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野性时代 王梓钧

689【低调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在四合院吃了晚餐的吴常江,突然召开经销商大会,宣称将在来年向全国扩张专卖店。

    这当然只能是一个口号,因为加盟雷士照明连锁店,不仅不用缴纳加盟费,总部还会出钱出货帮着做前期运营。雷士照明就是这样疯狂扩张的,所赚取的利润全都拿去帮经销商开店了,银行那边还欠一屁股烂账,所以现在没有银行肯贷款给他。

    同时,吴常江兑现了他号召勤王许下的承诺,将各省经销权集中扔给一些大经销商。

    这些都属于表面把戏,真正目的是吸引媒体关注。随后半个月,吴常江几乎天天接受采访,虽然不提宋维扬借钱给他的事,却张口闭口就是从宋维扬那里学到了东西,到处宣称自己受到了宋维扬的指点。

    至于是什么指点,又学到了什么东西,那就要靠媒体瞎猜了。

    一连串的免费宣传攻势之后,吴常江顺利从银行贷款1.8亿元。本来银行是不愿贷款给他的,就因为宋维扬那一顿饭,让雷士照明的社会知名度大增,连带着销售额都直线上涨,银行立即就跑来“晴天送伞”了。

    这家伙聪明得很,相当于用388万元竞拍款,打了一次极为成功的广告,还特么骗到一顿山城火锅。

    而且,吴常江在宋维扬面前说的那些话,也七分真三分假。他确实被两位股东联手逼退,不得已之下被迫反击,连妥协赠送股份给合伙人都是真的。但这一切都是他导演的好戏,他故意激化与合伙人的矛盾,暗中串联公司中高层、供货商和经销商,然后以受害者身份号召勤王,最终实现独占公司的意图,并且还在道义上占据上风。

    宋维扬看破不说破,完全不在意这点小事儿,更不在意对方借他之名打广告。

    既然要搞什么慈善晚餐,这些都是必然会发生的,就连巴菲特都无法避免。去年是一个收山隐退的煤老板,今年是一个草莽企业家,明年还指不定蹦出什么妖怪,只要他的慈善晚餐继续搞下去,就肯定要碰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物。

    而且,宋维扬也并非没有收获。

    由于去年那位煤老板不喜欢张扬,因此宋维扬的慈善晚餐被严重低估了价值。但今年不同,网络拍卖会引发了巨大关注,吴常江获得的好处也被人看在眼里,现在傻子都知道300多万吃顿饭太值了。

    甚至有些富豪聚在一起聊天,拿宋维扬明年的慈善晚餐打赌。有赌500万以上的,有赌800万以上的,更有人猜得明年要花1000万才能跟宋维扬吃顿饭。

    宋维扬本人的影响力,似乎因此达到一个新的高峰这种话题越传越玄乎,再加上媒体推波助澜,民间已经快把宋维扬吹成神了。

    外界越吹,宋维扬就越低调,甚至连年底的许多商界活动都推掉了。

    同样低调的富豪,还有丁三石和小马哥。这两位在今年深居简出,不接受任何采访,不参加任何活动,只给马小云面子参加了西湖论剑。

    一向喜欢泡吧耍乐的丁三石,突然迷上了《道德经》,见谁都推销他“上善若水”的处世理念。参加西湖论剑的时候,他给其他IT巨头每人送了一本《道德经》,不外乎是想显示自己的淡定从容。

    甚至丁三石把CEO职务都卸任了,跑去担任网易的首席构架师。可惜没过多久,网易的代理CEO就不幸去世,丁三石只能重新回来当CEO。

    丁三石虽然低调,网易却不怎么低调。两三年内推出10多款网游,其游戏业务总收入,已经快跟拥有《传奇》、《山海经》、《泡泡堂》和《劲舞团》的神剑网络持平了。

    至于小马哥的低调,则显得有些腥风血雨。

    今年MSN大举入侵中国市场,纠集猫扑、迪赛等众多网站,共同组建“抗QQ联盟”。在另一个时空,淘宝甚至都加入了这个联盟,誓要把腾讯这个网络通讯巨头给拉下马。现在马小云好歹给宋维扬面子,没有正面对抗QQ,但明里暗里的抵制却还是有的。

    在MSN的操控之下,线上线下各大媒体,甚至是各种娱乐杂志,都突然冒出无数软文。

    一些软文把MSN捧上天,宣称高端人士都用MSN,只有草根底层没文化的才用QQ,由此建立起一个网络通讯鄙视链。许多文青、小资被忽悠得五迷三道,视使用QQ为耻,以使用MSN为荣。看看今年的各种博客和(文青向)网文就知道,大部分主角都用MSN,似乎只有这样才显得清新脱俗。

    另一些软文则狂踩QQ,各种扒腾讯的黑材料,甚至故意编段子抹黑,连控诉QQ垄断网络通讯市场的文章都冒出来了。

    人们一边倒的唱衰腾讯,认为QQ即将走向没落,因为MSN是不可战胜的。幸好腾讯是在港城上市,大陆舆论对股价影响不大,否则肯定要被搞出好几个跌停板才行。

    为什么说MSN是不可战胜的呢?

    因为这是微软推出的高端聊天软件啊,MSN刚进中国的时候,没有宣发,不做推广,一年之内靠口碑传播就拿下10%的市场份额。而且高端商务市场,被MSN迅速垄断,各公司老总和高管纷纷使用MSN。

    这跟产品定位有关,MSN被视为商务通讯软件,而QQ被视为娱乐聊天软件。甚至许多大公司,禁止员工在上班时登陆QQ,只能使用MSN进行网上联络。

    首富宋维扬带头用QQ又怎样?QQ早就被看成是年轻人的玩具了,这个观念一时半会儿转变不过来。

    MSN不动声色的拿下中国10%市场之后,今年突然就开始搞事情。组建“抗QQ联盟”、到处发软文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动作,它还创建了MSN中文网,与雅虎中国达成战略合作,快速切入电信增值业务,全方位无死角的对QQ进行围剿。

    这番操作,取得了巨大成功,“抗QQ联盟”的成员猛增至20多个。从5月到12月的七个月间,仅MSN中文网的广告营收,就相当于整个腾讯网络广告收入的全年总和。

    小马哥顿时压力山大,他后来说腾讯有“三大劫”,其中一劫就是MSN的入侵,稍不注意就要万劫不复,可见当年是真的有点招架不住了。

    小马哥唯一能做的,就是低调再低调,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公司业务上,一整年不在任何公开场合露面。腾讯不断推出新的功能,提升用户体验满意度,还收购了具有强大反垃圾邮件功能的foxmail电邮客户端,跟MSN的电子邮件功能打擂台。

    Foxmail的老总不愿去腾讯总部工作,小马哥专门为其开设“腾讯花都研究院”。这位老总名叫张小龙,后来推出了微信。张小龙的公司之所以被腾讯收购,主要就是为了对抗MSN的电子邮件功能,几年后的微信谁能料到呢?

    从电商到门户网站,再到网络通讯工具,那些国际巨头刚刚进入的时候,中国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狼来了。

    这些恶狼,死于高傲,死于不接地气。

    MSN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以其2005年搞出的声势和业绩,只要稳扎稳打好好做,不说把QQ干翻,至少也能占据半壁江山。

    但是,微软昏招频出!

    首先是内部管理体系混乱,微软在中国发展MSN业务时,竟然将MSN的市场部门与研发中心,分别置于两个大区的管理之下。也即是说,MSN做市场的和做技术的,互相之间毫无隶属关系,遇到事情只能向各自的大区领导汇报,然后两个大区再进行沟通。

    这还搞个屁啊?

    一个很小的技术问题,市场部门获得反馈之后,上报自己的大区领导。这个大区领导内部研究之后,认为应该尽早解决,于是跑去跟另一个大区联络。另一个大区说我们已经了解情况,然后把问题甩给研发中心。研发中心说,我们要做的事情太多,MSN只是我们技术开发工作的五分之一,等我们把其他研发工作做完再解决吧。

    从MSN的市场部门把问题上报,到MSN的研发中心接到消息,至少也花费两三个月时间,真正解决可能要等半年以后,甚至等一年也属于稀松平常。

    就拿发送离线消息的功能来说,中国研发中心的工程师,早在2005年初就提出了。可他们无法联系市场部门,连递交方案的资格都没有,因为这属于市场部门的事情。直到市场部门提交类似方案,两个大区互相讨论之后,再上报微软总部终于获得批准。但时间已经过去三年,黄花菜早就凉透了。

    这种情况数不胜数,一个问题还没解决,另一个问题就冒出来了,逼着中国用户弃用MSN。

    就连那些崇拜MSN的高端商务人士,最后都只能选择QQ。因为MSN的大文件传出功能垃圾到爆,经常文件传到一半就断了,有些时候直接就传不出去。

    这是因为MSN的所有用户数据,都放在美国的服务器里,再通过中国各地的电信服务器中转。中国政府对此非常不满,因为MSN的用户文件包含很多商业数据,不能被美国佬全部拿走。于是京沪等大城市的电信部门,受命对MSN进行各种限制,这导致MSN的数据传输效率极其低下。

    你微软跑来中国做生意,又不遵守中国的规矩,不搞你才怪了!

    所以说,MSN在中国市场是自己作死,连特么一个类似QQ秀的功能都要拖好几年,要是这都能干赢腾讯,那简直是在侮辱用户智商。

    腾讯的商战秘诀是:对手自己死了,我就最终胜利了。

    但小马哥现在还搞不清楚情况啊,他只感觉自己招惹到一头猛虎,随时都有被吃掉的可能,整天如履薄冰的在那儿应对。

    甚至小马哥还联系宋维扬,希望宋首富能站出来帮忙说话,把一些高端商务人才拉回来用QQ。

    宋维扬的回复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小马哥默然无语,很想说一句妈卖批!

    宋维扬倒是给了金牛资本一些指示,让其投资一些互联网公司,包括赶集网、58同城、豆瓣等等。这些都是今年刚创立的公司,宋维扬无聊上网的时候逛到,看见自己熟悉的名字就记下来,然后扔给金牛资本去投资。

    天使投资嘛,也不需要投太多,每家一两百万就行了,这些钱足够创始人乐得找不着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