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5章 探望小女婴(求推荐票票)

    羊城的夜幕再次降临,南粤大学的学二宿舍楼下,杨言在大门口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神色有点犹豫。

    “言子,上去了!”剔着牙的雷震天从后面跟过来,伸出空着的左手拍了拍杨言的肩膀,笑道,“刚刚我跟阿标他们说了,人齐就开黑。”

    旁边方禾旭抬手看了看表,摇摇头说道:“老雷,今晚我不行,待会还要到图书馆弄一下简历。”

    “我也不行,今晚要看课件,咱们毕业论文要写开题报告了!”江源也连忙说道。

    雷震天得意地哼了一声,说道:“就知道你们俩会掉链子,我早就算好了,阿标他们宿舍有三个人,加上我和言子,刚好!”

    方禾旭不在意,笑着说道:“老雷,掉链子能怪我咯?我家里可不像你家那样,有矿!”

    杨言他们506宿舍,家里最有钱的就要属雷震天了,他根本不需要担心自己毕业后工作的问题。当然,杨言和江源也不需要,不过他们的跟家里经济状况没有关系,他们两个是因为成绩好,早早地通过了保研的考试,大四结束后,会继续留在南粤大学读书。

    所以,只有方禾旭需要忙着找工作。

    当然,方禾旭的家境也不差,他是粤省人,家里有点原始的积累,比起父母都是西陕一个小县城普通的事业单位员工的江源还要好一些。

    不过,这家伙有点野心,以前宿舍几个哥们一起夜聊的时候,他就说过自己想当大老板,所以没考虑读研的问题,本科读完就想去大公司工作,他投简历的,都是大公司,而且应聘的都是管培生这样的职业。方禾旭准备在大企业中磨练几年,有了足够的社会经验和人脉后,再自己出来创业。

    扯得有点远了,一直是雷震天玩游戏的大腿的杨言,今天却对雷震天的提议表现得兴致缺缺,他犹豫了一会儿,叫住了雷震天:“老雷,我就先不上去了,你和阿标他们玩,我要去一趟医院。”

    “你去医院干嘛?”江源困惑地问道。

    雷震天倒是反应比较快,他微微皱起眉头,说道:“言子,你要去看那个孩子?”

    杨言笑了笑,说道:“是啊,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早上她发烧三十九度,虽然后来好多了,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方禾旭不解地说道:“你去看她干什么?那个夏警官不是说了,她会帮忙找那个孩子的父母吗?而且你跟这孩子也没有什么关系,有这个必要陪着折腾吗?”

    “噢,言子下午说的那个孩子啊!”江源后知后觉地惊叹道,“她是挺可怜的,这么小就被父母遗弃了。”

    杨言没有进行过多的解释,他只是笑道:“我还是去看看吧,不然我也于心不安。”

    在杨言说出自己的安排后,雷震天在一边就一直没有吭声,倒不是因为杨言见“孩子”忘义而生气以他和杨言之间的关系,如果有什么不爽的,肯定是直接摊开来说的。

    但直到杨言转身离开,雷震天都在沉默着……只是看着杨言的背影,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

    南粤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距离南粤大学倒是有几个地铁站的距离,杨言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八点了!

    “她现在已经不发烧了吧?晚上量过体温了吗?”杨言有点不放心,跟值班的护士询问道。

    “这个孩子的身体状况比我们想象都要好,早上你们送过来的时候确实很虚弱,但她恢复得很快,彭医生都说很神奇,中午就已经不发烧了,放心吧,我们一直都有在观察着。”护士翻开挂在婴儿的小病床床头的病历,就想起了交接班时候的交流,微笑着跟杨言小声说道。

    “那就好!”杨言露出了笑容,他低下头,目光落在了正在小病床里睡觉的小不点身上。

    跟白天时候差不多,小女婴还是被小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只有小脸蛋露出来,但看上去,她比白天时候身体状况好了不少,不仅是苍白的小嘴巴恢复了红润的色泽,就连瘦瘦的小脸蛋也似乎有了一点嘟嘟的肉感!

    “但真的好小啊……”杨言在脑海里不由地感叹了起来。

    瞧那小鼻子、小嘴巴,小巧玲珑的,又可爱,又精致,虽然看上去,很难分辨出她是个女孩,可是这一副柔弱的样子,还有脸蛋上那薄如蝉翼、吹弹可破的皮肤,总给人一种想要呵护她、保护她的感觉!

    “怎么会有人,舍得将你遗弃?”杨言都开始为她打抱不平了!

    是啊,没有理由啊!

    虽然这么小的孩子,还看不出来漂不漂亮,但至少五官端正,不是什么丑孩子啊!而且根据医生的检查,孩子四肢健全,视力听力没有问题,还能嚎啕大哭,应该也没有什么遗传病,怎么会有人想要丢掉这样“完整”的孩子?

    “难道因为她是个女孩?”杨言愤愤不平地想着。

    就在杨言左思右想都找不到答案的时候,他身前的小女婴,忽然蹬了蹬小脚,“呀、哼哼”地哭了起来。

    “啊?”杨言傻眼了,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啊?

    “孩子醒了?”这时候,正在给其他孩子做例行检查的护士闻声走了过来。

    站在旁边的杨言很尴尬,他小声地解释:“王姐,我没有碰到孩子啊!”

    王护士抬头跟杨言笑了笑,不过她没有立刻回应,而是轻轻地掀开盖着的被子,然后轻轻拉了拉包裹在小女婴屁股上的纸尿裤看看。

    有意思的是,这个时候,小女婴的哭泣声变小了许多,她只是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边看着王护士伸过来的手臂,一边小声地哼哼。

    “放心,孩子只是饿醒了。”王护士看到不是大小便的情况,便将小被子盖上,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肚子,才收回手,微笑地跟杨言解释道,“你不是给孩子买了奶粉吗?我给她冲一点来喝。”

    “饿醒了?她晚上没有吃吗?”杨言就跟好奇宝宝一样,跟在走去冲泡奶粉的王护士身后,疑惑地问道。

    王护士莞尔一笑,温和地解释道:“你可真是……新生儿吃得少,吃得频率高,这样的常识都不知道吗?我们大人一天吃三顿就饱了,孩子可不行!”

    “那她一天要吃几顿啊?”杨言讶异地问道。

    “吃多少顿啊?这可不好说,一般来说,三个小时喂一次,但基本上都是如果她饿了,就要为她喝奶了!”王护士手上的活儿没有停下来,慢慢悠悠地回答道。

    “这么麻烦啊!”杨言还真的是第一次知道这样一回事,满脸惊讶。

    “你以为啊?当妈妈可是很辛苦的!”王护士随口说道。

    杨言沉默了下来。

    王护士抓着奶瓶一边向小女婴所在的床位走去,一边挤一点在手腕处试试温度,她忽然停下了脚步,恍然大悟地说道:“我忘了,这不是你的孩子,你只是今天早上跟那个警察一起,将她送过来的好心人!哎,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丢了……”

    “王姐,王姐!”杨言慌忙摆了摆手,压低声音跟王护士说道,“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这事。”

    王护士看着他的眼神都好像在看傻子,她笑道:“有什么关系?都还没满月的孩子,你还担心她偷听了啊!”

    杨言是关心则乱,他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也是哦……”

    但杨言转头看向睡在小病床上的小女婴,不知道为啥,杨言似乎在她那双圆溜溜、如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中,看到一抹难以言喻的悲伤!

    “咦?”杨言疑惑地眨了眨眼,但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小女婴只是静静地躺在小病床上,估计是又饿又馋,小嘴巴都在吮吸着离自己脸蛋靠得比较近的小拇指。

    至于她的双眼,这么小的孩子,视力还没有发育好,杨言再也找不到那所谓的悲伤,剩下的只有对周围环境的茫然。

    “应该是看错了,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表达自己的情绪?”杨言轻轻地摇了摇头,他都不好意思把自己刚才的发现说出来,以免再让王护士笑话自己的无知。

    王护士将女婴抱了起来,一只手搂着被子,将她托在怀里,另一只手拿着奶瓶让小女婴喝牛奶。

    虽然无法动弹,无论是软绵绵的小手,还是软塌塌的脖颈,小女婴还是很努力地喝着牛奶,瞧她那喝牛奶的认真样,简单、单纯,杨言都觉得这是一幅世界上最美的画面!

    “你要不要来试试?”王护士看杨言看得这么投入,也想到了杨言和这个女婴的“关系”,她心中一动,便开口询问道。

    “啊?”杨言顿时脸上的表情变得慌张起来,“我吗?我都不会,不好吧?”

    “试试嘛?哪有人天生就会喂娃的?”王护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