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9章 白天是可爱粘人的小妖精,晚上却……

    正是雨后天晴,清晨的阳光额外明媚,一缕柔和的朝阳钻过窗帘的缝隙,悠悠地停在了婴儿床边,绕过护栏,仿佛有一层金光铺洒在了落落那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小姑娘那长长翘翘的睫毛,仿佛还有些晶莹在上面像钻石一样点缀着这幅神圣而美丽的画卷!

    但就好像一抹涟漪在荡漾开来一样,落落的睫毛动了动,精美的画卷被小姑娘有气无力的一声啼哭惊扰得活泛了起来!

    旁边的床上,无论是姿势还是紧皱的眉头都显露出他睡得不踏实的杨言,几乎跟条件反射的一样,听到落落的哭声就慌忙从床上滚下来,脑袋晕晕沉沉地跑到婴儿床前!

    昨晚照顾哭啼个不停的落落有多折腾,从杨言有点发黑的眼眶就能看得出来,他甚至还有点惊魂未定地将落落从床上抱起来,准备开始漫长的持久战……

    但出乎杨言意外的,早上起来的落落只是哭了几声,被爸爸抱在怀里之后,她就跟平时正常时候一样,很快鸣金收兵!小家伙只是乖乖地躺在爸爸的怀里,小脚丫轻轻地蹬了蹬,安静地等待了起来!

    杨言很熟悉这个流程,早上起来,只要让她睡饱了,小家伙都不会大吵大闹,而是乖乖地在那儿等自己给她冲牛奶喝!

    但杨言又有一些忐忑,因为昨晚大闹天宫的落落,确实给杨言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或许是看到爸爸半天没有动弹,落落有点不耐烦了,她招起她肉肉的小手臂,有点急切地叫了一声:“咦呀!”

    小家伙的叫声有气无力的,甚至还有点沙哑,估计是昨晚哭得嗓子都有点受伤,让杨言听着都心疼坏了!

    “好好,爸爸马上去给你冲奶奶喝!昨晚好像都没有喝到,饿坏咯!”杨言连忙将落落放回到婴儿床上,一步三回头地去拿奶瓶。

    十秒、二十秒、一分钟……直到杨言拿着温热的奶瓶回来,落落都没有哭,而且她看到爸爸凑过来,看到那熟悉又令她期盼的奶瓶,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顿时欣喜地露出了高兴的神采!

    “落落你笑了!”杨言激动得都快要哭了,他将小家伙抱出来,还忍不住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落落可不懂爸爸复杂的心情,她乖巧地半躺在爸爸的怀里,贪婪地喝起了牛奶,大口大口喝的样子,看得杨言都有点担心她会呛到。

    “慢一点,慢点喝,都是你的,不够爸爸再给你冲。”杨言又是心疼,又是开心地笑着,轻轻逗了逗小家伙的脸蛋,亲昵地说道。

    昨晚几乎没有吃东西,落落肯定是饿坏了,她一早上,直接喝了平时一点五倍的奶量。

    然而,吃饱喝足后的落落,又变成了粘人的小妖精,而且今天格外的粘人!

    不知道为啥,她特别依赖着爸爸,想要爸爸陪她玩,不管是摇拨浪鼓,还是弹儿童小吉他,只要杨言在旁边陪她玩,她就开心得咯咯笑。

    杨言还不能冷落她,不管他是转身去上厕所,还是去拿外卖,躺在婴儿床上的落落几分钟之内看不到爸爸出现,便又会“咿咿呀呀”地叫唤了起来,好像根本离不开爸爸一样!

    杨言只能急急忙忙地跑回来,他担心落落昨天受到惊吓留下心理阴影,所以今天无条件地陪着小家伙,只要她不哭,什么都好……

    所以,一个大白天下来,杨言除了落落睡觉的时候能偷空休息一下,其他时候都在围着落落打转,今晚就要上交的代码,杨言根本腾不出时间去写。

    下午四点多,杨言好不容易趁落落睡觉的时候打开一下电脑,但晕沉沉的脑袋根本挤不出一点字符来,哈欠连连的他,最终选择了盖上电脑,扑到床上,再睡一会儿。

    “我先睡一下,等晚上落落睡觉的时候再写,反正已经在脑袋里构思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精神,嗯……”

    似乎昨天让杨言担心了一晚上的落落已经恢复了过来,一整个白天都在流露着可爱的笑容的她,也是让杨言放下心来,舒舒服服地睡起了大觉。

    然而,谁又想得到……

    就在杨言和落落舒舒服服的睡梦中,时间嘀嗒嘀嗒地走过,渐渐的,夕阳西下,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慢慢地褪去,将城市留给了已经一盏盏被点亮了的霓虹灯影。

    睡在婴儿床上的落落醒来了,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她,慢慢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房间内很暗,只有窗外折射进来的路灯灯光照亮床边的那一片天花板……

    “哇……”一道划破天际的惊啼,伴随着慌乱的哭声,再度在杨言的耳边奏响。

    “落落!”骤然被惊醒的杨言,顾不上自己脑袋还有点疼,便急急忙忙地翻下床,“哎哟……”

    杨言刚才的睡姿不行,压着腿的血管,现在一起来,因为供血不足导致的半边腿顿时发麻,他站不住直接跪了下来,差点还磕到膝盖。就这样,杨言狼狈不堪地连滚带爬,凑到了落落的婴儿床前。

    怎么又哭了啊?不是已经好了吗?

    杨言从婴儿床里将落落抱出来,看着小家伙跟昨天一模一样的哭泣姿势,也感受到她贴着自己胸膛的小身子在微微颤抖,杨言都觉得心疼坏了,他只能用脸蛋贴着落落的小脑袋,小声地哄着:“不哭,不哭,爸爸在这呢……”

    然而,这并不管用……

    该尝试的办法也尝试过了,束手无策的杨言只能启用自己白天时候考虑到的最终方案到医院去看看!

    “走,爸爸带你去医院看看,我们问问彭医生什么回事好不好?爸爸保证你一定没事的!”杨言为了把一些积极的情绪传达给落落,他还努力地跟小家伙笑道。

    但去医院也很折腾,杨言不能把落落放在婴儿手推车里,也不能绑上背带,因为落落就跟昨晚一样,在他的怀里的时候,她还哭得不是那么厉害,一旦杨言想将她放在床上,腾出手来做一些什么,让她的小脸蛋稍微离开一点自己的胸膛,小家伙就哭得好像生离死别,自己要把她抛弃了一样……

    听得心都要碎了的杨言,只好匆匆忙忙地从婴儿床里拿出落落的小被子,给小家伙裹上,然后拎上装着奶瓶的书包(本来今晚他还想带表现很好的落落去逛公园的,现在这些准备反而省了他一点功夫),便带着落落出门了

    “呜呜……”落落的哭声在楼道里回响,杨言一边抱着她,一边哄着。

    这时候,前面的灯亮了,楼下迎面走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虽然脸上有点疙瘩,但抹了很多啫喱、梳得根根分明的头发,还是给人一种成功人士的感觉!

    西装男让开了楼道,但他看着杨言和他哭得很刺耳的女儿,眉头皱了起来。

    “唐大哥!”杨言跟对方点头,笑着打了个招呼。

    虽然落落让自己焦头烂额,但杨言不愿意把负面情绪带给别人。

    西装男是和杨言他们住在同一层的外企经理唐俊,之前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让杨言叫他英文名字Eri,但杨言还是比较习惯称呼他“唐大哥”,这样或许更加亲切。可是,唐俊也是早出晚归的,也没有兴趣和杨言有过多的交流,杨言想和邻居们打好关系的想法时常都不能奏效……

    或许这就是社会吧!

    回到现实,唐俊想了一下杨言的名字,才在杨言尴尬地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缓缓地问道:“小杨,昨天晚上,也是你女儿在哭吧?”

    “呃,是啊……真的很抱歉,她可能昨晚被那场雷雨给吓到了。”杨言一边道歉一边解释道。

    “今晚她不会再闹了吧?大家都是要一大早起来上班的。”唐俊根本不管杨言说的话,他自顾自地说道。

    “应该不会,我现在就带她去医院看看,唐大哥你放心。”杨言满怀歉意地跟对方鞠了一躬,他还用手臂轻轻地挡住了落落的小脑袋。

    有些苦涩,杨言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他不想让落落听到,不想让落落受到那些冷冰冰的话语的伤害……

    但愿,落落在医院能快快好起来!