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天录 血红

第八百六十六章 血狱的坚持

    猪刚鬣和金睛妖尊浑身燃烧着赤红色的火焰。

    他们勉强站在妖云上,因为不断受到的无形攻击,浑身都在剧烈的抽搐。

    猪刚鬣喃喃道:“夏侯无名,好大的胃口,想要把我们一网打尽,他就不怕崩掉了牙齿,就不怕撑爆了肚皮?哈,薪火相传大阵啊,咱老猪皮粗肉厚的,想要逃,还是逃得掉的。”

    金睛妖尊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盯着夏侯无名:“要不,联手,做掉夏侯无名?”

    猪刚鬣目光游离,正在琢磨呢,东北角落,一朵硕大的青莲冉冉绽放开来,在一片山林中,一座直径十几里的传送阵亮起,数万身披道袍的人影从大阵中化虹飞出。

    数万人飞出,其中有十几道气息淡泊、与天地自然隐隐融为一体的人影犹如闪电般冲到了最前方,他们迅速和幽冥鹏尊、万毒鸩尊纠缠在一起。

    这十几道人影飞行速度极快,法力极其浑厚,道门法体淬炼得极其强大,手中的先天灵宝威力极强,相互之间配合得极其精妙。

    加上薪火相传大阵的削弱,加上薪火相传大阵的不断攻击,配合上四方军阵的疯狂攻打,眼看着幽冥鹏尊、万毒鸩尊、舍利骨尊、黄泉三尊,以及北面的三位怪尊形势都变得有点狼狈。

    六欲魔尊更是被巫铁黑剑刺中身体,他们铸就了无上魔体,身躯介乎有无之间,虚实变幻、颇为灵异,寻常兵器根本碰不到他们身躯分毫。

    甚至是,寻常修士,寻常的兵器,稍微靠近他们的身体,就会被他们引发体内的七情六欲诸般负面念头,以至于心底阴火滋生,直接焚烧神魂,一个不小心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可是巫铁神魂强大,又有大道熔炉庇护,黑剑更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杀伐之气,黑剑自蕴的杀戮气息,比起六欲魔尊的魔性高出了不知道多少。

    黑剑扫过,六欲魔尊齐声惊呼,他们直接魔性本源受到黑剑重创,大片五颜六色的浆汁从他们体内喷出,化为五彩光雨飘散四方。

    他们的气息迅速虚弱了一大截。

    一尊魔尊嘶声尖啸:“这是什么鬼兵器?如此煞气冲天、杀意凛然,这兵器,不对。”

    数万身披道袍的人影结成了一座极其简单的天地人三才阵法,将六欲魔尊困在了正中。‘叮叮’声响处,数十件闪耀着灵动神光的道门法器腾空而起,随后漫天降魔雷霆犹如雨点,纷纷落在了六欲魔尊身上。

    六欲魔尊身形一闪,也不知道怎样发动了一道强横绝伦的攻击。

    数万身披道袍的人影身形骤然一颤,齐齐口吐鲜血,但是他们发动的大阵、带起的雷光也落在了六欲魔尊身上,打得他们通体光焰收敛,光点乱飞。

    巫铁不由得骇然点头。

    那数万身披道袍的人影,当为青莲观弟子。

    他们的修为,都极其强悍,最弱都有地神巅峰的修为,而且尽是神明境八重天以上的境界。

    如此数万人,借助先天灵宝,困住了被薪火相传大阵和巫铁接连重创的六欲魔尊,居然被人家轻轻一击,就打得数万人齐齐吐血!

    魔焰滔天,何其恐怖。

    不仅是六欲魔尊,巫铁游目四顾,就发现在战场上,哪怕实力已经被削弱了九成以上,诸多妖尊、鬼尊、怪尊,哪怕被军阵围困,哪怕被青莲观的高手滋扰,他们依旧凶焰滔天,打得是有声有色。

    西边,两大妖尊身上羽毛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他们干脆化为人形,在虚空中蹦窜如飞,口吐毒烟,手放妖雷,打得四方合围的军阵乱颤乱晃,打得几个牵扯他们的青莲观高手狼狈不堪。

    南边,四大鬼尊也是掀起了漫天的鬼气阴风,围攻他们的军阵中,悍然已经有数万士卒化为枯骨洒了一地都是。

    北面,北面的战斗更加的诡秘。

    泰山怪尊依仗庞大的肉身抵挡着四面八方的疯狂攻击,他的身躯极其的庞大,极其的坚硬,军阵的攻击无法在他身上造成半点儿伤害。

    反而泰山怪尊山顶上杵着的那座石碑,正面‘泰山石敢当’五个大字朝着军阵一晃,就听骨折声犹如炒豆子一样响起,起码有上万士卒硬生生从大阵中被拖拽出来,被一股巨大的压力碾成一滩肉泥。

    更不断的有士卒的七窍中喷出大片大片的白蘑菇,他们的身体就好像被蘑菇群吸干了营养的木桩子,迅速的腐朽,干瘪,然后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漫天蘑菇孢子粉乱飞,孢子粉所过之处,几个青莲观高手的神通、法术的威力都削弱了大半。

    幸好有薪火相传大阵,孢子粉飞了没多远就被烧成了一缕缕青烟。

    但是无数的孢子粉还在不断的产生,从那些被寄生的士卒体内不断的飞出来。

    至于,还有一些士卒突然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然后身躯膨胀起来,慢慢的,他们的身躯膨胀得和一个球一样,‘嘭’的一下炸开,体内流淌出大量清澈的泉水。

    这些泉水散发出淡淡的凉意,军阵中的士卒稍微碰触,就觉得浑身发冷,然后身躯就逐渐变得没有力气,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就这么一头栽倒在地。

    巫铁心中醒悟。

    所谓的尊级,就是神明境之上的那个境界。

    按照《元始经》中的修行秘要,神明境的修士,依旧只是沟通天地,向天地‘借取’力量。无论神躯上铭刻了多少大道道纹,这些大道道纹只是一种‘许可’、一枚‘钥匙’、一件‘准入证’。

    大道道纹越完整,拥有的‘权限’就越大、‘范围’就越光,能够借来的、调用的、支取的天地之力就越发的强大、神妙。

    可是到了神明境之上的那个境界,那就不是借来、调用和支取,而是直接的掌控、号令和支配!

    尊级存在,对于神明境,拥有碾压性的优势。

    所以,看看夏侯无名如此布置,又是原始版本的薪火相传大阵削弱,又是庞大的军阵四面围杀,加上青莲观的精英弟子助战……

    可是战局依旧只能说,燧朝方面占了优势,可是想要真个斩杀这些入侵的妖魔鬼怪的尊级存在,夏侯无名还缺少一锤子定音的手段。

    乾元神钟当可承担重任,但是乾元神钟,如今掌握在风戎手中。

    那座巨大的传送阵再次亮起,又是数万身穿道袍的人影冲了出来。这些人组成了一座最简单的天地五行大阵,卷动风云,朝着南方的舍利骨尊和黄泉三尊压了上去。

    不多时,又是数万青莲观弟子从传送阵中冲出,他们组成了一座天地六合大阵,团团围住了北面的泰山怪尊等三尊。

    最后,一声声清脆的玉磬声响起,数十名气息惊人,头顶一道道清气流转,其上有无数朵青莲不断生出,不断化为漫天光雨向下坠落的青莲观长老,带着十余万青莲观精锐弟子从传送阵中涌出。

    一名白发苍苍,额头上、面颊上、脖颈上皱纹层层叠叠堆积起来,生命气息犹如一堆焚烧殆尽的灰烬中、仅存的一两颗火星一般微弱的老道人抬头高呼:“青莲弟子,降妖除魔,就在今日。”

    “尔等,不可手下留情,只管用心杀人!”老道人垂垂老矣,近乎老死,可是语气却凶厉异常,一腔子杀意,比起黑剑也只是略弱了三等而已。

    一众青莲观弟子齐声应诺,平日里打点出的那股子逍遥出尘的气息,那股子不近红尘的韵味,今朝全都扯得干干净净,露出了凶神恶煞的屠夫嘴脸,拿刀拿枪的直奔正西两大妖尊。

    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眼看着那些道人气势汹汹冲了过来,万毒鸩尊厉声喝道:“死猪,臭猴子,你们还等什么?不和我们一起杀出重围,你们真要沦为小儿辈的赌注不成?”

    猪刚鬣和金睛妖尊相互看了一眼,金睛妖尊浑身肌肉隆起,一块块肌肉剧烈的跳动着,好似随时能够爆发出崩毁天地的恐怖力量。

    猪刚鬣浑身缠绕着淡淡的赤红色火焰,他眯着小眼睛,朝着四周张望着,他眸子里精光闪烁,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按照妖族的性格,在这种被人算计,陷入重围的不利条件下,猪刚鬣应该暴起发难,配合幽冥鹏尊和万毒真尊疯狂突围才是。

    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为什么而犹豫。

    幽冥鹏尊和万毒真尊眼看猪刚鬣和金睛妖尊没有丝毫反应,两人破口大骂,然后身体一晃,恢复了原本的体型,被燧火烧掉的羽毛一层层的密密麻麻的生长了出来,然后他们猛地一挥翅膀就要遁走。

    虚空中,数十张宽有数里,长达千里的巨型纸符凭空出现。

    黄色的符纸,红色的符文,无数道属性各异的狂雷呼啸着落下,每一道狂雷的外围,都镀上了一层厚厚的燧火。

    雷火暴雨一样落在了两大妖尊庞大的躯体上,直炸得两大妖尊浑身妖气升腾,血肉横飞。

    看四个方向,四国尊级大能受到围攻的情况,两大妖尊显然首当其冲。

    认真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北方怪国、东方魔国、南方鬼国,他们虽然和燧朝为敌,但是他们对燧朝的伤害,远远没有西方妖国那般惨烈。

    西方妖国,大妖小妖,性喜食人。

    吃人,能够让妖族的实力快速提升,而西方妖国的人口总量,更是远超其他三国,故此西方妖国为祸甚烈,最是燧朝的生死对头。

    也正因此,夏侯无名布下这个陷阱,捆住了四国尊级大能十余人,但是他心中真正想杀的,还是西方妖国的几大妖尊。

    这不仅仅是报复妖国对燧朝造成的伤害,削弱了妖国的巅峰力量,燧朝甚至能够反攻妖国。

    妖,吃人。

    人,同样吃妖。

    妖族的皮、肉、骨、筋、牙、五脏六腑和骨髓妖丹等等,都是好东西。

    只要击杀了妖国的妖尊级巅峰存在,燧朝就能让妖国变成燧朝的猎场。

    夏侯无名深深的看了一眼原地不动的猪刚鬣和金睛妖尊……

    这两位不动,却是正好。

    如此,正好集中力量,斩杀那两头大鸟儿才是正理。

    夏侯无名的眼角余光,扫过了站在猪刚鬣身边的龙脉鳄尊……刚刚两大妖尊振翼奔逃,龙脉鳄尊被甩了下来。此刻龙脉鳄尊面孔痉挛扭曲,显然是陷入了迷乱状态。

    跟着两大鸟尊逃跑,还是跟着猪刚鬣和金睛妖尊呆在这里?

    逃,会面临燧朝疯狂的攻击。

    留在这里,更是要面临莫测的命运。

    龙脉鳄尊心里暗恨,如果猪刚鬣和金睛妖尊配合两大鸟尊一起突围,他自然毫不犹豫的跟着一起冲杀。

    可是猪刚鬣和金睛妖尊站在这里不动……龙脉鳄尊就有点坐蜡。

    他究竟,该如何是好?

    说到底,龙脉鳄尊是依靠自己强横、高贵的血脉,才拥有了妖尊的实力……真要说智商么,龙脉鳄尊的智商还真不高,比起普通人都差多了。

    所以,他犹豫,他踟躇,他不知所措,他眼巴巴的看着猪刚鬣和金睛妖尊。

    漫天打成了一团,夏侯无名在不断的调兵遣将。

    各方国主、州主,统辖大军,迅速在地面上布置军阵。更有无数阵法师,在快速的构建杀伤力巨大的各色阵法,以求对来袭的四国尊者造成尽可能巨大的伤害。

    燧都皇城上空,风戎一行人已经被近两百名风氏长老团团围住。

    青雾气急败坏的指着这些长老怒声喝骂,娲青鸾摆出了自己太后的架势严厉训斥,风戎更是挥动着传国玉玺,勒令这些长老散开。

    但是这些风氏长老眼看着燧都沦落成如此模样,一个个心中恨极了风戎,他们哪里肯散开?

    不仅如此,更有风氏耆宿,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枚燧朝祖传的金符,将其往乾元神钟轻轻一晃。

    风戎到手没有多少天,还没焐热的乾元神钟,居然就这么‘轰’的一声,直接断开了和风戎的神魂联系,化为一口高有千丈的大钟腾空飞起,冉冉落在了诸多风氏长老的身后。

    “这是先祖传下的禁符,预防的,就是你这样的不肖子孙,预防的,就是你这样的无道昏君。”

    那风氏耆宿气急败坏的咆哮着:“这么多年了,这么多代神皇,从没用上这先祖传下的宝贝……没想到,风戎啊……你,你,你……你对得起风氏的列祖列宗么?”

    风戎同样气急败坏的跳着脚咒骂:“一群老不死的,你们,你们,你们焉敢算计朕?”

    乾元神钟离开了风戎,这件镇国神器离开了风戎。

    巫铁的大营中,一团血炎冲天而起,硬顶着漫天缭绕的燧火,朝着风戎冲了过去。

    “风戎,还我阿姆命来!”

    血炎中,一尊高有万丈的血色孔雀虚影若隐若现,张开的尾羽上,无数血色眼眸喷出无量血光,照得方圆数万里尽是一片猩红。

    远处,幽冥鹏尊嘶声大吼:“血狱丫头,别犯傻!”

    无数条极细的血光铺天盖地横扫而去,最终汇聚在风戎的身上。

    血狱尖锐的嘶吼声响彻云霄:“杀母之仇,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