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章 命运的巧合

    夏末秋初的羊城小巷,闷热的空气在紧凑、密集的握手楼间仿佛停滞了一般,伴随着空调外机吱吱呀呀的声响,催促着行人们回家的脚步。

    当然,巷子前头这家夜晚才开张的夜宵摊还是很热闹的,除了一些住在后面城中村里的农民工们在撸串、喝酒、吹牛以外,还有一桌已经喝得面红耳赤、一脸兴奋的大学生。

    “来来来,言子,我再跟你吹一瓶。”一个长得五大三粗、夹着北方口音的男生豪迈地拿起一瓶啤酒,跟坐在他身边的那个长得清清秀秀的、有点书生气质的男生勾肩搭背地叫道。

    “呃,不……不是,老雷,我……我有点撑……撑,等会再喝……”书生气质的男生为难地看着被旁边一个嘻嘻笑着的女生推过来的酒瓶,先是打了个嗝,然后大着舌头说道。

    他酒量本来就不行,跟老雷这个典型的北方大汉更是比不了。

    “言子啊,看看咱们施韵妹妹,还有,九儿妹妹,对吧?她们也没少喝吧?还不都面不改色的。你才喝这么一点就说不行了,让学妹们怎么看你?”老雷调侃着说道。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哥们,又不是生死仇敌,老雷只是调侃一句,并没有勉强他,反而是自己酒瘾上来,撇下言子,自己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口,抹抹嘴巴的时候,搁下的是空了大半的酒瓶。

    “不……不是不行,我是说歇一会儿再喝。”书生气质的男生毕竟也是年轻人,经不起激将,他挠着头,抓着酒瓶犹豫起来。

    “既然还行,那就喝嘛,杨言,你今天可是MVP,一杆狙杀得全网吧风声鹤唳,没有你我们可赢不了!”坐在对面的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笑着起哄道,“MVP怎么能不喝酒?喝,喝,喝!”

    两个陪着去打网吧比赛的女生因为喝了点酒,精神状态也是有点过于兴奋,特别是坐在杨言身边的那位叫施韵的女生,她一边拍手,一边咯咯地笑着起哄:“言子哥,喝,喝,喝!”

    “饭盒,你坑队友啊!”杨言苦笑着伸手遥遥地点了点那个瘦瘦高高的男生。

    他现在脑袋也有点迷糊了,在今天绝地大翻盘赢得比赛的喜悦中,在女生们清悦的声音催促下,在荷尔蒙的偷偷作祟里,杨言索性也抛掉了喝醉的顾虑,站起身,举着酒瓶,豪迈地叫道:“行吧,我喝!”

    “好!”大家都欢呼了起来,就连有点羞涩的九儿也笑着拍起了手。

    “言子男人!”老雷竖起大拇指,他也重新开了一瓶啤酒,跟着杨言碰了碰,“来,哥陪你一起喝!”

    “言子哥威武霸气!”施韵看着杨言,双眼绽放着美妙的光芒,她一边欢呼着,一边兴奋地扬起了两个胳膊,两座伟岸的峰峦轻轻抖动,令桌上其他几个男生都忍不住看直了眼。

    ……

    与此同时,羊城的另一个角落,鑫丰制衣厂那栋破旧的宿舍楼上,几个女工正倚在栏杆上,笑嘻嘻地指点着几个路过的电子厂的男工们。

    但在同一栋楼,某间紧闭着的宿舍里,一个瘦削、憔悴的女人正捏着一张皱巴巴的照片啜泣着,照片上面是一对衣着朴素的打工男女,男的样子已经被指甲划得乱七八糟的,而女的还能从折痕中看出一丝清纯、秀丽的模样。

    在她的身边,一个婴儿正躺在脏兮兮的被子里,饿得轻轻哼叫着,小脚丫无力地动了动。

    然而,女人却没有一点反应,她沉浸在了自己的悲伤中,偶尔抬起头的时候,苍白的脸上闪烁过一丝挣扎。

    ……

    夜色渐浓,小巷路过的行人稀少了不少,剩下的只有拖着疲倦身躯、衣冠楚楚的加班晚归的白领们,握手楼上的窗户无声无息地又多点亮了几面。

    夜宵摊这边,学生们也都喝得差不多了,红光满面的老雷抬起手腕看看表,开口说道:“不早了,我们今天喝到这里吧!再晚回去,宿舍都要关门了。”

    毕竟还都是学生,学校的宿舍楼还是十一点半关门的,再不回去,今晚就要露宿大街了。在老雷的呼吁下,大家都陆续站了起来,嘻嘻哈哈地继续聊着。

    “靓女,埋单!”老雷有模有样地彪了一句粤语,他掏出了自己厚厚的钱包,跟忙着走来走去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一个脸圆圆的、身材也有点圆圆的男生羞涩地瞄了一眼正在伸懒腰、跟另一个女生说笑的施韵和她鼓囊囊的胸脯,挪着脚步凑过来这边,不过他不是奔着施韵去的,他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施韵,一边伸手拍了拍还撑着下巴在桌子上发愣的杨言的肩膀,小声地说道:“言子,我们回去了!”

    杨言身体晃了晃,在脑袋滑落手掌的一刹那,凭着失衡的反射回了点神,勉强让自己直起身来,他的眼睛有点迷糊地看着前面,大着舌头说道:“啥,啥……”

    施韵好笑地凑过来,她俯下身,凑在杨言脑袋边,扬声说道:“言子哥,我们要回去了!”

    施韵的秀发洒落,一股的幽香袭来,醉醺醺的杨言没什么反应,倒是离得近的那个身材有点圆圆的男生顿时红了脸,他不好意思地往后缩了缩头,只是视线还是忍不住黏在了施韵衣服包裹得很严实的胸口。

    还好,本来大家喝得都有点醉醉的,他的脸红没有被发现。

    老雷买单回来,见杨言还坐在那儿发愣,笑着问道:“言子,你行不行啊?要喝醉了,我和江源一起扶你回去。”

    身材有点圆圆的江源连忙点了点头,他伸手去搀扶杨言,说道:“言子,我扶你吧!”

    杨言还是有点迷糊的意识的,他勉强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两只眼睛跟斗鸡眼一样,努力地对焦,看了看旁边江源那张大圆脸。

    只见杨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拍了拍,推开江源的手,他撑着桌子,咧着嘴角,傻笑起来:“不……不用,我,我没醉呢!我还能……还能……喝!”

    “你看!”他为了表现自己没有醉,还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

    “那走吧!江源,你看着点言子一点。”老雷不在意,他喝得最多,都一点感觉都没有,自然也不觉得这点酒会把谁喝倒在这,他这便豪迈地挥挥手,招呼大家一起回学校。

    回学校还要走一段比较僻静的夜路之所以在这里吃夜宵,那是因为他们今晚比赛的网吧就在附近,网吧比赛夺冠后,大家都兴奋得直接随便找了个夜宵档庆祝了,哪里还等得着回去学校?

    不过没关系,虽然大家都喝得有点醉了,但一起走回学校,一路上说说笑笑,不用担心不安全,而且聊着天也很开心。

    “雷震天大哥,今晚夜宵吃了多少钱?我们AA吧!”那个叫九儿的女生等了一会儿,在大家聊比赛、聊今天精彩场面的间隙,终于等到机会,插了一句话,她一边弱弱地说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紫红色的小钱包。

    她是施韵叫过来的,跟其他人还不算太熟悉。

    “不用,不用,多大点事儿啊?我请了!”原来老雷叫雷震天,他摆了摆手,哈哈一笑说道。

    旁边那个高高瘦瘦的、被称呼为“饭盒”的男生眼神有点闪烁,他咳咳两声说道:“九儿妹妹,咱们老雷可是家里有矿的男人啊!吃顿夜宵还用得着你出钱?”

    施韵抱着九儿的手,花枝乱颤地娇笑道:“好了啦,九儿,你把钱包收起来吧,雷大哥不差钱的!”

    “那,那就谢谢雷震天大哥了!也谢谢方禾旭大哥。”九儿收起了钱包,不好意思地跟雷震天说道,她最后还跟瘦瘦高高的方禾旭轻轻地笑了笑。

    江源偷偷瞥了瞥和九儿手拉手走在一块的施韵,她一颦一笑犹如百花绽放,红艳的脸蛋不知道散发着怎么样的魅力,这让他本来有点发晕的脑袋又仿佛涌上了一股热血。

    之前雷震天交代给他的任务,早就抛到了脑后,甚至为了能更靠近施韵一些,他都往前紧走了两步,然后挺起自己有点胖的胸膛,一边偷看着施韵,一边大声说道:“对啊,就算是AA,那也是我们几个男生AA,女生A了可不行的!”

    “什么A了不行?阿圆,你这话里有话啊!”另一个隔壁宿舍的、但也是他们战队的男生听出江源晕头转向说出来的话中的破绽,调笑了起来。

    “啊?这……我不是这意思嘛……”江源红着脸,辩解了起来。

    “嘻嘻,江源师兄,没想到你也会开黄腔啊!”施韵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转头跟江源调侃道。

    江源红着脸,挠起了脑袋,羞涩的他,不知道怎么回应施韵的话了。

    大家哄笑着,但谁也没注意,这时候,一直摇摇晃晃、晕头转向、慢慢悠悠地走在最后面的杨言忽然被路边一个砖头绊了一下,他脚一软,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地往旁边扑了过去。

    “噗……”杨言摔倒在了路边的垃圾堆里,整个人扑在了一袋袋垒起来的垃圾上面。

    或许是大家脑袋都有些不清醒,或许杨言走得慢,落了几米远,也或许大家的笑声掩盖了身后的动静,没有人发现杨言的狼狈,没有人看见杨言的身影埋没在了路灯照耀不到的垃圾堆里,一个个有说有笑地,继续往学校那边走去。

    杨言这一摔,只觉得天旋地转,酒劲一下子翻了起来,就算他哼哼地想爬起来,但没有撑起身,脚步一滑,又趴了下去。

    这一下,杨言是真的起不来了,他的脑袋已经陷入迷糊,不停地释放着“躺一会儿、先歇一下再起来”的信号。

    似乎,软乎乎的“地面”,就跟大床一样,很舒服……

    渐渐的,他最后残余的意识也放弃了挣扎,脑袋侧枕着软软的垃圾袋,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空无一人的街道一头,摇摇晃晃地有一辆自行车被人骑了过来,当自行车的影子和巷子的阴影交融到一起时候,吱吱呀呀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个瘦削的女性身影从自行车上下来,或许是骑了太久,太累,她急促地喘着气,双手颤抖着,将背着的包打开,小心翼翼地捧出了一个已经换掉了脏兮兮的被子、而是用还算干净的新毛巾包裹着的婴儿。

    虽然看不太清楚,可是那个小包裹正在动弹着,似乎在和命运做着最后的抗争。

    她隐藏在夜的阴影中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和最后一丝挣扎、犹豫。

    但她还是狠下了心,将还是轻轻踢弹着脚丫子、发出“嗯嗯”声音的婴儿塞到了那一堆垃圾中,转头的那一刻,她哽咽出声,沙哑着哭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养不了你,不,不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怪那个混蛋吧……”

    她转身离开了,留下了那个还在努力招着软乎乎的小手的孩子,去往没有过去、没有“累赘”的新生活,毕竟,她还年轻……

    在她离去的身后,垃圾堆动了动,一个醉醺醺的倒霉蛋翻了个身,露出了还有点帅气的脸蛋,他揉揉鼻子,接着酣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