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野性时代 王梓钧

538【收礼只收脑白金】

    盛海,巨人投资公司。

    史育柱半躺在老板椅上,一边看着市场报告,一边吃着脆皮花生。等把市场报告看完,他又抄起醒好的红酒,咕噜噜直接喝完大半杯。

    伸直了懒腰,史育柱按下呼叫器:“让刘伟来一趟。”

    “好的,老板。”秘书回复道。

    五分钟不到,史育柱的助理刘伟敲门而入:“老板,你找我?”

    史育柱说:“广告投放密度还要增强,我打算争一下央视标王,你觉得报价多少比较合适?”

    刘伟仔细思考之后回答:“四年前的央视标王是爱多VCD,投标价2.1亿元,之后央视标王的效果不断衰减。到去年步步高拿标王的时候,标价已经降到了1.26亿元,我估计今年标价5000万以内就能拿到。”

    “标价下降得这么快?”史育柱稍微有点惊讶。

    刘伟说:“主要是标王的广告效果越来越差了,现在不但城市观众能收到几十个台,乡镇农村安装卫星天线,也能收到几十个台。央视标王那几秒钟的广告,收看的观众越来越少,还不如去竞标黄金时段。”

    现在跟以前刚好相反,以前央视标王的价格,动辄是黄金时段的10倍以上。现在央视黄金时段的广告,单位时间内已经不比标王低多少,因为紧挨着八点档的电视剧。

    史育柱说:“你安排一下,在央视许可的情况下,黄金时段广告能拿多少是多少。给你7000万到8000万的预算,争取把央视黄金时段广告竞标下来,要造成那种地毯式大规模轰炸的效果。”

    刘伟说:“按照央视黄金时段的广告规定,最多可以拿到15秒套餐,我们用这15秒反复播放。最好在《新闻联播》之前,《天气预报》之后,电视剧播放的前后都拿下广告位。这样观众只要下班以后收看央视,不管在哪个时间段,都能看到脑白金的广告。”

    “可以,你去忙吧。”史育柱点头说。

    把自己的助理打发走,史育柱靠在椅子上开始抽烟,抽着抽着又喝了一大口红酒。

    刚才那份市场报告显示,脑白金的月销售额增长速度已经放缓,必须在央视高密度投放广告才行。只要这些广告打出去,明年二三月份肯定销量爆炸,然后就可以找卖家出售脑白金了。

    是的,此时史育柱已经打主意,把整个脑白金全部出手,连同商标一起卖给想要接盘的公司。

    事实上,脑白金去年的销售额就已经达到10亿元,今年初登报说要还购房者的钱,更是让史育柱的民间形象好到极点,连带着脑白金的销量也疯狂攀升。史育柱只卖了不到三年的脑白金,其个人资产就远远超过破产之前的巅峰。

    而一款保健品是有生命周期的,史育柱想要在最火的时候卖出高价,历史上脑白金的商标转让费就高达2亿元。

    史育柱选中的接盘侠是青屿健特,早在今年5月份,他就出售了一些分公司股权,并允许青屿健特生产出售脑白金产品。这破公司是一家上市国企,已经濒临破产了,史育柱跟对方合作,不外乎是想借其工厂扩大产能。

    结果这家国企获得脑白金商标使用权之后,不但走出破产困境,其股价更是一路狂飙,最后干脆把公司名字都改成了青屿健特(史育柱的公司是盛海健特)。

    在另一个时空,史育柱已经跟青屿健特谈妥了意向,而且对外公布了脑白金商标的转让消息。结果这家伙出尔反尔,单方面宣布把脑白金商标卖给四通,让青屿健特的股价一路暴跌。吃相如此难看的原因,是因为史育柱破产之后,四通的段总给了他很多帮助,同时四通那边的出价也更高出许多。

    一根烟抽完,史育柱开始登陆《传奇》。他知道这款游戏,还是由于《今夜,我们都在玩传奇》那边文章,逛论坛时无意中看到的,好奇之下就让秘书出去买了张安装光盘。结果进游戏就入迷了,当天玩了一个下午外加通宵,第二天公司开会都只能推迟到下午。

    历史上,史育柱玩的是《传奇世界》,痴迷到长期不去公司上班,还把手机都关掉的程度。他当时的女朋友也爱玩游戏,两人平时不经常见面,就在游戏里一起打怪聊天,这恋爱谈得也是比较奇葩。

    但公司还得他来打理啊,史育柱干脆请了一个游戏秘书,专门帮他刷怪升级。这样还是觉得升级很慢,于是他又自己买了游戏外挂,结果被盛大连续封了两个号导致弃坑。

    接着又玩了两款游戏,都觉得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其中一款游戏的开发团队跟盛大闹矛盾,史育柱得知以后立即挖过来做换皮操作,并且他亲自参加了半年内测。这半年里,史育柱关掉手机啥都不干,每天夜里打游戏白天睡觉,哪个地方他玩得不舒服,立即让开发团队进行改正。他还把自己卖保健品的团队喊来,将游戏的氪金系统设置得丝丝入扣,于是《征途》就这么诞生了。

    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关手机半年只玩游戏,说明史育柱的团队真牛逼,至少在忠心耿耿这一块没得说。

    史育柱刚卖脑白金的时候,由于一些历史遗留问题,直接把公司注册在助手名下。而且股份都没有理清,只是私下说好公司是他的,这样搞了整整两年才把法人更正过来。

    “操,这人怎么都30级了?”史育柱被人给打死,气得扔掉鼠标喝了口红酒。

    复活之后又玩了一阵,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老板没走,秘书也不敢走,只能敲门进来询问是否要加班,好提前帮老板安排晚上的饭菜。

    史育柱说:“今天不加班了,你帮我物色一个秘书。”

    “秘书?”秘书心里有点忐忑。

    史育柱说:“就是游戏秘书,专门帮我打游戏。这个秘书要随时在我身边,我玩游戏时他不用做事,我做事的时候他帮我玩游戏。明白了吗?人品一定要可靠。”

    秘书早就习惯了史育柱的骚操作,波澜不惊道:“我明天就把人找来。”

    “好了,下班吧,”史育柱把剩下的小半瓶红酒交给秘书,“帮我放酒柜里。”

    回家又玩了半宿,史育柱早晨起床眼睛都是红的,哈欠连天的来到公司,等电梯时听到自家员工和隔壁公司的员工正在议论。

    “昨晚你上网了吗?搜狗博客知不知道?”

    “怎么不知道?我昨天正在泡论坛,被网友发链接拉过去的。啧啧啧,宋维扬可真是厉害,博客上有一堆富豪在挺他。”

    “你们说这件事是真的假的?不会是宋维扬在商界面子大,请了一堆老板给他撑场子吧?”

    “难说。”

    “我也觉得玄乎。当时宋维扬还不满18岁,给一堆创业者讲课,居然教出好几十个富豪。”

    “也是有可能的。我看网上的一些人说,各大名校的MBA班,现在都还采用宋维扬的《企业家精神》做教材。人家在读本科的时候,就被特评为工商管理硕士讲师,专门给MBA班的学生上课。那个时候他也才20岁,听他课的学生都30多岁了。”

    “你们都被转移注意力了啊,这件事的起因明明就是宋维扬搞诈骗。”

    “诈骗怎么了?有本事你也17岁去诈骗啊,谁骗谁还不知道呢。而且人家宋维扬根本不叫诈骗,他给的东西都有用,不然怎么可能有公司花5万块钱买个奖杯。你以为那些公司的领导都是傻子?”

    “话说,现在都还有卖假奖杯的,宋维扬在这一行应该是鼻祖吧?”

    “肯定是开山祖师,什么事情都只有第一个吃螃蟹的赚得最多,现在卖假奖谁敢卖5万块一个?”

    “我当时就觉得宋维扬的创业经历有问题,他家的罐头厂都被人追债了,工人也闹着要发工资。在他爸坐牢的情况下,他一个高中生怎么可能说服工人开工?他连进原材料的资金都拿不出来!现在就对上号了,这人用骗来的钱做的启动资金。”

    “我倒是喜欢现在这个版本,以前宋维扬的创业故事太假了,就是那种……对,心灵鸡汤,一看就是《读者》风格。现在的宋维扬才叫传奇,17岁因为家庭变故,被逼得跑去深城行骗,用诈骗的钱创业,居然一路发展成中国首富。”

    “对,比你们公司的史总还传奇。”

    “啊,老板,你也在啊。”

    “……”

    史育柱由于熬夜,眼睛里全是血丝,此时戴了一副墨镜。其他人都面向电梯,而且聊得起劲,居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史育柱,直至进电梯时才被人发现。

    来到办公室,秘书立即进来,搞完日常程序后说:“老板,你要的游戏秘书已经物色好了,一共找了三个,什么时候叫来面试?”

    “先不急,”史育柱问,“你昨晚回去有上网吗?知不知道宋维扬的事情?”

    秘书拿来一份报纸说:“我没上网,但这件事登报了。”

    昨晚许多报社的编辑和记者,都被从床上叫起来换稿子,关于中国首富的大新闻可不能拖到下一期去报道。

    史育柱还没翻开报纸,就看到头版的导读标题:《中国首富宋维扬被质疑诈骗,数十位学生富豪集体发声》。

    由于发稿时间紧迫,新闻里没啥新鲜内容,都是从网上汇总而来的讯息。

    史育柱抽着烟把报纸看完,啧啧称奇道:“这他妈是真牛逼!”

    放下报纸,史育柱给铁哥们儿四通段总打电话:“老段,看今天的报纸没有?”

    “你说宋维扬吧?”段总笑道。

    “对啊,就是他,”史育柱说,“我能东山再起,都自认为很厉害了,而且还有一些运气因素。这个人简直就是妖怪,搞诈骗都能玩出花来,我17岁的时候还在傻读书呢。”

    段总调侃道:“首富嘛,怎么也要与众不同一些。对了,《晨报》还拿你跟他做比较,你们都是青年创业偶像,而且都经历过大变故。”

    史育柱说:“几年前我见过一次宋维扬,他主动来我公司,想要买我手里的民生银行股份。说实话,当初我还有点看不起他,一个做饮料的年轻人,名气都是被媒体吹出来的。现在有点后悔了,该卖些股份给他,顺便结下点交情。”

    段总说:“宋维扬现在是‘希望系’的中坚主力,不声不响成了民生银行第三大股东,这家伙的眼光是真好,提前几年就在布局。今天好几个朋友给我打电话,问我认不认识宋维扬。我认识个屁啊,张旋龙倒是跟宋维扬关系好,但我已经跟张旋龙闹翻了。”

    “宋维扬那些学生,你有认识的不?”史育柱问。

    “你是觉得那些人都是给面子帮宋维扬站台的?”段总笑道,“刘知雄这人我知道,他是做电子产品配件的,已经在谋求上市了。他的性格不会轻易帮人站台,应该真的听过宋维扬讲课。再说了,宋维扬的面子再大,也不可能跨了那么多行业。他那些学生,做啥生意的都有。”

    在电话里聊了一阵,史育柱又跑去逛论坛和博客。

    天涯论坛被顶得最高的一个帖子,标题赫然是《好想回到八年前,花500块钱听宋维扬讲课,这样我可能现在就是公司老总了》。

    还有网友在这个帖子里问:“现在听宋维扬讲课要多少钱?”

    有人回答:“500万都不可能,那只是人家的零花钱。”

    立即有人调侃:“所以说,当初花500块钱听课的家伙,不管现在成功还是失败,理论上都已经赚到了好几百万。”

    一帮子无聊透顶的家伙,居然在网上复盘宋维扬的诈骗过程,把于杰文章里漏掉的细节全部脑补上。

    还有个自称是《羊城晚报》的记者,开通博客写文章说:“这个事我比较清楚,事实上我们报社很多人都知道,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报道而已。《羊城晚报》是一家报道此事的媒体,当时派去采访的是高记者,这位高记者已经辞职多年了,同去的还有中山大学一位管理学院的教授、几个地方部门的官员。宋维扬当时还是高中生,自称是20多岁的港城博士,把记者、教授、官员和那位厂长骗得团团转,所有人都信以为真了。现在那些骗子都不专业,宋维扬当初行骗的时候,软件硬件找不出一丝漏洞,招商局那边都吃了个哑巴亏,还因此真的创建了私发会……顺便一提,那位高记者采访完宋维扬之后,回到报社推崇备至,甚至还想做追踪报道。后来也因为这件事,高记者在报社沦为笑柄,这才辞职跑去外地工作。”

    知情者的爆料,更加点燃了网友社情。那个记者在网友的追问之下,把自己所知道的细节全说出来了,顺便还添油加醋的吹嘘一番,把网友们看得是如痴如醉,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家一致认为,做骗子做到这个境界,已经脱离了骗子的范畴,知道了至高境界。

    正所谓,假到真时真亦假,真到假时假亦真。

    史育柱不亦乐乎的浏览着帖子,居然半上午就这样混过去。等他回过神来,立即扼腕叹息浪费时间,连忙登陆《传奇》一直玩到吃午饭。

    嗯,史育柱的游戏ID是“收礼只收脑白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