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4章 炸毛的菜鸟警察

    被说是菜鸟警察,夏瑜就跟炸了毛的猫咪一样,瞪圆了眼睛,气呼呼地看着杨言,似乎杨言如果今天不给一个合适的说法,她都不会善罢甘休!

    “因为你的衣服还很新,而且夏姐你穿起来的时候很笔挺,不知道有没有熨烫过,但我见过派出所的警察都没有你看起来这么干净利落,跟公安部公益广告里的那些警察一样,精神抖擞!”杨言老实地将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杨言其实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来,电视上的那些女警察,都没有夏瑜长得好看呢!

    虽然杨言是在夸奖她,但夏瑜听完,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是一脸狐疑地盯着杨言,试图从他的脸色上看出一些端倪,她试探性地问道:“你见过很多警察?”

    杨言连忙解释:“是这样的,我现在是在一个师姐的创业公司做实习,她公司是做数据库软件的研发和服务的,主要就是大数据可视化分析……”

    说到这,杨言顿了顿,他觉得自己讲的有点复杂了,便略过了那些技术层面的东西,说道:“去年我们做了羊城公安局的一个数据库的项目,我跟着师姐跑了几趟公安局、还有下面的派出所,所以有一定的了解。”

    夏瑜收回了自己审视一般的眼神,但还是有点不服气,她咬了咬嘴角,辩驳道:“那也不一定,说不定我的警服是刚刚换的,以前的穿旧了!”

    “夏姐,我去年也去过沙坪街道派出所,那时候都没有见到有你在里面呢!”杨言笑道。

    杨言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信心,而且夏瑜有一双让人难忘的眼睛,如果她去年就已经在沙坪街道派出所了,杨言怎么会没有印象?

    夏瑜一时语塞,她有点恼羞成怒地瞪了杨言一眼:“不许叫我夏姐!你还没完全洗清身上的嫌疑,套什么近乎?”

    这算是翻脸无情吗?

    还不知道自己惹恼了美女警察的杨言对夏瑜这忽然变化的态度有点摸不着头脑,瞠目结舌地坐在了那里。

    ……

    幸亏是送医及时,经过医生的治疗,大约到了中午的时候,女婴的情况逐渐出现了好转,体温降了下来,也喝上了一位好心的哺乳期的护士分给她的母乳。

    毕竟母乳里含有婴儿需要的一些抗体,比普通的牛奶更加适合生病了、此刻身体正处在虚弱状况的初生婴儿。

    “……不过医生说,还需要住院检查,所以这几天,她先留在医院,这应该也是最好的选择了。”夏瑜站在大厅的缴费窗口前,跟拎着一罐奶粉和一袋盒饭、但穿得跟病号一样的杨言说道。

    上午,杨言已经借医院住院部洗漱的地方洗了个澡,也换了一身蓝白条纹的病号服,虽然看上去很奇怪,但这也至少比他之前那脏兮兮、臭烘烘的样子好多了!

    他洗完澡后,终于可以进去病房探望一下自己送过来的女婴,看着那个躺在小病床上的小不点,杨言想到之前医生说的营养不良的诊断,于是,他趁着到外面买午饭的机会,也到医院的商店里,给她买了一罐奶粉。

    说起来,买奶粉的时候,杨言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奶粉还有分一段、二段、三段、甚至还有四段的,小孩子的东西,居然有如此多的讲究,杨言站在婴幼儿相关的架子前,也是叹为观止。

    不过,相比起杨言花的这点奶粉钱,夏瑜付出的更多,她一点都不在乎,云淡风轻地掏出一张银行卡,把女婴的治疗费用、住院费等等,全给交了!

    “那也只能这样了,希望能找到她的父母吧!”杨言轻轻叹息。

    本来夏瑜打算回派出所再吃午饭的,但杨言都买了她的份,夏瑜也不跟杨言客气,两人来到医院的饭堂,打开盒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杨言是真的饿坏了,他早餐没吃,肚子都饿得咕咕直叫,他吃得狼吞虎咽倒还有情可原,但夏瑜这样一个漂亮的女生,居然吃相也这么难看,这倒让杨言有点惊奇,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看什么?”夏瑜察觉到了,头也不抬,嘴巴鼓囊囊地问道。

    “没,没什么。”杨言担心自己再次惹毛这个警察姐姐,连忙摇了摇头。

    “有话就说啊!你是男人,别婆婆妈妈的!”夏瑜有点老气横秋地说道。

    杨言只好绞尽脑汁地找话题,只见他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是在想那个小女孩的事情,假如,我说的是万一啊,如果你们找不到她的父母,那该怎么办?”

    实际上,杨言和夏瑜都知道,想要找到一个弃婴的父母,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就算有监控视频,那也很难,人脸识别和精确定位的那种技术,可能也只是存在于电影里否则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罪犯逍遥法外了,不是吗?

    面对这个很现实的问题,夏瑜也沉默了下来,良久,她才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这个话题似乎谈不下去了,杨言和夏瑜都默默地扒着盒饭。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瑜有点忍不住,她端起塑料小碗,喝了一口汤,才说道:“如果实在没办法,她可能要去儿童福利院吧……”

    没等杨言接话,夏瑜便抬高了音量,认真地说道:“但我会找到她的父母的,一定会!”

    杨言连忙点了点头,笑道:“对,一定可以的,我相信,生活就算再困难,也没有过不去的坎!”

    ……

    下午,确认女婴退烧了,而且在医生那里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千叮万嘱后,杨言穿着病号服,拎着自己脏兮兮的一袋衣服,跟夏瑜来到沙坪街道派出所做笔录。

    这只是走一个过程,只不过夏瑜这个菜鸟警察很认真,一丝不苟地询问着杨言,按着流程走完全程。

    杨言很配合,他只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个病号服打扮在派出所太显眼了,走到哪,必定会让他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这不,他跟夏瑜从办公室出来,回到前面的办事大厅,那些前来办理户口事务或者报案的群众们,纷纷惊讶地转头看了过来。

    “言子?”一声惊喜交加的呼喊在派出所办事大厅里响起。

    杨言转头看去,是江源正一脸惊喜地看着他,而在他身边,正在跟民警说着话的雷震天和方禾旭也纷纷站了起来,雷震天更是狂喜地指了指杨言,说不出话来!

    方禾旭摸了摸脑门上的汗,笑着埋怨道:“卧槽,言子,可算是找到你了!你都不知道,我们都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正准备报警找你!”

    “然后警察说我们是不是哪里弄错,可能你去了哪里没跟我们说,还说让我们再找找试试。”江源跟着大伙向杨言围了过来,吐槽着说道。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找到言子就好!”雷震天哈哈笑着拍了拍杨言的肩膀,说道,“你昨晚去哪了?怎么穿成这样?”

    “对啊!不会是哪里受伤了吧?”江源紧张地问道。

    这群兄弟不是很靠谱,但杨言还是感受到了他们对自己的关心,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哪有受伤,不过说起昨晚的事情,这可是说来话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