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0章 杨言的决定

    杨言回来的时候,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而现在他忽然变得释然,嘴上挂上了积极的笑容,最了解他的雷震天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变化?

    雷震天心中暗暗叹息,斟酌着说道:“言子,我建议你先冷静一下,别急着做决定,给你多一点考虑的时间。”

    江源一会儿看看杨言,一会儿看看雷震天,他都有点困惑了: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啊?

    不过,杨言只是感激地跟雷震天点了点头,他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平静地说道:“老雷,我明白你的意思,实际上这件事,我也冷静地考虑有半个多月了。但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让落落去福利院的。”

    杨言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来,接着说道:“其实,就算彭医生今天不跟我说这些,我也知道,落落是不可能一直待在医院里,之前一直逃避这个问题,只是因为我希望能够再给我多一点时间来找到她的父母。”

    雷震天沉默了。

    “有一个事实,我们都心知肚明:落落的父母既然把她遗弃了,那就意味着他们也不可能会轻易让我们找到他们。所以最终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是落落的去留问题!”杨言的表达条理清晰,显然,他很冷静。

    终于,要说出自己决定了,杨言笑得很阳光,就好像他平时总是会给大家带来正能量一样,温和地说道:“我自己本来就是被人关爱、被人呵护和照顾下长大啊!现在上天的机缘让我遇到了落落,我就要承担起这个爱的传递的任务,将我成长过程中获得的爱,传递给她,不能让她在孤单和冷漠中成长!所以,我决定了,我要领养落落!”

    雷震天默然,江源则是有点后知后觉,他惊讶地叫了起来:“啊?”

    而另一边,穿着西装准备去面试的方禾旭皱起了眉头,终于忍不住提高音量,斥责道:“言子,你傻了啊?”

    “往医院跑几趟,就觉得你是救死扶伤的圣人了?领养一个孩子,这话是随便说说的吗?你以为是领养猫猫狗狗吗?”方禾旭劈头盖脸地质问起来。

    “饭盒!”雷震天觉得方禾旭说的话有点太难听了,连忙喊了一声。

    “老雷,没关系,我知道饭盒他也是在关心我。”杨言摆摆手,没有在意地笑道。

    “你知道就好!”方禾旭没好气地说道,“我本来也是打算今晚回来劝劝你的,但没想到你真的犯浑了!领养一个小孩,你知道怎么抚养她长大吗?你知道你要肩负多少责任吗?”

    然而,在面对方禾旭的质问,杨言依然很平静,他认真地说道:“饭盒,你说的问题,我都有考虑过的,你放心,我愿意承担这个责任,也愿意去学习如何照顾一个孩子!”

    “那你自己的问题怎么解决?”方禾旭有点焦躁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挥起胳膊,说道,“你一个二十几岁,还没有过女朋友、没有结婚的男生,去领养一个孩子,以后你想谈恋爱,想结婚了,别人女孩子一看到你的情况,还不都跑掉了?谁愿意一上来就给你的孩子当后母啊?”

    杨言愣了愣,他还真的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对啊,言子,这个事情不是儿戏,你认真考虑一下。”江源在他身后小声地说道。

    杨言也只是愣一下,很快,他又恢复了刚才的坚定,只见他坚定地笑着,说道:“饭盒、江源,没关系的,全中华这么多女孩,我相信还是会有心地好的姑娘能懂我、体谅我的。”

    “放屁!我就不相信天底下有这么傻的女生!”方禾旭轻蔑地笑了。

    杨言神色动了动,但他没有打算说服目前有点钻了牛角尖了的方禾旭,只是平和地笑道:“饭盒,对不起,这件事上,就请让我固执一次吧!”

    这就没得谈了,一时间,506寝室陷入了沉默。

    良久,杨言抬手看了看手表,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来:“我要去一趟派出所,跟夏警官那边询问一下,看怎么办理这个领养的手续。还是要尽快做好打算,不能再给彭医生他们带来麻烦了。”

    “算了,我也劝不了你,我也要去面试了。”方禾旭愤愤不平地拎起了他的资料袋,绕到杨言身前走了出去。

    雷震天苦笑着,在杨言要出去的时候,还是出声叫住了他:“言子,等一下!”

    杨言看了过来,不过,雷震天没有准备劝他,他只是从椅子上站起来,拳头轻轻地锤了锤杨言的肩膀,庄重地说道:“言子,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咱们兄弟虽然有时候说话难听了一点,但都是为你好,只要你做了决定,我们就会全力支持你!给你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明白!”杨言感激地点了点头。

    杨言也离开后,506宿舍便空了一半,只剩下了坐在椅子上一脸苦恼的江源和站在那里怅然的雷震天。

    江源有点想不通,他纠结了一会儿,才忍不住问道:“老雷,你为什么不劝劝言子啊?你跟他关系最好的!”

    雷震天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你忘记我刚才怎么说的了?言子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谁劝都没用!而且你觉得,我如果能劝他不要这么做,我会不开口吗?”

    “那……那……”江源吭吭哧哧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且,我也早就预料到了,言子他到最后还是会收养那个孩子的!”雷震天叹息了一声,“从第一天晚上,我们吃饭回寝室,他说要去医院探望落落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为什么这么说?”江源好奇地问道。

    “因为言子他本身就是孤儿,以前他经历过的处境,跟落落现在经历的差不多!”雷震天一语惊人。

    “孤儿?”江源惊呼了一声,但他很快皱起了眉头,困惑地问道,“不对啊,老雷,我记得,大一我们刚来的时候,不是还见过言子的妈妈吗?”

    “那不是言子的妈妈!”雷震天刚刚说完这句,连忙摇了摇头,笑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她是言子的妈妈,但不是他的亲生母亲!”

    “什么意思?”江源被弄糊涂了。

    “这也是去年暑假我去言子家玩才知道的,不过你们没有去过言子的家,你们不知道,我跟你简单地说一下吧!但你不要跟别人说啊!”雷震天犹豫了一下,慢慢地讲起了杨言的故事。

    原来,杨言的父母,早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便出车祸去世了,而收养杨言的,是杨言父亲所任教的小学里的同事,也是杨言母亲的远方堂姐陆秀丽陆妈妈!

    可以说,杨言虽然是一个孤儿,但他并没有失去家人的关爱,陆秀丽一家将他视若己出,甚至几个当时已经长大了的哥哥姐姐们都很疼爱杨言这个小弟弟。

    这也是为什么杨言虽然在幼年时候家里遭遇不幸,他依然能够成长得很阳光、开朗,而且拥有着一个随和、乐观的性格!

    “噢,我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言子刚才说,他自己本来就是一个被人关爱、被人呵护和照顾下长大的孩子,然后要给落落传递爱什么的!”江源记忆力还是可以的,他恍然大悟地说道,“刚才我还以为言子鸡汤文看多了,说了一通我怎么也弄不明白的话。原来都是有渊源的啊!”

    “是啊!所以我也是从一开始就猜到了,他会收养落落,就跟他妈妈收养和照顾他一样,去照顾那个小女孩的成长。”雷震天叹息着说道。

    “你记不记得,言子他几乎每个星期都去谢梓芸师姐的公司实习?”雷震天跟江源说道。

    “对啊,不过言子的实力的确厉害,都能跟谢师姐那边的工程师讨论问题。我也去谢师姐那边应聘了,谢师姐说我还差了一点火候。”江源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是因为言子他在努力挣钱,他大学这四年的学费、生活费,除了开始那年的学费以外,都是自己挣的,不想花他妈妈的退休工资。”雷震天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平时言子过得那么勤俭。”江源有些佩服地感叹道,但很快他又有了疑问,“可是为什么言子他不把他困难的情况说出来?困难家庭可以申请贫困补助、国家助学金啊!再不济,我们同学也可以伸出援手啊!”

    “言子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吗?”雷震天反问道。

    江源想了一会儿,才苦笑着点头:“也是……如果张罗打鼓地说出来,就不是他言子本人了!”

    “对了,今天的事情,我们哥俩聊聊就好,你也别在外边说,施韵都不行!”雷震天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没保密,连忙跟江源叮嘱了起来,“你要泄露出去,我可要跟你急!”

    雷震天已经坚守了一年秘密,刚才嘴快说了出来,现在他有点后悔了。

    江源挠了挠头,艰难地说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