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魔鬼考卷 黑色火种

第五十四章 最大的善,和最大的恶

    阴沉的天空让高影的心情越发压抑。

    坦白说,和维尔文的这次心理博弈让他付出了比在考试中应付鬼魂更多的心力。

    “现阶段,优先考虑对付邪灵。”朱荪伶对高影的建议就是如此,“现在,对我们而言鬼魂是更麻烦的存在。”

    不管怎样,朱旭航和霍珈蓝没有死,实在是相当好的消息。

    蓝湾小镇外围地带,多的是废弃建筑物。而高影,朱荪伶,言喻初在那见到了被天云社的人带来的朱旭航和霍珈蓝。坦白说,过程还是挺顺利的,高影本来还非常担心会出什么问题,不过总算……没有发生他担心的状况。

    废弃工厂处,高影再一次见到了朱旭航夫妇。这个废弃工厂周围的墙壁几乎都是无比残破,到处都是可以逃脱的通道,周围也没有什么完整的障碍物,而高影也安排了足够多的人站岗望风。所有人都是做好准备,五步一岗三步一哨,维尔文是不可能无声无息潜藏进来的,那家伙毕竟不是什么职业刺客。而且也因为周围没有什么障碍物,以及可以远处狙击的楼房,维尔文要杀他肯定得实打实地冲出来。

    高影见到那对夫妇后就对他们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对自己全面听从。当然,言喻初也负责检查了一下那对夫妇,身上没有窃听器。如此一来,高影就宽心了。

    现在维尔文无法对他构成威胁,会威胁他的……只有鬼了。

    天越来越暗了,雷声隆隆,但是好在始终没有下雨。风不断吹拂,让人感觉浑身瑟瑟发抖。暴雨随时可能降临,所以周围的人都准备好了雨伞。、

    接着……所有人围成了一个圈圈,将高影等人围绕在内。如此一来,就算维尔文有通天本事,要射击也只能打到外面的人墙了。

    不过,高影想起了维尔文说的话。他对自己利用帮派分子来杀他的行为表示了谴责。这些人虽然都不是好人,但未必个个该死,而且多数人根本没有杀过人。高影随意操纵他们的生命,的确是显得草菅人命。但高影已经不在意这些了,张之蓝父母的叙述证明这群人是什么东西。他们或许不该死,但高影不会觉得他们的性命比自己重要。

    回忆着和维尔文的对话,高影深刻认识到一个现实。对任何一个个体而言,世间最大的恶,就是对自己构成威胁的事物。无论那是属于活人,还是死者。而相反的……世间最大的善,那便是能拯救自己生命的事物,无论那是所谓的神,还是所谓的恶魔。

    “现在,你们要如实回答我提出的一切问题。”高影的双目死死凝视着眼前的朱旭航和霍珈蓝,“不过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除了回答我本身的问题外,只要是想到和这个问题具有一定相关性的事件,也可以相应提出。”

    与此同时,夏琳的家中。

    金元帮着夏承天将其亡妻的遗像放在桌子前。

    夏琳家的住所就在诊所旁边,而明天就是夏琳母亲的忌日了。

    而夏琳看着照片中母亲的黑白照片,过去了那么久,她依旧很难完全从母亲的去世中释怀。

    “时间过得……很快。”

    母亲去世的时候,夏琳一度相当忧郁。那段日子,是身边的一些朋友陪伴她度过的。即使如此,那阴影依旧影响了她很长时间。

    当时陪伴在她身边最好的两个朋友,毫无疑问就是珈蓝和张蓉。

    而她已经收到消息,珈蓝神秘失踪了。

    这让她前所未有的心神不安。

    当年母亲去世的时候受到的刺激,只要稍微精神紧张,她就会心跳加速,甚至轻度晕眩。当年最严重的时候,只要在极为喧嚣的地方她都有可能昏迷过去。

    只是今天,这种状况似乎格外严重。

    看着母亲的遗像,她想起了当年,母亲在重症病房内,已经失去意识,弥留的那几天里,好几个同学陪伴在她身边。

    她还记得有哪些人……

    张蓉,霍珈蓝,高伟森,朱旭航……尤其是珈蓝,陪伴她到接近午夜时分。要知道母亲去世的时候所在的医院距离小镇的距离不算近。

    母亲去世,应该是在凌晨四点的时候。

    陪护了一天的她,依旧没有什么睡意。那时候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陪伴在她身边的只有张蓉和珈蓝了。

    那时候的事情,即使是现在她依旧记得很清楚。

    母亲即使是昏迷中,依旧因为癌细胞的扩散而痛得死去活来。那时候张蓉和霍珈蓝会帮她去找护士来加重止痛药的剂量,尽可能在母亲去世前减轻痛苦。

    母亲去世前一次次绝望的呻吟让她到现在都觉得会产生幻听。

    那是怎样的痛楚?

    可是,她无法知晓。

    而那时候,她也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死亡。而她的朋友也一样认识到了。

    然而她没有能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当精疲力竭的她沉睡过去的时候,母亲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当她赶到病房的时候,看着心电图上的那条直线,她忽然意识到,原来这就是死亡,简单到一条简单的直线就足以加以描述。、

    那之后……

    她的世界就开始天翻地覆。

    夏琳走到了卧室,父亲躺在床上,人事不省。桌子上,摆着一瓶红酒,和一个酒杯。

    她轻轻带上了门。

    走回到客厅内,继续看着母亲的遗像。

    “金元?”

    金元去哪里了?

    他不可能不告而别啊?

    她看着空荡荡的客厅,以及外面阴沉的天空,心头变得越发压抑起来。

    “金元,你在哪里?”

    夏琳迈动着步伐。这时候,她似乎又感觉脑子里面出现了类似的幻听。

    就好像母亲去世前的呻吟一样……

    这时候,她就想了起来。当年那次夏令营,在海边……和张蓉待在一起的时候,她听到的那声惨叫。那一下让她回忆起去世前夕的母亲。

    她在那时候就感觉到了强烈的晕眩。之后,即使听不到那惨叫了,幻听却无法挥之而去。没多久,她就昏迷了过去。

    就在她心跳渐渐加速的时候……

    一声无比尖利的惨叫声在客厅内响彻而起!

    这声音吓得夏琳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然后,她左右四顾,可是根本看不到有任何人在。

    但这一刻,她的脑海忽然空前清醒起来。这个声音,和当年的惨叫完全一样!虽然那么多年过去,但诡异的是那声音一直盘旋在脑海中,现在还依旧记得。

    此时的她,腿都软了,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刚才的惨叫,不是爸爸发出来的。

    就在这时候,窗外一阵风吹来。摆放在桌子前面预备明天焚烧的冥钞,忽然飞舞起来,朝着她飘散而来!

    紧接着……

    她就看见,她自己的卧室房间的门……在这时候开启了!

    ……

    “张天全和他的两个同伴轮流强行xx了我。”

    在绝对命令作用下,霍珈蓝平静说出了这个对任何女性而言都无比痛苦的话语。

    高影并不意外。张天全这个人渣,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但真正意外的是接下来的话。

    “他们xx我的地点,是张蓉打电话约我去的。她没有来,来的是张天全他们。”

    而这句话,的确大出高影意料之外。

    “张蓉为什么药那么做?”

    “因为张天全散布朱旭航劈腿和我在一起的传闻,而她相信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在张天全散布传闻以前,你们两个没有在一起?”

    “没错。”

    绝对命令之下,不会出现谎言。所以,张天全当年散布的是根本就是谣言。

    张天全这个人渣,内心觊觎霍珈蓝,但是得不到她,就散布恶毒的谣言。谣言的散布成本很低,而辟谣的难度远高于造谣。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有而非无。人们总是更喜欢看丑闻,来彰显自己有多道德高尚。

    但是,仅仅因为谣言,就导致张蓉对自己的好友做出如此恶毒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