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野性时代 王梓钧

472【女朋友】

    王波刚毕业时的女朋友已经出国了,现在这位是工作以后认识的。

    别看王波说自己报名支援西部是头脑发热,绝对不可能!除了宋维扬之外,整个宿舍就属他深谋远虑,刚进大学就确定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并且沿着既定目标一直走下去。

    王波如果继续在团机关混,那至少得熬到30岁以上,才能找到确切的出路,并且还得外放出去历练几年才行。否则的话,他就只能一路混机关,成为那种看起来风光,其实没多大实权的机关领导。

    这小子精着呢,西部大开发是国家战略。他作为名牌大学生,又是青年干部,主动报名前往落后地区,百分之百会得到一定程度的重视,直接提个半级合情合理。如果地方特别偏僻,那边人才奇缺,跑去当县级市的市长都有可能。

    王波还有两个倚仗,一是跟宋维扬关系好,二是他在团机关有点人脉。

    只要王波在当地寻找到合适项目,就能从宋维扬手里拉投资,政绩分分钟刷满。而团里的关系,又能让王波不至于一直在边区打转。国家在西部大开发嘛,国家提倡干部青年化,他都完美符合了,只要弄出政绩,再跑跑关系,团里面肯定树立典型,几年时间就能完成华丽转身。

    王波当年连父亲的话都不听,毕业之后硬是要留在盛海,现在怎么可能跟女朋友商量?他这种有主见的男人,都是深思熟虑做出决定之后,再去说服女朋友。

    可惜女朋友不理解啊,一不愿跟他去西部,二不愿在盛海等他。

    王波对女友的失望,不在于嫌贫爱富什么的,而是认为女朋友愚不可及,怎么做思想工作都做不通。这样愚蠢的女人,以后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那将是他仕途生涯巨大的拖累。

    宋维扬也懂王波的心思,他不介意出手帮忙,只要这家伙别乱来就行。

    倒是李耀林属于扶不起来的,做事认真,但不会钻营,更没有领导气质。李耀林大学读的是法律,如今也在油田的企业法规部认识,即便有宋维扬帮忙,这辈子撑死了也就石油系统的中层领导,而且是没有油水那种清闲职务。

    至于周正宇,这位公子哥不用宋维扬关照,听说家里给他安排了一个海关职务。而且家里也对他死心了,家族公司肯定由他哥哥继承,周正宇能分到部分财产继续浪就不错了。

    丁明和彭胜利比较有发展前途,搜狗搜索今年业务增长还算不错。但大环境依旧不行,李彦洪虽已回国创立百度,但也不敢贸然走谷歌路线,而是为其他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技术服务。

    只有聂军,宋维扬最看不懂,此人的思维模式无法用常理来判断。

    “今后准备干嘛?”宋维扬问。

    聂军说:“考研。”

    “啊?”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宋维扬预料。

    聂军笑道:“我准备考北大哲学系的宗教专业。”

    周正宇已经喝得发晕,惊道:“你丫还真准备出家?”

    聂军解释说:“北大图书馆的藏书多啊,我打算研究道藏和佛经,那里找资料很方便。我还打算去武当山学艺,修一下内家锻体法门,身体必须练好,否则就是个病夫。”

    彭胜利考虑得最实际:“你有钱过日子吗?”

    “以前出书的积蓄,已经被我花得差不多了,”聂军丝毫不为钱担心,“所以我打算勤工俭学,去肯德基打工就不错,只要能吃饱饭就行。”

    彭胜利说:“我在中关村租的房子,现在一个人住,离北大也不是很远。你要是考上了北大研究生,可以搬来跟我一起住,别的不说,每天的伙食我包了。”

    “够兄弟,”聂军笑道,“在你交女朋友之前,我都要跟你蹭吃蹭住。”

    彭胜利道:“交了女朋友也行。”

    聂军摇头说:“别,你要是有了女朋友,麻烦第一个跟我说。不管你女朋友愿不愿意,我都不好再打扰,真搞出了矛盾,那我就是罪人了。”

    “聂哥说的是正紧话,”丁明醉醺醺笑道,“这种事情得分清楚,否则朋友之间要产生误会。”

    周正宇笑问:“丁胖子有女朋友没?”

    彭胜利说:“他女朋友可厉害,清华在读硕士,比丁明还大两岁,生物学方向的,现在都住一起了。”

    “可以啊,胖子,以前还愁你找不到女朋友。”周正宇揶揄道。

    彭胜利说:“丁明女朋友马上就要出国读博了,麻省理工的生物学专业,在美国能排进前三名。”

    周正宇提醒道:“那你得看紧点,别被洋鬼子拐跑了,出国之后不回来。”

    丁明笑呵呵说:“不怕,我女朋友不怎么漂亮,而且整天只知道做实验。我跟她看一场电影,都还得预约等时间,对她来说,观察细胞比观察帅哥有趣多了。”

    李耀林竖起大拇指道:“牛逼,你这是找了个未来的女科学家啊。”

    宋维扬也颇感兴趣:“你们是怎么好上的?”

    丁明道:“去年我到清华聘请人才,见了几个,人家都不愿意。我就在校外的餐馆里吃饭,看到个女的拎着两只兔子进来,让餐馆老板红烧兔肉。我很好奇,就问她兔子哪儿来的,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兔子?”周正宇没听明白。

    丁明道:“实验室里的兔子,有个项目用了20多只,我女朋友分到两只,拿去餐馆跟其他几个同学打牙祭。”

    “做完实验的兔子都不妥善处理吗?”李耀林问。

    “看情况,丢了怪可惜。”丁明道。

    聂军逗趣道:“我想想啊。你女朋友把兔子弄死,还做实验,之后再吃掉,够彪悍的。要是哪天你有外遇,她会不会半夜拿出解剖刀,扒开你裤子把你给阉了。人家可是学生物的,熟悉人体结构,一刀一个准儿。”

    丁明胯下一凉,夹紧双腿,打冷颤道:“别瞎说,怪渗人的。”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