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9章 突发变故,何去何从

    杨言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一场关于他的讨论,正在506宿舍上演着。

    “江源想不通,我都想不通,为什么言子会这么卖力地去打印、派发那些传单!”方禾旭兴致勃勃地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说道,“你们知道吗?一开始我还以为,言子只是想在那个美女警察面前表现表现,但后来我发现,压根不是这回事!”

    “什么美女警察?”江源困惑地问道。

    方禾旭被打断了,只好解释道:“你忘了?我们去派出所报案那次见到言子,不是跟一个美女警察站在一块吗?”

    “江源心中只有一个美女,那就是施韵。”雷震天在一边乐呵呵地说道。

    江源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憨笑,他其实是想借着杨言的这个话题,跟舍友们说说他跟施韵今天的“进展”,但是他没想到方禾旭这么有兴趣接了他的话茬说下去。

    当然,方禾旭这么一说,江源也想起来了,他反应稍微迟钝一些,恍然大悟地说道:“我知道了,是那个姓夏的警察,言子说小落落的住院费都是她给付了的。”

    “对,就是她。”方禾旭一边整理着自己晚点面试要带的资料,一边说道,“言子不是一天跑好几趟医院,白天晚上不间断吗?我就知道,他应该不是奔着美女警察去的。”

    “别拿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言子去医院,是因为他这人就很善良,放不下那个被遗弃的小女孩。”雷震天还是认真了下来,跟方禾旭他们说道,“就好像他们中间有一个掰不断的纽带一样,言子觉得不帮落落找到她的父母,他的心就过意不去!”

    “那倒是,言子的人很好的。”江源点了点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笑道,“而且,饭盒,你忘了?言子说过的,他不想在大学里找女朋友,怎么可能会是因为美女去医院呢?”

    “那是他死脑筋,不想在大学里找女朋友,这什么鬼想法?他又不是出家人,给自己加这些清规戒律干什么?”方禾旭摊了摊手,调侃道,“我要是有言子那么帅,恐怕早已经妻妾成群了!”

    雷震天哈哈大笑,伸手指了指方禾旭,说道:“还好老天爷没给你这个花花公子一副好皮囊。”

    “我们说的是言子,言归正传啊!”方禾旭想把话题从自己身上引开,表情变得认真下来,“现在我就担心,言子他在这个小女孩的事情上越陷越深。你们就没想过,劝劝他,让他早点脱身,反正又不是言子的孩子,言子也没有跟她有什么瓜葛,长痛不如短痛,不去医院,就能彻底断了啊!”

    大多数人毕竟是自私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必掺和太多?方禾旭站在杨言角度去为他做考虑,也不过是因为他们是舍友,不错的朋友而已。

    江源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转头看向跟杨言关系最好的雷震天。

    雷震天沉默了一会儿,他听着方禾旭的话觉得很刺耳,不过他没有直接反驳方禾旭的观点,甚至他也没有觉得方禾旭说得不对,只是斟酌着说道:“言子的性格,别看平时很随和,但实际上他很有自己的一套价值理念,如果是他决定了的事情,他认为做得正确的事情,谁来劝都不管用。”

    这就没办法了,方禾旭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头继续整理他的获奖证书,江源感觉到了气氛的压抑,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没有把自己和施韵的“进展”说出来。

    寝室里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雷震天回头玩起了游戏,方禾旭将面试资料装好袋,便开始换衣服,将大大的西装套在他瘦瘦的身材上,江源无奈,继续看起了他的书。

    但没多久,钥匙声响起,寝室的门被打开,杨言从外面走进来。

    “言子回来了?”江源扣上书,慌忙直起身,似乎因为刚才对杨言的讨论,有点心虚地跟他打招呼。

    “嗯,你送施韵回去了吧?”杨言关心地问道。

    “是啊……哈哈。”江源可不好意思在杨言面前炫耀,只是在那嘿嘿地笑。

    雷震天扯下耳机,手不停,只是嘴巴上叫道:“言子,等我几分钟,打完这局,咱们组双排。”

    然而,杨言却没有玩游戏的心情,他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脸色就显得格外沉重,只是在舍友面前勉强地笑了笑。

    “老雷,你先打完这盘,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的意见。”杨言犹豫了一番,跟雷震天说道。

    要知道,平时的杨言的语气都没有这么低沉,他可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雷震天听出了不对劲,惊讶地转过头,看了杨言一眼,便丢下了鼠标、键盘,丢下了站在那里被人打成筛子的游戏角色,拖着椅子转过来,皱着眉头问道:“言子,你说吧,出什么事了?”

    方禾旭和江源都看了过来。

    杨言本来是想跟雷震天先谈一下的,但现在大家都在看着他,所以杨言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我今天跟江源发传单回来,不是去看落落了吗?在医院里,彭医生跟我说了落落的情况。”杨言语气有点沉重地说道。

    “落落怎么了?”江源关心地问道。

    “落落没事,不是她怎么了,只是因为落落她已经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了”杨言跟大家解释道,“咱们附属三医的儿科在全市是排得上号的,所以医院里的床位一直很紧张,一般来说孩子康复之后就可以安排出院的,彭医生也是看在我是校友的份上,才让落落住了这么久。”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落落的父母一直都找不到,总不能让落落在医院里长大吧?彭医生就是有点招架不住上面领导的压力,所以把杨言叫过去,认真地谈了这件事。

    “给钱都不行?”方禾旭不解地问道。

    “因为这是占用了其他生病的小孩的医疗资源。”杨言说道,“而且让落落一直住在医院里也不是事,医院的环境复杂,有很多病人……”

    诸多理由,汇总下来,就是只有一个结果,落落必须要出院了!

    “怎么忽然整这么一出?现在搞得,我们怎么办啊?”江源担忧地问道,“这么小的孩子,不住院还能到哪去?”

    “送到儿童福利院啊!”方禾旭隐隐有点察觉杨言想要说什么,便抢着说道,“江源,你的电影白看了?那些被家人遗弃的孩子,不都是送到那些儿童福利院去吗?总不能让言子来继续照顾她吧?凭什么啊?”

    实际上,方禾旭提的解决方案,也是彭医生跟杨言说的。

    送到儿童福利院,让专业的护工来照顾,由国家来抚养她长大……

    但送到儿童福利院会是好的结局吗?结合这么多年以来儿童福利院在媒体上爆发出来的那些丑闻,杨言都不敢想象落落在那里的生活。就算落落能碰巧去到一个还算正规的福利院、孤儿院,没有父母的关爱,落落还能跟今天那样,看着他咧着小嘴开心地笑吗?

    杨言不想让落落走上这条路……

    看到杨言依靠着床铺的梯子,站在那斟酌着要说的话,一直没有开口的雷震天轻轻叹息一声,有些郑重地说道:“言子,这件事情,我相信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无论是什么样的,我们都支持你!”

    “但是,你一定要考虑清楚,再三考虑,这可是大事!”雷震天补充了一句。

    杨言却好像释然了一样,脸上的沉重一挥而空,平静地笑道:“放心,老雷,我考虑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