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野心家 最后一个名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南北对进

    成阳方向,魏军不战而退,快速地退入了成阳。

    六指兵不血刃地渡过了济水,用明面的声东击西战术迫使魏军后撤,全军迅速在济水北岸修筑了营地,巩固了浮桥。

    士卒的机动行军能力,是可以让一万人当两万人用的,这是以弱胜强不可或缺的素质。

    可现在泗上这边军力本来就占据优势,成阳大夫想要守住济水,在泗上义师的机动能力面前,至少还需要三倍的军队才有可能防卫。

    既然没有,那么六指做出了明修浮桥分兵渡河的态势后,成阳大夫的撤退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时间有的是,六指并不着急,魏军至少在一个半月之内无力支援成阳方向。

    卫国派遣主将苟变为使和墨家谈中立,也是在表明态度,绝对不会出兵,因为卫国很清楚夹在魏墨之间,真要是趟了这趟浑水他们会先完蛋。

    齐国之前为了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参与宋国之乱的想法,并没有在西南部集结兵力,再加上之前墨家在莒城方向的挑衅,也使得齐国不敢调动大军离开临淄和东南方向。

    是以六指得以从容地修筑营地、加固浮桥、稳固后方,然后围攻成阳,用最猛烈的火炮攻城震慑一下各个诸侯国。

    …………

    南线,隐阳,或者叫召陵,后世的漯河。

    楚国的大军在此集结。

    重组的陈蔡之师成为了这一次对魏韩作战的步卒主力。

    其余方向的楚军和魏韩军像是有默契一般,并没有调动。

    魏韩和楚都很默契地想要把这场战争控制在有限的范围之内,既是要控制在有限的范围之内,就不得不又重新采取春秋时候类似于约战的方式。

    若不采取这种有些复古的战法,局面很可能不受控制,使得战局超出魏楚韩三方的预料。

    楚王不希望战争扩大,而是希望这是一场关于郑地瓜分的战役。

    魏韩也是一样的想法。

    如若不然,那将是一场从鲁山一直延续到许的绵延数百里的战场,侧翼中军主攻佯攻的配合,将会卷入魏韩楚三方近乎大半的军事力量。

    这对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可能是楚国不可接受的。

    这一次楚国集结的野战部队约有四万,不包括支援的农兵辎重。

    其中还有一部分精锐的楚王车广骑兵车兵、以及一部分手段相当可以的弓手。

    此时的火药使用技术下,魏韩楚三方的弓手都是强于他们的火枪手的,只不过精锐弓手的数量不多,用一次就要消耗许多,那不是各国可以支撑的起的。

    训练这样的一批合格的弓手,至少需要四五年的时间。

    的确,经过四五年训练的弓手强于火绳枪手,然而面对火绳枪三个月的训练周期,弓手已经越发难以适应烈度越来越大的大争之世了。

    现在楚军正在修筑营垒,他们作为战役的发起方,是要选择主动进攻的。

    但是在进攻之前要先准备营地,而且还要等待墨家支援的炮兵骑兵和一部分工兵。

    墨家支援的几个野战的炮兵连队已经抵达了陈地,而数量大约四千多的骑兵尚且还在行军的途中。

    数量越少,行军的速度越快,而且炮兵是先启程的,数量少集结起来也容易。

    这一次楚国算不得名将云集,主要还是楚王中枢核心的一些贵族为主,楚王并没有亲自指挥作战,而是将作战的全权交给了和魏韩谈崩了而返回的大司马。

    楚王仍然留在陈地,应付后续的一系列外交纵横。

    楚王既然选择了鲁阳等方向采取屯兵防守并不进攻的方式,也就说明白了楚国的底线,并非是想要郑国全境,而只是想要许等对于楚国而言至关重要的城邑。

    楚王对于这一次对魏韩作战还是很有信心的,魏韩方能够集结的野战兵力也就五六万,数量上和楚国差不多。

    但质量上,精锐的武卒并不多。

    楚国最弱的骑兵,有墨家帮忙支援的数千非正规骑兵,至少能够做到和魏韩联军的骑兵抗衡。

    野战炮兵的数量上在有墨家支援的情况下也是优于魏韩的。

    墨家已经答允了楚国出兵成阳,并且按照之前的约定,现在应该已经出兵了,魏韩一方也绝对不希望这场仗打的超出控制。

    …………

    楚国下蔡之北。

    一列骑兵正沿着楚国内较好的一条道路行进。

    庶俘芈的骑兵旅和另外两个现役的骑兵旅一起,作为这一次支援楚国的骑兵主力。

    他们启程的时间比那些数量更少的工兵和炮兵要稍微晚一些。

    不过在从泗上到下蔡的这一段路,庶俘芈感觉就像是和在泗上行军没有太大的区别。

    淮河一线虽然属于楚国,但实际上泗上的影响力更大一些。

    楚国的精华地区在江汉,而泗上的都城在彭城,对于淮泗的影响力自然是墨家更大一些。

    加上那年大灾之后泗上的救援,使得骑兵们这一路来很是感受了一番“箪壶食浆”的感觉。

    后勤方面沿着淮河补给也极为容易,一路上船只往来,每日行军的速度可以保持最大,而且也不需要用临敌状态做各种警戒,行进速度极快。

    过了下蔡之后,便和在淮河流域的感觉不太相同了。

    虽然民众还是很支持,并不害怕墨家的队伍,然而终究多了许多不一样的目光。

    庶俘芈这几日的心情很好,这不只是建功立业的梦想所带来的,更因为他的姐姐在楚国测绘地图。

    之前有消息说楚国扣押了很多在楚国活动的墨者,虽然庶俘芈确信墨家可以解决这件事,但血浓于水,心中终究还是有些担忧的。

    等到他接到命令和楚军配合以膺惩魏韩之后,这种担忧彻底放下。

    既然和楚国合作了,那么想必在楚地被扣押的那些墨者也不会被楚人为难,他的姐姐也就安全了。

    这一路心情极好,众人也是一路高歌,在保持队形齐整的情况下,时不时就有人起个调子,很快就会有成千上百人一起歌唱。

    唯一就是经过楚人聚居地或者城邑的时候,这些泗上出身的骑兵都会闭嘴,而是由随军的一些通晓楚语的人唱一些墨家的歌曲。

    泗上这几年精通楚语的人越来越多,庶俘芈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知道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军官和干部都开始学习楚音。

    事实上自从墨家确定了定楚而定天下的战略之后,这种针对楚音的培训就已经开始。

    每年都有大量的新加入的楚人墨者来到泗上,每年又会有更多的泗上出身的墨者前往楚国。

    如果现在泗上需要,至少可以组织出大约八千名通晓楚音的司马长或者村正以上的干部。

    这一次跟随骑兵前往楚国的,也有一部分楚人或者精通楚音的人,他们要沿路进行宣传。

    在淮河沿岸还好,可一旦过了下蔡,楚国当地的官员大夫都很害怕墨家的宣传,屡次提出的抗议,进行的不是很顺利,可依旧艰难地进行着。

    等到了陈地之后,楚王亲自派人出面示意墨家不要在楚国宣扬墨家的那些道义,以维护此时双方的合作,墨家也终于暂时放弃了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