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2章 孩子???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明丽的阳光早已经铺满了南粤大学的学二宿舍楼的东墙,早起的学生也在楼下踩上了他们的自行车,悠悠晃晃地去载心仪的女孩儿。

    但不是谁都能够起得了那么早,大部分宿舍都还紧闭着房门,似乎没有任何动静。

    506宿舍就是如此,窗帘捂得不留一点缝隙,外面的阳光照不进来,室内昏暗犹如夜晚,空调幽幽的冷气,伴着还未散去的酒味和雷震天如同拖拉机发动机一般的呼噜声,似乎还是睡觉的好时候!

    江源倒是和跟睡得跟猪一样的雷震天、方禾旭不一样,他是典型的学习勤奋、从不逃课的好学生,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是有施韵在,昨天他都不太愿意去网吧玩。

    所以,七点二十多分,手机在枕边震动,江源便揉着眼睛醒了过来。

    他还是跟平时那样,早早地摸着肚子起床,跑到厕所上了个大号后,才刷着牙从卫生间出来,来到杨言的床铺这边,高抬起左手,拍了拍床沿,含含糊糊地说道:“起床了,言子,早上是大魔王的开题报告课……”

    南粤大学的宿舍是四人间,标准的上床下桌样式,不过江源可没有雷震天那么高大,根本看不到床上的情况。

    只听江源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任何动静反馈回来。他反而把床铺和杨言的连在一块的方禾旭给吵醒了。

    方禾旭从被窝里钻出乱糟糟的脑袋和瘦巴巴的上身,探了探头眯着朦胧的睡眼,恼火地看了看江源。

    宿舍里空调开得温度很低,方禾旭提了提被子,将自己裹好,才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说道:“江源!一大早的,你叫什么鬼啊?言子……言子都根本不在床上好吗?”

    “言子不在床上?”江源拔出牙刷,惊讶地看着方禾旭,他嘴巴含着泡沫,模模糊糊地说道,“怎么可能?我第一个起来的啊!言子也没在厕所里……”

    “嘎哈呀?一大早瘪吵吵啊……吵得我脑瓜子疼……”雷震天也被他们吵醒了,他抬起有点沉的脑袋,挤着眉头和眼皮来无奈地吐槽一声,他还睡够,甚至一开始还迷迷糊糊地飙起了东北话。

    大约是几分钟过后,506宿舍外面传来了雷震天惊天动地的一声惊呼:“卧槽,我们昨晚把言子落下了?”

    走廊上鸟雀惊散,留下白茫茫的一片围栏。

    ……

    才被这群坑比的兄弟们想起来的杨言还躺在柔软“舒适”的垃圾堆里,他昨晚醉醺醺地睡着后,还做了一个比较艰辛的梦:一开始好像是他穿越变成了一个孤单的武者……

    就好像夕阳武士一样,他穿着履屐,背着阔剑,走在荒芜、枯寂的沙漠里,他很口渴,可是沙漠一望无际,他走了好久好久,都寻找不到可以喝一口水的绿洲。

    后来,杨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间经历过什么,怀里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一只弱小无助的小猫咪,当然,杨言也不在意,他就下意识地将它保护在怀里,单手持剑和沙漠里杀来的怪物搏斗。

    渐渐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沙漠变成了沼泽,杨言寸步难行,而且沼泽地因为积淤太久,臭得令他头晕脑胀,但杨言也没有放弃,他抱着那只小猫咪,继续努力地跋涉着……

    这个梦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只手探了探杨言的脸、鼻子,然后在杨言半梦半醒间,抓着他的肩膀轻轻摇晃。

    “唔……唔……”被晃得脑袋有点疼的杨言终于醒了过来,他鼻子哼哼着,迷迷糊糊地皱着眉头睁开半只眼睛。

    明亮的天空,懒洋洋地飘着几团白云……

    两排正在晕散的云烟,那是飞机划过的痕迹……

    近了,还有斑驳的墙头和摇晃的枝叶……

    他的眼睛渐渐地睁开,渐渐地回焦,最终,落在了一张俏丽的脸庞上。

    虽然对方严肃得不苟言笑,也不是那种瓜子脸、尖下巴的网红脸型,但杨言还是看愣了神。

    首先是齐耳的短发,给人一种干练洒脱的,也没有任何化妆、修饰,素面朝天之下,必然是少了一丝勾人心弦的细腻,可是那犹如清泉般透澈、干净的眼眸,依然明晃晃的,看得让人心慌意乱。

    杨言傻乎乎地看着,晕沉沉的脑袋一时间好像宕机了一样,给不出任何反应。

    对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转而如同审视嫌疑犯一样盯着他,严肃地问道:“这位同志,我是沙坪街道派出所的民警,接到群众的报警……请问你为什么和孩子躺在这个垃圾堆里?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杨言在她皱眉的时候,就已经回过了神,因为他没有瞎,等眼睛从对方的脸上挪开的时候,他便看到了对方身上那副蓝黑色调、英姿飒爽的警服打扮,以及看到了周围围着的一圈吃瓜群众……

    西装革履、拎着包的卖房男,穿着工服的供电局工人,还有一些拎着大袋小袋的买菜大爷大妈、被大爷拉着的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他们正嗡嗡嗡地讨论着什么,杨言脑袋有点发晕,听不太清楚。

    等等,刚才这个警察姐姐说什么?垃圾堆?

    杨言终于闻到了身后传来令人作呕的臭味……不是什么他需要挑战的沼泽地,而是真的如同眼前这个警察说的那样,他睡在了垃圾堆里!

    还是现实没错,只是……

    睡垃圾堆里?

    我怎么会睡在垃圾堆里?

    这是什么回事?

    顾不上把自己混乱的脑袋整理清楚,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也顾不上旁边那些吃瓜群众们惊讶、嬉笑的眼神,杨言慌忙爬了起来。

    他一边用空出来的右手拍着身上一些垃圾,一边低着头,不敢直视女警察美丽的眼眸。

    杨言感觉自己此刻脸皮火辣辣的,更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不过,受到这一番刺激,杨言的思绪变得清晰了许多,虽然脑袋还是有点晕沉沉的,但这不妨碍他思考:“不对啊!我怎么会睡在这里?”

    杨言没有注意,此刻的他竟然是嘀咕出声。

    女警察听到了,看着杨言稀里糊涂的样子,微微皱起了秀眉,她沉声说道:“这正是我刚才问你的,为什么你会带着孩子睡在大街上?”

    孩子?

    杨言还有点发懵。

    这时候,周围围观群众们嘈杂的议论声也传入了杨言的耳朵。

    “应该是喝酒了,隔老远都闻到酒气。”

    “带着孩子喝酒,这也太不负责任了!”

    “有他这么当爸爸的?要是我女婿这样,我立马打断他腿……”

    “孩子太可怜了,凑上这样的父亲。”

    父亲?孩子?(O_O)?

    杨言愣了一下,他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一直抱着猫的左手,竟然抱的是一个襁褓,里面还露出一个小小的脸蛋……

    孩子!(#Д)

    杨言看着怀里这个脸蛋有点异常红潮的婴儿,看着那紧闭得好像没有了生命一样的薄薄的眼皮和小小的嘴巴,他好不容易清醒了一点的脑袋顿时变成一团糟。

    要知道,杨言刚才还迷糊着,以为自己只是抱着一只小猫咪,所以,他就跟梦里那个孤独的武者抱着小猫去跋涉的姿势一样,只是将那个孩子夹在自己的怀里!

    现在,傻眼了的杨言,哪里还敢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他害怕抱不稳,甚至害怕夹伤了这个看上去就很脆弱的婴儿,慌忙用两只手抱着,就好像在面对一个随时可能会爆炸的大炸弹,小心翼翼的,但他身体还是有点发抖,脑袋求助地左转转、右转转,不知所措。

    他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啊!

    无端端的,怎么会忽然有一个孩子在自己的怀里?

    脑袋跟浆糊一样迷糊的杨言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好,杨言视线一抬,和女警察对上了。

    上交给国家!

    “警察同志,你可要帮我……”只见杨言两只手平托着这个婴儿的襁褓,就好像抱着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一样,又无奈,又是小心翼翼地凑向了女警察。

    女警察哪里想得到杨言是这样的反应,猝不及防的她下意识地伸过手,杨言便将襁褓递了过去,当然,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一只手收回来,一只手还在轻轻地托在襁褓下面。

    “你在干什么?”女警察反应了过来,不由地秀眉一竖,声音清亮地斥责道。

    杨言连忙收起还伸在那的左手,尴尬地挠了挠头,沙哑着嗓子说道:“不是,警察同志,您听我解释……这个孩子,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啊!我不是人贩子,我只是喝醉了……对,我想起来了,我昨晚喝酒了……”

    女警察被杨言这番话给弄得糊涂了,她皱着眉头,准备梳理一下杨言的话,但一低头,看到杨言塞过来的孩子,她有点生气了,质问道:“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不负责任?”

    没等女警察问完,旁边围观的群众们中间,一个拎着菜的大妈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下他们:“姑娘,小伙子,孩子啊,看看孩子啊!刚才那谁报警的时候,我看她好像是发烧了,在外面躺了这么久,脸这么红,这可不得了,会烧坏的……”

    大妈忧心忡忡的话,让杨言和女警察都停下了争论。

    杨言也低头看向现在被他送到女警察怀里的孩子,刚才没有注意到,婴儿小小的脸蛋都有点发皱,虽然睫毛修长,很漂亮,可是紧闭的眼皮,苍白、干涸的小嘴唇,都看得让杨言的心不由地揪了起来!

    正如大妈说的那样,这个婴儿好像是生病了!

    杨言着急了起来,他抬起头,看向女警察,焦急地说道:“警察同志,我们报警吧,不是,不是,我们打电话叫120吧!”

    女警察那双给杨言留下了很深印象的明眸,还是让杨言有点难以与她直视,他慌乱之下,都有点语无伦次,窘迫得又挠了挠头。

    “现在叫120来不及……”女警察先摇了摇头,然后有点狐疑地看了看杨言。

    杨言躲闪的眼神,还有他那脏兮兮的脸上流露出没有作假的担忧表情,被女警察看得一清二楚,她的心中不由地浮起了一丝疑虑。

    但现在也不是探究的时候,经过大妈的提醒,她知道孩子的情况耽误不得。

    “那怎么办?”杨言傻里傻气地问道。

    “我的车在前面。”女警察秀目一横,狠狠地剮了杨言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你抱着孩子,我开车,快点,去医院!”

    刚才的女警察还是一本正经的,现在着急起来,她的一些真性情反而流露出来。

    婴儿的病情要紧,杨言也明白,他顾不上弄明白自己的状况,依言地点点头,伸手要去接在女警察怀里的襁褓。

    杨言在垃圾堆里睡了一整夜,虽然没有被人在身上扔上垃圾,但还是臭烘烘的,靠近的时候,女警察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但她忍住了,没有顾得上在意,只是认真地叮嘱杨言:“抱好了,别摔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