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天录 血红

第八百一十八章 谁为正道

    碎了。

    当着这么多白莲宫弟子的面。

    当着这么多的燧朝官兵的面。

    当着这么多伏羲神国土著首脑的面。

    白莲宫当代山主,号称‘浩然正气、气压寰宇’的白素心,他苦修一辈子养出的一腔子浩然正气,被巫铁这蛮夷小国的小小蛮夷首领,轰碎了。

    那场景就好像,一座精雕细琢、精美绝伦的水晶山水大屏风,被一柄黑漆漆的小小精钢锤,蛮横而粗暴的轰了一锤子,于是乎,就这么粉碎了。

    白素心在吐血。

    他耳朵在喷血。

    他鼻孔在流血。

    他眼睛里更是血泪狂流,浑身每个毛孔都有血水渗出来。

    浩然正气,白莲宫的根本,白莲宫所有弟子立足燧朝的基础。修不出浩然正气的白莲宫弟子,是没资格、没脸面用‘白莲宫弟子’这个身份抛头露面的。

    浩然正气的修为强弱,直接决定了白莲宫弟子的地位高低。

    除了浩然正气,你琴棋书画的造诣再深,你的文章学识再强,哪怕你满腹锦绣、饱读诗书,甚至你能将白莲宫和燧朝皇家书库中的所有典籍都倒背如流……你浩然正气上的修为不够,你在白莲宫的地位,就是不如人家!

    白素心,私德有缺、师德有损,好些白莲宫高层都知道他白璧微瑕,并不是真正的温润君子。

    但是他的浩然正气造诣惊人,如大江大河,如汪洋大海,浩浩荡荡、奔涌不绝,曾经在燧朝北边增援作战时,一声‘邪魔外道、不容天下’的大喝,直接震杀了八百万邪怪大军。

    如此‘一腔正气’的人物,白莲宫不选他做山长,还能选谁?

    这么多年了,白素心号称‘正气第一’!

    可是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白素心那浩瀚无边、气压当世的浩然正气,居然被巫铁这比他声势小了百倍、千倍的浩然正气,正面撞碎了。

    浩然正气这法门,极其特殊,极其神异。

    他是一个人的信仰、一个人的信念的聚合体,和他的道行修为、法力造诣并无太大关系。

    可以这样说,在白莲宫弟子的心中,浩然正气就是一座牌坊。

    这座牌坊,象征着某人的‘品德’的高低。

    眼前白素心的浩然正气轰然粉碎,巫铁的浩然正气丝毫无损,唯一的解释就是,白素心的‘德行’不如巫铁。

    毫无疑问,白莲宫的弟子个个都是‘正人君子’。

    白素心这个白莲宫的山长,更是‘君子之表率’,是白莲宫的一座‘移动牌坊’。

    可是现在,当着这么多白莲宫弟子的面,他们的这座人形移动牌坊,被人当面打得稀烂。

    这,比挖了白莲宫祖坟还要严重。

    好些白莲宫弟子浑身战栗,面皮发黑,一个个犹如厉鬼一般盯着巫铁。

    “邪魔外道!”一名白莲宫真传弟子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妖魔鬼怪,焉敢放肆!”一名白素心的心腹亲传弟子跳着脚,红着眼,泪流满面的咆哮着。

    “礼乐崩坏,妖孽横行……今日,我白莲宫就要降妖除魔,为世间除了你这大魔!”无数白莲宫弟子整齐划一的吼出了他们的心声。

    邪魔,巫铁定然是邪魔。

    如果不是邪魔,天下不可能有人在浩然正气的修为上,用浩然正气压过白素心。

    所以,巫铁必定是邪魔,他也必定是邪魔。

    至于说,巫铁作为邪魔,为什么能够拥有浩然正气……哈哈,那一定是邪魔的障眼法,你们在场的所有非白莲宫的弟子,都被他的障眼法给迷惑了!

    至于说,你一定要说巫铁施展的就是浩然正气,你一定要说这尊邪魔施展的是浩然正气……

    呀呀呀,你这邪魔同党,真当我白莲宫的弟子只会读书识字,不会挥剑杀人么?

    呀呀呀,你这混入燧朝的邪魔外道,你出身哪一家?出身哪一族?燧朝朝堂上这么多和白莲宫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文武大臣,一定会口诛笔伐,将你连同你身后的家族彻底抹杀!

    风戎浑身剧烈的哆嗦着,他惊恐、震怒的看了一眼浑身是血的白素心,歇斯底里的尖叫着:“邪魔外道,焉敢放肆……来人啊,组阵,组阵,燧火大阵,为本王除此妖孽!”

    白素心不能败。

    哦,不,白素心可以败。

    他可以败给红莲寺的现世三佛陀,他可以败给青莲观的观主或者那几个高深莫测的守山人、护法人……但是他绝对不能败给一个蛮夷之地的小小蛮夷首领。

    他更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小小的蛮夷首领,用浩然正气正面击败。

    这被摧毁的,不仅仅是白素心个人的威望和名誉,更是摧毁了白素心这一脉门人弟子,甚至是威胁了整个白莲宫在燧朝的立足根基。

    白莲宫,是风戎争夺燧朝神皇宝座的最大依仗。

    谁威胁到了白莲宫的根基,就是风戎生死仇敌。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风戎跳着脚嘶声尖叫着,他已经取出了那块小小的燧石,激发了上面那一点黄豆大小的燧火。

    一队队禁军将士冲了上来。

    但是大批禁军已经被风戎派出去,带领投靠的部族战士收服四周的州郡、城池,如今留在城中的禁军战士,只有不到一万人。

    一万人组成的燧火大阵?

    风戎也不知道他能有多大的威力,但是,风戎必须击杀巫铁。

    “这是魔,大魔,绝对不能留着他祸乱人间。”风戎咬着牙,义正辞严的指着巫铁厉声呵斥:“众将士,随本王降妖除魔,本王不吝封赏……不吝封赏……今日组阵之将士,人人提拔三级!”

    风戎大声吼叫着,他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喷在了燧火上。

    人数不够,精血来凑。

    只要这不到一万人的禁军将士舍得拼命,同样能够布下威力绝强的燧火大阵。最多斩杀巫铁之后,人人大病一场,修为倒退一等,这又算得了什么?

    白素心也哆嗦着举起了右手的白玉戒尺,他怒视巫铁,心头怒火熊熊,却保持了最基本的清醒他绝对不能承认,自己是被巫铁的浩然正气击碎了自己苦修一辈子的浩然正气。

    绝对不能!

    “邪魔外道。”白素心挺直了腰身,犹如回到了白莲宫的课堂上,正无比威严的俯瞰着下方的数万求学士子一般,异常严肃、异常威严、异常的正派、异常的正义凛然的朝着巫铁严厉呵斥。

    “我白莲宫,乃天地正气所钟,人族文运所聚,一应邪魔外道,退避三舍……今日,你这大魔胆敢以邪术污我白莲宫,你,罪无可赦。”

    巫铁停在了距离白素心等人不到十里的地方。

    地面上,好些咬紧牙关,死活不肯投靠风戎的部族首领纷纷跪拜在地,大声的呼喊着巫铁的名字。

    四凶家族的那些族长、长老,一个个就好似看到了天敌的虫豸一样,小心翼翼的龟缩在了角落里,不敢抛头露面。对于巫铁,他们实在是有点畏惧了。

    “本王,邪魔外道?”巫铁冷然看着白素心:“起码,本王做不出掳掠良家女子的事情。”

    “本丸,邪魔外道?”巫铁左手黑剑指着白素心:“本王一腔浩然正气,乃是为了世间弱小子民的生死,于那生死一线之时凝聚而生……你们这修的,是什么狗——屁玩意?”

    巫铁讥诮的笑道:“虚有其表,华而不实……你们的浩然正气,真的是你们亲自感悟,亲自打磨,亲自于自己的本心、真意、虔诚、信仰中迸发而出的么?”

    白素心退后了一步。

    所有白莲宫弟子身体晃了晃,向后退了两步。

    ‘本心’?

    ‘真意’?

    ‘虔诚’?

    ‘信仰’?

    呵呵,这是什么玩意儿?

    如今的白莲宫,所有修炼浩然正气的弟子,都是师长凝聚一颗自身的正气种子,种入他们神魂之后,借用白莲宫秘传的文宝,慢慢的温养壮大而成。

    如今的白莲宫,浩然正气已经是一门‘修炼功法’。

    如今的白莲宫,浩然正气已经不再是‘修心之道’。

    浑身是血的白素心面皮一阵红白不定,他咬着牙,声色俱厉的向前走了三步,朝着巫铁厉声呵斥。

    “一派胡言,我白莲宫乃天下正道,文运所聚之地。浩然正气,唯我白莲。你这邪魔外道,你懂浩然正气是什么么?”

    “懂啊!”巫铁慢悠悠的,双眸通红的死死盯着白莲宫:“本王当然懂……浩然者,至大至强。”

    “正气者,刚正不阿。”

    “浩然正气者,就是心中无邪!”

    一道白气犹如匹练,从巫铁头顶冲起来不知道数千丈、数万丈高,烈烈白气发出轰然雷鸣声,在巫铁头顶,一片光晕浮现,其中出现了无数生灵虚影。

    有那未成年的侏儒孩儿,手持干瘪的蘑菇,蜷缩在岩石角落里舍不得吃上一口……

    有那苍老的鼠人老者,哆嗦着在幽深的岩洞中穿梭,手持凹陷的石板,小心翼翼收集岩壁上滴落的泉水……

    有那残肢断臂的矮人,手持铁锤、钢钎,在蛛网一样复杂的矿洞中,艰难的开凿矿石,换取一团黏糊糊的苔藓或者其他块茎果腹……

    更有漫天金光落下,金色的烈焰席卷大地,无数奇形怪状的身影张开双臂站在地面上,带着似喜似悲的狰狞表情,看着天空那漫天的璀璨星光……

    地面上,那些坚持着心头一口血气,死活不肯投诚风戎的部族子民,看到巫铁头顶那若隐若现的光影,一时间感同身受,无不纷纷站起,倾尽全力的,仰天怒吼咆哮。

    尤其是那些弱势的侏儒、矮人、鼠人等族群的子民,更是声泪俱下,小小的身躯内,却散发出了犹如猛兽的恐怖气势。

    巫铁头顶冲起来的那一道白气,原本不过海碗粗细,当下方无数部族战士、部族子民齐声嘶吼呐喊时,白气急速膨胀,顷刻间就化为百丈粗细,犹如巨龙直冲苍穹。

    白莲宫弟子们,原本一个个也放出了浩然正气,想要联手威压巫铁。

    但是此刻,数万白莲宫弟子联手,连同白素心这个白莲宫山长在内,他们连绵一气、浩如烟海的浩然正气,却好似烈日下的霉菌菌丝,骤然萎缩、干瘪,声势不足之前的一成。

    数万白莲宫弟子齐齐吐血。

    此情此景,堪称耸人听闻。

    当今之天下,居然有人,一蛮荒匹夫,以白莲宫秘传之浩然正气的修为,力压数万白莲精英、燧朝君子!

    风戎悚然动容,手中燧火骤然膨胀到丈许大小。

    白素心再次吐血,他眼珠充血,可以清晰看到眼球上一根根血管凸起。

    燧朝一应禁军将士身躯僵硬,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看着被压得齐齐吐血的白莲宫弟子。

    此情此景,完全颠覆了白莲宫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白莲宫的衮衮君子啊!

    “心中无邪……本王……不,我巫铁,只是想要为我身边人,求一条活路。”

    巫铁冷然道:“不求权势,不求富贵,不求锦衣玉食,不求美人如云……一件衣,一碗饭,一个心爱的女人,家人齐全,安居乐业,如此足以。”

    “我只求,我的家人,能够公平的,站在这日月星辰之下,沐浴天地宇宙之恩泽。除此之外,别无奢望。”

    “我,心中无邪!”

    “你们呢?”

    “谁才是邪魔外道?谁才是妖魔鬼怪?谁才是……心中有鬼的大魔?”

    地下,无数死活不肯投诚风戎的部族族长、长老、战士、子民,纷纷厉声呐喊。

    “我等只求,我等族人,我等苗裔,能够公平的,站在这日月星辰之下,沐浴天地宇宙之恩泽。除此之外,别无奢望!”

    白素心浑身哆嗦着,他声嘶力竭的怒吼:“放肆……尔等可知……我白莲宫……天地正气……人族文运……”

    一声巨响传来,白素心头顶悬浮着的,白莲宫祖传的灵宝八端砚放出无量灵光,断裂了和白素心的一切联系。

    八端砚犹如一颗光芒润泽的小太阳,只是一闪,就来到了巫铁头顶,端端正正的悬浮在了巫铁头顶越来越强的浩然正气中。

    白莲宫弟子齐齐哆嗦了一下。

    “八端砚!”白素心的好些心腹弟子如丧考妣的尖叫起来。

    八端砚,那几乎可视为白莲宫的传国玉玺,居然就这样……就这样的舍弃了当代白莲宫的山长?

    他,居然,选择了蛮夷之地的一个,蛮夷头子?

    天哪……白莲宫的诸多先祖在上,这蛮夷头子,他懂什么琴棋书画?懂什么文采风流?懂什么大道微言?懂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来着?

    又是一声巨响,白素心左手扣着的,灵猴造型的‘心猿镇纸’,同样是白莲宫的秘传灵宝,也脱离了白素心之手,自行来到了巫铁头顶。

    再一次巨响,白素心手中的‘三才戒尺’,同样是白莲宫的重宝之一,抽打过无数白莲宫弟子的‘三才戒尺’,也强行断绝了和白素心的联系,飞到了巫铁的头顶。

    巫铁呆呆的看了一眼头顶的三件白莲宫秘传灵宝,突然疯狂的放声大笑。

    “谁才是邪魔外道?”

    “谁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