,这是一支有五千人的先锋兽甲军,全部由先天境高手组成。

    更何况后方还有应天境的神射军及勇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