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野性时代 王梓钧

184【狗血故事和志愿者】

    侦探找来的女人确实漂亮,而且兼具知性和妩媚两种气质。

    宋维扬戴着帽子和墨镜,搅着咖啡勺问:“你知道具体情况吗?”

    “知道,”女人的动作优雅而娴熟,估计也是经常喝咖啡的,她微笑道,“对方是外企高管,年轻,有钱,帅气,美国人,还有暴力倾向。”

    宋维扬说:“我再提醒一次,你有可能白忙活一场。他如果提上裤子不认人,独自跑回美国,那你被占了便宜还什么都捞不到。”

    “总得试试,”女人笑道,“我家庭条件一般,只是普通中专毕业,想去美国就得冒险。”

    宋维扬对这种女人并不鄙视,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只要她不伤害其他人、不去了美国就贬低祖国即可。成年人的世界,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前提是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和风险。但宋维扬还是忍不住说:“冒昧的问一句,你目前在什么单位工作?”

    “小科员。”女人回答得模棱两可。

    “不像啊。”宋维扬说。

    女人笑道:“你是不是觉得,像我这样不择手段又漂亮的女人,应该当狐狸精爬得很快才对?”

    “我没那个意思。”宋维扬说。

    女人抿了一杯咖啡:“我家庭一般,学历一般,工作一般。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我的身体,当然得用在关键的地方,用在关键的人身上。”

    宋维扬点头道:“嗯,拿到大牌才能梭哈。”

    “你这个人其实也蛮有趣。”女人微笑道。

    宋维扬道:“彼此彼此。说实话,咱们虽然接触很短,但我觉得你是个人才,跑去跟假洋鬼子演戏太屈才了。有没有兴趣来我的公司?”

    “你的公司在中国吗?”女人问道。

    “在中国,规模还很大。”宋维扬说。

    “没兴趣,”女人笑道,“我想去国外看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待在中国只能让我感到压抑。”

    “那好吧,人各有志,”宋维扬道,“如果你去了美国,首先要弄到绿卡和国籍。然后,如果他打你,你可以拿着验伤报告去报警、找律师、找女权组织帮忙。美国对家庭暴力处罚很重,只要运作得当,你甚至可以吞掉对方的家产!”

    女人说:“那个假洋鬼子惹到你,估计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宋维扬拿出一张说:“我用红笔圈出来的就是目标,他喜欢去衡山路的酒吧。”

    这是一张花旗银行盛海办事处成立时的合影,李亚伦站在比较靠边的位置,宋维扬花了不少力气才搞到手的。

    “我走了,这是这个月的活动经费。”宋维扬又拿出一个装钱的信封。

    女人拿起照片看了看,又把钱放进包里,突然喊道:“等等!”

    宋维扬说:“你还可以反悔,不想做就算了。”

    “不是想反悔,只是心里憋得慌,突然想找个人聊聊。”女人说。

    宋维扬再次坐下:“我是个合格的听众,只听不说,也不会外传。”

    女人苦笑着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去美国吗?”

    “你说。”宋维扬道。

    女人开始讲故事:“曾经有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小学、初中、中专。那年,学校有两个出国名额,女孩和男孩表现优异,都被选上了。就在即将出国的时候,男孩被关系户顶下来。女孩知道男孩想出国,就找到学校领导,把自己的名额让给男孩。整整五年时间,女孩吃住在家里,连新衣服都舍不得买,把自己的工资全部汇去美国,因为男孩在美国打黑工很困难。哈哈哈哈……”

    女人突然惨笑起来:“你知道吗?男孩居然提出分手,他在美国找了新女朋友,新女朋友可以帮他拿绿卡。女孩骂他是白眼狼,他反骂女孩是表子,说女孩陪校领导上床才拿到的出国名额。”

    宋维扬默然。

    女人猛拍桌子:“校长是我爸的战友!我爸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又卖尽了面子,才弄到的那个名额!我要出国,我要报复他!”

    “何必呢,”宋维扬叹气道,“算了吧,这桩交易结束,那些钱就当我送你的。”

    “不用你同情,”女人咬牙切齿道,“这件事不解决,我一辈子都活得不痛快,活着也没意思!我要让他后悔,我要亲手毁了他!”

    得罪女人,很可怕。

    “呼!”

    女人吐了一口浊气,拎着包起身道:“说出来痛快多了,再见。”

    宋维扬道:“祝你在美国获得新生。如果有机会,找个靠谱的男人嫁了吧。”

    “谢谢你的祝福,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相信男人。”女人说完就走,转眼便消失在街角。

    宋维扬一口喝干咖啡,嘀咕道:“这尼玛狗血剧。”

    走出咖啡店,一辆出租车正好在前方不远停下,宋维扬连忙招手跑过去。

    车上下来一个青年,不小心跟宋维扬撞上,公文包里的文件撒了一地。

    “抱歉!”青年连忙弯腰捡东西。

    宋维扬也埋头帮忙捡,瞟到一个文件有“青年志愿者”字样,忍不住问道:“现在就有青年志愿者了?”

    青年说:“前年就有了。”

    “这个社区青年志愿者服务站是什么单位?”宋维扬拿着文件问。

    青年打量了宋维扬一番:“团中央要在各地组建社区青年志愿者服务站,我们盛海是第一批。你要是有兴趣做志愿者,可以到服务站来报名。”

    宋维扬问:“志愿者都做些什么?”

    青年说:“主要工作是服务春运,每年春节帮着铁道系统做些疏导工作,也给滞留的旅客送温暖。平时嘛,帮街坊邻居扫扫地、扛扛煤气罐,照顾一下孤寡老人什么的。”

    “学校里有志愿者组织吗?”宋维扬道。

    青年笑着说:“学校里哪有什么志愿者,我们地方团委也才刚刚着手。”

    “你是市团委的领导?”宋维扬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跑腿的。”青年道。

    “你好,”宋维扬伸手道,“我是复旦大学的学生,对青年志愿者的工作非常向往。我想在复旦建一个志愿者社团,跟市团委一起做好盛海的青年志愿者工作。”

    “这是好事啊,我给你一个联系电话!”青年大喜。如果能把盛海各大高校都拉进青年志愿者组织,那绝对是政绩,越轰动越好,领导得好处,他也能得好处。

    宋维扬则更有野心,他不但要在复旦建志愿者社团,还准备打造一个中国大学生志愿者联盟。对上,可以搏一层政治护身符,对下,可以结交不少的优秀大学生。无论上下,都能发展出一张巨大的关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