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天录 血红

第八百一十七章 败素心

    不等巫铁动念,手中‘诛戮陷绝’剑已经自行跃起。

    长剑凌空,然后一道黑光闪过。

    前方虚空破开了一条极长的裂痕,空间硬生生被斩破,连同那一片的一切有形无形的存在,包括万物存在的概念,全都被斩成了粉碎。

    这一剑,撕开了一线混沌。

    三条燧朝的制式战舰,百来条三国的制式战舰,连同战舰上的几近十万士卒,就此湮灭。

    ‘铿锵’一声,黑漆漆的长剑飞回巫铁手中,沉甸甸的,很有手感。

    巫铁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这口散发出森森杀意的长剑,刚刚他看得清楚,这剑一出,不仅斩灭了前方的燧朝军队,更是将那些战舰、战甲、刀枪剑戟等全部吞噬一空。

    几近十万士卒的精气神,也都被这口黑剑一口吞下。

    那些燧朝的将士,最弱的士卒都是‘劣神’品阶,那千夫长,已然是‘天神’修为,他们被斩杀后,原本应该出现的,体内庞大修为‘返还’天地的光柱也没有出现。

    一切,都被化为混沌,然后被这口黑剑吞得干干净净。

    剑锋上的光芒,似乎增加了微不足道的一丝,剑身上的杀意,又强了这么一丁点。

    巫铁只觉一阵阵的毛骨悚然。

    这是何等可怕的一口凶兵?幸好,幸好,他完全依托巫铁而生,否则的话,巫铁都害怕他会反噬主人,冷不丁的会给巫铁来上这么一剑。

    “诛戮陷绝……我毕竟不是传说中的圣人。”巫铁喃喃道:“幸好,你也不是那传说中的天地间的第一杀戮之器,否则,我也不敢用你。”

    ‘祈天术’继续发动,巫铁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的紫气金云还有八百亩大小,他心一横,随手一分,八百亩紫气金云分出了一半,冉冉注入了手中黑剑。

    一时间黑剑通体霞光大盛,那凶残暴虐到了极致的杀意逐渐的收敛。

    当一半的功德之力被黑剑吸收一空后,这黑剑已经变得光芒内敛,再无之前那肆意睥睨的杀意乱放。黑色的剑身古朴厚重,温润无光,好似一柄普通的黑铁铸成的铁剑,暗沉沉的毫不起眼。

    巫铁手中灵光闪烁,他想要将这黑剑收回体内温养。

    但是黑剑内部一缕剑意轰出,将巫铁掌心的灵光斩得支离破碎,黑剑‘铿锵’一声,在巫铁手中剧烈的震荡了一下。

    “好,你是大爷!”巫铁无奈的看着这口黑剑。

    他向下一挥手,一道矿脉腾空而起,被凭空冒出的五彩烈焰一阵灼烧,巫铁从中提炼五金精华,铸成了一口剑鞘。

    随手将黑剑往剑鞘内一放,黑剑又是一声震鸣,在巫铁神通加持下,品阶几乎堪比三炼仙兵的剑鞘无声无息的炸成粉碎,然后所有碎片瞬间消失,又被黑剑吞得干干净净。

    巫铁呆呆的看了黑剑半天,无可奈何的将他交给左手,反手拎着他,朝着伏羲神都的方向飞驰而去。

    “那,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外面,我不让你动手,切切不可动手。你杀性太重,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杀戮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戮,杀戮的目的是为了以杀止杀!”

    “除了杀戮,世上还有更加美好的事情,比如说……”巫铁看着手中黑剑,突然想不出应该如何跟他沟通。世上还有更加美好的事情,比如说,找个对象,谈个恋爱?

    简直是对牛弹琴,根本说不通嘛。

    沧海道人、五行道人灰头灰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龇牙咧嘴的吞下了一颗颗救命的大道宝丹。

    他们身上的剑痕深可及骨,而且以他们的修为、神通,配合顶级的疗伤宝丹,伤口居然迟迟没有愈合。黑剑的剑意凶残至极,缠绵在伤口附近迟迟没有消散,不断的切割伤口,让鲜血不断流淌出来。

    沧海道人、五行道人架起遁光,一路鲜血淋漓的追赶着巫铁。

    巫铁又絮絮叨叨的向黑剑嘀咕了几句,黑剑的剑锋上寒光一闪,沧海道人、五行道人体表的伤口内一丝丝凌厉、可怖的剑意凭空消散,他们的伤口这才迅速的蠕动着,快速的愈合。

    伏羲神都,宫城的城门楼子上,白素心从天而降。

    几个老太监正笑容可掬的站在城门楼子上,笑吟吟的看着下方一个又一个恭谨跪拜,饮下血酒,同时赌咒发誓向风戎投诚的部族首脑。

    “哎,都是好孩子,真是好孩子。乖乖的为王爷办事,王爷不会亏待你们的。”几个老太监摇头晃脑的正在夸奖这些投靠的部族首脑,猛不丁的见到白素心落在了面前,他们急忙向白素心鞠躬行礼。

    “山长,王爷他……”一名老太监正要说话,白素心已经严肃的摆了摆手:“不管王爷在做什么,让他速速来此。”

    一道又一道遁光不断落下,白素心看着不断返回的白莲宫弟子,冷声道:“有大凶之器出世……尔等,切记保护好王爷,若是王爷丢了一根头发……为师这里且不说,且看你们各家的长辈,扒了你们的皮!”

    一众白素心一脉的白莲宫弟子齐声应诺,一个个小心谨慎的向后退了几步。

    在白素心的催促下,一众夏王府的护卫簇拥着衣衫不整的风戎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风戎一边飞遁,一边用湿毛巾擦拭着脸上的胭脂印,大咧咧的朝着白素心笑着。

    “舅舅,你不是带兵去征讨四方了么?怎么,这就完事了?回来了?还是,外面没找到……新鲜可口的小舅娘啊?”

    风戎很不正经的调侃着自己的亲舅舅。

    白素心瞪了他一眼,冷声道:“突然心血来潮,感觉有大凶之器出世,而且距离这里极近,害怕殿下你出事,所以这才带着亲信弟子赶回来。”

    风戎摊开双手,瞪大眼睛笑着:“大凶之器?能有什么大凶之器?哎,我会出事?就这蛮夷小国,我能出什么事?除非还是老二,他莫非还敢对我本人出手不成?”

    远处,天空中,三条极强、极亮的遁光飞掠而来。

    巫铁左手反握黑剑,右手结了一个法印,脚踏流云全速飞遁。距离伏羲神都还有数千里,他就放开了身躯,全力吞吐天地元能。

    之前藏身云团中,巫铁只是以佛门舍利和神魂结晶为助力,参悟大道,提升境界,加速神胎和身躯的融合。

    此刻,巫铁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甚至还有一部分来历莫测的大道,已经完全和肉身融合。

    这些大道和旁门左道的修为境界,已经全部达成了神明境十重天。

    之前的巫铁,他是一座小湖。

    此刻的巫铁,他是一座巨洋。

    他身躯能够容纳的法力,比之前膨胀了何止十万倍?

    只是藏身云团中,唯恐惊动了风戎等人,所以巫铁只是悟道,只是提升境界,并没有吸收一丝一点的天地元能提升法力。

    此刻距离伏羲神都不过数千里,巫铁肆无忌惮的放开身躯。

    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变成了一个黑洞,疯狂的吞噬四周的天地元能。

    巫铁如此行事,沧海道人、五行道人是他的三尸分身,巫铁的道行飙升,两位道人也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他们倒是不可能和巫铁本尊一般,将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左右全部融为一炉,可是他们的道行水平,也相当于巫铁的九成以上。

    一尊本尊,两尊三尸分身,三尊强横得一塌糊涂的恐怖存在全力吞噬天地元能,虚空顿时巨变。

    一声巨响,方圆百万里的虚空骤然一黑。

    就连虚空中的阳光,方圆百万里内的每一缕光线,都瞬间被巫铁三人吞噬一空。

    无声,无息,无光,无影。

    万物陷入一片鸿蒙混沌,天地好似重返了没有开辟之前。

    巫铁、沧海道人、五行道人体内传来恐怖的轰鸣声,巨量的天地元能被他们的身体吞入,他们的身躯犹如烘炉,一个吞吐,天地元能就瞬间化为大道法力,翻翻滚滚的充盈全身。

    法力吞吐过于猛烈,甚至有游离的法力从毛孔中喷出,然后再次被身体吸纳进去。

    巫铁、沧海道人、五行道人就成了虚空中仅有的三团光源,他们犹如三尊小太阳,飞速的朝着伏羲神都飞驰突进。

    风戎感受到了巫铁三人身上恐怖的大道气息。

    那是比他在自家二弟风熵身上感受过的,全力释放道韵更加强横百倍、千倍的气息。

    风戎浑身肌肉痉挛,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王神……不,比王神还要恐怖……他们的入道道基是多少?三百大道?五百大道?八百大道?”

    白素心的面皮剧烈的抽搐着。

    白莲宫自有秘传,作为地字乙五号战场护国三神宗之一的白莲宫,白素心有极其隐秘的渠道,从某些真正可怕的存在那里获取一些绝密的,绝对不能公开的信息。

    比如说,白素心就知道,在某些飘渺不可测的秘境中,有人修炼《元始经》!

    那是传说中,以三千大道为基础的圆满功法!

    三千大道为基础,哪怕八万四千旁门全部空缺,三千大道为基础入道的存在……那是何等恐怖的生灵?

    “可是,不可能,他们不应该出现在这蛮夷小国!”白素心同样带着一丝歇斯底里的尖叫着:“这是违规的,违规的……这,不合规矩!”

    白素心有点癫狂。

    他是有白莲宫的秘密渠道,和某些不可思议的大能联系上,从而获取某些好处,某些机密。

    但是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相比,他白素心就是典型的小人物。

    他所知道的真正的高级机密,并不多。

    但是他知道,这种单单气息就给人一种天地毁灭的感觉,气息翻滚犹如飓风海啸袭来,让人一点先天元灵都几乎熄灭的恐怖人物,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蛮夷小国中。

    “裴凤何在?”距离伏羲神都还有三百里,五行道人身后无数条五彩神光冲天而起。

    一条条五彩神光落入伏羲神都,羲武乐,羲不白,还有诸多羲族族人,全被这神光一扫腾空飞起,轻飘飘的落入了五行道人身后一处五行空间中。

    巫铁指着白素心大声呵斥:“白莲宫的,裴凤何在?”

    白素心猛地挺直了腰身,毕竟是白莲宫的山长,漫长的寿命中,他见识了无数的惊涛骇浪,这点养气的功夫,他还是有的。

    腰身挺得笔直,头顶一道浩然正气冲天而起,一块八端砚悬浮在浩然正气中,放出绵绵纯正阳刚的气息,挡住了巫铁三人散发出的惊天动地的惊涛骇浪。

    “何方宵小,胆敢惊扰王驾!”白素心挡在了风戎面前,头顶八端砚熠熠生辉,左手扣住了一块白玉雕成的灵猴镇纸,右手紧扣一柄白玉戒尺,周身正气荡漾,一脸威严的指着巫铁厉声呵斥。

    “裴凤何在!!!”巫铁一声大吼,平地里风雷炸响,一道道黑漆漆的羊角旋风冲起来数百里高,将整个城池围在了旋风中。高空中一块块火炭一样的雷屑不断的坠落,落在地上就炸开了一个个方圆百丈、深不见底的大坑。

    如此声势,风戎脸色骤变,他身边的几个老太监猛地凑到了他身边,组成了一座小小的四象阵法,将他护在了正中。

    “裴凤?原来是……你!”白素心讥诮的笑了起来,源自本性的,开始耍文人嘴皮上的功夫:“那丫头颇有几分乖巧,已然投入老夫门下……老夫,最喜欢提携后辈,尤其她这般生得……”

    白素心是在燧朝和红莲寺、青莲观的人斗嘴斗得习惯了,各种阴损的话语几乎都成了本能。

    可是他这一番话刚刚出口,巫铁本来通红的眼眸顿时好似涂了一层血。

    虚空凝固。

    时间凝滞。

    太初冕的威能笼罩了方圆万里虚空。

    白素心一惊,他一声低沉的咆哮,八端砚放出淡淡光芒震动虚空,就听得‘咔嚓’声不断,太初冕的威能被他放出的浩然正气一丝丝的崩断。

    巫铁冷哼一声,他头顶同样一条浩然正气冲出,笔直的撞在了白素心头顶的浩然洪流中。

    巫铁养成的浩然正气就规模而言,只是犹如一条普通长河。

    白素心养成的浩然正气,则是浩然如海,奔涌不息,巫铁的浩然正气和他相比,真个是小溪和大江的差距。

    只是让人惊骇的是,巫铁的浩然正气笔直的撞了过来,白素心头顶的浩然洪流发出一声巨响,居然寸寸碎裂。

    白素心一声惨嚎,七窍中同时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