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级卡徒 请叫我小佳佳

589:仿佛,一捏就会破碎!(二合一)

    最高首长拟定唐剑成为古夏代言人的事情,暂时属于高程度的机密讯息。

    因此,很多人都完全不清楚这件事,更不明白聂猛虎和狱狂龙这二人挑战唐剑的具体原因。

    故而高墟认为唐剑完全没有必要进行这种意气之争,可以选择避战。

    不过唐剑当然是不可能避战的。

    若古夏代表人这个头衔仅仅是一些虚名。

    那以他对名誉完全不不在意的态度,肯定是懒得接受这个头衔的。

    可既然成为了古夏代表人就可以得到举脉之力的资源培养,那可是干系到数百上千亿联邦币的事,唐剑自然是要和一龙一虎刚到底了。

    此时。

    唐剑已经易容伪装了一副面貌,坐在一艘飞梭车内,驶向缉拿局的方向。

    孙艺荧就坐在他的身旁,诺曼黑手则在副驾驶的位置。

    这二人早就得知了他今天要返回的消息,因此提前赶来玉京制卡师协会迎接。

    孙艺荧神色虽然平静,但眼神却还是略有不放心,看着唐剑道,“你多大的把握胜过那两人?如果败了会不会影响你在缉拿局里的声望?”

    唐剑呵呵一笑摸着孙艺荧光滑的小手道,“没见到你之前我一点儿把握都没有,现在见到你还摸到你了,我觉得我已经很难败了。”

    孙艺荧脸一红,看了眼前面立即将头调过去的诺曼黑手,道,“别贫嘴,快点说。你都不知道叔、姨还有其他朋友都多紧张。”

    唐剑悠然惬意靠在靠背上道,“我虽然是有把握,但他们两个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胜负之说,还是要打过才知道。

    而且即使我败了,这也没什么。

    这两个家伙都大我最少十岁,我败了也没什么稀奇的。

    他们都是为了向别人证明比我强大。

    可就算证明了那又怎么样?

    像他们在我这个岁数时,估计能被我打得嘤嘤直哭。

    有些事情已成定局,不是他们战胜我就能翻盘的。”

    “这么说,是因为某件事他们对你不服,与你产生了利益冲突,所以才对付你咯?”孙艺荧聪明伶俐,立即分析出道。

    唐剑眨眨眼,“不错,但具体是什么事,我暂时不会跟你说,等确定了再说吧。”

    前面诺曼黑手插嘴道,“兄弟,你说已经感悟了混沌卡牌法则,感悟法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自从上次毒素被你祛除后,生命力已恢复到了巅峰,绝对超过了两万,我也想尝试一下感悟卡牌法则。”

    唐剑笑道,“这样的事情现在不是说的时候,还是等这次事情过后再说吧,我也想将你培养成为一名卡神级的人物!以后去星际,身边也能有个帮手。”

    “真的,你有去星际的打算?那太好了,我早就想杀回沙丘星干死那帮曾经追杀我的家伙。”

    诺曼黑手兴奋道。

    “不远了,等地星这边的事情彻底解决”

    唐剑眼神含笑,意识感应着天地之间与他身体共鸣的那种法则波动,感应着此时体内混沌卡能流转而成的一种神异纹络,他心中那股强大的自信更盛。

    在制卡师协会总会里那最后几天,他对混沌卡牌法则的深入研究,可不是一点成果都没有的。

    否则现在返回后,可能都要在空中飘着做大号充电宝。

    而对混沌卡牌法则的感悟更深之后,唐剑便发现原来以前的修炼,都只能算是一个基础阶段。

    直到接触了卡牌法则时,才算是一名卡师真正的起步,是卡师对于这个卡牌世界更深层次的了解探索,对更强卡牌力量的掌控

    十分钟后。

    缉拿局门口。

    唐剑乘坐飞梭车才赶到这里时,缉拿局内不少人都已是因聂猛虎和狱狂龙二人走出房间预感到什么,全都被惊动。

    哧

    飞梭车大门打开。

    三娃尼莫恭敬拉开车门,唐剑从车内走出,尚未进入缉拿局大门,遥遥就已然感应到了两道强悍的气息将自己锁定。

    这是源自于第八感空间觉上的感应。

    即使尚且隔着栅栏门,他也已能感受到门后院内偏西方的位置处缓缓走出的两个人。

    他目光轻闪,视线已是“拐弯”绕过了门户和院墙,直接看到了缉拿局内部大厦阶梯平台上出现的两道凛然威势的身影。

    就像他直接看到那二人,完全无视了其他人一样。

    聂猛虎和狱狂龙即使都不曾看到唐剑,也已经遥遥将他锁定了。

    因为彼此身上那种独特的气息,蕴含法则力量的气息,纵然隔着极远,都能遥遥感应到,除非刻意去收敛。

    在此时聂猛虎与狱狂龙二人感应当中,出现在缉拿局门口的唐剑简直浑身都充斥着一种浩瀚可怕的法则力量。

    仿佛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卡师,而是卡神凝聚出的法则之身。

    甚至这种强烈的感觉直接反应在脑海,如有一条气息浩瀚而冰冷威严的巨蟒,张大巨口全身散发古老苍莽的力量,向他们扑来。

    这令他们心头狂震,超乎想象。

    以至于他们此时走出缉拿局后与唐剑遥遥对峙,神色中都是惊疑不定充满凝重。

    “好强的法则波动,那是唐剑?”

    缉拿局大厦内高层的房间中,王威神色严肃而充满震惊站在窗户边,看向门口停靠着的车辆和那道青年身影,眼神凝重。

    他也接触到了法则,但并未感悟,可即使如此,也能清晰感受到缉拿局大门外此时源自唐剑身上散发而来的浩瀚法则波动。

    “这个唐剑,怎么回事?难道已经构造了法则之身?”

    聂猛虎心惊疑惑。

    狱狂龙同样惊诧又兴奋,“不可思议,真是一个惊喜,不愧是奇迹队长啊,他看起来很能打啊!”

    二人如此说着时,都看出彼此心思,突然全都身上气息猛然狂暴。

    聂猛虎全身腾地一下冒出赤红强盛的烈焰,散发出硫磺气息,脚下地面石砖都直接烧得焦黑崩裂。

    狱狂龙则身上电弧游走,头顶甚至出现黑云,黑云中雷霆霍霍。

    一时间天象顿变,缉拿局内不少关注这二人的精英全都惊呼。

    “嗯?!”

    唐剑突然面色微变,感受到一团凶猛的火向他扑来,令他全身在刹那冒汗。

    而另一人的气息则就像是爆裂的雷霆闪电猛然杀来,让他精神思维都为之一顿开始颤栗。

    他脑海中始终产生联系的混沌卡牌法立即在此时诞生反应。

    一股灰蒙蒙的法则波动自他身上散发。

    这波动浩瀚而古老,威猛而强悍。

    他全身皮肤都显现出一道道全身筋络的神秘纹络,散发微光。

    一条全身灰蒙蒙鳞片盘踞在唐剑脑海的巨蟒,如亘古存在的寰宇凶兽,古老而神秘,瞳眸森冷,骤然从其脑海之中狂卷冲出,发出了一声震撼天地的嘶吼。

    这混沌卡牌法则化作的巨蟒出现的刹那。

    顿时那冲袭而来的烈焰和雷霆齐刷刷被一片灰蒙蒙法则力量淹没,分解,涣散崩溃。

    心神一颤,唐剑摆脱遥遥传递来的法则意志冲击,瞬间清醒过来。

    他从易容状态中恢复过来,眼神中此时已是充满灰蒙蒙的微光,甚至一根根头发都如通电般散发光亮,全身皮肤上浮现出如卡纹般充满浩瀚威严韵味的神秘纹络。

    “唐唐剑!”

    孙艺荧双眸瞳孔放大,满是震惊。

    在孙艺荧和诺曼黑手惊愕的目光下,唐剑的身躯如神祇般漂浮而起。

    一股浩瀚、古老、威严而高高在上的可怖气息。

    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远处所有感受到这一股更为明显而强烈可怕气息的人,莫不是神色猛变。

    唐剑充满浩瀚古老气息的眸子如穿越了时空,锁定在了前方那片空间中。

    此时,他仿佛看到面前有一点小火苗在闪烁,一缕小电花在摇曳。

    他的浩瀚意志如一条高高在上的巨蟒卷出,缓慢却充满不可抵御的强势力量,慢条斯理到了那一点小火苗和一缕小电花之前。

    天空如阴沉了下来。

    星光仿佛都黯淡。

    这一方大地上,所有的生物都感受到了一股浩瀚而可怖的力量波动。

    整个世界。

    像是进入了电影里放慢镜头般的感觉。

    在唐剑的眼前变慢。

    甚至不仅变得慢了。

    唐剑仿佛还能感受到周围的空间在他的法则意志力量下发生扭曲褶皱的感觉,似乎只要意志更强一点,空间都要嘭地一下破碎。

    至于前面还在闪烁的火苗和电花,那就更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仿佛,一捏就会破碎。

    “不好!”

    王威内心狂叫,只感到一股无比恐怖浩瀚的法则意志以及其可怕的迅猛速度,冲袭而来,神色惊怒中甚至带着一点恐惧。

    “什什么”

    狱狂龙和聂猛虎二人也都神色剧变。

    眼瞳中纷纷浮现出惊悸,身上的法则波动更为强烈,甚至双眸中都浮现出火焰和雷霆的异象。

    然而顷刻间,二人身躯巨颤,身上的火焰和雷霆都猛然如遭受可怕的力量挤压齐齐熄灭。

    二人惊呼暴吼,只觉各自联系的法则力量如被一条强猛肆意的洪流撕碎碾压。

    一种可怕而浩瀚的法则意志,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祇低头俯视着他们,如凶猛的狂蟒般,狠狠冲击在他们的思维意识。

    “轰!!”

    脑海之中如有无数个惊雷爆炸。

    二人全身如遭雷亟,踉跄暴退。

    嘭地一下,狱狂龙那高大威猛的身躯将防弹玻璃撞得如蛛网破碎,口中咳血,凌厉眼神都黯淡。

    聂猛虎轰地一声膝盖将地面都跪得龟裂破碎,鼻子中流出殷红如小蛇般的血液,一滴滴洒落在地,触目惊心。

    “砰砰啊啊”

    缉拿局大厦内,此时更是响起一连片杂乱声音。

    许多与狱狂龙和聂猛虎相距并不远的缉拿局精英齐齐惨叫着扑倒在地。

    有人跪在地上身躯剧烈痉挛颤动,双眼中满是惊恐畏惧,七窍都流血。

    “够了!够了啊!”

    嘭地一声。

    王威的身影直接撞碎了房间玻璃出现在半空,眼神惊怒交加发出惊呼尖叫的高喝。

    当他目光看向大门外神色已恢复平静的唐剑时,脸皮都不由抖了几下。

    这个家伙,在制卡师协会总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那就是混沌卡牌法则吗?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卡牌法则的力量竟然会这么强?

    聂猛虎和狱狂龙。

    这可是古夏当前两名最强的顶尖青年强者。

    竟然全都一个照面败北在唐剑的法则意志力量下,精神意志遭受混沌卡牌法则的重创。

    这样惊人的一幕,寻常人根本看不懂。

    只看到聂猛虎和狱狂龙二人身上才爆发出很强烈的气势。

    结果下一秒就被缉拿局外唐剑身上传来的更强猛的气势冲垮,如遭雷亟吐血倒退,狼狈至极。

    也唯有王威这等接触过卡牌法则力量的人,才深知这其中的厉害,此时感到满心的震撼和不解。

    而此刻。

    缉拿局外的大门处。

    始作俑者唐剑也已收手。

    他散发光芒的头发缓缓落下,身上的神秘纹络黯淡,精神力量在引动卡牌法则时损耗严重。

    在感应到前方大厦内的一片乱象,聂猛虎和狱狂龙居然都狼狈吐血时,唐剑也略有点儿小懵。

    他已经这么厉害了的吗?

    感觉都没怎么用力啊。

    这么说感觉很脆弱像是一吹就熄灭,一捏就破碎的小火苗和小电花,是真的被他一个响指的功夫给灭了?

    唐剑利用红卡迅速补充了一波精神力量,身躯落下地时,不禁都有些索然无味。

    真是如雪一般的寂寞啊。

    这什么一龙一虎是不是太菜了。

    隔着这么远,竟然连他一个意念都承受不住就都吐血了。

    唐剑甚至还察觉到,在缉拿局大厦内此时受到波及受伤的一些人中,竟然还有曾经的老对头武勋天以及田中。

    这两人也都面色发白神色惊疑恐惧。

    顿时,对于自身现在所掌握的法则力量,唐剑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强大是强大。

    但还是无法控制完美,很容易伤到弱小。

    刚刚散发出的法则意志力量,还不够凝聚,这才会在对聂猛虎和狱狂龙二人造成伤害后,又伤到了其他无辜围观群众。

    若是足够凝聚。

    那么聂猛虎和狱狂龙现在,恐怕都已经像酒吧门口的死鱼,哼都哼不了一声。

    “小剑!”

    孙艺荧此时上前,看着一头长发披肩俊朗异常的唐剑。

    刚刚那一瞬,唐剑全身发光充满威严的一幕,令她莫名全身都看得燥热激动难以自抑。

    果然女人都是喜欢强势又帅的男人啊。

    “走吧,好像跳的人现在又安静了。进去看看。”

    唐剑对着孙艺荧一笑,旋即在诺曼黑手以及哈达威等人簇拥拱卫下,如大佬般昂首跨步,走进缉拿局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